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些符号温暖如初》--雁字回时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10-30   共 0 篇   访问量:2194
总有一些符号温暖如初
发布日期:2018-10-30 字数:1089字 阅读:2194次

  星期天和母亲们去邻村亲戚家随礼,饭后想顺道拐家,时隔二十年变化万千,至岔路口一时迷茫竟找不到回家的路。后边走的母亲会意,大声向我喊着:“从臭水坑那个路口拐弯,顺着洋灰路一直走就到家了,你走过的,你上学时走过的……”

  是啊!我走过的,那时我六七岁,每年都会和奶奶沿着弯弯曲曲的土路,翻过那架坡越过这道岭,来到这个村子给爷爷的姑姑,我们喊老姑奶的老人过生日。在这条路上,鸟儿飞翔、蝴蝶飞舞,紫色的打碗碗花金黄的蒲公英花随意盛开,一路上奶奶给我叨絮叨絮些这叨絮叨絮些那。有的我听懂了,有的我似懂非懂,但总是认真的听着。村口的这个臭水坑会给走的困乏的我带来希望,就离老姑奶家就几步之遥了。生日宴上的糖果、笼蒸长寿面,会让我忽略那个臭水坑的恶臭难闻,不由自主跟随奶奶加快脚步。

  这条路我中学时走过的,一走就是三年。每个星期五的下午,放学铃一响,我如脱缰的野马撒腿就往家的方向窜,以最快的速度过臭水坑到岭的最高处,远远可看见村里的袅袅炊烟飘过瓦屋飘过杨树梢,听见村里的犬吠声、唤人声,几回梦里归家路,故乡情深入心来。

  星期日的下午,背着母亲烙的一书包烙馍,捧着母亲倒满开水的玻璃瓶,从东大沟那柿树下的土台阶上拾阶而下,穿过长满野草的沟底,顺着开满野菊花的小路翻至坡顶,随手拽一些开的正艳的野菊花丢进瓶子。走至学校带进教室放上书桌,拧开瓶盖时水微温,野菊花的清香扑鼻,放在案头薰香空气,却总是被邻桌的那个男同学喝个精光。

  奶奶去世了,之后每每路过那个臭水坑,路过老姑奶家,我总会向人说起我和奶奶走过那条路,总会向人指起:这是我亲戚老姑奶家,我和奶奶来这吃过寿宴。我仿佛看见奶奶消瘦的身躯、花白的头发,仿佛听见奶奶的叨叨絮絮,看见奶奶最真最简最深的爱。

  这些年同学们大聚小聚时常联系,偶尔席间说起闲话,那个同学说:“中学和你临桌,寒假开学常常吃你从家带来的麻花,你家的麻花真好吃……”一个愣怔后低声自语:“我怎么记得你老是偷喝我的菊花茶呢?”,说完已是回忆满满。

  顺势拐过岔路口,两旁开满菊花的小路起起伏伏在眼前延伸,这头一直延伸到家,那头一直延伸到水库边的母校。从此那飘过瓦屋飘过杨树梢的炊烟在身后,千万声的呼唤在身后,亲人在身后,故乡在身后。也从此开始,莘莘学子朗朗书声、老师恩重同学情长,为学为医为心,行在路上情在路上志在路上,一路前行。一路上物还在人已非,但总有一些熟悉的符号让你想起一些人一些往事,想起曾经有过的温暖,仿佛仍然年少,一切不曾离开。


上一篇: 《春雨沐浴我心——枝江课改有感》     下一篇: 《悼念李咏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194次 | 联系作者
对《总有一些符号温暖如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