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艳一万期》--大肥一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9-17   共 0 篇   访问量:4061
血酬
发布日期:2018-09-17 字数:3152字 阅读:4061次

  鏉庨缚绔?11_鍓湰1.jpg


       当那颗注定是人类史上最贵的子弹射向李鸿章时,他正在接受伊藤博文的鞠躬恭送。

       这是公元一八九五年的晚春,樱花盛开,暖风熏熏,空气中花粉浓郁得令路人打喷嚏不止。在日本小城马关,中日两国关于战争赔偿的谈判,陷入了僵局。灭了北洋水师的日本人骄横得不可一世,伊藤博文狮子大开口,他竟然要求满清政府把大沽口、天津、山海关这些地方全部都割让给他们,而战争赔款,更是不得少于白银三亿两。

       手擎雪茄,端坐在伊藤博文对面的李鸿章,在听完翻译直译完他的原话后,眉头不经意地向上一挑,微微一笑,他吸了一口雪茄,沉吟了一会儿,二目直视着伊藤博文的双眼,声调平和声音低沉地说:“要这么多?那你们自己来拿好了,老夫这就起身回国,在战场上,我等着你们。”说罢,李鸿章哈哈大笑地站起身来,他的笑口张得很大,但口中,却并无一丝的烟雾溢出。

       李鸿章与伊藤博文,两人都是外交上的高手,高手过招,就算是泰山压顶千钧一发,也不可能风火雷电般地咆哮撕扯,可以唇枪舌剑,但讲究的却是举重若轻,决胜于不动声色,谁先动怒失态,谁先把持不住吼了出来,那谁就输了。

       伊藤博文见李鸿章的身子已经离开了坐席,他也笑道:“若是中堂累了,今天不妨就谈先到这里,毕竟岁数不饶人,先生年事已高,休息一下明日再议也好。晚辈送您回会驿馆安歇。”

       行伍出身的李鸿章,步伐稳健地走在前面,伊藤博文侧着身体伴随在其半个身位的右后方。当二人被随员们簇拥着来到李鸿章的专车前时,他们不约而同地都停了下来。李鸿章回过身来,举头仰望苍穹,晴空朗朗,阳光冰凉。他若有所思,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深陷如烟往事,只见他轻轻吟道:“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定将捷足随途骥,那有闲情逐水鸥。 笑指泸沟桥畔月,几人从此到瀛洲?”

       伊藤博文听他吟毕,说:“这是中堂的《二十自述》 。青眼时邀名士赏,赤心聊为故人酬。 胸中自命真千古,世外浮沉只一沤。先生雄文,晚生早已拜读过,感佩不已! ”

       李鸿章说:“老夫虽风华不再,但气节犹存。量我中华物力,何必咄咄逼人?”伊藤博文说:“我也是职责所在,天皇御前会议已然议定,三亿两白银的战争赔款,那是一两也不能少的!这是国策,决非中堂以一己之力所能改变也!”“那老夫唯有上奏皇帝陛下,迁都再战了。你们日本不是有句俗话叫城是血箭射出来的吗?看来不再见血,你们的大嘴是不会闭合一些的。那就再血拼一场吧。”李鸿章握住伊藤博文伸过来的手说。

       伊藤博文面色如冰地低下了头,他弯腰鞠了个九十度的直角大躬,同时撅着屁股阴冷地说,那说话的语气,仿佛能将周围的一切冻住:“敬请中堂,多多关照!”

       就在这时,那颗射向李鸿章的子弹,到了。子弹擦过他的左眼角儿击打在其坐车的倒车镜上,打得那倒车镜刹那间崩碎,镜片飞溅,光似流星,闪出一片白日间的繁星点点。

       蓦然,李鸿章血流满面,脸白血红,七十三岁的他,应声倒在了地上,一口双目,皆紧闭。

       开出这史上最贵一枪的人叫小山丰太郎,是日本浪人,亦是个极端的军国主义狂热分子,他极度仇视李鸿章,认为有经天纬地之才的李鸿章是大清王朝的擎天一柱,只要能将李鸿章除掉,没了这根顶梁柱的清政府立马就崩盘了,日本人便会所向披靡,横扫支那,整个华夏大地就是东洋人的囊中之物了。

       但这一枪,没能打死李鸿章,却惊得离李鸿章最近的伊藤博文,面如死灰。

       伊藤博文倒不是害怕自己被杀手误伤,而是心疼钱!伊藤博文决没有料到,自己事事亲躬,将谈判事物准备得那么精细,竟然还是有人捅出了这天大的漏子,出乎意外的冒出了这样一颗子弹来!他在内阁应急的检讨会上近乎咆哮地吼出:“我宁愿自己被枪击至死,也不愿伤了李中堂!小山丰太郎罔顾国家大计,枪击了李鸿章这样绝顶的谈判高手,三亿两银子的战争赔款算是泡汤了!这颗子弹,贵得我们将无法想象!我,辜负了天皇陛下的重托,应挥刀剖腹,以谢罪责!”

       伊藤博文没有剖腹谢罪,李鸿章也没有被子弹重伤。他中的这一枪,其实并无大碍,他只是被从眼角呼啸而过的子弹给擦伤了,血倒是流了一些,但伤的却只是表皮,与筋骨无关。可他至从被枪击后,却再也不说话了。他一连几天,一直就闭目躺在床上,就连日本皇后送来她亲手为其制作的包扎上口的绷带,他也无只言片语,只是躺在那儿一声不吭。令在场的伊藤博文倍感亚历山大。

       后来的事儿正如伊藤博文事先所预料的那样,李鸿章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借用这有如神助的一枪,以这一枪为筹码,再以其卓越的谈判技巧,据理力争,最终迫使日本政府以降下一亿两白银的战争赔款的代价,为李鸿章流血的那一枪买了单。但李鸿章明白,就算省下了这一亿两银子,自己所签下的《马关条约》仍然是丧权辱国的,这割地赔款的条约,让已然灾难深重水深火热的国人雪上加霜,民不聊生国将不国,日甚。

       条约签订完的那个晚上,李鸿章呕血数次,老泪纵横,一生以《挺经》为座右铭的他,此时看着是那么的虚弱,不堪一击。他对自己的儿子李经方说,尽管自己流了血,可却依旧是无力回天,收获的仍是奇耻大辱!从此,我必将为国人所不齿,遗臭万年于后世!那夜,他在写给光绪皇帝请罪的奏折中说:“中夜以思,愧悚交集。日本得我巨款及沿海富庶之区,如虎添翼,后患将不可知。臣昏耄,实无能为力。”直到死,李鸿章仍念念不忘自己在日本马关所遭遇的泼天屈辱,对弱国无外交发出了啼血锥心的哀嚎!

       至于那颗价值一亿两白银的人类史上最贵的子弹,一直被晚年的李鸿章带在身上。其死后,这颗子弹被陪葬于墓中。


鏉庨缚绔?22_鍓湰.jpg

上一篇: 《烤鸭出炉》     下一篇: 《野猪林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4061次 | 联系作者
对《血酬》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