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8-04   共 772 篇   访问量:1197
嵩州人物传之 抗金英雄翟进、翟兴兄弟
发布日期:2018-08-04 字数:14570字 阅读:1197次



鲁迅说过:“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见鲁迅《且介亭杂文》中的《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

    日军的侵华战争给近代的中国带来沉重的灾难和深深的疼痛。然而就中华民族的异族入侵史来说,这样的疼痛太多了,比如距今八百多年前女真(金)人入侵。

那时女真族还处于落后的奴隶社会,对于当时在世界上经济社会高达发达、繁荣的北宋的侵略战争,表现出强烈的野蛮性、掠夺性和残酷性,“士民共戮、善恶同诛,有千里而离乡者,有一门而尽殁者。尸盈郊邑、血满道涂”,“男女无分,白骨交横”。(金人李致尧《汾州平遥县葬枯骨碣铭》)“杀人如割麻,臭闻数百里”“井里萧然,无复烟爨。”(《三朝会编》卷96、36)除了滥杀,女真人还掠去很多汉人当奴隶,用铁索锁住,耳朵上刺‘官’字,立价出售,在燕山府等地甚至专设买卖权隶的市场。驱掳的汉人过多,就大批大批地坑杀,或者转卖到西夏、蒙古、室韦和高丽。奴隶价格极为低廉,十个被俘的奴隶,到西夏只能换得一匹马(《三朝会编》卷98)。金朝前期,很多女真贵族都是拥有几百名以至成千上万名的奴隶。金廷也往往以成百名、上千名的奴隶,赏赐给女真贵族……奴隶主们把奴婢和金、银、羊、马同等看待,用作博戏时的赌注。贵人们死后,还有‘生焚所宠奴婢’(《三朝会编》卷3)殉葬的残酷陋习。金军中拥有大量奴隶,缺乏军粮时,奴婢也和骡、马一样被杀戮作食(《三朝会编》卷215)。大量奴隶还被充入女真人军队,打仗攻城时让他们先去“充冒矢石,枉遭杀戮”(《宋会要》兵15之3)。

金兵种种倒行逆施,导致中原文明的大破坏和大倒退,引起了以汉族为主的各族人民激烈的、顽强的、持久的反抗斗争,涌现出了许许多多的抗战英雄,其中在“国统区”前线御敌最有名的将领是汤阴县的岳飞,而在沦陷区抗战最有名的将领则属伊阳县(今嵩县)的翟兴、翟进兄弟。

 

二翟前传

 

翟兴,字公祥,大约生于北宋熙宁五年(1072),河南伊阳(今洛阳嵩县)人。翟进,字先之,是翟兴的弟弟。二翟少年时,即以勇力闻名乡里。时有大土匪王伸为祸一方,官府从民间招募义勇击贼,两兄弟就报了名,因作战英勇,战功卓著,都晋升为了军中的小头目,时人号之“大翟、小翟”。

史书中关于翟兴在抗金之前的事迹记载不详,翟进则略有提及。翟进在打完王申后加入北宋名将刘法的部队,刘法长期征战边塞、破贼荡寇、所向披靡,被誉为“天生神将”,“时论名将必以法为首”之说(见《陕西通志》)。翟进跟着刘法参加了抗击西夏侵略的战争,“累功充京西第一将”。但历经数十年沙场拼杀的刘法,最终没能逃过宋朝以文御武瞎指挥带来的恶果,指挥他的不是文人,而是创造出中国历史五个之最的宦官(握兵时间最长、掌控军权最大、获得爵位最高、第一个代表国家出使外国、唯一被册封为王的宦官)童贯。宋徽宗宣和元年(1119)三月,童贯命已任熙河经略使刘法率兵攻击西夏统安城(今青海省互助县北,原名割牛城,被宋将何灌从西宁出兵夜袭攻下后改名统安城),刘法认为西夏军虽经宋军重创,但是元气未伤,贸然出兵胜数不大,不愿冒险进兵,被太尉童贯威压出征,遭遇西夏重兵围攻,力战后在突围途中坠崖,双足折断重伤,被西夏军杀死。翟进带领部下数次冲进西夏军阵,到处寻找刘法,但由于宋军陷入混乱没人知道刘法在那里,只好悲痛的领兵突围而去。战后童贯将战败罪责推卸给刘法,作为刘法麾下猛将,翟进也因此被降官停任。但北宋边疆战事未宁,朝庭还是需要猛将的,翟进不久就又恢复原职。

