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乡土文学》--陈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11-02   共 0 篇   访问量:2448
铜锣湾以西 3
发布日期:2018-11-02 字数:3880字 阅读:2448次

  1996年春 香港

  5)

  一叶临走前,我们坐地铁一起去海洋公园。二百多块钱的门票,一叶说就站在外面看看,不进去。来香港两年,我一直没去过。我也坦率地对一叶说:

  “门票太贵。”

  “是呀。二百多,我们那舍得。可怜你来了二年也没去。”

  “要我去,还不如去爬山,要不去马鞍山看海。”

  “让香港人知道我们‘陆客’舍不得去,又得笑话了。”一叶笑了。

  “他们不会问。”我也笑著回答一叶。

  接著一叶告诉我她去了几次阿强家。一叶说阿强的父母还没有把她当成是他们的儿媳妇。

  “他们客客气气的,不冷不热。规矩挺多,一个茶杯非要洗得透明发亮,衣服烫得没有一点皱折,我们那有这些讲究?阿强说结婚后,就会搬出去住。是不是香港人很排斥我们‘陆客’?”

  一叶说完后,问我。

  我一时难以回答。在我的认像中,一般香港人坦诚直率,重视信用,说话可靠,人际关系比内地好。

  “有些人歧视我们。是因为我们什么都比人家差吧?”一叶接著马上又问。

  “也许是吧。他们一直对我们有偏见:讨厌我们这边的口号和标语。香港人干什么讲究实实在在。可能思想观念价值取向的不同?”

  我含含糊糊地回答一叶。

  “人家看不起我们也算了,可是我们为什么还要自卑?”一叶还是执拗地问。

  “抱著一种谦卑向他们学习的心态,怎么算自卑呢?”

  我这么回答一叶,作为从内地来香港进修学习的一叶应该理解。

  “可是我明显有这种感觉。是不是差距太大了?”一叶还是固执地这么认为。

  “他们物质上丰富,人的精神面貌也充满活力。”我以自己对香港的一点点了解,告诉一叶。

  “他们更注重个人的自由?尊重人的本性?”

  一叶接过我的话说,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一叶。

  一辆又一辆的货车载著大大小小的木箱驶过我们眼前,我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维多利亚码头。回归临近,维多利亚港口码头,天天都是络延不绝往集装箱船舶装载的木箱。这些木箱里装满了从香港移民出国的家什。从那些装卸木箱人的神情和说话声,似乎有一种不寻常的紧迫感。

  回归前的香港,大家的心理处于一种恐慌的状态,出国移民的风潮漫布在香港社会的各个角落。大家都以移民为时髦,人们见面头一句话已由中国人传统的问话方式“吃了没有?”,改为“移民了没有?”

  “阿强说香港能够走的都走了。”一叶眯著眼睛望著码头,说。

  “你怎么办?还没嫁过来呢,就想著要马上离开香港移民了?”我有点耽心一叶。

  “阿强说,他们不会。”

  “那就放心了。”我故意吁了一口气。

  “你怕我走吗?”

  “当然。”

  “你怕我走,我却偏偏要走。”一叶歪了歪头,甜滋滋的笑了。但只一会儿她很快收敛起笑容,再说道,“如果阿强他们要移民出国的话,我们就泡汤了。”

  “噢?”

  我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一叶谈起她男朋友阿强,我装作洗耳恭听的样子。

  这是春日的二月天,在南亚热带的香港,己显夏日温暖的天气。一叶拉了一下我的手,走两步又放开了,倒不是担心她男朋友阿强看见,是怕遇见公司的同事。

  “阿强说,他有二年没怎么出去玩了。认识我之后,去了我家乡,算是旅游。他每一笔开销都要用笔记下。是不是香港人很会省钱?”

  一叶说。现在的一叶,久不久会说起她的男朋友阿强。

  “我认识好些香港人有钱也是这么节俭过日子。”

  “资本主义社会的人与我们还真不一样。我身边一些人口袋里一百元钱硬要说成一千块钱,一千元钱,就高声是万元户了。一点儿高兴的事情就到处嚷嚷,就差敲锣打鼓了。我们是红红火火海吃海喝惯了?”

  “生活方式不同吧?也许我们地方大,不管干什么都要大气一点?”

  “除了地方大还有什么呢?这可能是他们怕我们的原因吧?”

  “怕什么呢?”

  “怕什么呢?我们说了‘五十年不变,五十年之后更加不能变了’。话说得这么清楚,怎么就不相信呢。”

  “他们就是不信。香港人对我们一点信心都没有。”

  我们就这样边走边聊,入地铁里,才止住了话题。

  6)

  来到了海滨公园,俩人在公园门口望了一会儿,便找个无人的地方坐了下来。二百几十元钱的门票,对于我们陆客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我们可以用这笔钱替自己买衣服,帮家里人带些生活用品回内地。

  我们一边瞎聊,一边看公园门口那儿熙熙攘攘的人进出。

  坐没多久,兴致来了。我壮著胆子问一叶:

  “我们去房里吧?”

