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10-23   共 112 篇   访问量:917
闲话吸烟
发布日期:2013-10-23 字数:1889字 阅读:917次
  酒不能多喝,贪杯的恶果不必赘言,但正式的外交场合、高规格的迎来送往和重要的传统佳节里,常常少不了它的点缀和渲染,因为酒有它自己的文化渊源、文化背景和文化内涵。

  烟却不同,当今文明社会档次再高的香烟也“狗肉不上桌”了,永远难以再登大雅之堂。可见,烟在人们的生活中虽难绝迹,但它在文明人心目中的地位并不很高。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发现文化品位很高的人很少吸烟,原因可能在于他们能自信地寻找到驱遣人生寂寞和空虚的至为高雅的方法,诸如潜心于事业,埋首于工作,执着于理想,还有如文学阅读,琴棋书画,体育运动,种草养花,游山玩水等。相反文化程度低、缺乏一定文化修养的人,可能就把吸烟当做了排遣人生烦恼和寂寥的唯一“法宝”。

  在客车上,透窗而望,我惊喜地看到过这样的标语:山要绿化,人要文化,心灵要美化。细加寻思,我认为这很有道理。就拿“人要文化”来说吧,人一旦披上了知识的外衣,心灵一旦浸染了文化的墨香,他生活方式的选择大都要健康的多、文明的多、智慧的多,高雅的多。即使身处寂寥,心生空虚,他也很少会以损害自己生命健康的方式来对抗无聊,超度心灵,麻痹精神。不过我也要特别强调,文化人中,有一定文化品位或有较高文化品位的人中,也确有嗜烟如命者,这个大家是能随便举出几个实例的,这个在此不谈。

  我见过这样的人,他们只要无所事事,似乎空虚就乘隙而入,随之就燃起一支烟;他们只要感觉到寂寞来袭,就用吸烟来打发无聊的漫长时光。不是有人这样调侃吗——哥抽的不是香烟,是寂寞。他们在用吸烟这种害人不利己的低俗的娱乐方式来打发一段悒郁不乐的人生旅程。

  几年前,我曾参加过一个重要的教育会议,与会者五十余人,主席台上坐着我们部门的一个主管领导和镇政府的主要负责人。会议一开始,我们部门的那个主管领导就一直在吸烟,一支接一支,他把即将燃尽的烟头儿连同过滤嘴,耐心地搓捏、旋转,小心翼翼地嫁接到一支新的香烟上(我想这是一种节约吧),不厌其烦,吸个不停,看样子很是享受,因为我从他一手托着下巴、两眼直视前方、若有所思的神情中找到了答案。

  会场下,我能谛听到他吸烟时反复发出的气息声,能清晰地看到他做出抽吸、吞咽动作时喉结明显的上下移动,能欣赏到蓝色的烟雾在他的头顶盘旋缭绕出弧度优美的曲线,他舒展的眉宇间透露出无比的悠闲、恬静和从容,我相信这一切,会场下的老师也都能看到。

  突然,他咳嗽了几声,打破了会场宁静的气氛,紧接着,他咳喘不止,持续了大约五分钟。从他时大时小、时断时续的咳嗽声中,我知道他想尽力控制,但无济于事,他双手捧着前额,沉埋到桌面以下的头筛糠似的一起一伏。当咳声终止后,我发现他憋得脸色发红,眼角湿润,我猜想他有多难受,他把眼泪都咳出来了呀!

  会场下寂然无声,镇政府主要负责人时断时续地讲着话,显然整个会场都受到了他的影响。那天一个小时的会议,我精确地统计出他抽了八支烟。真的,不知什么缘故,那一天我对我的这位主管领导投以同情的目光,他的咳嗽声让我一直疑猜:他的肺部会有什么严重疾病吗?但我并未向身边的任何人说出口。

  就像我的这位领导,会场上他不应该空虚和寂寥吧,因为这是重要会议,他也有重要发言。这样说来,他吸烟应该不是为了排解寂寥吧,那我只有认定,这是一种陋习,积久难改的坏习惯。

  不是有人早上起床后、晚上睡觉前、丢下饭碗和蹲厕所时先来一支烟吗?我认识的烟民中就有这样的人,他们说:早上起床后不吸一支烟,一天没精神;晚上睡觉前不吸一支烟,常常会失眠;蹲厕所时不来一支烟,大便就不顺畅了;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有那么可怕和神奇吗?我不相信,若相信的话那也只可能是他们自己的感觉,其实,这是一种有损健康的可怕的陋习,吸烟无疑成了他们生活中一种恶性的心理依赖和精神寄托。

  吸烟是男人的陋习,但有时也会被个别摩登女郎拿来模仿。修长的高跟鞋和时尚的女装勾勒出女人优美的曲线,装点出都市丽人妩媚的丰姿,但纤纤玉手夹着的、猩红嘴唇噙着的一支燃烧的香烟,究竟能烘托出女人什么样的神韵,至今我还百思不得其解!

  先撇开宝贵的健康不说,我总认为它首先破坏了女人优雅娴静、柔情似水的美感。我相信在大多人的审美观感中,香烟与女人是不匹配的,就像高跟鞋、裙子、长筒丝袜与男人天生不匹配一样,你若要执意打破人们的审美惯性,那你就只有成为文明人眼中的小丑或笑柄了。

上一篇: 《十月,我走近故乡的土地》     下一篇: 《人生中很多美好的东西都是免费的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917次 | 联系作者
对《闲话吸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