《流水落花》--赤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11-15   共 0 篇   访问量:2087
豆豆
发布日期:2018-11-15 字数:6008字 阅读:2087次


这是一家大型酒店。十几根罗马柱子支撑起的厅堂显得十分敞阔。厅内,富丽堂皇,衣冠云集。

我和豆豆一边悠闲地品着毛尖,一边等候上餐。上高档餐厅消费,这是我俩每周的保留节目。

豆豆问:“我们也好这么久了,从没听你提到过家,你老家在哪里?父母怎样?”

我呷了一口茶,漱了漱口,说:“我是安徽安庆人,就是那个著名的革命家陈独秀的老家,我出生没多久母亲就病故了,是父亲一把屎一把尿地把我拉扯长大……”

“为什么不接老爷子城里住?”

“你以为我不想尽孝呀?可父亲是一个地道的农民,在乡下住惯了,上次接他来南京,不到半个月就逃回了家,还诉苦:‘你们城里人也真是麻烦,拉泡屎还要水冲!’”

“是抽水马桶吧?”豆豆问,然后“咯咯”地笑了,“这老头——真逗!”

我继续说:“我父亲身体差,屡次住院治疗,全靠乡里乡亲帮持着,唉,欠下一大笔债哟!……”

没等我把话说完,豆豆突然站起身,说:“家昌,要不咱回吧?不吃了!”

我诧异:“为什么呀?我肚子正闹革命呢!”

豆豆固执地说:“还是回去吃吧!家里外面一样是吃,为什么不节省点钱呢?”

我不肯:“我饿!”

“那你想不想省钱?”

“想!”

“又想省钱,又想吃得好,天下哪有这样两全其美的好事?走!”说着推开懵里懵懂的服务员,拽着我就往外走。

 

店外,烈日当空,热浪滚滚。热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跟你说吧:随便磕只鸡蛋扔在地上,马上就能煎成荷包蛋!街上行人寥寥,几位撑太阳伞的女孩穿得飘逸,那裙子的质地不必借助风也飘荡,荡起了许多美学……

我咽了咽口水,收回目光建议道:“豆豆,天太热,咱就不挤公交了,咱打车吧?”

豆豆一票否决:“不行!步行!这样省钱!”

我跳起来:“有没有搞错?这里是城西,咱住城东,这步行得走到猴年马月?”

“有点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好不好?又不是二万五千里长征,瞧把你吓的!抬头!挺胸!Come on baby!”

就这样,我像旧社会被反动军阀强拉的壮丁一样,开始了漫漫征程。

豆豆精打细算:“家昌,以后咱就不下馆子了,在家开个伙,能节约不少钱哩!也别去Shopping Mall了,购物就上‘拼多多’,那里的价格实惠着哩!”

我饥肠辘辘,无精打采地敷衍:“嗯。”

豆豆兴致很高:“马上就要入秋了,我去买双UGG靴,这样室内室外,晴天雨天,一双鞋就搞定了,你说是不是?”

“嗯。”                                                                      

“还有,咱家废铜烂铁不少,像什么时装、音响、太阳镜、旧电脑……都可以上转转网卖掉,你看怎样?”

“嗯。”

“对了,去年情人节你不是给我买了一件貂皮大衣吗?一直闲置在家,不如也卖了吧!”

我一下急了:“不行!不行!这件大衣整整花了我七千块钱哩!,怎能说卖就卖?你也太草率了吧!”

豆豆生气了:“你敢说我草率?”

我嘟囔道:“大衣有九成新哩!”

“卖了!”豆豆吼道。

望着她金刚怒目的样子,我妥协了:“好吧,听你的,家主婆,家主婆,这个家反正是你做主嘛。”

豆豆侃侃而谈:“这些都只是节流,关键是开源,我准备开个‘吃播’,赚点赏金,你看怎样?”

“听你的,听你的,都听你的,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反正我说了也不算。”

……

在火辣辣的阳光直射下,我汗流浃背,口干舌燥,就像跋涉在浩瀚沙漠里的旅客一样,渴望绿洲的出现。但这一带全是工厂企业,一家便利店也没有。我只能望梅止渴。

也不知走了多久,前方终于出现了一爿小卖部,柜台上密密麻麻摆满了各色饮料,什么雪碧、可乐、美年达、王老吉……那一罐罐诱人的饮料,仿佛正伸出一双双冰凉的小手,热情地召唤:“快来呀!家昌!”,“快来呀!家昌!”,……

我欢呼雀跃,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头扎进小卖部,拼命催促:“豆豆!掏钱!掏钱!快掏钱!”(自从我俩同居后,我的钱一直全部上交,由豆豆保管。)

豆豆却板着脸:“没钱!”

