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落花》--赤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10-29   共 0 篇   访问量:1801
失恋边缘
发布日期:2018-10-29 字数:6936字 阅读:1801次


这是一家四川火锅店。二楼。墙上挂满各种食材的价目表,花花绿绿。敞亮的厅堂内,座无虚席。桌上的一只只火锅里,翻滚沸腾,热气腾腾。食客们在聊天,玩手机,看窗景,或者饕餮而食。

柳玉华姿态优雅地将一块鱼滑送入樱桃小口中,咀嚼着,问:“丽英,你们药店的生意最近怎样?”

童丽英在火锅里涮着一片牛肉,说:“当然好咯!我们店的丰胸药物,都快卖断货了!”

“有这么畅销吗?”

“你不知道,丰胸药物是每一个A  CUP女人的救命稻草,现在就连四五十岁的大妈大婶们也趋之若鹜。”

“这东西真有用?

“哪里,真要有管用的丰胸药,世界首富还会轮到比尔盖茨?”

柳玉华叹息:“可怜的现代女性哟!不仅家庭、事业两头忙,还要为微不足道的外貌拼尽全力。”

童丽英笑了:“你长得闭月羞花,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了。微不足道?容貌就是女人的第二生命哟!你瞧瞧你,往人群里一站,不知要妒忌死多少女人哟!”

“你这张嘴,作践死人不偿命啊!”柳玉华作势欲打。

童丽英躲闪着叫道:“救命啊!要文斗不要武斗!”

两个女人嘻嘻哈哈了一阵子,童丽英问:“说说你吧,你是影楼的首席掌镜,一定帮老板捞了不少油水吧?”

“啊呀呀,最近一段时间,光顾我们影楼的大肚子准妈妈扎堆,生意好到老板亲自飞欧洲采购孕妇专用婚纱哩!”

“哦,你说的是奉子成婚,现在的未婚男女真开放呀!”

“唉,这些准妈妈呀,既然原本相爱,干嘛不结婚?既然原本不相爱,又干嘛要结婚?”

“你怎么一下变得像哲学家,人家爱不爱,干卿何事?”

“一时有感而发吧!”

“对了,有件事很重要:你和庄学栋怎样了?还像以前那样如胶似漆吗?”

“打探隐私哦!不过告诉你也不打紧,我俩准备下个月领证,明年五一结婚。”

童丽英像打量一名落难公主一样看着柳玉华,欲言又止。

柳玉华察觉了,问:“想说什么呢?言者无罪!”

童丽英狠了狠心,问:“最近,庄学栋是不是不太粘你了?”

“是啊,他说工作忙,”柳玉华忽然奇怪,“你是怎么知道的?”

“原本人家不过是调戏,你却当成了恋爱,到现在你还拿甜点当大菜,拿前戏当高潮——人家庄学栋早就另有新欢啦!”

柳玉华脑袋“嗡”地一下:“不!不!家栋不会的!家栋不是这样的人!”她忽然感觉生平未有的心慌意乱。

童丽英恨铁不成钢:“玉华,你怎么还执迷不悟?这可是我亲眼所见!”

“你看见了什么?”柳玉华给童丽英夹了一筷毛肚,却全夹在了油碟外面。

“上午,我路过火车站,结果我看见庄学栋……”

“他……他……他在干吗?”

“我看见他正抱着一个年轻的美眉在转圈!”

