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缘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4-16   共 0 篇   访问量:917
男友
发布日期:2018-04-16 字数:2035字 阅读:917次

  我刚从精神病院出来。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得病,是我前男友肖建住在那里,我和现男友魏巍去看他。

  这一切都源于半年前我的一次任性。我不知道是应该感谢那次任性还是应该憎恨那次任性,它让我认识了两个曾经自以为很熟悉的男人,找到了真正爱我的人。但如果可以选择,这些是以其中一个男人精神分裂为代价的话,我宁愿一切都从未发生。

  半年前,我突发奇想“进山去过两天远离尘世的生活!”肖建自然陪我,魏巍也跟去了。

  肖建大学和我同班,来自贵州的一个小县城,人长得清秀高挑,性情沉稳。

  魏巍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上同一所大学,我和肖建恋爱后,他俩成了朋友,魏巍当起了灯泡。

  我的闺蜜裘妮说:“别二好吗?魏魏喜欢你!”

  我笑,“怎么可能,他喜欢我?”

  裘妮说:“你还真没长心眼,他上清华的料,为什么偏陪着你上北理?那么多美女追他,他不理睬,却陪着你们玩?你别说他和肖建是好朋友,没道理。”

  其实我上高三的时候就发现魏巍喜欢我,但哥们当惯了,上大学后又认识了肖建......大学毕业,我门都有一份理想的工作。

  那天下山的时候我扭了脚,疼得不敢粘地,肖建和魏巍只好轮流背着我走。我们三个人在山林里跋涉了很久,终于走进了一片空地。看着空地上那个像卧牛似的大石头,我吓出一身冷汗。三个小时前,我还骑在牛背上,扯着牛的耳朵留影。

  “天啊,我们迷路了!”我趴在肖建背上叫。

  “算了,别瞎转了,我累死了!”肖建把我放到地上,脸色阴郁。

  “好吧,歇会再走!”魏巍递给肖建一瓶水。

  “哎呦,好疼!”我脚一动疼得钻心。

  “疼,你还喊疼,你知道吗?我们走入了绝境,都是因为你不让带手机,说什么要逃离尘世;说什么来感受古人悠闲宁静的逍遥!”肖建一屁股坐在地上。

  沉默,我们沉默着,周围死一般宁静。

  我们都明白,那种情况,即使不再迷路,背着一个人上路,天黑前走到山下也是不可能的。最好的办法是在那里过夜,等天亮再走。

  肖建突然起身,拎起背包就走,边走边说:“你们先休息,我去探探路。”

  我冲肖建喊:“嗨,你......”

  肖建站住,回过头:“我去去就来。”

  “再见,注意安全!”一种不祥的预感掠过,我不禁战栗。

  太阳开始落山了,肖建还没有回来。光秃的树枝在寒风中摇曳,空气沉闷而压抑。

  我望着天空说:“他家不能没有他。”

  魏魏说:“我理解!”

  我说:“他很难,父亲刚去世。他要是死了,他妈和妹妹就没人养了。”

  魏巍递给我一瓶水说:“不会的,你不要那么悲观。”他起身去捡干树枝和石头,他把树枝堆在我们前面,堆成一个大垛。

  天渐渐黑下来,周围的一切变的模糊,魏巍掏出两块巧克力给我,“吃一点吧,身体需要热量。”

  我掰了一点放到嘴里,呷了一口水,喃喃地说:“他的背包里还有一瓶水和一个面包……他可能已经到了山下。”

  魏巍抖了一下,靠近我,眼睛闪闪发光。我想他是知道了我看透了肖建抛下我们独自逃走的企图,心里难受。

  月光清凉如水,风不大,但很冷。

  魏巍靠紧我,脸庞坚毅,“再忍会儿,过一会儿,我就点火,有了篝火就暖和了。”

  我问:“你怕死吗?”

  “怕!”魏巍脱口而出。

  “我也怕,我从来没有想过死。但今天我想了很久,我一直在想......”我哽咽道,“我看错了人,我对不起你!”

  “你没有对不起我。”他搂紧我,“不怕,我们不会死的,我一定把你带出山!”

  我扑到他怀里,哭着摇头,“不,你不用管我,你一定要活着回去!”

  远处,黑暗中一片诡异的光点移动,闪闪烁烁,像传说中的鬼火。

  光点越来越近,闪着绿色的荧光,那是狼的眼睛!我屏住呼吸,搂紧魏巍。

  魏魏抽出抱我的手,点燃篝火。

  篝火越烧越旺,他奋身跃起,左扑又闪,大声叫喊:“来吧,你们过来啊,该死的狼!他边喊边奋力敲击水壶。

  我瞬间明白了他的意图,也跟着的敲击呐喊。

  喊声,敲击声,在寂静的夜空回荡。

  熊熊篝火照亮了山林,照亮了他跳跃奔腾的身影,荧光不在移动,狼发出怪叫,仓皇逃窜。

  篝火引来了护林人......我俩得救了!

  两天以后,搜救人员在深山的峡谷里找到了肖建。他疯了,谁也不知道他那几天经历些什么。

  


上一篇: 《女人背后的男人》     下一篇: 《出塞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917次 | 联系作者
对《男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