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病危的日子》--翟梅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5-10   共 0 篇   访问量:874
母亲病危的日子
发布日期:2018-05-10 字数:2716字 阅读:874次


 

花甲中期的我原本还能干干家务,带带孩子,无情的病魔限制了我的自由,掠夺了我的健康和那力所能及的一点权力,不得不使我停下来,很不情愿修心养性“享受”那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优厚待遇,为此也成了所谓的大闲人。除了左邻右舍串串门看看电视外,就是拿起手机盲目的翻看,无意中看到了“母亲节”这三个字,立刻想起了早已故去的母亲,一阵悲伤油然而生,痛思慈母的泪水也夺眶而出,母亲生前那桩桩件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瞬间穿越时空隧道回到二十年前……。

虚弱多病的母亲在我家住了二十天还算不错,和母亲相处那段时期,深感特别温馨。白天一起唠嗑,夜晚俺娘俩睡在一张床上,谈古论今,滔滔不绝直到深夜。讲她小时候在娘家和在奶奶家的一些故事,议论吃食堂饥饿难耐的苦难情景,又说她参加修黄村水库,伊河捞乌沙运送万安炼铁厂的经过。四几年父亲被抓去当壮丁,后来上山烧炭。我们几个小时候哪个淘气闹人、哪个最乖巧懂事听话。又讲如今国家政策好,农民大翻身天天就像过大年,自家的家长里短,左邻右舍家的陈年旧事……,总之我们天天有说不完的知心话,夜夜有道不尽的母女情,从中使我倍感温暖亲切,甜蜜喜悦。转眼已靠近年关,母亲说二十三老灶爷要查人数之前必得回去。

那是一九九七年腊月二十一日,老伴叫来他弟弟,唯他有辆无蓬三轮车,搁上两把椅子,大门外把笑盈盈的母亲扶上车由老伴护送。我站门口望着母亲离去的身影心里很不是滋味,抹着眼泪直到车辆消失在村口。不料三天后父亲捎来口信说母亲回去当晚旧病复发,咳嗽、发烧、哮喘,他已请去医生给母亲治疗不让我应记。那一夜我失眼了,非常悔恨自己没给母亲披件大衣,没有亲自护送母亲,明知路况差母亲体弱多病,没有嘱咐弟弟慢点开车……,是我疏忽大意考虑不周,导致母亲犯病遭罪,我非常惭愧和不安,又忙于年关做豆腐,扫房子,白天也没顾上去探望母亲。

二十五晚饭后,我围上围巾带上手电,去找本村的贾医生。贾医生为人热情和气看病细心,无论五更黄昏,有求必应,从不推辞。我说明来意他便爽快答应了,整理完毕背上药箱,我前面带路他紧随其后。那是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迎着寒风穿过冷冷清清的村街,高一脚低一脚随着时隐时现的灰暗灯光慢慢向前移动,七八里的路程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辛苦奔波,终于来到家门口,一边敲口一边喊父亲。不多时门开了,父亲热情地招呼着接过那沉甸甸的药箱,我飞快向母亲奔去。踏进门槛看见母亲喘着粗气坐在床头难以入睡,我“妈”了一声再也说不出话来,两行热泪滚滚而下,母亲有些激动地伸出双手,我赶忙握住,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真冷天…黑灯瞎火…的回来干啥?看你手…冻得跟冰块似的,来让我…给你暖暖”,说着抽出双手把我的手捂在中间,由于发烧手特热,不仅捂热了我的手也握热了我的心我的全身,此时我百感交集特别难过,抽泣地更加厉害了,这时父亲将药箱放在桌上,贾医生来到床前微笑着问:“啥样?”,我忙抽出手擦一把眼泪站在旁边,母亲看到医生惊了一下勉强笑着说:“哎哟她给你领来了,这闺女真黑真远…”,她停顿了一下又说:“我的病怕不行了,不用治了”,医生细心的给好拔了脉,听听胸部安慰母亲说:“没有事,打两瓶就好了”。医生一阵忙活挂上药,扎上针稳定后,父亲安排医生西屋住下,我陪护在母亲身边,这时母亲看了一眼另一床上的父亲,轻声说:“我的病不益治呀!这几天是越治越重,你回来看看,我很高兴,谁让你给医生叫来?”,我抱歉地说:“妈,听说你犯病我后悔死了,怨我粗心大意没把你照顾好,赶紧让医生给你治好不受症呀妈!”,母亲叹了口气又说:“乖,妈知道你是好意,可病在我身上我清楚,打针是在害妈呀!快把针拨了吧”,听了这番话我真蒙了,心里非常纠结,不知所措,于是叫醒父亲与他商量,父亲略加思索说:“你妈这人你还不知道”,不舍得花钱呗!一想也是,一生节俭的母亲怕花钱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于是我劝母亲说:“妈,俺们有钱花不了多少,钱花了还可以挣,俺七个人可就你一个妈呀!你一定得好,不让医生治咋好嘞!”。药水仍在滴着还有半瓶,几分钟后母亲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我说:“傻闺女,妈不疼你们钱,只是我这病…你不想要妈清打了若想要妈快拔了吧,兴许妈还会好”,我再次陷入纠结之中,心似刀绞的难过,我哭着说:“妈今晚怨我了,因我太想要妈了,怕失去您,才叫到医生恨不能一下子给你治好了…可你…我现在就给你拨掉,以后我再不说给你治了”。这次我没惊动父亲也没请求医生,果断给母亲拨了针,母亲终于松了一口气,露出一丝丝微笑,并催我快睡,但此情此景我再也无法入眼直到天亮。


过了初一姐姐妹妹都回来了,母亲病情继续恶化,但她决意不治,初五下午还请了神家,我和姐姐还跪在地上乞求神灵给母亲添寿,但愿母亲过几天就会好,我们也一直期待着,日夜守在她的身边,病情仍不见好转。一直坚强的母亲越来越支持不住,不停的呻吟,胸脯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度很大,每呼吸一起胸腔就“叽”地一声,非常难受痛苦,看着母亲受罪我们都情不自禁地落下眼泪,但病入膏肓的母亲头脑很清醒,她用依依不舍的目光含着泪望着我们断断续续地说:“你们都都别难过,人早晚会有这么一天,你…你们都…都各…各自珍重。过好…自家日子,妈也…舍不得你…你们,如果有…来生,妈…再…再陪…”。不管我们怎样哭喊,她走了。我那吃苦受累、受尽病痛折磨、没享过一天福最最可怜的母亲于一九九八年农历正月初七早上与我们永别了。后来听父亲说母亲还是舍不得花钱不愿拖累儿女才放弃治疗放弃生命的。

光阴似箭,一晃二十年过去了,但我永远不会忘记母亲病危时还心疼着我,最后一次给我暖手…,不会忘记临终前还惦记儿女给我们留下那段撕心裂肺的话语,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呐!每每想起潸然泪下,悲痛万分,心中充满无限的愧疚和遗憾。

 

2018年5月5日农历3月20日

库区乡 翟梅兰


上一篇: 《人欲》     下一篇: 《忏悔二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874次 | 联系作者
对《母亲病危的日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