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8-17   共 772 篇   访问量:1022
儒家与爱情
发布日期:2018-08-17 字数:2341字 阅读:1022次


 

孔老夫子说过“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认为没见一个人爱德之心超过爱色之心的,什么圣啊、贤啊的,都逃不过一个情关。然后老夫子又说了:“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这是从身体上为少年人考虑,怕少年人溺于情爱中身体吃不消,并未有道德方面的劝诫。整个《论语》里有27个“色”字,说的是情爱方面意思的“色”字就这两句话,其它“色”字,大都作脸色、表情的意思,如“巧言令色”“贤贤易色”。也就是说,在孔子的思想里,认为男欢女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是人的本能,并没有说“好色”的人就不道德。

不仅如此,圣人还唯恐人们不“好色”,不懂情爱,在他编订的教材里,把男女情爱之事放在了第一课,《诗经》开篇就是“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梦寐思服,优哉游哉,辗转反侧”这样的情诗。在这本儒家经典材材里,这样自由奔放的情诗还有很多,如《邶风·静女》“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躅……”说的是小伙子和一个美丽可爱的女孩儿在城角约会,小伙子来了,却见不到女孩儿,怅然若失的他只好搔着后脑勺在城墙下左右寻找,原来女孩儿早来了,正躲在一边望着傻不楞登的小伙子笑呢。《郑风·褰裳》里一个女孩警告一个狂妄的男孩说,“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翻译成今天的话就是:你如果爱我,我会不顾一切的和你在一起;你如果不爱我,我才不会死缠着你呢,这天下美男子岂不多的是!”《郑风·狡童》一对同居的恋人起了磨擦,相互怄气不说话。女的唱道:“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彼狡童兮,不与我食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那个小坏蛋呀,他不与我说话,就是因为他,使我饭吃不下;那个小坏蛋呀,他不与我说话,就是因为他,使我睡不着……《诗经》里还有几首很美的表达相思的诗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然水中央……”

我们看,以孔子为代表的最淳正、最正宗的儒家思想,不但没有禁锢人的情爱,而且对其作出了引导和张扬。孔子说,“《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在老夫子眼里,那些真挚、自由、奔放的情爱,是“无邪”而纯净、值得赞美的。孔子又说“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温柔敦厚,《诗》教也。”他认为《诗》有很好的教化作用,就是能让世人变得温柔敦厚。孔子是说过“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可孔子这句话是回答弟子颜渊问仁德的,与情爱无干。

那么男女是从什么时候变成“授受不亲”了呢?大约是从小孔子179岁的孟子开始的。在《孟子·离娄》篇里,有孟子与淳于髡的一段对话。淳于髡问孟子:“男女授受不亲,是礼吧?”孟子:“是礼。”淳于髡:“嫂嫂溺水了,要不要救她呢?”孟子:“嫂嫂溺水了不救,这种人无异豺狼。男女授受不亲,这是礼。但救嫂子,是权宜。”

虽然到孟老夫子,儒家已然显出些许古板了。但儒家在此后的几百年中影响力毕竟有限。从古诗文中就可以看到,汉、唐时期的人们在情爱方面仍然是自由和奔放的。从那些唐代的仕女画中,我们还可以看出,女性日常穿着的低胸装和抹胸装,都是非常飘逸宽松的,追求的是吴带当风的飘逸感,崇尚身体的自由发展,充满活力。即便到了北宋,如身为贵妇的魏夫人(曾布之妻)就自办文化沙龙,招待男性文人,她所作《系裙腰》“灯花耿耿漏迟迟。人别后、夜凉时。西风潇洒梦初回。谁念我,就单枕,皱双眉……月明还到小窗西。我恨你,我忆你,你争知”,才女曹仙姑《西江月·灯花》“……有艳难寻脂粉,无香不惹游蜂。更阑人静画堂中,相伴玉人春梦”等词,就很有一点儿挑逗煽情的味道。至于李清照自少女时代就了无顾忌地饮酒、放游,更是与社会大气候分不开的。那时候女子改嫁也是常事,没有谁说三道四,如范仲淹的母亲,丈夫死了,改嫁朱家,范仲淹自幼也跟人家姓朱,名“朱说”。二十六岁那年范仲淹考中进士,榜文上就是“朱说”两个字。

儒家从孔子的浪漫气息变成一种呆板的礼教,大约是从程、朱理学这里。有人问程颐:“寡妇孤苦无依,能不能再嫁?”回答果断而冷漠:“绝对不能,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在此后的数百年中,这种刻板的礼教思想发展到登峰造极,便弥漫出一种禁欲主义的气息。情爱之事,变成不道德的了。如在清代,《西厢记》《牡丹亭》这样的爱情书都是禁书。在《红楼梦》里,就有宝玉、黛玉偷读《西厢记》的情节。当儒家思想一步步变成“吃人的礼教”,已经背离孔子的思想很远了。

失去了情爱与浪漫部分的儒家思想,变得枯索无味,使国人的气质、精神也由原来的崇尚自由、奔放,变得呆板、沉闷、死气沉沉——这样的民族,缺少朝气与活力,缺少创新与发展,缺少交流与沟通,一个世界上最繁华的东方大国,最终败倒在世界经济革命的大潮中,谁能说与爱情被封装无关呢?


上一篇: 《嵩州人物传之 抗金英雄翟进、翟兴兄弟》     下一篇: 《古诗词辑一(2013-2018)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022次 | 联系作者
对《儒家与爱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