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行》--乡村狂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9-18   共 0 篇   访问量:2256
老家的大路(农行杯改革开放四十年征文)
发布日期:2018-09-18 字数:3470字 阅读:2256次

  

  又是一年秋天到。有很长时间没有回老家了,非常想念老家的亲戚邻居和房前屋后的树木石头以及田间地头的庄稼瓜果。于是星期天就和老伴开车往老家赶去,下了高速转上快道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老家的镇上。在镇上买了点看望亲戚邻居的礼品食物,离镇向北不到二百米,过了腾跃河大桥,就到了通往老家的路口。一到路口,就把我弄癔症了,熟悉的腾跃河就在脚下,我从小在这里读书的镇中,依然座落在路北二三十米远的茂密树荫之中,可原来狭窄拥挤起伏不平甚至有点破烂的丁字路口,现在却变得让我一点也不认识了。一条宽敞的双向四车道大路,沿着新加高加宽的护河大堤迤逦而来。在与快道的连接处,一个圆形的转盘,修建的精巧俊秀独特雅致。转盘内,苗圃葱郁花团锦簇,转盘中央,一杆蓝白相融的蘑菇高杆灯昂首伸向蓝天。来往车辆绕转盘有序而行,我下快道绕转盘半周,就上了通往老家的大路。

  离开转盘上了护河大堤,大堤高约十五六米,堤坝两边护坡,全由钢筋水泥浆砌而成。坚实的路面有八九米宽,泛着莹莹的青光,要不是轧了防滑线,就能照见人车的影子。道路的中间,一条白色的分界线耀眼醒目,将道路分成左右车道。道路两边,各培有将近两米的路肩,栽种着被修剪得整齐划一的绿化带。绿化带里,栽着高杆的太阳能路灯,绿化带外边,安装着蓝色的道路安全护栏。过了大堤,道路两旁的地里,统一载种着各三米多宽的绿化树木,树叶绿黄相间,在秋风中摇曳多姿,发出呼啦啦的声响,散发着幽幽的清香。穿过田野就到了路过的第一个村庄,道路两边浆砌着整齐的排水渠,排水渠沿外,各载着一排整齐的风景树。道路两边的民舍,都改建成了灰砖青瓦白缝的仿古门面商铺,各种生产生活用品,品种齐全琳琅满目。出了村庄,又在田野上行驶了好长一段时间,原来曲曲弯弯随坡就势而行的村村通路,现在修成了遇坡削平,逢河见沟架桥,宽敞平坦笔直通顺的康庄大道。再经一个村庄过了一条小河,就进入了老家的地界,驶了二十几分钟的田野,穿过了老家村头的沙堤就到了老家的故居。

  晚上,送走了乡里乡亲后,和老伴携手到村里灯火通明的文化广场上转了一圈。文化广场上,健身器材一应俱全,跳舞唱歌的舞台,背景乡风浓郁,地面塑胶铺就。山村的秋夜,凉风习习稼禾飘香。文化广场就连着新修的大路,路两边的路灯明如白昼,我们就顺着大路向村外走去。站在村外明亮的大路上,眺望远处的山坡田野,幽黑朦胧,既亲近又遥远。回望故里村庄,大路上和庄户人家的灯光相互辉映,射向原野高空,将夜幕撕得千丝万缕。我和老伴感慨万千,长叹不已。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人民的生活得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我们这偏远闭塞的小山村,也有了城区闹市的生活氛围。特别是老家这条通往山外的道路,也是几经变迁,越来越美了。

  我们就出生成长在这个偏远的小山村里,从这条路上,我们到几十里外的集市上赶场买卖上学读书,最后又从这条路上走出去生活。在这条路上,我们不知走过了多少遍,磨破了多少双鞋,留下了多少的记忆。

  鲁迅先生说过: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我们小的时候,对这句话是有充分体会的。我们的村前,家家户户的门口都是泥泞的小路,勉强地能拉过去架子车。村里有的胡洞,窄的只能过下两个人,遇到刮风下雨,到处都是泥出鞋口泥水流淌。春夏秋季节,小孩们都是光脚在泥地里跑来跑去,泥水经常溅湿半条裤腿,好多孩子,因泥水路滑而摔跤,弄得浑身上下满手满脸都是泥巴。男女青年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女方的首要订婚礼物,就是黄鞋和深口胶鞋。从村口到邻村去,要走很长的一段河滩,河滩上也没有路,只能沿着弯弯曲曲的河边绕来绕去,有的时候还得脱掉鞋子,用手掂着淌过河去。到了夏秋汛期河滩涨水季节,河水亢混,咆哮着扑满两岸,河面上经常漂流着,被冲刷掉的树木和庄户人家被冲走的筛子簸箩等生活用品,站在离水边很远的地方,就能听到水里被冲走的石头咕咕咚咚乱响。小的时候随着大人一起看大水,是我们童年的一种震撼心灵的观赏活动,河水暴涨汹涌奔腾的场面,确实是太壮观了。河水每涨一次,河边的小路就被冲毁一次,行走的人们就踩出一次。那个时候,人们的出行是十分的艰难,如果想把家里的木材或舍不得吃的农特产品,拉倒街上卖掉或者从街上买些笨重的生活用品回来,都得用架子车拉着绕行十几里的山路。