后翟进又,改为“河北第四将”,跟着宋将刘延庆去打契丹(辽)。话说1004年澶(chán)渊之盟后,宋朝和和契丹已经休兵100多年了,怎么又打起来了呢?这是因为这时契丹这时候也出了个和宋徽宗一样的败家皇帝,这位爱打猎的皇帝就是契丹亡国君主天祚帝。天祚帝派人去镇压不受规矩的女真人,可惜打了个大败仗。再去,又是吃了败仗。那时女真的狼牙尚未伸向大宋,宋徽宗君臣看到了灭契丹的一个机会,于是派使者去联合女真来灭契丹,两国达成协议,事成之后原被后晋石敬瑭割让的燕、云等十六州给宋。宣和四年(1122)五月、六月和十月,宋朝两次集结时称战斗能力最强的陕西军北伐。刘延庆以宣抚都统制统带领一支人马,以翟进为先锋官。翟进在此次北伐中的战绩依旧可圈可点,“都统制刘延庆以进为先锋,与契丹战于幽州石料冈、卢沟河皆捷。又与契丹大将遇于峰山,力战弥日,契丹溃去。”(《宋史·翟进传》)翟进的英勇,阻挡不了宋军的整体的颓势。刘延庆带兵十万屯于卢沟(在今北京西南)南,遇到契丹军打来,竟然不战自溃,尽失熙宁、元丰以来军储。而整个宋军在此次北伐中更是被撮尔留守契丹兵打得一败涂地。最后仍由女真人攻战燕、云地区,宋朝只能出重金高价,方买回了几座空城。

宋朝政府的腐败、军队的孱弱,增强了女真攻打大宋的野心和信心。女真人在吞灭辽朝后,又于宣和七年(1125)转头发起了侵宋战争。靖康元年(1126)闰十一月,金军攻破东京(今开封),此年三月,俘虏了宋徽宗、宋钦宗父子及大量赵氏皇族、后宫妃嫔与贵卿、朝臣等三千余人,押解北上,东京城中公私积蓄为之一空,史称“靖康之耻”。靖康之耻导致了北宋的灭亡,深深刺痛汉人的内心,南宋大将岳飞在《满江红》中提到:“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收复西京

 

金人入侵中原时,翟兴、翟进兄弟是西道总管王襄的部下。王襄深知,在金军的铁蹄下,死多少老百姓跟自己关系不大,但如果在自己辖内(今巩义市境内)的皇族陵墓被毁,那自己就别想活了,于是就调出洛阳城的部分守军让猛将翟兴带着去保护陵墓。翟兴果然不孚厚望,在战乱中保护了皇家陵墓安然无虞。王襄在向朝庭邀功的同时,不免捎带着美言了翟兴几句。翟兴因此以保护陵寝功补承信郎,升为京西北路兵马副钤辖,成为陕西宣抚司范致虚的前军统制。

金人围困京师,朝廷密诏西道总管王襄会兵三万赴京城参加京师保卫战。王襄到了叶县,听说京师已被攻破,洛阳也沦陷,再也不敢前进了,就想引兵南逃。翟进闻知后立即进行了谏止。王襄就把皮球往陕西宣抚司范致虚那儿踢,让翟进带一部分人持书信投奔范致虚,让范致虚来完成光复伟业,自己则借口南逃了。翟进到达陕西潼关时见到了范致虚,也见到了在范致虚营帐中任前军统制的自己兄长翟兴。此时范致虚已合五路军马,号称步骑二十万,正欲收复西京、东京。就让翟兴、翟进兄弟统领河南民兵,收复西京。

金兵占领洛阳后,扶植了个傀儡高世由为西京留守,并让萧庆领万骑佐之。高世由原本是北宋知泽州(今陕西泽州)官员,熟知宋军之弱,投降后甘心作起了汉奸。得知范致虚大军压境,就写信给金帅粘罕说:“致虚儒者,不知兵,遣斥候三千,自足杀之。”金帅粘罕正好欲进军陕西,就命驻扎在伊阳的娄宿孛堇带兵去攻击范致虚。靖康二年(1127)三月十日,致虚军出武关,至邓州千秋镇(今义马千秋镇),金将娄宿以精骑冲之,“王师不备,遂弃辎重而奔,死者几半,致虚恐惧而遁”(《三朝北盟会编》卷八五)。当时西道总管王襄、范致虚的上司——陕西各路总制置使钱盖均已逃遁,范致虚拼合的二十万人是京西仅存的正规部队,国家已破,致虚这场大败,更是让守土军民士气低沉。

