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农业学大寨”》--翟梅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8-03   共 0 篇   访问量:1048
回忆“农业学大寨”
发布日期:2018-08-03 字数:2620字 阅读:1048次



提起“农业学大寨”,上岁数的人都不陌生,那是20世纪60年代中期全国兴起的轰轰烈烈的盛事,是那个火红年代的缩影。

那时,我还是小学生,学大寨的歌曲已经唱响了整个校园。后来,又看过宣传的电影,但迟迟没什么行动,中央好像把这穷乡僻壤给忘了一样。直到1969年,党中央、国务院、毛主席再次向全国人民发出“农业学大寨”的号召。那时,没有电视,首先通过广播电台进行宣传,很快文件也下达了,广大农村才真正沸腾起来。先是以大队为单位立即召开全体群众大会,宣传大寨精神,贯彻党的方针政策。紧接着又逐村放映宣传,主要内容就是劳动模范、山西省昔阳县大寨大队党支部书记陈永贵及以副书记郭凤莲为首的“铁姑娘队”共同带领大寨人披星戴月、战天斗地、开垦荒山、植树造林、移山填沟、修筑水坝、架桥铺路,在恶劣的自然条件下艰苦创业、连年高产,为国家作出巨大贡献的典型模范事迹。

    那时“文化大革命”正盛,村村都有一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时常有演出活动。我的家乡望城岗没有娱乐场所,就在小学校园里简单搭个戏台红红火火地唱起来。演唱的内容主要是歌唱毛泽东思想、学习毛主席著作、革命样板戏选段以及反映新时代、新风尚的现代戏剧小剧目。当然,“十学大寨”也是场场不离的主要内容:“学大寨来赶大寨,大寨红花遍地开,人强马壮红旗飄,掀起生产高潮来”“二学大寨靠双手,移山填海硬骨头,昂首阔步向前走,困难面前不低头”“八学大寨陈永贵,带头劳动一面旗,赤胆忠心干革命,哪里困难到哪里”歌声满天飞,红绿标语随处可见,“农业学大寨”“向大寨人学习”“发扬大寨人大无畏精神”“深翻土地改良土壤”“争当大寨模范”等等,大寨模范成了时代的榜样。村里男女老少都在摩拳擦掌,只等着大会战的那一天。

人勤春早。第二年一开春,公社干部与村两委全体人员制定了一整套战斗方案。首先带领大家翻山越岭实地考察,最后选择了我们村后比较开阔的一片山地——大岭为战场,根据地形规划梯田长宽尺度,按分组包干制一一撒上白灰线,规划完毕,又在最高处搭建了一个插满彩旗的指挥台,周围摆上一些长凳,中间安放三张三屉桌,桌子上放一台用干电池装置的扩音器。指挥台两边有一幅红底黄字的大对联,上联是:听党话自力更生建大业;下联是:跟党走艰苦奋斗创佳绩;横批是:响应号召学大寨。一切安排妥当,又从各生产队挑选一批青年骨干组成一支“青年突击队”,他们的任务比较艰巨,为壮大队伍,扩大成果,除了老弱病残外,村里男女劳力共同上阵,组成一支声势浩大的“梯田专业队”。

1970年农历二月的一个初春拂晓,望城岗村小山顶上,嘹亮的号角声惊醒了熟睡的人们,大家都自备劳动工具来到指定集合地点,只见“梯田专业队”大队长早早站在那里,怀里靠了两面鲜艳的大红旗,上面是“青年突击队”和“梯田专业队”醒目的金黄色字。这时,号手从山顶走下来,手里提着2尺来长金灿灿的长号,专业队长赶忙把“青年突击队”的红旗交给他。原来,他不仅是号手、旗手,还是青年突击队队长。大约20分钟后所有人员都到齐了,旗、号手和领导干部走在前面,后面排了长长两队人,有的背铁锨,有的扛镢头,有的推着架子车,架子车上还插上一面小红旗。大伙儿推的推,拉的拉,一支庞大的农业大军胸怀朝阳,脚踏薄雾,随着迎风招展的红旗,浩浩荡荡地向后山进发了。不大ー会来到指挥台下,公社干部、村支部书记、专业大队长分别讲话,宣布标准梯田的要求:先将表层浮土堆积在角落里,把下面的硬板土刨松装车推到指定的低洼地段,组与组之间要相互照应,东西南北要保持一致,平整以后再深翻一次,梯田边沿要修一条高半尺、宽一尺的地边埂,然后再把堆放的浮土均匀地撒在上面,按上级要求必须达到地平如镜、土碎如面、埂直如线。制定了奖罚制度,哪个组进度快,按时完成任务,除正常休息外,再延长十分钟休息时间;哪个组落后,不准体息,下工再干半个小时。

一切吩咐完毕,由组长举着红旗带领组员认领划分好的任务区,激烈的“农田大会战”打响了。整个山坡可以说是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小伙子凶猛地抡起大镢头一下接一下地刨着,姑娘们拿起铁锨,一锨接一锨地往车上装着土,推车的年轻人飞快地来回奔跑着,架子车车轮也吱吱咛咛地奏着小曲,工具的碰撞声、奔跑的脚步声、人们的说笑声响成一片,热闹极了。人人累得满头大汗,但是没一人叫苦、喊累、偷懒。

不知不觉休息时间到了,一阵嘹亮的号角声响,几百号人不约而同地放下工具,又蹦又跳欢呼着向指挥台跑去,坐在平坦的空地上体息。突击队里有个文艺骨干,唱歌唱戏跳舞全都会,她兴奋地站在指挥台中央,教大家学唱现代样板戏《红灯记》选段,或是教大家唱大寨歌曲,他边唱边跳十分活跃。也有些年轻人、中老年人三五成群地围在一起打扑克、讲故事、说笑话,妇女们大部分还拿着针线活,趁休息时间纳鞋底子、做帮子或织毛衣,0几十分钟很快过去了,大伙继续会战,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吃过饭稍事休息后接着干,一直干到夕阳下山了才收工,唱着歌回家。 

就这样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直到收麦季节,大部队才暂时解散,回生产队收麦子。一到农闲,原班人马就再次投入战斗。望城岗大队修出标准化梯田800多亩,修路3000多米,小型水坝十几个。

人生如梦、岁月如歌。转眼40多年过去了,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已成历史,但每次提起“农业学大寨”都会心潮澎湃、激情荡漾,仿佛又回到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库区乡常店村

翟梅兰


上一篇: 《鸟殇》     下一篇: 《世人皆醉我独醒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048次 | 联系作者
对《回忆“农业学大寨”》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