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小六》--若水亦轻柔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9-30   共 0 篇   访问量:494
马小六
发布日期:2018-09-30 字数:1804字 阅读:494次

马小六的媳妇儿刘妙姐与韩四柱的媳妇儿张桂巧本来好得如蜜罐里的一对熊姊妹,不料想后来各自嚼舌根引起火拼,导致马小六被韩氏兄弟群殴。对于当年的这一桩公案,马小六没有叹气,只是有点埋怨时运不济。

当年他受伤太严重,腰骶部凹了进去,一度高而瘦的汉子只能弓背如虾米。刘妙姐起先为了照顾受伤的马小六可谓尽心尽意,等到马小六出了医院,两个人一块儿拿了书面材料去镇政府县政府上访。这一耗就是二年,刘妙姐有点吃不住劲了,后来就成了马小六只身拄着棍子去市政府省政府上访。他的上访材料越积越厚,一年一年的风雨将他吹磨得越来越老气蹒跚。上级政府的质询函连同递交上去的材料一块儿下发到基层政府,派人核查,村干部就是韩氏门楣中人,一发儿找了关系铁的若干人来证明自己的无辜;而原来答应为马小六刘妙姐夫妇作证的干系人,一看对方势大都缩回了头,结果马小六的冤屈省政府也爱莫能助。

马小六本来也到过北京,也寻思到国务院去申申冤,但逢着了群体上访的一伙人,人家是命案十几条,一说起来山崩海裂恨意满满,马小六的事压根儿就不是事!马小六总算明白了一粒芝麻与一个西瓜的区别,意态平和地配合当地政府派出的“维稳人员”的软硬周施,答应赔偿了事。当初也是一口怨气出不来,没处申说,目下虽然不明朗,可当地政府的态度变了,多少次期望和他和谈他都没答应。政绩考核这玩意是个好东西,上访人员一多顽固坚持者撩拨得媒体对他们的关注力亲睐有加,当地政府的颜面就亏空大了。政府相关人员一犯急,压力之下就会想办法平衡疏解。马小六的后续事宜便由着村里出一笔钱镇政府出一笔钱,算是马小六这些年无依无着的一些补偿,一个上访的钉子户从心尖默然落地,镇政府的领导甭提多舒畅了,意气风发宛若亲自去佛堂烧了一回高香。

这还没完,马小六借口自己身体废了,要求安排一个轻差使,他得每月吃饭,他还要抚养儿子上学。一想到儿子,马小六心里就难受,家不象家无安宁,儿子马光奇却额外发奋勤学,课业好得出叫人惊叹。

媳妇刘妙姐一向照料着儿子成长,上学的钱都是她娘家人相帮着筹备。再后来刘妙姐与马小六各过各的,刘妙姐找了一个年纪大点的包工头,两个人都关心孩子,两个人都不再挂念对方。

马小六有了固定活计,有了对儿子的刻刻惦念,他就不再是过去游手好闲的角色。他把零用钱提前交给儿子上学用,儿子呢现在常常在假期帮他干几天清扫卫生的活儿,他现在的气色和身板都恢地得好得多,儿子也很安心。

想想从小就坐不住板凳,不喜欢死死板板学习知识的自己,临到头爹娘给他定亲时,他一眼就瞄上了刘妙姐的不安分不驯良的腔调,马小六不由轻轻嘘了一口气。马家塬头的土地和空气,他是最熟悉不过的,他被人家叫作“二流子货”时,也仅仅不过是不喜欢生产劳动争工分,喜欢看戏看人瞧热闹。他没偷过甲家的鸡乙家的鹅,没有调戏过邻村漂亮的寡妇淑女,然而,他的一生也就这样匆匆忙忙地白了头。

近二年,儿子马光奇考上了名牌大学,媳妇刘妙姐又意转心回,镇上给他们全家办了低保,他的多年塌陷下去的腰杆居然挺直了。镇上还给他家盖了一新到底的平房,把颓败的土屋从记忆里一并抹去了。亲戚朋友多起来,刘妙姐的是非之舌再也没有伸长,马小六一天从东头到西头幸福尽在迈开的脚步间盈盈漫漫。

只是散步时偶尔碰到仇人韩四柱张桂巧俩口子,他的心还是会突然升腾上来一股烈焰,将胸腔充得满满。韩家没出一个大学生,马小六的儿子却出人头地步入北京名校,这怎么想也是当年自己个的爹娘广有福荫,保佑晚辈的结果!马小六啐出一口痰去,大老远哼哼着,“高文举,我喜中魁元,壮门楣”,一路回到家。

二O一八,九,卅日首发于《扫花》文学网


上一篇: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下一篇: 《女儿的森林 七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494次 | 联系作者
对《马小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