“不!不会的!家栋不会的!不会的!”柳玉华嘶喊着,泪水溢出了眼眶。

童丽英缄口不语。柳玉华渐渐平息下来。两人闷头吃着火锅,柳玉华味同嚼蜡。

 

这一晚,柳玉华彻夜难眠,一会儿想童丽英撞见的那个男人究竟是不是庄学栋?一会儿又自艾自怜怎么这么命苦?一会儿翻看手机里和庄学栋的甜蜜合影,一会儿又生气地将怀中的抱枕砸在墙上……

 

翌晨,上沃尔玛超市购物。天空阴沉沉的,要下雪的样子。寒风像一位称职的安检员,从头到脚摸索着行人的身体。

路过停车场时,柳玉华突然像遭到了电击——只见不远处,庄学栋正搂着一位如花似玉的妹纸,并肩走向座驾,两人亲昵的样子,好像已经认识了二十几年。

负心薄幸!负心薄幸啊!柳玉华感觉自己好像漫游在一个她完全陌生的地方,这地方河流不像河流,山川不像山川,树从天上往下长……

 

这是一家新开张的奶茶店。大厅里的每一个细节都充满了时尚元素。而顾客也大都是二十几岁的时髦青年。

柳玉华哭得梨花带雨,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在热气腾腾的珍珠奶茶杯里:“我是那么爱他:他有轻度的关节炎,我千针百线地为他缝制了两副羊毛护膝;他喜欢看足球,我不远千里陪他飞到上海,看申花和绿城的比赛:他妈妈脑溢血住院,又是我没日没夜地陪在病床边……可他……我究竟有那点对不起他?那点对不起他呀?”不可抑制的号啕大哭。

童丽英忙搁下手中的脏脏奶茶,轻拍柳玉华的肩膀,哄道:“别哭了!别哭了!小美人!眼泪流多了会损伤容颜的哦!”

柳玉华继续哭着:“难道这世上的男人都像庄学栋一样喜新厌旧吗?”

童丽英想了想,说:“差不多吧,十个男人九个花,还有一个身体差!”

柳玉华忽然咬牙切齿:“我恨不得一刀杀了他!”

童丽英一愣,说:“可杀人犯法呀?尽管这样的男人杀十遍都不够!”

“那你说究竟该怎么办?”

童丽英斟酌了半天,说:“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庄学栋见异思迁已经是铁证如山,你呀正处于危险的失恋边缘,而摆在你面前的也只有两种选择……”

“是哪两种选择?你说!”

“第一种选择:如果你对这份感情彻底失望,心如死灰,那就快刀斩乱麻,跟他一刀两断,长痛不如短痛!”

“第二种选择?”

“如果你还是对他旧情难忘,难舍难离,那就只有委曲求全,对他的感情出轨装聋作哑,闭口不谈,再想办法使尽浑身解术,把他从别人怀中夺回来!”

“难道就没有第三种办法吗?”

“抱歉!实在没有了,”童丽英无奈地摊开手说,“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吧!”

柳玉华痛苦地纠结着:“我是恨他,可我又舍不得他呀!……”

童丽英严肃道:“玉华!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呀!”

“我以前一直坚信维护爱情只需要相互的忠诚就可以了,可现在……”柳玉华的声音有些哽咽,咸咸的,仿佛空气中撒了一把盐。

童丽英不屑道:“忠诚?如同男人没有子宫,那根本就不是男人的零件!”

柳玉华继续絮叨:“上帝创造了男女,为什么还要创造这杀人不见血的爱情?为什么?……”

“说到底,其实上帝没有错,那是爱情自己的错!”

“我上一趟洗手间。”柳玉华霍然站起身。

“别想不开!不就是一个臭男人吗?没什么大不了的!四条腿的癞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大活人遍地是啊!……”童丽英冲着她的背影嚷。

空荡荡的洗手间里发出一阵压抑的哭声。过了一会儿,哭声停止了,柳玉华上洗手台前洗了一把脸,补了补口红,仔细审视镜中的自己:这是一张美得能在人群里“惊起哇声一片”的美丽的脸,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睫毛也翘得那么动人。厚厚的嘴唇,像索菲亚?罗兰一样充满性感和诱惑!

如此人间尤物,他庄学栋却鼠目寸光,不懂得珍惜!好吧,既然流水无意,那就别怪落花无情了!柳玉华下定决心:跟朝三暮四的薄情郎彻底一刀两断!