此间翟兴、翟进兄弟在洛阳一带已召集起了一些民兵欲收复西京。范致虚千秋大败的消息传来,二兄弟商议可趁敌军大胜后懈怠,出奇兵攻入西京以激民心,于是想出一条声东击西之计。他们先带着民兵进入洛阳西南的福昌(今宜阳)境内,驻扎在灵山寨(今宜阳灵山寺附近),采取游击战术,或遣兵袭扰金营;或设伏擒拿金兵往来外邑的游骑。萧庆见有抵抗,就调派军队围堵二翟。二翟是本地人,熟知地理,突围南去,很快在伊阳的高都川内(今嵩县高都川、赵村川一带)集结起乡兵七百人,夜行昼伏,五日到达洛阳城外,乘夜半破关而入,直捣伪西京留守府治,斩杀敌所命西京留守直龙图阁高世由、大金随军转运使右文殿修撰张友极等人。萧庆闻讯回兵救援,二翟又在伊阳的白草坞设伏,大败萧庆,遂收复西京,时为靖康二年(1127)三月十九日。这时南宋另一位抗金大英雄岳飞尚是宗泽部下从七品的武翼郎,功业未显。

二翟兄弟收复洛阳的消息,极大鼓舞了中原军民抗击金军侵略的斗志。五月初一日,二十一岁的康王赵构在南京应天府(今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商丘古城)即位,将靖康二年(1127)改为建炎元年,成了南宋的开国之君,后庙号称高宗。高宗闻西京光复,就命孙昭远出任河南尹、西京留守、西道都总管。翟兴以功授京西统制官,东到巩义结义兵保护皇帝祖宗陵寝;翟进以功授武义大夫、阁门宣赞舍人,西戍渑池界清河白浪隘(今渑池清水河至白浪黄河渡口一带)。

新任西京留守孙昭远是忠义之士,到洛阳后收集散亡,得义兵万余人。由于金人攻陷洛阳后,烧杀掳掠,尽毁宫阙,城墙也不可用。昭远就在伊阳县建营栅驻扎,并让周边百姓入内保险。并数以洛无城池,而强敌对境侵轶之状闻于朝,且遗其子书曰:“今日捍御甚难,若假一岁庶几可保,吾四男二女今不复念,要为忠义死耳。”(《三朝北盟会编》)

这年冬,金人进攻渑池白浪隘(白浪黄河渡口),想要渡河,被翟进打败,退回河北。金人又绕道孟津渡河,进入偃师境内。西京留守孙昭远派出大将姚庆拒战,结果军败,姚庆也战死了。孙昭远知道难以坚守,遂命将官王仔去巩义收拾皇陵启运殿先朝帝王的肖像,通过小道送往朝庭。眼看金兵越来越多,难以胜敌,驻扎在伊阳大本营的将官们都聒噪着欲拥昭远南走,昭远骂道:“你们平日衣食县官,不以此时报国,南去干什么!”结果昭远被叛乱的兵将杀害,跟随他的官属无一幸免。洛阳再次沦陷。

 

再复西京


翟进驻守在黄河白浪隘渡口,闻洛阳之陷,遂回军伊阳,收聚散亡兵士,兵力一共才千余人,遂在伊阳的凤牛山下筑凤牛山寨(今嵩县大坪乡白疙瘩村境内)以自保。

期间,有金兵进犯附近福昌县的薛封(在今宜阳县韩城境内),翟进就选了精锐三百人,夜至敌营纵火斫其营,焚死者甚众。又和金军战于驴道堰,生擒金将翟海,追至梅花谷。

此时翟兴仍驻守在巩义的皇陵。闻汝洛之间有大土匪冀德、韩清乘金人南侵,啸聚不逞,有众万人屯留山寺及艾蒿坪,为祸乡里。建炎二年(1128)二月壬午,翟兴以轻骑袭冀德、韩清老巢,一击而溃,冀德为兴所擒,韩清脱身遁去,获财物甚众皆给麾下,妇女数百悉纵还其家。

