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魂》--李建军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9-15   共 0 篇   访问量:1268
蜜蜂魂
发布日期:2018-09-15 字数:2659字 阅读:1268次


我对蜜蜂的习性了解甚少,但我常常听老人讲,蜜蜂是非常勤劳的精灵。今年盛夏,我携女儿回洛阳白云山妻家省亲,才对蜜蜂有了新的认识,蜜蜂的敬业精神颇令人敬佩难忘。


在妻家小住,临回前一天的晚上,我去向妻叔一家告别。妻叔家是依山傍水盖起的两座房屋,一座平房客厅兼卧室,另一座瓦房为厨房。房屋都很矮小,院落也不大,四周没有围墙也没栅栏,均被绿树环绕,甚是幽静。当我走进小院,妻叔连忙起身拉住我的手,问寒问暖,十分亲热,我们坐在院中寒暄起来。虽是三伏盛夏,晚风袭来却有一丝丝凉意。小婶唯恐我受凉,几次劝我们进屋再聊,我婉言道:“院子亮堂,空气新鲜”。妻叔知道我要走,便惋惜地说:“眼下不到割蜂蜜的季节,待到秋天你再回来,小叔给你留些上乘的好蜂蜜。”说完指了指屋外墙上挂着的一个个蜂窝,大约有二十多个,每个窝上都搭着一大块干树皮,形如一块大的树段,因为蜜蜂喜欢在树洞里做巢。


妻叔感慨地说,蜜蜂的一生很短暂,只有四十来天的寿命,但蜜蜂可知道做活了,它们不停地采花酿蜜,一个个前仆后继地被活活地累死,真有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蜜蜂早出晚归采花粉,每次出行都要飞得老远,有的当天返不回来时,晚上就落在树叶的背面过夜,翌日不等天亮,便风尘仆仆地飞回窝中。蜜蜂一进蜂巢,便有七八个工蜂为它忙活,卸粉酿蜜。妻叔说:“一只小蜜蜂,出去一趟要干三样活,采蜜吃到肚子里,吐出来酿蜜;采花粉带在腿上,回到蜂巢喂蜂卵;采蜂蜡含在嘴里,飞进窝里制作蜂巢。”其实妻叔养蜜蜂,也和蜜蜂一样勤劳。他是一个很平凡的人,也没啥手艺,只会勤勤恳恳地干点农活,赚点辛苦钱,但他很珍惜这些蜜蜂。


妻叔欣慰地说,养蜂也是缘分。你看我这有二十多窝蜜蜂,全是收的野蜂,你再看看前后邻居家,他们的蜂窝做的可美,就是引不来蜜蜂住。妻叔说得神采奕奕:“蜜蜂很通人性。”每年阳春三月,正是蜜蜂分窝的时节,因为蜂窝的蜜蜂太多,密度太大,蜂王顾不住,就造几个新蜂王,让它们另起炉灶。我问道:“一样的卵,那个会变成蜂王呢?”妻叔说,喂蜂蜜出来的是工蜂,喂蜂王浆出来的是蜂王。


待新蜂王出窝前三四天,蜂窝的侦察蜂便外出寻觅新窝。有时在院中,常常会看到一两只蜜蜂飞来飞去,见洞就钻进钻出,那就是侦察蜂。待侦察蜂寻到了新窝后,新蜂王就该出窝迁移了,工蜂就相互拥着蜂王,里三层外三层,把新蜂王围成一团,浩浩荡荡地向新居飞去。这时,妻叔总是忙得焦头烂额,追赶着刚出窝的新蜂王用水泼,有的落在树梢上他就用水枪滋,将蜂团喷散,喷湿,使蜜蜂飞不起来,失去了抵抗力。然后用笊篱将新蜂王收起,放进事先搭好的蜂巢里。如果新蜂王满意,暂且住下,不满意会立刻飞走,搬进侦察蜂踩点的窝子里。


天色暗淡了下来,妻叔打开手电筒,一个挨一个地查看蜂窝情况。蜂窝外爬满了蜜蜂,妻叔说这是里面太热了的缘故。我问蜂王热了出来吗?妻叔说,不会,有工蜂给它煽动着翅膀纳凉。外面的蜜蜂大多是老蜂了,明天一早飞出,有的就不再回来了,一部分会死在外面。听完妻叔的话,心头一阵酸楚,这使我顿时产生了恻隐之心,小蜜蜂是多么的可爱,坦荡无私,无怨无悔。这时我看到一只小蜜蜂,在蜂窝外巡回串游,妻叔告诉我这是哨兵,在放风查看周围动静。这时,妻子带着女儿、外甥吵闹地来了,群蜂飞起。妻叔轻轻地说:“都站在原地别动。”过了不久,蜜蜂又飞回窝中。妻叔说,放哨蜂老灵,一有动静就会带着工蜂围攻。看来它们组织严密,分工清楚。我问妻叔,养蜂一年能割多少蜂蜜?妻叔说不一定,有的窝割得多,有的窝割的少,就看蜂王做活不做活了。蜜蜂和人一样,不做活的蜜蜂光吵闹着分家,蜂王就一个劲地造王子,不好好做活。你看北面这窝蜜蜂一年没分家,去年产蜜四十多斤,而东面那窝才产五六斤,南面那窝自己都顾不住,还得给它们加放白糖呢。听叔这么一说,觉得很受启发。看来家大业大,众人拾柴火焰高。为了减少分家,叔就先下手为强,不等新蜂王造出来,就把它消灭在萌芽里,造一个弄死一个,这样家就分不成了,它们便会安心做起活来。


去年春探家时,很难见到妻叔的身影,他每天早早地就上山了,给下山的车辆加水(冲刹车),也能挣个零花钱。他见到我总是说:“建军,朝晖还没结婚,盖房还差很多,真是愁人”。我笑笑说:“人到山前必有路”。今年回来,他总是闲不住,又在村口摆了一个凉皮摊,每天两三点起床制作凉皮,极为辛苦。他说:“房子还没盖,我歇不住啊。”我笑笑说:“房子没盖,可媳妇已娶到家,还抱了一个大孙子。 小叔,你的命多好,真是天上掉馅饼了”。妻叔乐得拢不住嘴。当谈起孩子老爷时,妻叔颇生气地说:“他就不知道做活,还不如一个小小的蜜蜂哩。朝阳(内弟)也不小了,房子也没盖,整天光知道打牌,不想今后咋办?”停了一会又说:“人如蜂,蜂如人,只要蜂王带头好好干,工蜂就会死命的干活;蜂王不干,工蜂就一飞而散。”听完妻叔的话,觉得很有哲理。


这趟回家,受益匪浅,我看到了更多的商机。都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我也觉得很纳闷,现在终于明白,其实不是会念经,是当地人在这里住久了,思想已经麻痹,看不到眼前的优势,成为“灯下黑”。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旁观者清。年初白云山开发后,在妻家村边建了大型停车场,旅游资源开发前景广阔,可他们村的人仍然土里刨食,没有一点经营理念。说白了就是懒惰。我对妻叔说:“也给孩子老爷收一窝蜂吧。”妻叔看看我,明白了我的心思,点头答应了。


妻叔把我一直送到家,我告诉妻叔:“明年我想回村里承包一个家庭宾馆,再上山在树林里养两千只土鸡,像蜜蜂一样辛勤劳作。”妻叔听完点头地笑了。


上一篇: 《山庄来客》     下一篇: 《品读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268次 | 联系作者
对《蜜蜂魂》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