我急了:“钱不都是在你那儿吗?怎么会没钱呢?”

“不买!”

“我抗议!”

“抗议无效!”

“我恨你!”

……

最后,我像一只不听话的狗,被豆豆牵着,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小卖部,身后店老板免费送来一句嘲讽:“嗤!连瓶饮料也买不起,穷酸!”

此后,沿路不断冒出一片又一片“绿洲”,但都近在眼前而咫尺天涯!

几经颠簸终于到家了!进门一打开空调,我带着满腔心酸满腔大难不死的心情大呼:“我终于回来了!”躺倒在地。那一声:“我终于回来了!”虽没有胡汉三的阴阳怪气,但至少有逃离苏比坡的悲壮!

豆豆忙着准备晚餐。电视被她调到购物频道,于是小小的房间里充斥着“二九八!二九八!只要二九八!”煽情的吆喝声。

十分钟后,豆豆也在厨房吆喝:“开饭啰!”

“这么快?”我半信半疑地走进餐厅,只见桌上是两桶热气腾腾的方便面。

“就……就吃这个呀?”我简直难以置信。

豆豆得意道:“当然啦!方便面,经济实惠,又好吃。”

“改革开放四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呀!”我泪奔!

餐后,豆豆让我帮忙在电脑里新建了一个Instagram账号,又开设了Facebook和Youtube主页,还自己一个人花半小时设计了一个logo和名字,于是“吃播”前期工作便基本就绪。

只见豆豆从皮夹里取出两张人民币,吩咐:“去!买一个迷你八爪鱼三脚架!”

我还没从中午长途跋涉的辛劳中缓过劲来呢!极不情愿地嘟哝道:“领导动动嘴,员工跑断腿哟!”

刚到门口,豆豆又叮嘱:“别忘了开发票!”

我不解:“为啥?”

“防止你揩油!”

我不屑道:“以妇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潇洒地甩一甩头发,下楼。

回来后,豆豆立刻把手机架在新买的八爪鱼上,调整角度,戳下录制键,在镜头前搔首弄姿,开始了拍摄。

差不多七分钟的时间,豆豆居然吃下了一支雪糕,两筒冰激凌,还有嗦粉和土豆泥!

剪辑后的版本发在Instagram上,立马收获许多赞和评论。

豆豆兴奋不已:“家昌!我仿佛看到了吃播网红的曙光!”话音未落,突然捂着肚子,冲向厕所。

出来后,豆豆愁眉苦脸:“家昌,我拉肚子了!”

我恨铁不成钢:“你刚吃完热面,就又是雪糕,又是冰激凌的,能不拉肚子?”

“怎么办呢?”

“抽屉里有一盒肠炎宁,你呀,吃一堑长一智吧!”

晚饭是米饭加榨菜蛋花汤,清汤寡水的,我味同嚼蜡。

吃完饭,豆豆居然抢着洗碗,说是明天要去应聘兼职的洗碗工,先练练手——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要知道平日里,一放下碗筷,豆豆可是百事不管,只顾玩游戏,从没洗过一只碗!又一想:太阳爱从西边出来就从西边出来吧,老子乐得清闲!

我在阳台刚点燃一支烟,就听到豆豆凄厉的惨叫声。我扔掉香烟,比消防队员还快的冲进厨房。只见豆豆捂着一根手指,满脸痛苦。

我急问:“怎么了?豆豆?”

“我洗碗划破手指了!”

我夺过她的手指一看:鲜血淋漓呀!

我赶紧给她止血,一边像火山一样地爆发了:“豆豆同志!你看看你一整天神经兮兮的都在干些啥?虽说我俩是同居关系,但你父母是亲手把你托付给我了呀!现在你手指受伤了,你让我怎样向你父母交代?”

豆豆怯怯地望着我,嗫嚅道:“不是你说的么?欠下一大笔债,人家想替你还债嘛!”

我又好气又好笑:“豆豆呀,豆豆,你只听了我一半的话,就断章取义,胡搅蛮干,我的意思是:我父亲住院全靠左邻右舍没日没夜地陪护,我欠的是人情债哟!”

豆豆突然仰起脸,认真道:“我帮你把人情债一起还了!”

我心里猛地一热,紧紧抱住了她……


上一篇: 《天下第一剑》     下一篇: 《下雨的时候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087次 | 联系作者
对《豆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