  八十年代初期,因为出行太不方便,村里召开群众大会讨论决定,要沿着河边修一条大堤,堤坝用于防水护田,堤面可以通车行走。现在,想起那时候人们的积极性和干劲,还是非常的感动。我们的村子,居住的极为分散,三千多口人,分布在方圆二十多里的十几个自然小村庄里。人们不分春夏秋冬,利用农闲时节,在凌晨三四点钟,就扛锨背镢拉车牵牛赶往工地,不到两年的时间,硬是镢刨锨剜,肩挑车拉人抬,修成了一条高三米多,长五六里的由沙石碾压,石头俵砌堤坡的护河大堤。大堤的顶端有两米多宽,两边各栽了一行沙兰杨树,中间供人们拉车通行,虽然路面很窄,但也解决了人们出行的难题。

  大堤修成后,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了很大的方便。但因大堤是由砂石碾压,堤坡是由石头干砌而成,遇到特大洪水时,大堤经常被冲断或局部被冲毁半边。年年都会涨大水,年年大堤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损坏,年年人们都得进行修复。就这样一直持续到了世纪交替的前后,上边有了村村通的政策,可哪个村先实施,得靠村里争取。于是村里就选出村民代表和村两委一道,跑乡里上县里到市里,历史将近一年,将项目争取了下来。但修路项目钱不够,村里就召开村民大会,由村民代表组成监管领导小组,变卖了集体的一些树木,又发动群众进行集资,将项目钱凑够。由群众轮流出工,将堤坡石缝用水泥勾填,又修了好几处的护堤石礅,再也不用担心大堤被水冲坏了。然后又联合临村,把通往乡镇的沙土路面,进行了统一的平整碾压,打成了水泥路面,解决了人们雨天不能出行的问题。

  经济形势的发展,是日新月异越来越好了。人们的生活水平一天一个台阶,不断地提高,出行工具,也在不断地变化更新。出门由原来的步行,逐渐变成了骑自行车。我们年轻的时候,出门能骑一辆红旗永久凤凰或飞鸽自行车,就别提有多么的神气了。骑着自行车,从步行的人流中嗖地一下穿过,人们都会投来羡慕的眼神。记得上高中的时候,同学们在一起开玩笑,有一个同学问:你说现在弄啥最跩了?有一个同学答:骑自行车,后面带个小姑娘最跩了,引得同学们哄堂大笑。自行车流行了不短的时间,又被两轮三轮摩托车代替了,人们出行,三三两两地骑着摩托车,屁股后面冒着黑烟,哼哼多大声音,跑得飞风一样的快。摩托车风光了一段时间后,逐渐又被电动车所取代了,电动车小巧玲珑色彩漂亮,骑着既没声音又省钱。最近这几年,又兴起了买小汽车的风潮,现在的人们,农闲都出去打工了,挣了不少的钱,都将原来的土墙瓦屋,翻修成了和城里人一样的庭室式建筑。有许多人家还买了小轿车或越野车,有的买的还是上档次的名牌汽车。农忙时分或逢年过节,在外打工的人都开着汽车回来了。这个时候, 路就显得太窄了,堵车现象比城市还要严重得多,人们开车还不如行人走得快。每逢村里起庙会唱大戏,更是车多如蚁,车行如龟,堵塞严重。

  于是,老家道路的加宽改造事宜,就提到了上级政府部门的议事日程上来,并且很快就付诸了实施。听乡亲们讲:这次道路的加宽改造全是机械化施工,线路取直,重新进行了规划。路基用白灰泥土搅拌,重新进行了碾压。修路时,见山穿洞,逢坡削平,遇河架桥。乡亲们不但不用出钱出工出力,占了乡亲们的土地,毁了乡亲们的树木庄稼,还要包赔损失照价赔偿。有时需要乡亲们帮忙的话,还按照标准付给工钱。施工队在施工时,还邀请村两委和村民代表,对施工质量进行监督。施工进度昼夜不停 ,不到一年的时间,道路就修好,交付施用了。道路修成后,完全超出了乡亲们的想象,原来只想着加宽取直,但绝对没有想到会修得这么宽,这么直这么的漂亮,不但解决了车辆的拥堵问题,还给村里添了一道美丽的风景。通车的那天,乡亲们都换上了新衣服,自己 掏钱买上了许多的鞭炮,跑到通车典礼现场燃放,比过年过节还要开心高兴。

  不知不觉,我们沿着老家的路,已走了不短的路程。风儿已经变得有点寒意了,我和老伴牵手折身向村里老家返回。看到老家四十年来这么大的变化,计划着退休后,还是回到老家来住着,由衷地感到静谧开心幸福啊!

  

  

  

  


上一篇: 《为了嵩县更美好》     下一篇: 《永远的思念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256次 | 联系作者
对《老家的大路(农行杯改革开放四十年征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