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架》--若水亦轻柔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10-27   共 0 篇   访问量:1748
秋千架
发布日期:2018-10-27 字数:1443字 阅读:1748次

 

秋千架下经过时,常常看得见少女与孩童的脸。似乎世界上的正经事都忙碌给了大人们,玩艺的乐趣只有悠哉复嘻哉的他们(她们)才配享受得起。

当然是明明朗朗的脸,少女们一脸洋气,坐在光滑的铁栏杆围成的悬索旁的帆布垫上,身子使劲地向后拗起来拗起来,一点脚尖,哦!刚开始是屁股冲天一跃的感觉,紧跟着身子带动开来,恍惚间已在云端。常年竞逐在地面的人们是体会不到空际的奥妙的。就恍若此刻,少女的心是飘飘然的,一阵阵风随着她的起落默默地吟唱,在地平线以上,她的胸膛里胀满了喜悦。豆蔻年华依稀诵得“梦里花落知多少”,秋千上的如梦非梦太具有诗意了,不知不觉间徐志摩的,“我轻轻地来,正如我轻轻地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涌上心头。云光里的梦影,潇潇洒洒的心神,少女曼妙的身姿,一切都是那么地美怡动人!

孩子们的游戏法完完全全显示了童真的憨态十足,引人逗比萌圈。一边被身旁的大人扶定又滑动,小小身形如蜻蜓点水,须臾间便晃动了好几遭。可是非得跟身侧的小朋友比个输赢,缠着妈妈或爷爷不肯离开。七嘴八舌的还嘟囔,“看我!飞得多高,我要划到天上去!”孩子们在秋千架上,过足了幻想腾空的炽热的小瘾,未尝不是一件幸事。平日里簇在拥挤的校园中鸟笼式的家窝窝里,现在好歹“溜飞”了一回,怎么地回味都是极其畅美的一桩事迹。

古装剧里或宫斗剧,甚至穿越剧里贝勒格格玩的游戏里,秋千俨然一道靓丽的瑰影。导演们很善于捕捉时宜,总要在游戏中添加点别的什么与情感有关的夹生戏。美轮美奂的正写意间,女主角的身条也是跃入云霄般的鬼魅,然而我总是看得吃力。没有历史真实的杜撰,纯属好玩,和韩国的潮剧秋色平分,骨子里并没有洒脱的意境。

真正的秋千架的记忆,早年间早已有了备份,盛在略为懂事起的脑海里。那是收割完麦后又播上新种的空闲季的乡下,高大的木桩钉在深土中,顶头高架上搭了红绸巾一类的东西以示喜气。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攒足了劲儿,脚踩在坐凳上面,先是由着两旁的蛮汉们借力,一骨脑儿甩开了气势,“嗖嗖嗖”腾挪于云天之巅。围观的大娘们看得吃惊不已,孩子们更张大嘴合不拢去,姑娘瞅得疯汉子们的“撒疯”却拍着巴掌噙满笑意。更有胆大的,姑娘坐着小伙蹬着,在几百号农人的乡园乐翻了天。

农人的辛苦是天造地设的遭逢,农民从泥土里蹚出水脚,不肯多埋怨天多愤懑地,迎着生活的秋千架,奋力地书写真实的火热的沉重的明天的愿景。他们经得起苦,也会创造属于他们的大乐。他们粗猂豪放,心底里往往藏着慈悲。

以后偶尔浪迹天涯,走州过县,但家乡那种秋千架的大气磅礴,真地再没有见上一面。小小的秋千小小的快乐年轻人业已心满意足,又哪消憧憬 着那又高又大又要罗汉金刚之力才能显示赫赫威能的木桩组合的秋千架呢!?

二O一八,十,廿七日,曾发于《极文学》网九日一日诗歌散文栏。


上一篇: 《渡口之行》     下一篇: 《匹夫之忧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748次 | 联系作者
对《秋千架》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