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9-23   共 772 篇   访问量:673
唐代大诗人们笔下的嵩县月色
发布日期:2018-09-23 字数:8494字 阅读:673次

 

中秋节到了,站在滨河公园里,看着天上“明月皓兮”,园里“佼人僚兮”,想着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忽发奇想:不知这嵩城又何人初见月,嵩月何年初照人呢?思来想去,作为地方文史的研究者,虽不知何人初见嵩县,嵩月初照何人,却知道这嵩月曾朗照过何人。



“盘白石兮坐素月,琴松风兮寂万壑。”——这是诗仙李白想像中的嵩县月色。李白的挚交好友岑勋,也就是李白名诗《将进酒》“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中李白醉后高呼的那位“岑夫子”,要到伊阳县的鸣皋山——即今嵩县的九皋山隐居。他连续写了两首“鸣皋歌”——《鸣皋歌送岑征君》《送岑征君归鸣皋山》,恋恋送别好友。“盘白石兮坐素月,琴松风兮寂万壑”是《鸣皋歌送岑征君》中的一句,是李白遥想的岑勋在鸣皋山隐居时的场景:素月朗照的鸣皋山,岑勋盘坐于一块白石之上,听万壑松风,看月下青山,何等的赏心快意。故此诗最后,李白不无欣羡地写道“白鸥兮飞来,长与君兮相亲”,他愿化作一只鸣皋山上的白鹤,长与岑勋相亲。


“忆昨鸣皋梦里还,手弄素月清潭间。”——这是诗仙李白梦中的嵩县月色。此句出自李白的另一首“鸣皋歌”——《鸣皋歌奉饯从翁清归五崖山居 》。李白妻子的一位叔伯清翁要到伊阳县的五崖山隐居,李白在长安的麒麟阁为清翁送行,作诗以留念。伊阳县本是从陆浑县划出的一个县,这让李白不由想起了自己在陆浑县鸣皋山上隐居的好友岑勋,并想起了自己前日夜里梦到的鸣皋山月及和岑勋在月下清潭边吟咏酬唱、把酒言欢,在清潭内抚弄素月的情景。那么李白这只仙鹤究竟到没到过鸣皋山呢?此诗起句就写道“忆昨鸣皋梦里还,手弄素月清潭间”, 后又有一句“麒麟阁上春还早,著书却忆伊阳好”。连用了两个“忆”字,由此可见李白是到过鸣皋山的,并眼见过伊阳“青松来风吹古道、绿萝飞花覆烟草”的美景,“手弄素月清潭间”既是写梦,也是写实。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这是诗圣杜甫避乱嵩县时思乡思亲的月色。安史之乱后,杜甫离家思亲、怀国伤世,写下了多首思乡思亲、忧国忧民的诗篇。其中《月夜忆舍弟》《得弟消息二首》《得舍弟消息》《忆弟二首》均表达的是战乱中与弟弟分散,挂念弟弟的心绪,当在同一时期写下。其《忆弟二首》诗道:“丧乱闻吾弟,饥寒傍济州。人稀吾不到,兵在见何由。忆昨狂催走,无时病去忧。即今千种恨,惟共水东流。”关于此诗的写作地点,此诗有题注曰:“时归在南陆浑庄”。据《隋书》:“陆浑,东魏置伊川郡,领南陆浑县。开皇初废郡,改县曰伏流。大业初改曰陆浑。”《通典》:“伏流城在县北。此南陆浑也。”南陆浑的县治在伏流城,即今天嵩县田湖镇的陆浑村境内,则杜甫避免的南陆浑即在嵩县境内。杜甫的《月夜忆舍弟》:“戍鼓断人行,秋边一雁声。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寄书长不避,况乃未休兵。”此诗面对的现实情况、担扰之人和作者情绪与《忆弟二首》一般无二,则亦大有可能是在避乱南陆浑庄时写下。我们可以想象出在秋天的一个月圆之夜,月色和着山区早寒的霜露,染得大地一片银白,诗人在月下忧思悱恛,思念弟弟、思念家乡的情景。



“春泉鸣大壑,皓月吐层岑。”——这是诗人宋之问夜饮嵩县时感受到的月色。宋之问在陆浑建有别业,工务闲暇常来此居住,并留下了大量歌咏陆浑田园风光的诗篇。如《初到陆浑山庄》《陆浑山庄》《寒食还陆浑别业》《陆浑水亭》《游陆浑南山自歇马岭到枫香林以诗代书答李舍人适》《陆浑南桃花汤》《夜饮东亭》等。标题中的“东亭”是北魏时期陆浑南的古县名,县治在今嵩县旧县镇。“陆浑南桃花汤”,即距离东亭县治南的温泉汤池。《夜饮东亭》诗曰:“春泉鸣大壑,皓月吐层岑。岑壑景色佳,慰我远游心。暗芳足幽气,惊栖多众音。高兴南山曲,长谣横素琴。”诗人于一个春夜在古东亭夜饮,听歌抚琴,看皓月挂在层层山岭上空,山下的伊河流水如银,听深谷大壑间春水轰鸣,不醉而醉。

…………

  愿这篇文字,能让老乡们在今年中秋看到一轮和往年不一样的月光。

    


上一篇: 《诗酒乐天真(刘大铭诗集代序)》     下一篇: 《《诗经·葛覃》,三千年前唱出的现代打工者之歌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673次 | 联系作者
对《唐代大诗人们笔下的嵩县月色》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