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缘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1-19   共 0 篇   访问量:1466
出击
发布日期:2018-01-19 字数:7634字 阅读:1466次

   酒馆不大,昏暗。

我在犄角的一张酒桌前坐下,要了酒菜,自斟自饮起来。

桌子对面坐着一个陌生男人,瘦弱,脸色通红。他用迷离的眼睛盯着我,举起粗瓷酒杯向我晃晃说:“我那天也怪了,非拽着白帅喝两杯。我很谨慎,在科里没交一个朋友。白帅是二楼计划科的,是在?”男人左手两指点着太阳穴,皱了下眉说,“是03年,在碧玉湖开年会时结识的。当时住一个房间,挺谈的来。关键是做酒友,在一个局不在一个科室,这距离正合适。”男人朝我挤挤眼,那样子像说“你懂得,哥们。”我回了一个笑。

男人喝了口酒说:“那天酒刚入肚,秘密就冲出口来,按也按不住。白帅问我你怎么知道的?你看到了?我说看到了,我到九天大饭店看朋友,在楼道看到老头子搂着冰美人进了802房间。我朋友住807,我当时正开门想出去,哎呀妈,我立马退回来了。”

男人看了我一眼,说:“嗨,老头子是局长外号;冰美人是财务科长;白帅也是外号,脸白,帅气。”  

男人又喝了一口酒说:“回到家,我就后悔。白帅的话总在我耳边响‘这件事你只能跟我说,要是让老头子知道,小鞋你就穿定了。’我当时想是啊!人都说老头子心毒手狠,我必须管住嘴。可白帅的嘴严吗?人这个东西,不好说啊!那些日子我像惊弓之鸟,觉得单位里每双眼睛都变得异样。于是我找机会往老头子身边凑,观察他的反应。一个月过去了,老头子对我如同以往,没任何变化。我觉得自己多疑了,甚至怪自己怀疑白帅。可半年后,当我快把那件事忘了时,这小鞋竟来了。”

男人脸变得阴沉:“去宁夏支教,怎么说也不该我去。我学结构的,39岁,孩子正上小学。”

我突然有了想跟面前这个陌生男人聊下去的冲动,我起身把他的酒杯倒满,说:“你这个岁数,正是科里的顶梁柱,孩子也需要辅导,是真脱不开身啊!”我的声音充满感情像是说自己,“是白帅嘴不严传出去的?还是他把你卖了,向老头子告了密?”

男人笑了,笑得很惨:“嘿嘿,老头子,老头子一直蒙在鼓里!”

我疑惑,问:“那,不是老头子给你穿小鞋?”

男人举着酒杯点我:“你啊,弱智!弱智!”他举着酒杯的手在抖,杯中的液体迸溅,滴滴拉拉洒落桌面。

我催促道:“你说,怎么回事?”

男人一仰脖把杯中的酒喝光,说:“刚才,临来的时候,旁晚我在家整理去宁夏的行李,想起一个优盘放在办公室的抽屉里,就想取回来带走。于是我就去了单位。单位离我家三站地,晚上只有保安守大门。我和保安面熟,进出方便,路过二楼的时候,我往里瞟了一眼,发现白帅的办公室门前有一条光束,就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躲在门外观察。诶,也怪了!鬼使神差似的,我好像就知道里面有事。我看到了冰美人倒在白帅怀里......妖精般的手指戳着白帅的脑门数叨‘你笨死了,我哪能把书呆子看到的事告诉老头子啊!那老滑头,贼的很,他知道了就会警觉,就不会听我的话,让书呆子去支教了。’书呆子是我的外号,我可真够呆的,要不是听到他们谈话,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俩早有一腿,而且还是白帅让冰美人去勾搭老头子的”

我的心一颤,天呐,难道真有神灵指引?我正经历了一半眼前这个男人经历的事情。还差一步,还差一步我就要陷入泥潭。

我问男人:“你当时怎么没用手机录下来?男人瞪着我,所问非所答:“有眼无珠,有眼无珠!活该被耍弄!”

我无奈地摇摇头,起身,指着他说:“这不怪你,谁都有认错人的时候,关键是......”

我走到吧台,替男人结了酒钱,离去。

7个月以后,我们局的副局因为贪污受贿被双规了。至于我起了什么作用,哈哈,你猜猜。


上一篇: 《宁静》     下一篇: 《女人背后的男人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466次 | 联系作者
对《出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