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闪闪的血案》--大肥一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5-31   共 0 篇   访问量:3219
金光闪闪的血案
发布日期:2018-05-31 字数:3914字 阅读:3219次

瀛愬脊2_鍓湰.jpg


  “咣、咣、咣”,张学良被一阵暴悍而急促的砸门声从香甜的酣睡中蓦然惊醒,不待他睁开朦胧的双眼,就已然气得每一根头发丝儿都炸竖了起来了,正欲爆粗口狂骂,但旋即就泄了气,其头一垂,无奈地叹息了一声,轻轻地推了推睡在自己身边的赵四小姐,说:“小四儿,杨宇霆又来了,披上点衣服,快开门去吧。”

  其实,赵四小姐也被敲醒了,她早烦透了!这阵子,杨宇霆这家伙时不时就半夜三更地来砸门,在门外老吼着说有紧急的重要军情与“小六子”商议,可进来后却也没说出个什么军情似火来,倒是坐在那儿不紧不慢地“吧嗒吧嗒”抽着水烟,说辞一套儿一套儿的,慢条斯理地教训起了自己的长官来:“小六子啊,现如今不比往日,老帅不在了,靠山没了,你这个东北的当家人可不能有丝毫的麻痹大意啊!你才二十多岁,有些事儿根本就不懂,我说这些你别不爱听,可都是为你好。你啊,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连睡觉都得睁着一只眼睛,否则大意出事儿来,连哭你都找不到坟头儿!”

  谁都知道,“小六子”是张学良的乳名。他出生那一年,杨宇霆已经十六岁了,确实比他大不少。可就像赵四小姐所说的:就算岁数再大,他张学良好歹也算是领导你杨宇霆的上将司令官吧!你一个给司令官做下属参议的,直呼他的字儿“汉卿”也就罢了,还人前人后一口一个“小六子”那孩子地叫,你把他做“东三省”最高长官的颜面置于何处?也活了一大把岁数了,官场伦理懂不懂,皇帝再小,那也是主子!敢没事儿在皇帝睡觉时随意乱砸门的,那就是瞧不起主子,就是有了“不臣之心”!斑斑史记,铁案在册,只有想谋权篡位的曹操们,才会这么干!

  这位在枕头风尽吹对杨宇霆不满的赵四小姐,芳名唤作赵一荻,冰雪聪明、玉树临风的惊鸿佳人一枚,她此刻的公开身份是张学良红颜知己的情人兼生活秘书,后来她做小三的功德圆满,张学良的正牌太太于凤至动容让位,令其成了他的第二任夫人,在少帅身边一直陪伴到自己香消玉殒,撒手人寰。

  对于赵四小姐的话,张学良是有同感的。的确,他忍杨宇霆也确实不是一天两天了。至从一年半前其老爹张作霖被日本人算计炸死在皇姑屯,他继承父位做了东三省最高军政长官后,这杨宇霆就明火执仗地透着气儿不顺,所有的不服气皆溢于言表。不仅从未配合过他的工作,还差不多是天天给他出难题,有事儿没事儿的都喜欢折腾他一番,像这样寒冬腊月的被他从热被窝里给揪出来,仅这个月就五次了。

  张学良虽说是少爷出身,可倒也不是气量窄的人,他懂得礼贤下士,也愿意尊重杨宇霆,也期待着与他这样与自己一样同是生在东北的精英人才合作,毕竟人家还是跟着老帅打过“天下”的父执前辈,无论怎样,资格、威望都在那儿摆着呢,诸如叫他个“小六子”什么的或自己在与赵四小姐亲热时被粗暴打断这些事儿,他过后也就一笑置之了,从未真想同他计较过。杨宇霆想过过当长辈的瘾,他理解,谁还没个在人前显摆显摆的心思?只要是没什么恶意,就随他大小便吧。

  可那杨宇霆经常自比诸葛亮公开拿他当阿斗,这,就令张学良很不爽了。

  张学良心想:我是阿斗?我的确是比你少吃了十几年的盐,可我也是凭本事吃饭的,决不是光顶着张作霖儿子的光环就随随便便当上总司令的!你若记性不好那我提醒你,你在江苏省长任上被叛军打得全军覆没、一个人狼狈搭乘轧道车讨着饭逃回沈阳时,我却在巨流河畔孤军奋战,打败了自己那倒戈“反奉”的老师、有“战神”之称的郭松龄!我五万老弱残兵对他十万精锐,最后,完胜的是我!

  尽管张学良这样想着,但他却不想与杨宇霆一般见识,更不愿意与其治气、为敌,毕竟自己是他的长官。是长官,就要有包容属下的胸怀与雅量,虽说这下属的种种表现都彰显着“不臣之心”,可不管怎样,究竟还没像自己老师郭松龄当年那样公开挑旗造反不是,圣人有云“腰得弯处就得弯,得饶人处且饶人”。张学良就这样不断的在心底说服着自己,忍忍,再忍忍,不是说“退一步海阔天空,百忍成金”嘛,为了东北的祥和,我小六子折损点儿脸面无妨。

  但杨宇霆在一件事儿上的决绝态度,令张学良再也忍不了了!