想到这里,她又恢复了女人的自信,用力踩着高跟皮靴,“咯噔咯噔”地踅回大厅。

 

夜晚,柳玉华将庄学栋约到一家路边小摊,吃大排档。这是两人初恋的地方,“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吧!”柳玉华想。

成都真正的美食,大多是隐藏在小巷中的路边摊。记得当初,庄学栋提议吃火锅,柳玉华却撇嘴说:“火锅太无聊了,一两个菜就吃饱了,没劲!”于是他俩就来到了这里。什么狼牙土豆、凉面、冰粉、烧烤、冒菜……等等,吃得她大呼过瘾!后来上这儿吃喝就成为两人的保留节目。

现在他们就坐在这家路边小摊上。附近有一辆卖红薯的三轮车。

庄学栋熟络地招呼老板:“帮我女朋友多放点小半辣,不要客气,直接给她拌成‘超级变态辣’,土豆刚过心就捞,一定要脆,不要味精,谢谢!”

柳玉华看着面前这个仍在逢场作戏的男人,如同在看一个她不认识的陌生人。

庄学栋笑嘻嘻地问:“爱妃,朕这几日不在你的身边,一定寂寞难耐了吧?”

柳玉华心里有气,不予理睬。

庄学栋奇怪了:“爱妃,你平日总是叽叽喳喳的,今天怎么了?冷得像座冰山?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谁?告诉朕!朕灭他满门!”说着揎拳捋袖。

柳玉华沉默了一会儿,阴着脸说:“我想跟你说件事!”

“说吧,说吧,咱俩谁跟谁!”庄学栋没有察觉柳玉华的神色变化,依旧大大咧咧地说。

“我们……”真到要摊牌了,舌头却重逾千斤。柳玉华望向那辆三轮车:车前是个农民工,后车兜里有他的一只烤炉,一个小娃娃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地坐在烤炉旁,正非常香地吃着一块热气腾腾的烤红薯。“这孩子是多么温暖和幸福呀!”她想。

“我们还是分手吧!”柳玉华把目光移回来,幽幽地说。

“为什么呀?”庄学栋像踩到地雷一样跳起来,“我们不是打算劳动节就结婚了吗?这都一脚跨进婚姻殿堂了,你怎么说变就变呢?”

“因为咱俩之间已经有了第三者,我想长痛不如短痛……”

“什么?什么?第三者?你另有新欢了?”庄学栋像挨了一闷棍的癞皮狗,半天反应不过来。

“我哪来的新欢?是你移情别恋了好不好?嗤!得了便宜还卖乖!庄学栋!凭你的演技好得奥斯卡金像奖了!”

庄学栋委屈得像一个被拐的女大学生:“我演什么戏?我哪里移情别恋了?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柳玉华压抑住内心的悲愤,说:“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在装糊涂?”

“天地良心!这一定是有人造谣中伤,破坏我俩的革命友情!”

“你还想抵赖?”

“哎哟,我的姑奶奶哟,你就相信我一次吧!”

柳玉华悲愤地说:“信你?还是相信事实?我问你:昨天上午,你是不是在火车站抱着一个女孩转圈?今天早晨又和她勾肩搭背?铁证如山呀!你怎么赖得掉?”

庄学栋盯着柳玉华半天,然后突然放声大笑,笑得前仰后合,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得那个卖红薯的农民工也不断向这里张望。

“你呀!你呀!心眼怎么这么小?你知道你所说的你个女孩是谁吗?那是我亲妹妹呀!昨天上午坐高铁来看我,今天一早我又陪她上超市购物……你……你……你怎么连我亲妹妹的醋都要吃呀?哈哈哈哈!”

柳玉华顿时粉脸涨得通红,羞得想挖一个地洞一直钻进去……

——所以,有时候亲眼所见的也未必是实,更何况道听途说?

 

                         


上一篇: 《病人、恩人和敌人 》     下一篇: 《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801次 | 联系作者
对《失恋边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