翟进经过一个多月的休整后,欲再收复西京。建炎二年三月,他带着两个儿子翟襄、翟亮勒兵抵达洛阳城南的龙门山。金人拥铁骑数千相拒于龙门石道中,进父子与将士力战破之,金人退保洛城。翟进父子又屡与金人夹伊洛河而战,乘胜夺长夏门攻入洛阳。金兵见洛阳又丢了,就聚集怀、卫、蒲、孟数州之众蜂拥洛阳,用大斧砍破城中诸门而入。在洛阳城内,翟进父子率士卒与金兵进行了顽强不屈的巷战,翟亮在这次战斗中英勇牺牲。最终金军兵败退却,西京再次收复。翟进因功迁武功大夫、阁门宣赞舍人,充京西北路兵马都钤辖,又改授马步军副总管,京西北路制置使,兼知河南府。

金军不甘心失败,一直在距洛十数里的地方结营窥伺,调取兵力,寻找机会。建炎二年(1128)夏四月,时任御营左翼军统制官的南宋抗金名将韩世忠至西京会见翟进及大名府路都总管司统领官孟世宁、京城都巡检使丁进,要与窥伺西京的金兵开战。韩世忠命翟进夜袭金兵右军监完颜希尹大营,结果消息走漏,金兵先知设伏,反为所败。韩世忠又命翟进为先锋以诱敌,自己与丁进为左右军,统领官合门宣赞舍人陈思恭为后军包抄敌军。到了洛北的文家寺,金军果然入伏,然而丁进的军队却失期未到,后军的陈思恭是个胆小鬼,闻知前军与金兵接上火,立时吓得屁滚尿流地跑路了。合围之势没有形式,韩世忠反陷于重重包围之中,世忠被矢如棘,其将张遇以所部救之乃力战得免,大败而归。世忠退回开封后,

就诘问先退者,对丁进和陈思恭的军队,一军皆斩左右脚趾以为惩罚。于是韩世忠与丁进不和,军士之间不断发生互殴击斗。世忠害怕引起兵变,遂收余兵数千人南归。翟进则再次退守自己伊阳的凤牛山寨。洛阳再次被金军占领。

西京河南府即今洛阳,是著名的古都,宋代中原地区最秀丽的花园城市,其园林的精美,牡丹的繁富,是驰誉全国的。但是,在不到三年时间里,金军三次攻入洛阳城,将当地很多居民驱掠到黄河以北,并且纵火焚城。西京城已面目全非,到处是残烬断瓦,颓垣败屋,“地近蓬蒿堆白骨,巷无人迹长苍苔”(《三朝北盟会编》卷100《燕云录》)。这座比开封更大的城市,简直丧失了防守的价值,也难于防守。因此金军这次占领不久,就再次驱掠居民焚城而去。

建炎二年(1128)七月十五日,历史上又一位伟大的抗金英雄岳飞随同主管侍卫步军司公事闾勍,进驻西京河南府,代替翟兴负责保护北宋的皇陵。翟兴终于可以回到家乡,与兄弟团聚了。

 

 

平叛汝洛

 

 

建炎二年七月初一,杰出的抗金将领,对岳飞有知遇之恩的东京留守宗泽高喊着“过河!过河!”在开封病逝。宗泽生前从抗金的大局出发,收编大河以南的民间武装、溃兵游勇、盗匪之类编组了号称百万人的大军,欲北伐收复中原。宗泽去世后,接任东京留守、开封府尹的,是原北京留守杜充。杜充酷而无谋,士心不附诸将多不安之。上任伊始,立即中止宗泽的北伐部署。部属们不由不离心离德,原来收编的队伍不少叛而为“盗”,“掠西南州县数岁不能止”(《三朝北盟会编》)。“宗泽在则盗可使为兵,杜充用则兵皆为盗矣”(《要录》卷16)。原宗泽收编将统制官荣州防御使杨进是最先叛乱的将领之一。杨进叛乱后“拥众攻破襄、邓,趣及汝、洛,所至纵火焚掠,屠戮惨甚。”(乾隆版《嵩县志·卷六人物志》)

翟进对其兄兵马钤辖翟兴说:“杨进凶贼,终为国家大患,当力除之。”于是翟进在建炎二年(1128)冬十月,就亲自率人去攻打鸣皋山(今嵩县、伊川两县境内的九皋山)杨进盘据的老巢。杨进拒战,翟进连破杨进四寨。最后两军在鸣皋山下隔着伊河对阵。杨进的兵士多骑兵,骑着高头大明,铠甲鲜明,看上去威风凛凛,锐不可挡;而翟兴带的兵皆为步卒,往那一站比敌军挨了一大截,从气势上看比敌军弱了很多。于是将士们看着就有些恐惧。翟进为激励士气,身先士卒,帅先冲锋强渡伊河。将士们见主帅如此,也都奋不顾身的往伊河南岸冲去。杨进见翟进带人冲来,就下令兵士放箭,翟进为流矢所中,马惊坠堑,跌入伊河,壮烈牺牲。杨进乘势大呼击官军,官军遂败。