  这件事儿就是,在自己的老爸被日本人暗算归天后,集国恨家仇于一身的张学良决定教训一下日本鬼子,亦是顺应全国人民的爱国呼声,他要进行一场旨在实现国家南北一统的革命——“易帜”!他下决心主动结束张家在东北军阀割据,将自己手中“东北王”的行政权力上交给中央政府,实现政令南北一盘棋,完成祖国统一大业。

  对于这样一件实现国家一统、利国利民的千秋伟业,杨宇霆这位自诩善于谋划全局的政治精英人士却是坚决反对!无论张学良怎么苦口婆心国家民族晓以大义地劝说开导,可那杨宇霆就是铁了心的死不改口,一脸吕不韦著春秋“千金不易一字”的死硬样子!

  杨宇霆说:“怎能将东北权力拱手上交给什么中央呢?!什么国家统一、民族福祉,那都是书生意气的清谈,扯淡!平时挂在嘴边儿装装门面,点缀点缀爱国心、忧国忧民什么的倒是可以的,但果真要怎么干了,那就是傻!就是傻了吧唧的放弃了东北最核心利益 —— 权力!权力,还是牢牢的抓在自己手中保险,东北的事儿还是咱东北人自己做主的牢靠!小六子,你还是太嫩呀,经不起那些别有用心之辈的忽悠,你根本就体会不了我和你爸爸这样的老一辈打江山的不易,崽卖爷田心不疼啊!哼,今天我把话撂这,只要我活着,我就要替老帅守住他血汗造就的地盘儿,什么狗屁‘易帜’,甭跟我这扯犊子,玩去,连想都别想,除非你一枪崩了我!”

  张学良虽说是马匪的儿子,也尽管年少了些,可他却是遍读经史子集学贯中西、腹中有韬略且胸怀大义的青年政治家与军事统帅,其深谙“道不同不相为谋”、“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样的道理。他想:既然“易帜”是一场革命,那流血就在所难免,古今中外从未听说革命有不死人的,好在你杨宇霆“明步儿”,“主动申请”让我枪毙了你!那好啊,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不和你再客气了,既然你情我愿,就借你这颗项上人头为我的“易帜”大业祭旗吧!

  其实,就算故事到此戛然而止,那剩下的事儿也是人人皆知的。公元一九二九年阴历腊月二十三“小年”的傍晚,奉天大雪纷飞,沈阳城的大街小巷一派银装素裹,尽显雪国妖娆。张学良望着窗外的天降“祥瑞”,有条不紊地在自己帅府的老虎厅中布下了弹满枪膛的伏兵,他们都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一个个杀气腾腾地蛰伏着深藏不露,只等那被请君入瓮的杨宇霆前来“打麻将”。

  果然,杨宇霆,来了!

  当杨宇霆接到“小六子”邀请自己“到老虎厅来打麻将”的电话时,他正犯麻将瘾呢,手痒痒得不抓点儿什么就熬不过今晚,他思谋着一会儿找几个人玩玩,好好打上一宿。就在这时,张学良的电话来了,这可真是“想娘家人就来了孩子的舅舅”。他撂下那“正合吾意”的电话,竟连晚饭都没顾得上吃,随手在已然摆好了晚餐的饭桌上抓个馒头,就急三火四地癫出了自己家的大宅门,连想都没想,直接就钻进了“汉卿”派来恭迎他赴麻将局的别克轿车里,

  挺胸叠肚、嘴角挂着自信笑意昂首走进老虎厅的杨宇霆,没看到麻将,也没看到被他进门就呼着“小六子你这麻将瘾犯得太及时了”的张学良,看到的唯有铺天盖地而来的金色光芒,那金光炫目耀眼,煞是好看,宛若将一辈子的美,尽收眼底。待他明白过来那金光是朝自己密集射来的黄澄澄的子弹时,一切都为时已晚。可怜那自诩“诸葛重生”的杨宇霆,还未将自己“最后的晚餐”——那最后一口馒头——咽下去,就成了一具说不好是“蜂窝煤”还是“血葫芦”的无生命体征者。

  杨宇霆,被张学良枪毙了。看着尸横老虎厅、气绝身亡的杨宇霆,张学良说了一句“厚葬,重抚其家人”,旋即便向自己的秘书赵一荻口述了一道宣布“东三省”即刻“易帜”的全国通电。随着这道“易帜通电”的电波传向南京,中国的南方与北方,兵不血刃,不再尸山血河,旋即实现了和平统一。

  中国,又一次成为了一个整体!历史,决不会忘记张学良将军为实现国家统一大业所做出的丰功伟绩!


寮犲鑹痏鍓湰.jpg

瀛愬脊1_鍓湰.jpg鏉ㄥ畤寤穇鍓湰.jpg


上一篇: 《夏天随想》     下一篇: 《浅碎品红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219次 | 联系作者
对《金光闪闪的血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