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行》--乡村狂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9-27   共 0 篇   访问量:2181
永远的思念
发布日期:2018-09-27 字数:4229字 阅读:2181次

                                           

       古人留下来的谚语是很有科学性的,比如农谚云;正月十五雪打灯,八月十五云遮月这句话就很有规律。今年的正月十五晚上,彤云密布雪舞纱灯。到了今年的中秋佳节月圆之夜就果真应验,真的就是雾浓云低星藏月匿了。这天晚上,虽然圆月被云遮雾罩了,但我还是按照乡村的传统习俗,将新摘下的瓜果梨枣,新买来的月饼糕点等,盛了三大盘子,整齐地摆放在院子中间的八仙桌上。悉心地点上一柱香烛,虔诚地祈祷老天月神,来保佑来年国富民强家和人圆,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衣食丰盈仓满廪实。也依后生晚辈的一份孝心,祝愿逝去的先人们,回来一起分享今年丰收的喜悦。凝望着香烛燃起的一缕轻烟,随着微风幺幺袅袅地升入夜空,我的思绪悠悠,不由得深深地思念起了,我那一生吃苦受累勤劳善良的奶奶来。
        在我的记忆里,奶奶就是最疼我爱我,待我最亲的亲人了。因为我的母亲,在我不到两岁的时候就因病故去了,我根本就不记得母亲的模样,对母亲没有一点点的印象。我是奶奶一把屎一把尿收拾长大的。在那个少吃缺穿,少医缺药的贫苦年代里,奶奶为了把嗷嗷待哺的我抚养成人,白天抱着我,求遍了俺村里所有的哺乳母亲。夜里我饿的哇哇啼哭时,奶奶几次三番地起来给我漱面汤做面条,放到不热不凉的时候,一勺一勺地喂我喝。我尿床的时候,奶奶总是把我从左边换到右边,从右边抱到胸前。我若有了点发烧感冒,头疼脑热或者心热上火,肠胃不适的时候,奶奶就抱着我,到处寻医问药找偏方诊治。晚上就抱着我坐在床上哄我,通夜不眨一眼。如果连续两天不好,就会急的眼泪直淌。奶奶抚育我的艰辛,常人是无法体会的。因此我小的时候,一步都离不开奶奶,奶奶走到哪里,都会将我抱着背着或扯着带到那里,我是在奶奶温暖的怀抱中脊背上,慢慢地长大起来的。在我的印象中,奶奶就是我的母亲,所以几十年来,我无时无刻地不在思念着我的奶奶。
        奶奶的身世十分地可怜。她只记得她老家是安徽的,具体的什么地方也说不清楚。只记得老家的村子边上就靠着湖水,长着大片的芦苇,人们经常在湖上撒网打渔。奶奶小时候是吃着鱼儿长大的,她常听人们说:她老家的人三天不吃鱼儿,肠子就会干半截儿。奶奶十六岁的时候,爷爷在国民党的部队上当兵,驻扎在奶奶家的村子附近。奶奶是被被抢到了部队上的,然后就被爷爷带到了俺的家来。奶奶由于不识字,不知道老家的具体地址,一辈子一次娘家也没有回过。从南方的鱼米之乡,来到北方缺衣少食的偏远山村,这个适应过程的苦涩难受滋味,恐怕只有奶奶知道了。所以,从我记事起,就影影绰绰地记得,奶奶经常埋怨爷爷把她带到这里的话语。
        我稍大些的时候,因为受到奶奶的宠爱,很是淘气。和村里的同伴们疯跑玩耍,经常忘了吃饭睡觉的时间。一天三顿,奶奶总是站在俺家的门前高声喊叫:昌娃儿,跑哪耍了,饭中了,快点回来吃饭了!有时我跑的远没有听见,奶奶就满村子的转着喊我寻我,我不回家她是不会吃饭的。吃饭的时候,奶奶总是把她碗里的面条野菜或红薯,一根根一点点地操到我的碗里,她自己就喝点稀汤寡水。爹爹发现了吆喝我,奶奶就背着爹爹偷偷地给我操,说我得吃饱了赶紧长个子。偶尔,我们也会蒸点或烙点黑馍黑饼,奶奶和爹爹只吃一顿,剩下的都留给我吃了。有时奶奶看我饿的不行,就从擀面条的面上拽下一块来,放到锅头肚儿里,烧个火鳖子给我吃。吃过晚饭,我还要跑出去耍,奶奶就一直等到我回来才会睡觉。有时我在外边耍得很晚没有回来,奶奶就又会站在俺家的门口大声地喊;昌娃儿,天不早了,该回来睡觉了,再不回来就上门了。我听到奶奶的喊声,就会立即地跑回来和奶奶睡觉了,在奶奶的怀抱里,我一直睡到了八九岁,才不情愿地独自睡觉了。村里的人都说奶奶,那一天要是听不见你喊昌娃儿的声音,心里就觉得少了点啥,奶奶听了总是笑得合不拢嘴。一直到现在,奶奶站在俺家门口喊我的身影,经常在我的眼前浮现。奶奶喊我回家吃饭睡觉的声音,不时在我的耳边萦绕。
        奶奶一生勤劳辛苦,除罢晚上睡觉外,从来不舍得歇息歇息。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只要一跳下来床,就没有停过趟儿。起来后,先到村中的井上,挑两担水回来倒进水缸里。然后再把院里门前,仔仔细细地打扫一遍,因为院里看着猪鸡,一天不扫,院里就脏得下不去脚。扫在一起的树叶沫子,一锨一锨地装进箩筐里,倒进粪坑里沤粪。那时候,一家一年能喂一头猪,到年下了,好卖掉办年。一家都会喂上十只八只鸡,鸡下蛋后攒起来,换了钱后好买些油盐酱醋或做零星花销备用,鸡屁股就是一家子的银行。奶奶把往杂捣完后,就赶紧到灶伙烧火做饭,做好饭后才会喊我起床,急忙给我洗好手脸,等爹爹去地回来了好吃早饭。