时任京西北路兵马钤辖翟兴在凤牛山寨闻弟弟之死,痛心不已,乃收余兵保伊阳山寨。一边向朝庭报告翟进牺牲的消息,希望朝庭派遣重臣镇守西京。朝庭诏书传来,追赠翟进为左武大夫、忠州剌史,官其后五人。又诏翟兴为河南尹京西北路安抚制置使兼京西北路招讨使。

杨进见射死了翟进,十分高兴,以为除掉了在汝、洛间的钳制,就更加狂妄、放纵起来,在鸣皋山之北深沟高垒储蓄粮饷,置备皇家的乘舆、法物、仪仗,诈言将遣兵入金人的云中府,复夺渊圣皇帝(宋钦宗)及济王南归,实有僭窃之心,欲自己当皇帝。东京留守杜充闻知后,就遣使臣王汉到伊阳县见翟兴,让翟兴前去剿灭杨进,于是翟兴就与其子翟琮帅领乡兵不断扰劫杨进,战无虚日。杨进不能安,只好弃辎重南逃。翟兴带兵一直追杨进追到鲁山县境内,建炎三年(1129)五月丁未,杨进组织精锐,在鲁山县的婆娑店对翟兴进行反击。翟兴的军队怀着对杨进的刻骨仇恨,在战斗中用药箭射杀了杨进,终于使这祸害一方的叛将得到了应有的下场,也雪了翟进之仇。

杨进既死,京畿稍宁。翟兴躬率将吏,至巩义朝谒皇家诸陵,军士皆掩泣。

建炎三年(1129)秋七月乙巳,京西南路招捉副使王俊叛乱,寇掠汝州。翟兴得知后亲往招安。翟兴带人入境后,王俊填井平灶以困翟兴。翟兴带兵来至汝州城下,王俊欲出兵击之,翟兴说:“我以好意来劝降,而王俊这人却不领情,将士们,给我进攻他!”将士奋勇登城。王俊见不能守,就引其众逃遁到伞盖山。翟兴按辔入城,秋毫无犯,百姓皆安堵。在汝州城休整三日,翟兴又引兵至伞盖山追剿王俊,王俊出战。兴进攻,免胄大呼曰:“贼识我乎?我翟总管也。”众皆披靡,遂破之。(《宋史·翟兴传》

 

联军破金

 

 

宋高宗自从南宋小朝廷建立以来,一意对金妥协求和,以图苟安一隅。建炎三年,他经历了扬州逃难和苗刘之变后,丧魂失魄,自动去掉了皇帝的尊号,改用康王的名义向金朝元帅完颜粘罕(宗翰)致书,说自己“守则无人”,“奔则无地”,“惟冀阁下之见哀而赦己”(《金史》卷74《宗翰》传,《要录》卷26建炎三年八月丁卯),宋廷的祈哀乞怜,卑辱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其后果无非是使女真贵族的气焰更为嚣张。

面对着金军行将发动的新攻势,躲在开封城中的杜充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惶惶不可终日,似乎大难临头,只有走为上计。于是杜充便施了一个狡计,决定自己率东京留守司主力军南撤,而责成副留守郭仲荀留守开封。不久,郭仲荀也如法炮制,命留守判官程昌寓接替防务,自己逃往南方。程昌寓又逃之夭夭,将守城责任推给了上官悟。建炎四年(公元一一三O年)二月,开封府失陷十一天之后,在饿尸纵横,壮年男子不满一万的情况下,仍然发生反抗金朝占领的暴动。起义者苦守了一个月,到建炎四年三月,开封城才再度被金将渤海人大迪里所攻占。开封城的沦陷,标志着中原再次被金军控制。

