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4-25   共 112 篇   访问量:1508
裙子
发布日期:2018-04-25 字数:2161字 阅读:1508次

       大清早起来,骑车急匆匆往学校送孩子,一路上冷风料峭,寒意凛凛。突然,由远而近摇曳着一袭美丽的花裙子,就是夏天质地特薄的那种丝质面料的连衣裙,她全身仅仅裹着这样一袭弱不禁风的裙子。仿佛从天而降的仙子,她,一位中年少妇在清晨瑟瑟的冷风中健步前行。当然也许具有强烈爱美之心的她是故意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其时,我不敢贸然判断她冷或不冷,我向来只知道人的皮肤对外界温度的感应是几乎差不太多的。

  放眼望去,大街上走动的中老年人还穿着棉袄,我的上身也还穿着一件很薄的羽绒服呢。我一时想起,按农历计算,现在还是人间二月天。虽然杨柳始萌新芽,山花渐次开放,白天气温也逐渐攀升,但昼夜温差竟有二十多摄氏度呢!这让山区小镇的人们一时还很难从冬日的余寒中走出来,面对清晨那一袭漂亮而耀眼的花裙子,倍感惊愕的人们都在寻寻觅觅,探寻春天的足迹;仰望长空,俯瞰大地,他们的目光满含着对北国春天深情的期待。

  余寒犹厉的清晨这一袭漂亮而惹眼的花裙子,可以想见裙子对于女人的诱惑力该有多大。穿越深秋和严冬,就像穿越一条漫长的时光隧道,她们已经等得太久了,每天关注着气温的变化,她们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于是当北国刚过立春,足不出户,身处深闺,她们早就有点跃跃欲试了;时至春分,甫过清明,不管气温如何反复无常,出尔反尔,她们就狠心地脱下厚重的棉衣,裹上心爱的裙子,欲先过一把瘾,唯恐其他诸多爱美女士捷足先登,抢了公众贪婪注视的目光了。

  我理解女性的心理,尤其是爱美之心。古人云“女为悦己者容”,其实不少男性也有此种心理。作为男儿身,我百分之百地相信并认可这句话。女人天生爱漂亮,且希望自己姣好的容颜和颇费心思的妆扮得到别人尤其是异性的欣赏和垂涎。我尤其认为,作为装饰品或者衣服,世界上再没有比裙子更能凸显女性的妖娆和美丽的东西了。

  记得小时候在家乡山村上小学,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所有贫穷的人们都还很守旧,而恰巧有一两个女生斗胆冲破人们固有的陈旧观念,系一件或深红或洁白的裙子走在校园,为一个明朗的夏季点缀上缤纷的色彩,也让一个季节变得意味深长,耐人寻味。我实在佩服她们的勇气和自信,她们一定相信自己穿上裙子会更好看,事实果真如此,她们显得更加清纯靓丽,尤其走在风中,微风摇摆裙裾,更显灵动和飘逸,因此她们才更有勇气做第一个“以身试法”的人。今天,回眸流逝的小学时光,那或红或白的裙子仍然浮动在我记忆深处,正因那一袭裙子,我的乏味的小学时光在记忆的底版上才有了闪光的亮点,那一段永逝不返的岁月似乎因此更加令人怀念和追忆。

  穿裙子的女人是这个世界上一道美丽的风景,我相信稍稍有点艺术审美眼光的人们不会太反对吧。你看,膝下承欢之幼女穿上它,就像春日盛开的一朵硕大的牡丹,绽放着勃勃生机和希望;豆蔻少女、二八芳华者穿上它,凌波微步,娉娉袅袅,仿佛玉树临风,顾盼生姿;二十、三十妙龄者着一袭长裙,犹如荷立水面,容如荷花,裙似荷叶,风生裙动,恰似微风吹拂莲花,让人怜生“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之慕爱之情。风韵少妇、半老徐娘着裙款款而来,略施粉黛,巧抹淡妆,浑身散发清新典雅之气,不着人间烟火之痕,在俗世烟尘中邂逅之,实在愉人眼眸,怡人心神,令人减却多少人生烦恼啊!

  你看那古典戏曲舞台上的旦角皆着拖地长裙,浅吟低唱,颦笑弄姿。长裙荡漾,如“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演绎了人间多少悲欢离合,恩爱情长。那《聊斋》之狐女,衣袂飘飘,裙裾舞动,长发如瀑,面容如月,双眸含情,“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令追求功名之书生情萌意动,魂牵梦萦,为情所俘。我想,徐志摩《沙扬娜拉》中“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之日本女郎,也应该是穿着裙子的,只有穿着裙子才能尽态极妍地展现女性的温柔和美丽,雅致和多情。

  裙子是造型艺术,就像现在的紧身裤,可以显示女性的纤细瘦美和线条的玲珑之美,而裙子可以尽显女性摇曳生姿的婆娑之美,阴柔之美,线条之美,灵动飘逸之美,多情善感之美,实在悦目怡情,给人唯美的视觉冲击。裙子是女人的艺术品,而穿裙子的女人是这个世界的艺术品。不管什么样类型的女人,只要穿上裙子就立刻有了飘逸灵秀之美,相信人们是有这种生活经验的。

  说起裙子,我就老是想起不知是谁斗胆说过的一句幽默的话语,“演讲就像女人的裙子,越短越好”。这大概是那些听腻了所谓专家、领导的长篇大论的人们一时的愤怒之言了。抛开这个话题不谈,就裙子而论,也不一定越短越好,太短恐怕不仅失去了女性的优雅之美,而且也可能有伤风化了。

  穿裙子很好看,只要无搔首弄姿、以媚惑人之嫌; 只要入时,随季节变换而穿;只要自己真的不冷,自我感觉良好,那就大胆地穿上吧。因为对于别人,你是风景,你愉悦了别人的尤其是大男人的眼睛。

  她在清晨的冷风中穿一袭美丽的裙子,或许我们真的应该欣赏她,切莫要说风凉话,切莫要打击女性爱美的积极性。也许她冷了自己,却从视觉上愉悦了别人,温暖了这个世界。地处北国,她就是春天的使者,她是朱自清笔下花枝招展的春姑娘,她笑着,走着。


上一篇: 《有关玩乐的记忆》     下一篇: 《布谷叫了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508次 | 联系作者
对《裙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