  一叶心情好,就是不答应也不会生气。

  “你先得保证不会放进去。”

  “我保证。”

  “算了吧。要我光著身子让你压著,我会把持不住。为了保险起见,我答应你怎样都可以,只是不能去房间。”一叶诡秘地哧哧地笑了。

  我装作沮丧的样子站了起来,把一叶也拉了起来。俩人俨如热恋中的一对年轻情侣,手牵著手向树林里四处寻找走去。很快就看到一处可以坐下来的地方。

  在一处茂密的玉兰树林中,中间置有圆形石台和石凳,旁边还有一簇巴蕉丛。这儿很适合年轻情侣幽会的场所。虽距热闹的公园门口不远,但里面却十分幽暗安静。现在里面悄无人迹,好像是专为我们俩远道而来留下的。

  入得里来,我们驾轻就熟地就开始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缩著身子不敢出声,这儿离海洋公园门口太近,人来人往的说话声清晰可闻。

  一叶一如既往把伞撑开,挡住我们身子前面。她持伞凝坐,姿势几乎不动,只有左手稍稍伸到我的腹肚上套著缓缓地动。

  我拉了一叶一下衣服,一叶会意地移向我的位置,让我的手伸进她背后的衣服里,替她解开胸罩后背的小拉钩。

  在这么隐蔽的地方,不受任何干扰,我们大胆地互相抚触著。

  “好像变大了。”抚触手掌下一叶的乳房,我对一叶说。

  “快来大姨妈了,有点儿胀。今天你帮我揉久一点。”

  “有点出汗了。”我告诉一叶。

  “你帮我擦擦。”一叶放下伞,从包里拿出手帕,递给我。她坐直身子,抓著衣服的下摆掀起来,一对白皙的乳房完全地露出来。

  “让我吸吸?”我禁不住问。

  “嗯。”

  一叶答应了,我弯下腰伏下头,把嘴凑向去。一叶左右看了看,还是把伞举在我的肩上,遮住外面。

  “变成好大呀。每次都是这么大吧?”一叶手握的动作用了一下力,调皮地说。

  “尽兴的话都应该一样的吧?”

  “什么时候找个地方让我量一量。”一叶俯下身子仔细看著,还是故意调皮地说。

  “你的手就是最好的尺寸呀。阿强的有什么不同的吧?”

  “没敢怎么看。才刚刚认识,总得矝持一点,不然他以为我放荡。本来人家对我们内地人有偏见,总得装作淑女的样子好些。”一叶摇了摇,又说,“我和他还没有我们这么随便。有时候跟他一起想起你,有时候跟你一起想起他。”

  “我不信香港男人这么规矩。他还去过你家。”

  “真的没有,就和你一样。如果要是给了他,万一没成,那不亏了吧?我可是个女孩。”

  一叶很放松地说,大概这儿环境好,又是第一次来,感觉格外新鲜。一会儿感觉安全后,俩人肆无忌惮的开始尽兴地放松自己。

  一叶稍停片刻,继续说道,“现在告诉你吧。他去的是扬州。和我爸妈在扬州见面的。他们一起去了好几个人去扬州旅游。”

  我一直没问一叶和阿强是怎么认识的,等她主动告诉我。但一叶一直没说。

  紧挨长椅旁有一株很大的山茱萸在阳光下闪著恬静的光。

  这是我和一叶离别前的一次肌肤相亲。一叶说这是我和她之间人生当中最后一次。她结婚了,就不能以一个有夫之妇和我这样子的肌肤相亲了。

  可中途她却又这么说:“这次之后,不管我们能不能再见,不能再重来了。如果再重来的话,我就给你。总是用手,感觉对不起你。”

  一叶这么一说,让我心里骤然涌起出一股热浪。我明显感到一叶对于她只能让我仅止于手的肌肤相亲满怀疚意。

  我想一叶这次真的动感情了。如果她不走,像每次一样,势必先调侃我几句然后再伸手相助。

  “这么一个大小伙,长相也不差,重要的是香港女孩还认定是干干净净的,总是独来独往,怪可怜的了。阿娇请你看电影,你就答应她吧。只是看电影嘛,怕什么呢?”

  一叶这么说,原来是她同情我。

  我在一叶怀里拱著,“嗯”了一声,表示答应。一叶对我这么好,我不能让她失望。

  这一次一叶格外柔和细腻,脸上的表情也千娇百媚。


上一篇: 《铜锣湾以西 2》     下一篇: 《铜锣湾以西 4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448次 | 联系作者
对《铜锣湾以西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