建炎四年(1130)五月乙丑,南宋朝庭昭封翟兴为河南府孟汝唐州镇抚使,兼知河南(今洛阳)府。然而河南(洛阳)已为敌所据,翟兴只能将河南府设在老伊阳县城西碧潭,今旧县镇的西潭洼。此时中原沦陷,翟兴所守的凤牛寨如汪洋中的一个孤岛,朝不保夕。翟兴闻黄河之北,犹有忠义之人聚兵保守山寨者,就遣亲信持蜡书间道以结约之。孟州王屋县(今河南王屋)“义兵统领”李兴世代为农,他组织一万多人,捍卫乡里,往返怀州和卫州之间,攻袭金军营寨,截断敌人粮道。翟兴招收李兴,充当部将,并设法与河北、河东的向密、王简、王英、卢师迪、韩进、李吉、李彦隆、马疚义、李遵、宋德等几十个山寨取得联系,他们都一致表示愿意接受翟兴的“节制”。翟兴言于朝,上大喜,遂给翟兴加了个节制应援河东北军马使的官衔,让领其事。

建炎四年(1130)八月,金人犯河阳、巩县、永安军。翟兴派遣其子翟琮、统领赵林攻击敌军,屡战皆捷,一直追奔到渑池县(今河南渑池县)而还。十月,翟琮又和李兴兵渡黄河,在择州阳城县(今山西阳城县)杀败金兵,兵锋直指绛州垣曲县(今山西垣典县)。横山“义土”史准等也率领部众,前来会师。

金人入陕右,兴遣将邀击,俘五十余人,又遣子琮生擒金河东都统保骨,遂复阳城县,乘胜取绛之垣曲,进至米粮川。

绍兴元年(1131)正月,金朝派一万骑兵攻打翟兴的根据地、西京河南府的“寄治所”西碧潭。由于军队缺粮,翟兴当时正分遣部兵往各地就食,所剩亲兵仅有几千人。他沉着应战,派骁将彭玘在井谷设伏,击败敌军,擒获金酋忽沙郎君、十州郎君、柳橛郎君、佛面郎君等人。

此后,翟兴又将根据地转移到伊阳县的凤牛山寨,他的部队成为北方人民抗金的支柱。

绍兴元年(1131)九月庚子,翟兴遣干办公事、文林郎任直清带契丹降人送赴行在(皇帝出行暂住的地方)。宋高宗就召对任直清,问西京现在的情况。任直清具奏西洛艰危之状及陵寝事,时翟兴屯伊阳的凤牛山寨,粮道断绝,上自武功大夫、下至义兵日给粮二升,至春艰食又或无支,然其下无叛去者。高宗听了,欷歔良久,任命直清为宣教郎直秘阁赐五品官服,进翟兴三官为武功大夫加忠州团练使。庚申,又赐名翟兴所部军为“忠护军”。

绍兴元年冬十月,直秘阁河南镇抚司营田官任直清言河南残破民归业者尚罕,所创营田全藉军兵,恐力微难以号令,乞镇抚使翟兴兼营田使,上从之。

 


 

血战伪齐

 

 

中国的历史上,从来就不缺乏汉奸。金兵南下后,大量汉官汉将降金。金人为加强对中原的统治,就从汉人中扶植傀儡政权。建炎四年(1130)九月,金朝册封刘豫为“子皇帝”,国号“齐”,定都原宋北京大名府,最后徙开封府,将京东、京西、陕西等地划归伪齐管辖。

刘豫政权成立后,一边以高官厚禄招纳降将,一边加强对统治区内抗金军队的围困和清剿。扼守伊阳县风牛山寨的翟兴一军,切断了黄河以南往陕西的通道,成为伪齐的心腹大患。伪齐遣人往陕西,只能从黄河北穿太行山向金人借道到山西蒲津渡(今山西永济西蒲州境内),使刘豫深苦之。刘豫多次派人进攻翟兴,迭遭挫败,于是就想收买翟兴,遣其迪功郎蒋颐持诏书来凤牛山寨劝降翟兴。蒋颐说翟兴中原已无收复可能,连南宋朝庭也承认了大齐政权,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只要降了大齐,就给以王爵。翟兴不为所动,喝令将蒋颐推出砍首,且焚了其招降书。

刘豫见招降不成,便设法从翟兴的部将中买通内奸杀害翟兴。先是买通知商州董先。董先在翟兴转战至商州时置酒伏甲执兴于坐,以镇抚司之命械兴赴河南,欲于中途杀之。行两程,宿于山林的庵舍中,翟兴见群卒熟寐,就荷械逃脱。清晨,跑到洛南一户农家。农人认识翟兴,咨嗟熟视,确认是翟兴后,就用斧子打开锁械,给翟兴装了些干粮,帮助翟兴逃回凤牛寨。