        农忙季节,奶奶上午下午就去地里给生产队里上工,两半晌儿能挣六分工。在那个凭工分吃饭的年代里,挣工分可重要了。在夏秋两季算工分时,人们会因为一两分工,和队长会记吵得面红耳赤。奶奶去地回来的时候总不空着手,不是捎一篮子草喂猪喂鸡,就是捎一掐子柴禾烧水做饭。
        农闲的时候,奶奶就会和房前屋后左邻右舍的妇女们,一起坐在大树下的石头上,衲鞋底子鞋帮子,上鞋缝衣裳做布袜子,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说话拉家常。我们一群小孩子,就会在大人们中间,跑来跑去嬉戏玩耍。那个时候,没有学前班或幼儿园,七岁前啥也不用应记,只知道玩耍。我们玩耍的时候,奶奶一会儿看不见我,就会站起来喊我找我,恐怕我磕着碰着丢了或出点啥事儿。
        奶奶做的一手好针线活儿,能在衣裳上鞋面上,锈出许多色彩鲜艳,非常好看的花鸟虫鱼图案来。村里无论谁家有了婚丧嫁娶,生儿添女的红白喜事,需要做婴儿衣服嫁妆衣裳或送终寿衣时,都要请奶奶过去裁剪缝衣绣花。奶奶总是来者不拒每喊都去。谁家办事儿,都会蒸点黄馍或白馍的,奶奶回来时,都会给我捎点让我吃,我吃着奶奶捎的馍,别提有多美了。
        奶奶还能熟练地织布纺线。奶奶只要一上织机,就是半天不下来,在织机上飞梭引线,半天能织出好粗一卷子,非常好看的花格格或花条子,不同花样的花布来。奶奶纺线经常是在晚上,吃过晚饭后,奶奶点上油灯,坐在纺车前,一手摇着纺车发出嗡嗡的声响,一手捏着花菍,在锭子上一层一层地上着纱线。每到奶奶纺线的时候,我都会坐在奶奶怀里或旁边,两只小手促着下巴,支棱着耳朵,听纺车嗡嗡的声音。眨巴着眼睛,看奶奶手中的纱线越拉越长,锭子上的线团越上越大。趁奶奶起身的时候,我就会学着奶奶的样子纺上几下,奶奶见我学的有模有样的,就会很开心地笑起来。有时奶奶纺线会纺到深夜,我在床上睡醒一觉了,奶奶还在纺车前嗡嗡地纺着,一晚上能纺出一针线筐的线团来,直到累得实在坐不行了才会上床睡觉。奶奶爹爹和我的衣裳从头到脚,都是奶奶一针一线,密密麻麻的缝制而成的。
        奶奶的生活节俭质朴,一年四季没有穿过一件新衣裳。从我记事起,热天时,奶奶总是灰色或黑色的粗布大襟布衫,黑色的粗布裤子,尖口的黑布鞋。冬天时,头上是一条黑色或酱色的方头巾,一件黑色的粗布大襟棉袄,一条黑色的棉裤,脚脖用布条扎着,白色的粗布袜子,黑色的粗布棉靴。衣裳洗得发白穿得磨烂,烂了用同样颜色的布块补补重穿,真的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好的新的衣裳,都尽着我穿。奶奶虽然穿得衣裳是补丁摞补丁,但都是洗得干干净净,穿得整整齐齐,走路很有劲头,看着很有精神。奶奶吃的大都是粗糠野菜,稍好些的东西一点也舍不得吃,全都都留着尽我吃。只要看我吃的香甜,奶奶就很开心高兴。在那个红薯汤红薯馍红薯面条红薯窝窝,离开红薯不能活的年代里,人们不知道啥叫吃好,只盼着能孬好吃饱。人人都巴望着谁家有红白喜事或是年节早点到来,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人们才能见到点白馍白面条,闻见点油腥味。可家里就是再困难再揭不开锅,奶奶也总是想办法弄点吃的给我吃,没有舍得让我饿过肚子。奶奶一辈子没有去过县城,集镇上也是去的有数。整天都是地里到家里,家里到地里,忙忙碌碌慌慌张张的劳作,自己一分钱也舍不得花。我就是这样在奶奶的亲切呵护下,慢慢地成人长大的。
        奶奶终身辛苦劳累,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可奶奶勤俭善良为人实在,俺村的大多人家,都有奶奶裁缝过的衣裳,每个家的婚丧嫁娶时,都留有奶奶帮忙的足迹,村里人都说奶奶积德好,一辈子无病无灾身体康健,就是头痛脑热也很少见到,直到年迈故去也是无疾而终!
        如今,奶奶离开我已经将近五十年了,可奶奶的音容笑貌和勤俭善良的品德,却已深深地烙印在了我的心头上脑海中。我对奶奶的思念,将永远是无止无境无尽无了的!
        


上一篇: 《老家的大路(农行杯改革开放四十年征文)》     下一篇: 《洛阳访古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181次 | 联系作者
对《永远的思念》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