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乡土文学》--陈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9-30   共 0 篇   访问量:2206
女儿的森林三
发布日期:2018-09-30 字数:7920字 阅读:2206次

一个人在一生当中,也许会不以为然做出一两件缺德的事来。

7


李加成想将放在小花肩上的手移开,让她安然入睡,这时小花伸长一只手揽着他的腰,像是冷得发抖似的把她腿也凑了上来。李加成躬起身子,把小花搂在自己怀里。


他不敢想像小花与傻子韦同床共枕到底是什么样子。小花会这么安然入睡吗?傻子韦也会像自己这样把她拥入怀中?


一想起这些,李加成心头涌上一股醋意。他又开始抚触着小花每一寸肌肤,刚才那股感情的波浪又荡了回来,来自生理上的欲望很快在身体内又重新燃起。


小花被他弄醒了,她睁开眼睛看到他问:“不累吗?”


“不累。”


小花窃窃地笑了一下,把蜷在李加成怀抱里的身子挪出来,仰躺着。这一次俩人像每次相聚的再次重来那样,不再缠绵,直接开始。


他们很珍惜相聚的时间。时间紧迫,一次纵情之后再次重来容不得再有半点多余的空隙。知道俩人相处得顾忌方方面面的太多。一旦稍有不慎,被人发现,将给俩人带来是怎样灾难性的后果。


只要李加成体力足,重来的时候小花都会迎合他。甚至有时候会主动引导李加成再次投入。


她想尽快能怀上孩子。


“加成,你能带我走吧。我们找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我跟你生一大堆小孩。你是郎中,会替人治病,我会栽衣服,也会绣花画画。我想只要我们一起辛勤劳动,日子肯定比这里会好。”


小花凝视身上的李加成,她把伸长双臂从箍在李加成的后背放到他的双肩膀上,让他们之间拉开点距离,让李加成看着自己。


小花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手绢对角绣了两朵粉色的小荆花。在冬塘姑娘们女红刺绣当中,以小花的刺绣最为精致。但她不敢拿出来和人比较。因为她是地主的女儿。


一些姑娘也非常喜欢小花的刺绣,小花也乐意用刺绣送给她们。高中时期她为雨秀绣了一块手帕送给了她,雨秀非常喜欢。雨秀的父亲柯景泉是从西山下放到冬塘劳动改造的右派分子,和地主合柱一起被批斗过。俩女孩惺惺相惜,能一起说上话,平时相处多。


只是现在已经鲜有来往,温文尔雅美丽动人的雨秀和冬塘区委书记的儿子、某部队连长周振林二年前相了亲,去年秋周振林回来探家也把婚订了。雨秀整个寒假也住进了婆婆家。


“可是往哪里走?去年野鹅塘大队刘祥跑了,不是抓回来了吧。听说要枪毙他。”李加成停下动作,左右晃了一下头。


刘祥是野鹅塘大队地主刘义飞的二儿子。受不了批斗,往外面跑,被抓回来吊起狠打了一顿,现在还关在县城牢里。


“唉。”小花长叹一口气,把手从李加成身上放下来,摊开在稻草堆上,不再吱声。


“我也一直在想。”李加成双手撑住自己的身子,看着小花说,“要走的话,一定要远远地走。可是很远的地方,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那些逃难到我们冬塘的北方人?北方真的会是天天下雪吗?”小花问。她重新把双臂绕在李加成的后背,迎合着他。


“不是。我问过他们,也就是冬天才下雪。只是比我们这里冷,他们说下雪天男人不能在外面撒尿,要不,会把那玩艺冻掉。”


“哎呀,那可怎么办啊?”小花咯咯笑了。


……


8


韦大从他妈伍芝莉肚子里生下来就是个傻子。小时候看过不少的郎中,也去了乌浟城里看过大夫,乡下的郎中和城里的大夫说,韦大的傻,是先天性的缺陷,没得治。城里的大夫还告诉伍芝莉说,傻子韦大不能结婚,就是结了婚也不能生小孩,生下的小孩也会是个傻子。