翟兴这次遇险,随同翟兴前往商州的子女诸妾皆被害。翟兴既脱险,又到商虢间招募旧部,得千余人。董先以商虢二州降刘豫。

绍兴二年(1132)三月,刘豫又通过重金收买翟兴部下将官杨伟。杨伟具陈破兴之计,于是让驻戍河朔(黄河以北的地区)的女真万户察罕玛勒多张声势,进攻翟兴。翟兴遂出兵应之。杨伟潜引贼兵由间道以袭兴营,趁翟兴不被,手起刀落,砍掉翟兴首级,叛投伪齐。一代抗金英雄就这样失之防备,死于小人之手!这一年,翟兴六十岁。事闻朝庭,诏赠翟兴为保信军节度使。“兴威貌魁伟,每怒,须辄张。军食不继,士以菽粟杂藜藿食之,激以忠义,无不奋厉。”(见《宋史·翟兴传》)“兴平生慷慨,敢战有谋,即饷缺,士不宿饱,兴每以忠义抚之,人无叛意。裨将而下,小不奉命,辄不相假(宽容),以故有杨伟事。”(见乾隆版《嵩县志·卷六人物志》)

翟兴牺牲后,他的儿子翟琮忍痛发愤,继承父志。他联合宋朝神武左副军统制、襄阳府、邓、随、郢州镇抚使、兼襄阳知府李横和随州知州李道,向伪齐发动进攻。虽然翟琮的军力已大为削弱,李横也兵少粮乏,装备颇差,但因伪齐爱国官兵纷起响应,北伐的进展相当顺利。

伪齐方面的起义者,主要有两部分队伍。牛皋、彭玘、赵起、朱全、牛宝、朱万成等军归附于李横,董先、张玘、董震等军归附于翟琮。

绍兴三年(1133)二月,李横与牛皋、彭玘等军克复了汝州(治梁县,今河南汝州市)、颍昌府(治长社,今河南许昌市)、信阳军(治信阳,今河南信阳市)等地。伪齐唐州知州胡安中也由李道招降。翟琮部署董震、张玘、董贵、赵通诸部攻入西京河南府,处决了发掘宋朝皇陵的伪齐河南尹孟邦雄。邦雄之党梁进者复为刘豫守袭翟琮所寓治凤牛山寨,琮设伏击之尽殪。

军事上的节节胜利,使翟琮一军很快便控制了东至郑州,西至京兆府的广大地域。

翟琮和李横两军从西面和南面两个方向进逼开封府,刘豫的形势岌岌可危,慌忙向金朝求援。三月间,金朝元帅左都监完颜兀术(宗弼)会合李成所率二万伪齐军,在开封城西北牟施冈同宋军会战。李横、牛皋等军没有铠甲,被金方重甲骑兵击溃。宋军从此一蹶不振,到十月为止,不仅伊阳县的凤牛山寨、邓州 (治穰县,今河南邓州市)、随州(治随县,今湖北随州市)、唐州 (治泌阳,今河南唐河县)、襄阳府等地相继陷落,连处在较近后方的郢州(治长寿,今湖北钟祥市)也被敌军攻占。李横、翟琮、牛皋、董先、李道、张玘等先后退到江南西路,彭玘战死。

绍兴三年(1133)五月丙辰,武翼郎、合门宣赞舍人、权河南镇抚使翟琮升为利州观察使、河南府孟汝郑州镇抚使、兼知河南府武功郎。

绍兴三年秋七月,中原悉沦伪境,翟琮眼见所屯的伊阳凤牛山寨为伪齐所逼,孤立不能敌,只好率部曲突围奔襄阳。 

绍兴三年十二月甲午,诏李横、翟琮、董先、李道、牛皋并听岳飞节制以图后效。

绍兴四年(1134)夏四月,诏翟琮充江南东路兵马钤辖宣州驻劄。

绍兴四年五月丁卯,诏翟琮知寿春府,琮以母老力辞不赴。自此史无所踪。

 

 

凤牛寨考

 

康熙三十二年刊本《嵩县志·山川》即有记载:“凤牛山,县北二十里,宋建炎之后,大梁已为刘豫所据。嵩有翟兴,为宋安抚使兼知河南府,保护陵寝,曾于此立寨屯兵,以拒金人,城址犹存。”

