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小时候听说书》--姬建国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4-12   共 0 篇   访问量:1385
难忘小时候听说书
发布日期:2018-04-12 字数:8201字 阅读:1385次

                                                                     

       我的老家在一个小山村,德亭河和左峪河汇成的伊河支流从门前经过,隔河是一片大竹园,一年四季听河水哗哗,看风过梳竹,景色醉人,令人神怡。可是小时候家乡很穷,人们文化生活更是特别贫乏。农村没有通电,用煤油灯照明,更不知道啥叫电视。偶尔看一场电影,还得跑老远老远的路到外村去看。每年农历四月的物交会和十月一日的古刹会、春节等,才有机会跑到集镇上挤到戏台下面看看戏。回想起来,最方便、最能让男女老少都能就近听看的一种娱乐形式莫过于说大鼓书(农村习惯叫说书)了。
     

       说书一般是由两个人合作,(有睁眼,也有盲人)。这两个人一个拉弦子,一个站在一张桌子前,一只手拿个梨木或金属做的简板,另一只手拿一个鼓槌,说一会,唱一会。手里不停地打着简板,说到紧张处,挥起鼓槌猛敲一阵。因为说书人是流动性质,所以时不时到村里来,一年中间听三两回说书不在话下。
     

       说书的人一般是到村里先找一个生产队干部。这个生产队干部再和其他几个干部商量:“有说书的来了,咱听不听?”如果不听,就给说书人回话,“这次不听了,你到别处去说吧”。如果听,就把说书人安置下来,然后两个干部拿着布袋掂根秤,按全生产队每人平均一斤或二斤的标准挨家到各户去收粮食。粮食收完,在本生产队就地处理卖掉,卖粮的一两块钱便是这一次说书人的工资了。说书的内容都是有完整情节的大部书,如《刘墉下南京》、《呼延庆打擂》、《林海雪原》、《平原游击队》等,一部书得说几个甚至数十个晚上才能说完。因为需要给说书人拿钱,钱又是群众兑的粮食,群众都很困难,不可能一次拿那么多粮食去听说书啊,所以听一次说书只能听一两个晚上,最多三个晚上,一次说书也只能说一个大部头的一段内容。剩下的内容就只能作为留下的想头放在脑海里吊着胃口了。
     

       每次说书,是村里最热闹的时候。吃过晚饭,各家老小掂上凳子,扶老携幼开始陆陆续续向生产队歇季的麦场上涌去。麦场中心放两张桌子,桌子上放两盏煤油灯,听众围在一圈,等人到的差不多了,主说人抡起鼓锤,咚咚咚一敲,本场的说唱就算开始了。但这远不是正式内容的开始,因为说书人还需要加很多的开场白绕圈子,绕来绕去,好长时间才能切入正题。这些开场白又叫书帽,有的书帽是一个笑话,比如:
                                     

         说一个娃子老是瞎,
                                    

         鼓都到房檐下屙粑粑,
                                      

         拾哟琉璃擦屁股,
                                     

         又光又凉不把滑。
     

 又比如:
                                     

          有一个闺女本性刘,
                                      

          十三根黄头发她好搽油,
                                     

          香油搽了二斤半,
                                      

          搽的顺头往下流,
                                      

          虱子上去把不住滑,
                                    

          扒扒叉叉打哧溜,
                                     

          虼蚤上去站不稳,
                                      

          一跌一跌摔跟头。
     

       这些书帽听上去清楚明白,直白无疑,既有粗粗的土腥味,又非常有趣,常常引得人们捧腹大笑。还有一种开场白不带笑话,内容比较严肃,但也很有趣,如:
                                     

         小弦子一拉嗡嗡嗡,
                                    

         叫声看官你当听,
                                     

         我问你想听文来还是想听武,
                                    

         想听奸来还是想听忠,
                                    

         想听文来咱说学文化,
                                     

         想听武来咱说杨家兵,
                                    

         想听奸来咱说蒋介石,
                                     

         想听忠来咱说毛泽东。
       

       经过一段时间有趣的绕,说唱才转入正题。在说唱正本过程中,说书人将各种手法都用了进去。最大的手法有这么几种:一是添油加醋。将原小说的内容拉大拉长,本来在小说中一二十分钟就能读完的内容,在说唱中得几个小时才能说完,因为说书人都喜欢加细节,一个细节就得说上几十分钟。二是绝对化。说哪个东西好,那是好的天上没有地下缺。说哪个东西不好,那是世界上独一无二,没有比它更瞎的了。三是极力渲染。姑娘长得漂亮,名字不是叫“人人爱”,就是叫“看不够”,个子长得不高又不低,不胖又不瘦,往脸上看“月牙眉弯正正正正,黑眼珠黑顶顶顶顶,一口牙白生生生生,鼻子长在正中中中中,张嘴说话像百灵,一笑两个喝酒坑”。说坏人长得难看,那是个子不足三尺高,前背锅、后背锣、豁子嘴、烂烂眼、囔囔鼻,经过极力渲染,这个人在说书人口中成了一个不齿于人类的丑东西。一次说到一位英雄被敌人抓住关了起来,后被我们游击队深入敌人内部偷出了关押英雄的地下囚室的钥匙,把囚室门打开救出了这位英雄。其中有这样一句话:“只听咣啷一声,游击队的同志们打开了八斤半重的大铁锁”。哇,别说八斤半,长这么大我连三斤重的铁锁也没有见到过,夸张渲染的够严重了吧。每到一段书快要结束,或者本次说书准备结束的时候,说书人总要找一个比较惊心动魄的时刻去结尾,以便给听众留下一个强烈的悬念,让人欲罢不忍。比如一次说《平原游击队》,是用李向阳被敌人包围作为本段的结束来这样造悬念的:                                 里三层,外三层,
                                    

          里二外八十来层,
                                     

          把向阳围在正当中。
                                    

          这一回逮住李向阳,
                                    

          绳捆索绑送府中,
                                     

          这一回抓住大队长,
                                     

          李大队长可要受酷刑了呀。
                                     

          说到这里拦住板,
                                     

          同志们都回家讨安宁。
      

       在这李向阳生死未卜的严重时刻,同志们怎么能放心下后面的情节去回家睡觉讨安宁呢,于是便极力拍手:“再送送再送送,休息一会再送一段”,等休息一会,喝点水,便又接着往下再说一段。如果还想继续听,观众还不走的话,那就再说一段。这样三番五次,直到深更半夜,才在听众恋恋不舍中降下当次说书的帷幕。
      

       这几年很少再看到说书的场景了。虽然在乡村的某个地方,在小营业部开业庆典的时候,在闲散人员聚集比较多的休闲公园里,还会有人偶然说一场大鼓书,但总的说这个较为古老的娱乐方式逐渐稀少了、弱化了、慢慢衰萎了。尤其在电视、网络、数字电影等娱乐平台不断更新换代的情况下更是如此。想念说书,只有把少年时的记忆翻出来扒扒捡捡,从中挑出一星幽幽的乐趣找出半点淡淡的温馨玩味玩味罢了。作为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也许国家正在设法抢救,也许一些不把效益看得那么重的年轻人正在暗中钻研,但与说书相伴走过童年的我们这一代人真切的希望,有朝一日,当祖国认真盘点传统文化库存的时候,能让我们欣喜的看到,大鼓书,仍然在!

上一篇: 《第三十六章 空间里的设想》     下一篇: 《早晨的公园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385次 | 联系作者
对《难忘小时候听说书》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