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继母》--那山那水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5-12   共 0 篇   访问量:1957
怀念我的继母
发布日期:2018-05-12 字数:2321字 阅读:1957次

  从朋友圈知道明天是母亲节,由此想到继母,我昨晚辗转反侧大半夜难以入眠。

  

  23岁前,我的生母和继母在我的生命中差不多各占一半时间。1983年,在我还不到十一岁的时候,我的生身母亲去世了。二年多以后,继母来到我家,与父亲和我们姐弟三人一起生活。十年以后,1995年,继母由于与父亲感情不和,再次改嫁到20多里外的另一个村子。

  

  十年!人的一生中能有多少个十年!况且是一个女人三四十岁的大好年华!

  

  继母的一生,命运多舛。嫁给父亲前,在我们邻村,她与第一任丈夫生下两个儿子。由于不堪忍受家暴,她选择了离婚。来到我们家的时候,她的小儿子尚处于学龄前。据说她与父亲结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考虑到离自己的两个孩子近一点,方便照顾他们。我曾经好多次见她做一些小小的棉衣、棉裤、棉靴子,后来都不见了踪影。其实在钱财上,父亲是不大管的,大都是她说了算。大概因为年龄小和其他原因,这些事我们不问她也不说。那些年她一定过得很苦,父亲一年中多数时间在外面做泥瓦匠挣钱养家,我们姐弟三个都在上学,家里和地里的活,多数时候是继母在忙活,只有庄稼成熟了的时候,父亲才回来帮着收割。她干活不惜力,手脚麻利,但是不够细致。现在想来,那时的她白天要照顾三个没有血缘关系尚且不大懂事的孩子,晚上想到自己近在咫尺不能相见的亲生骨肉,该是怎样钻心的痛!其时,我十三四岁,对于自己的生身母亲已经有很深刻的记忆,也约略知道一点人情世故,可能出于世俗的偏见,我管她叫妈的时候内心总是不大情愿,所以叫出来也不顺畅,她听着肯定别扭。两个弟弟年龄小倒是叫得挺自然,还好这一点可以给她很大的慰藉。世人的眼里,“继母”几乎是个贬义词。但她从来没有打骂过我们,后来我去镇上上初中住校,每周回来,她早早做好干粮,让我带到学校,生活费总是给的足足的,不等我张口就主动交给我。在那个家家户户日子都不好过的年代,与同龄人相比,她从没有让我因为经济窘迫在生活和学习中难堪过。

  

  我的记忆中只有一次她和父亲因为我的学业发生了争执。他们很少当着我的面吵架,那次也是。我周末回家后发觉家里气氛不对。因为我初三复习的事,父亲坚持按我的意愿让我复读,而继母好像不大情愿。我是后来偶然听家中另一位长辈说起这些的。但最终继母没有拗过父亲,我如愿参加了初三复读,后来又上了高中。

  

  她性格孤傲,注重面子。说话直来直去。因此没少与性格急躁的父亲发生摩擦。有一次,她甚至向我哭诉父亲的不足之处,可见,她没拿我当外人。还有一点,小时候一直困扰着我,她做活的时候粗声大气,放物件动作幅度很大,故意弄出极大的响声。经常把我吓一跳,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现在想想,一定是我们少不更事,没有眼力劲,在她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不知道帮她一把,而她因为好面子,不愿意落下“虐待”我们的骂名,从不主动给我们派活干,只好自己满心窝火地对着不会说话的家什发泄。

  

  她还带着我去过她的娘家一次,那时她的父亲患了重病,躺在床上吃不下东西,她回娘家侍候他,她的家里人待我非常热情……

  

  我中专毕业的那一年,眼着着她就熬出头了,好日子就要来了,她却最终没有坚持下来,与父亲分了手,再次改嫁。十年光阴,十年的朝夕相处,我们姐弟对她非常不舍,彼时曾经多次央求邻居和她的亲戚规劝她。期间她也回来过几次,只因父亲与她都是太过要强的人,谁也不愿先向对方低头认错,我们终归没有挽留住她,她下定决心离开了我家。

  

  听说她再嫁的这个男人无儿无女,她嫁过去以后,两个人抱养了一个男孩,男人在外打工,经常不在家。但是这个男人特别小心眼,对她倍加防范,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连街坊邻居也不让与她来往。只要听说她和不相干的人说话,回来就是一顿拳脚相加。我和弟弟们打听到她新家的地址,偷偷去看过她,第一次找到她家里,她吓得不轻,赶紧把我们带到远远的一个偏僻的小胡同,没说上几句话,就急匆匆把我们打发走了。第二次,我们没敢再去她家里,而是把她约了出来,又是匆匆见了一面。结婚后我和老公一起去看过她一次。每次去看她带的东西她都不让留下,给钱她又死活不要。为了不给她带来麻烦,后来我们再没去过。刚上班的时候,在我工作的镇上,有一次我和老公与她在集上偶遇,她看起来老了许多,也更加憔悴了。说了一会儿话,老公给她200块钱,她又是说啥也不要,我们仍下钱转身就跑,她拼了命追上来硬塞给我们,几次三番如此,无奈我们只好作罢。身为女人,在自己做了母亲后,我更加理解了她的艰辛与苦衷。今生她对我的养育之恩我无以报答,只能默默记在心里了!

  

  就在这篇短文写到一半的时候,女儿凑过来看到题目,大吃一惊,啊,你有两个妈妈呀?

  

  是啊,我说。

  

  我怎么不知道?她继续吃惊地说。

  

  我没跟你说过吗?我努力从记忆里搜寻这方面的印象,可能真没跟孩子们说起过吧。一个女人曾经默默为我付出十年光阴,我的孩子们竟然不知道她!

  

  事实是,如果不是因为母亲节,我也已经多年没有想起过她了。

  

  与我共渡十年时光的继母,你现在过得好吗?

  

  谨以此文怀念我的继母!

  

  2018年5月12日


上一篇: 《世界大同》     下一篇: 《我们的中国梦—空姐遇害案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957次 | 联系作者
对《怀念我的继母》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