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落花》--赤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9-26   共 0 篇   访问量:1634
一封恐怖的来信
发布日期:2018-09-26 字数:1750字 阅读:1634次


这是一个万籁俱寂的夜晚。吴有财走进楼道,随手打开信箱,里面居然有一封字迹潦草的信。他取走信,雍容雅步地上了楼。楼道内的声控灯一盏一盏地在前面亮起,又一盏一盏地在身后熄灭。在三楼,他按下指纹,房门咔嗒一声开了。

进屋后,他先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穿上真丝睡衣,一屁股坐进柔软的真皮沙发里。屋内金碧辉煌,装潢考究,显示出主人不同凡响的社会地位。他百无聊赖地打开70寸的高清液晶电视,看了一会儿,忽然想起那封信——什么人?都啥年代了?还写信?太老土了吧!

吴有财有理由嘲笑别人,因为他是一名身家千万的富豪,平时的通讯基本上是QQ、微信或是电子邮件什么的,哪还写信?他原本是广西乡下的一个农民,孤身来君威市打拼了十几年,现在明着是公司的董事长,暗地里还放着高利贷,可谓财运亨通!而且还娶了副市长的千金为妻,如愿以偿地攀上了高枝!这两天,妻子带宝贝儿子回娘家省亲,家里就剩他一个人,落得清静!

吴有财取过信,目光落到信封上,只见寄信人一栏赫然写着“广西省XX县上黄村”,他的脑袋“嗡”地一声响——上黄村?那不是自己老家么?可八年前那里就因为建高速公路被拆成了一片废墟,这个世界上哪还有什么上黄村、下黄村?他哆哆嗦嗦地举着信,继续往下看——天哪!寄信人竟然是林月娥!林月娥?她不是自己前妻么?不是已经死了十年吗?怎还会写信给他?

往事浮现在眼前:十年前,他跟现任妻子刚刚勾搭上,恋奸情热,可已回老家待产的林月娥却死活不同意离婚。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把林月娥骗到村外的一口古井旁,谈着请,说着爱,乘其不备,一把将她推进了井里……

回到君威后,吴有财惶惶不可终日,既担心警察突然上门,又害怕林月娥阴魂不散,这样一晃就是十年。上个月,他去催手下办理的一笔高利贷,结果让他魂不附体——借贷人竟然是林月娥!再细瞧,发现对方嘴角有一颗黑痣,而林月娥嘴角是没有黑痣的!原来,借贷的叫柳美珠,是君威市民。弄清真相后,吴有财又吼又跳,逼着柳美珠还债。柳美珠哭得梨花带雨,苦苦哀求他再宽限一个月。最后,吴有财撂下狠话:要宽限可以,但得利滚利!……

话说吴有财一个人坐在沙发里,心慌意乱,如坐针毡。突然,室内的灯光全灭了,伸手不见五指!吴有财吓得魂飞魄散,跳起身,夺门而出。

跑出楼外,整个别墅区也是一片黑暗!吴有财发足狂奔,身后似乎有鬼魂追赶的“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跑啊跑啊,跑出小区,跑到郊外,那里正好有一座市政工程。几台大型的钠灯,把空无一人的工地照得一片雪亮。

脚下恰好有一口施工用的雨水井。吴有财喘着粗气往井里瞧:水面上赫然映着两张脸——一张是他惊恐的脸;一张是林月娥狰狞的脸!

没等他反应过来,林月娥早重重一推,吴有财惨叫着跌入井中……

难道林月娥的鬼魂真的不远千里索命来了?吴有财住的别墅区怎会漆黑一片?那封恐怖的来信又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那封信是林月娥热恋中写给吴有财的情书之一,不知何故卡在了邮局,现在又不知何故投递给了他;别墅区漆黑一片是因为停电;而最后杀害吴有财的也不是什么鬼魂,而是被高利贷逼得走投无路的柳美珠!

佛曰: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信哉斯言!


上一篇: 《诗二首》     下一篇: 《离别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634次 | 联系作者
对《一封恐怖的来信》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