伍芝莉把傻子不能结婚更不能生小孩的事瞒了下来。但还是让很多人知道了。


整个冬塘的人把“傻子韦大”,称作“傻子韦”。要是直接叫“傻子韦大”的话,很容易混淆“傻子伟大”。


傻子韦虽说能认人,也能参加生产队一些劳动,但都得在旁边的人帮助下才行。


傻子韦的父亲韦河久是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在县粮站上班。上合柱家说亲的时候,送给半袋渗着糠的细碎米。伍芝莉挑着一担薯渣(冬塘山区把红薯磨成碎末过滤出淀粉后,剩下的红薯渣)。


合柱就答应了。二十二岁的小花在冬塘山区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姑娘了。和她同龄一般大的姑娘都是一个二个孩子的妈了。有些十六七岁上结婚早一点的,已有了三个孩子。


出身是贫下中农家庭健康的小伙子不会娶她,因为她是地主的女儿。小花只能嫁给傻子韦这样的男人。


这天晌午后,小花换上肥大的蓝咔叽裤和厚厚的黑色棉衣。前几天她自己把头短发也打得更短了,快到了后脑勺。


她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就是要让自己难看。


合柱半躺在床上,他已经好几天没下床了,那天晩上起来时,跌了一跤,让他腰伤得更厉害了。


看到女儿这身装扮,他心头掠过一丝凄凉。他知道女儿是为了应付走到外面不遭人唾弃。她是地主的女儿,需要在人面前看上去邋邋遢遢的丑陋。


从小花过去傻子家去同房到现在快二个多月了,他感觉自己体能差不多耗尽了。想到自己来日无多,他对伍芝莉说让小花先把婚结了,可伍芝莉不松口,一定要等小花怀上孕才摆酒结婚。


合柱又托人去城里粮站让傻子韦的父亲韦河久来商量女儿的婚事,韦河久付口信说,他过完年刚上班,请不到假了,要等三月里才有假。


“你去镇上吧?”父亲看着女儿问。


“等会儿去。”


“你让王朝来跟我坐坐,我有话跟他说。”


“爸……”小花轻声地叫了一声,望着父亲。父亲突然说起王朝,小花并不感到惊讶,自己与王朝来来往往已经快二个月了,自己小屋子里的动静,同一屋檐下的父亲不会不知道。


她怕父亲与王朝当面吵起来,也不愿意他们俩个男人见面说起她的事。父亲和与自己女儿偷情的男人、谈及女儿跟这个男人偷情的事情,她认为这是个很龌龊的话题。


“我是你父亲,我看不岀来吗?”父亲对女儿说。


“我让他以后不要来了。”


合柱看着女儿,没有回答她。他在想什么。


“爸……”小花几乎要哭出来,她用乞求的眼光看着父亲,等待父亲开口。


“你以为我会骂他?不是,我是想让他帮帮我们,能照顾你。要说坏吧?”合柱说到这里,把眼睛从女儿身上收回,望着楼梁,再继续说道,“王朝这个人也并不是什么很坏的一个人。他跟你一起,犯了天下男人一个通病。只是忍耐力差些。我看着他长大的,人品上也没什么不好的事。


“斗地主这几年里,他没动手打过人。就是没有跟你一起时,他至少没怎么为难我。有时候还劝别人不要打我,说打坏了我生产队的牛没人放了。我知道他是话里藏着好心。那时还没跟你来往。


“一会儿他来,你先把我这些话先对他说了,再让他过来。我是你父亲,你心里怎么想我当然知道。我也不想你生个傻子外孙来呀。”


父亲这下把话统统都说了出来。


“嗯。”小花应了一声。父亲明白女儿,女儿也明白父亲。都是为了女儿的好。


王朝不是一个坏人,或者说至少不是一个很坏的人。现在父亲这样面对面对自己这么说他,就是认同王朝和女儿的关系。


深谙男女之道的王朝教会她很多。她现在不知道到底是感谢王朝还是仍像从前那样恨他。这二个月来,小花在与王朝来往中,也慢慢对王朝有了新的认识,并逐渐有了一些好感。


王朝是生产能手,耙地犁田样样是个好把手。他还会打铁补锅织篾篓,既是个铁匠也是篾匠。


个子高大身材魁梧的王朝,性格上不是一个粗卤之人。至于人品?小花不知道怎么说。王朝这样纠缠自己算不算是人品问题?小花虽然与人甚少接近,但有时与大队姑娘女人们一起,从她们口中知道,大队生产队有很多干部都与女人有关糸。她们却从未提过王朝。王朝为什么偏偏纠缠自己,是自己长得漂亮?还是因为自己是地主的女儿,容易让他得手?


