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殇》--李建军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8-03   共 0 篇   访问量:1059
鸟殇
发布日期:2018-08-03 字数:2603字 阅读:1059次


        有人一定会嘲笑我,一只小鸟的死去,有啥伤感的,那是因为你没亲身经历过。


        前日傍晚,偶然获得一只可爱的小鸟,是一只企盼已久的小鸟,像白头翁一样颜色,就是个头小点,脸颊和胸部的羽毛没有白头翁那么白罢了。是邻居小男孩浩轩拾得,就在门前大核桃树下的草丛里发现的,是只雏鸟,还不会飞得很远。可能是从树上掉下来的,寻了半晌鸟窝,只见核桃树高处有一个树洞,那一定是小鸟的巢穴,太高了,我也攀爬上不去。


        浩轩说:“它叫小灰雀,送给你吧,你一定要把它养活才行”。我欣喜若狂,赶忙答应了他祈求,连忙找来一个酒盒把它装了进去,然后跑到路边的草丛里逮蚂蚱,我想它一定很饿。但找了许久也没找到一个,蚂蚱都去哪了?看来白云山的鸟太多了,把虫子都吃光了。邻居新贤告诉我,可以试一试喂蚯蚓。我一拍脑门,一点都不敢怠慢,跑到菜园子里去挖蚯蚓,一锹下去就挖出三条红润蠕动的小蚯蚓,我又迫不及待地跑了回来喂小鸟。我把蚯蚓掐成小段,怕太大喂不下去,然后掰开小灰雀的嘴,把蚯蚓塞进嘴里,怕它咽不下去,就用细棍往嗓子眼里面捅,就这样给小灰雀喂了三条蚯蚓,看它吃得饱饱的,我很欣慰,我很开心。


          我太喜欢小灰雀了,我太爱小灰雀了,很想给它一个温暖的家,就决定第二天去六十里车村镇,买一个鸟笼子。朝思暮想着这事,做了一夜的梦,梦见我有了笼子,便把小灰雀高高地挂在核桃树上,小灰雀的爸爸妈妈就找到它,就天天来看它来喂它,小灰雀一天天的长大了,每天清晨啼鸣声传得很远。一阵清脆鸟鸣打断了我的梦乡,原来小灰雀爸爸妈妈在叫它。这时天还没亮,我迫不及待地起了个大早,喂饱了小灰雀,就急匆匆地乘车去了镇上,我找了好几条街,都说没有鸟笼,只有逮松鼠的笼子,我非常地失望。有一个好事者告诉我,他是明白川村的,他们村有买的,但很贵。我说来不及了,只好自己做吧。买了一米铁丝网,网眼有两公分大小,小灰雀正好可以钻出头来观望。买好铁丝网,饭都没吃,匆匆忙忙往家赶,生怕小灰雀有个好歹。到家连水都没顾上喝一口,就急着做鸟笼子。铁丝网剪断后,根根露着铁丝茬,需要握平,铁丝茬又尖又硬,几次把手扎出血来,生疼生疼的,可我也没放弃,因为我太喜欢小灰雀了,我太爱小灰雀了,我想给她一个温暖的家。鸟笼终于做好了,直径三十公分,高有四十公分,我把小灰雀放了进去,然后挂在了核桃树上。看着小灰雀活奔乱跳倩影,我也心花怒放起来。


          这时,天色将晚,我想小灰雀的爸爸妈妈也该回巢了,不会来寻找它。我正想着,却见远处有三只鸟在飞鸣,一会就飞到笼子旁边,啼鸣的声更大了,是喜悦?是焦急?是安慰?我想都有吧。我坐在院中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它们飞来飞去的影子,不知做些什么。


        看到它们团圆的喜悦,我真想把小灰雀放飞了,让它和爸妈妈在一起。可我又听当地人说,雏鸟经过人抚摸过,粘上人身上的气息,就是放回窝里,鸟爸爸妈妈也不会要它喂它养它,也要饿死。我真怕它饿死,我太喜欢它了,太爱它了,所以也不想让它饿死,想把它养大,然后让它一展歌喉,每天聆听它悦耳啼鸣,该是多么的惬意、温馨、享受。


        第三天清晨,天空下起毛毛细雨来,我怕雨淋湿了小灰雀,就没有把它挂在核桃树上,又怕它的爸爸妈妈找不到它,就把它挂在了屋檐下,听着小灰雀发出沙哑细小的声音,好像蝙蝠发出的声音,声音很小,又好像在凄厉,它的爸爸妈妈能听不到吗?后来又想,也许小鸟发出的频率似超声波,只有它的爸爸妈妈会听到。说来也巧,小鸟的爸爸妈妈真的听到了,我这才放心的离去。忙了整整一天,也没顾上照看小灰雀,等我忙完后上楼去看望它时,只见它的头伸出网孔,眼睛微闭,一动不动,我拿下笼子仔细一瞧,小灰雀早已经死去,尸体早已经僵硬。我的心都在颤抖,我的心在震撼。看到小灰雀死去的姿势,我伤心地想流泪,它的爸爸妈妈一定来过,它一定很想逃出鸟笼,很想和爸爸妈妈一起飞翔,就不停的撞鸟笼的网眼,啄都渗出了血,头顶的羽毛也脱落了许多。我真好后悔,真不该救它,该让它自生自灭。小灰雀爸爸妈妈不能把它救回巢穴,也许会把它养大,然后飞回巢穴,也不会死去。


        记得在非洲大沙漠有一棵大树,是方圆百里唯一的一棵大树,来往的人们路过这里都会歇歇脚纳凉,路过的次数多了,有些人非常喜欢这棵树,非常爱这棵树,就把自己喝的水浇灌到树下,慢慢的人们又给大树做了篱笆,把大树为了起来,以抵御风沙侵袭,真没有想到这棵千年的大树,在人们的无微不至的关怀下死了,它没有死在干旱的季节里,没有死在狂风沙暴里,却死在人的喜爱关心里,这是多么的戏剧性。每当摄影师们看到狮子在追杀野牛、角马,也不会理睬,更不会解救它们,继续拍摄这些惊险镜头,动物的生生死死都是自然规律,适者生存,人们不要去打扰它们。想到这里,我真不该打扰小灰雀平静生活。


        我太喜欢小灰雀了,便渴望得到它,我太爱小灰雀了,又怕失去它。人们常说,喜欢就是占为己有,就是自私,为了自己的喜欢,去摧残了一只弱小的生命,这是多么可耻的行为。我该去爱小灰雀,只有爱才是无私的,只有爱,才会爱护它,保护它,让它回到大自然,与人类和睦相处。可是,有时爱也是一种伤害。


          我默默地把小灰雀深深埋在了铜河村的山脚下,不想让人任何人打扰它,让它安息吧,同时也让自己的心灵得到安慰。


上一篇: 《捉松鼠》     下一篇: 《回忆“农业学大寨”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059次 | 联系作者
对《鸟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