翟兴、翟进、翟琮抗金的主要据点在今天嵩县赵村川内的大坪乡白疙瘩村,嵩县志所记此地方位与距县城里程与当地庆安寺和白水庵两块古碑所记相符。当地至今还存留着100多米长的寨墙遗址。寨墙土层中混杂着不少北宋时期代的瓷片、陶片,还有小孩在家其中挖到“熙宁通宝”。不过当地人称此寨为瓦岗寨,嵩县民国时期的《乡土地理志》里也说“(赵村川内)古迹如长叶山东端的瓦岗寨,俗传为隋唐年间程咬金等屯兵处。事虽荒诞,遗迹犹有存者。”

《宋史》载:“(翟)进至福昌,遣兵袭金营。时金游骑往来外邑,进设伏擒之。金人逼灵山砦,进父子兄弟与之战,溃围至高都,集乡兵七百人,夜行昼伏,五日至洛城,夜半破关入,擒高世由。”翟进“溃围”并“集乡兵”的高都,和凤牛寨所在的赵村原属一里。民国版《嵩县乡土地理志》载“高都里,本里昔与赵村原属一里,清咸丰间划开,以岭脊为界,岭东北为赵村,岭西南为本里。因高都河流行境内,故取以为名。”翟进之所以溃围于此,并在此迅速“集乡兵七百人”,并一举形成较强的战斗力,正是因为翟家军的大营在此。

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山寨筑在熊耳山下,此为防御退守的一大屏障,故史书谓凤牛山寨“三面邻敌”(《三朝北盟会编》卷一百四十九)。山寨所在,又在连通宜阳、永宁及入陕的要道旁。嵩县的古道,据乾隆版《嵩县志·卷七 疆域》:“正北由高都、赵村、九峪沟抵界岭至宜阳县(穆册关)交界七十里。”沿此路往寨北三十里,便是古关“穆册关”。据乾隆版《嵩县志·卷二十一 兵防》“穆册关 ,县北五十里,宜、永要隘。”负依山险,据守要冲,翟兴凭借地利,扼断了陕西之道,让伪齐刘豫深患之,“刘豫以翟兴大军屯伊阳去东京不远,及扼断陕西道,豫深患之,故请于尼玛哈期必破兴。”(《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五十二)“豫每遣人往陕西则假道于金人,由怀、卫、太行,取蒲津济河以达,豫深苦之。”(《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建炎四年(1130)五月,大臣范宗尹在上给高宗的奏章中,称翟兴类抗金将领为“土豪”,称岳飞类抗金将领为“摄官”。 古之“土豪”,与今意不同,意指地方上有钱有势的家族或个人。如《宋书·殷琰传》:“叔宝 者,杜坦之子,既土豪乡望,内外诸军事并专之。”翟兴乃土豪出身,率先所依所保者,当是其乡里(这和岳飞类的“摄官”,朝庭正式军官是不同的)。故翟兴之故里,当应在其结寨之地,即今高都川、赵村川一带。(今嵩之邻县伊川有有翟兴、翟进、翟琮“三翟”墓,墓为今人伪建;故里之说也系今人臆称,史无凭据)

 

残酷的宋金战争早已成为历史陈迹,金朝的女真人逐渐融合在汉族之中,其后裔也已成为汉人的一部分,仅有少量留在东北的女真人,成为后来满族的祖先。然而岳飞与翟进、翟兴、翟琮等英雄崇高爱国精神,却长久地滋养着我们民族的神魂,砥砺着我们民族的志节。他们的英雄事迹,也长久地震撼着我们民族的心灵。

一个忘记了英雄的民族,是没有未来的。千百年来的爱国主义传统,作为一种巨大的精神支柱,使我们这个伟大的、而又多灾多难的文明古国屡仆而屡兴。每当祖国蒙受耻辱,遭遇劫难,濒临危亡之际,总是有大批大批的爱国志士,甘愿为她的荣辱、兴衰、存亡而献身,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脊梁。翟进、翟兴、翟琮父子兄弟作为嵩县藉的中华民族的英雄,更是值得每一个嵩县人为之自豪,为之纪念。

 

 

(本文史料来自《宋史》《金史》《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三朝北盟会编》《嵩县志》等书,部分内容参考了王曾瑜先生的《岳飞新传》,特此说明并致以感谢)


上一篇: 《印通法师功德碑记》     下一篇: 《儒家与爱情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197次 | 联系作者
对《嵩州人物传之 抗金英雄翟进、翟兴兄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