在牛姥山大队人们都说小花长得好,在路上遇见小花的男人,会盯着她看,擦身过后也会回头再看她一眼。只是碍于小花是地主的女儿,不敢接近。王朝敢不避风险与自己接近,难道完全是被自己的容颜所迷惑,还是出于心?里的同情?


9


小花知道,自己在王朝与李加成之间,这两个男人,对于她来说,既没有背逆上的愧疚,也无需有什么履行的义务。只是父亲还不知道女儿还有李加成。他一定把半夜翻墙而入的李加成也当作是王朝了。


无论是李加成还是王朝,只要怀上他们俩其中一个孩子,不是傻子韦的孩子她就逐了自己的心愿。


李加成年轻英俊善良,与他在一起自己心情愉快,可以暂时忘却眼下的苦难和忧伤。更重要的是他对自己一片痴情。在王朝和李加成之间,她更愿意怀上是李加成的孩子。


王朝比起李加成来,也许出于是有家的成熟男人,更会关心体贴人。这二个月里,他有二次带来肉,足有半斤多,说给父亲补补身子。隔不久会从衣服里掏出几个鸡蛋来。有次把半袋米放在她家后面的森林里,让小花提回家。这半袋米,足够小花父女俩吃上一个月。


从刚开始答应王朝,与他一起,是履行自己的承诺,就自己心里来说是很不情愿见王朝的。可是这二个月的来往中,让她改变了对王朝的看法,甚至有时候还想着他来。


重要的是,王朝要带她走,离开冬塘。王朝这话不是开玩笑。她相信王朝要带她走,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


“一个人在一生当中,也许要做一两件缺德的事出来。”王朝说,“要是你同意我带你走。我老婆孩子也不要了。”


“你舍得丢下你的老婆,你舍得丢下你儿子女儿吗?”


“我……为这事,我心闷得发慌。连续好几天没睡好觉了。我想孩子也大了。跟着他们妈,也可以活得下去。五队张兰英三队谢必英不都是一个女人带着二三个孩子吧。而且他们的孩子都很小。”


王朝三个孩子。大儿子十九岁了,女儿十六岁,最小的儿子也十三岁了。生了小儿子后,王朝响应号召,让自己的老婆结了扎。他老婆三十七岁,比王朝小一岁。


“我小时候没有妈,现在爸身体又不好。我知道没爸妈的苦。这样子抛家弃子罪孽会很深重吗?也许比杀人还要深重?”


小花狠狠地说。她不愿因为自己毁了王朝的家。她继续说道,“我已经够苦的了。我不想因为我,你的孩子也受苦。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受不了了,我会去冬湖跳下去。但现在我不会。我很不甘心。想一想,我妈妈生下我,我就这么离开,白白的来到这世界上一回?”


她注视着王朝,提高声音,问他,“如果我要是真的有那么一天,你会为我伤心吗?会为我放声大哭吗?”


“小花,你别再说这种话了。我听了心里很难受的。你要是那样,我会伤心死的。”


“在最苦闷的时候,我在家里也不敢放声大哭,就是把门窗关好也不行。那天我在屋子里哭,让人从外面骂我。我只有躲进森林里去哭,放声大哭后,一身轻松了许多……”


小花说到这里哭起来。不过她把声音压抑得很低。小花在王朝面前可以尽情哭,向他倾诉。王朝懂得开导安慰她。但是小花没有象对李加成那样尽心迎合他。


有时候,王朝大白天兴致勃勃地来到家里,她就不愿意迁就他,总是找借口把他打发走。尽管王朝对那种事兴致很高,他也不生气。他体谅小花,知道缓些日子,小花就会答应他。


王朝也很慎谨,每次都是匆匆完事后就很快离去。他都是在小花的小屋子里那张小床上进行。


他对小花说,长久来家里不是办法,他让小花下次去山上,附近山上森林中他知道有几处岩洞。


小花点头答应了他。她认为该让王朝有次尽兴。俩人在一起,不用那么慌慌张张匆匆忙忙纯粹是为了一泄而快,该象与李加成一起那样,高高兴兴地纵情呆久一点。


(未完待续。下集10、11、12)



上一篇: 《风月吟》     下一篇: 《女儿的森林 四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206次 | 联系作者
对《女儿的森林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