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人生》--里远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1-19   共 0 篇   访问量:824
苦难人生
发布日期:2018-01-19 字数:1702字 阅读:824次


? ?不见志文有十几年了。

? ?在一次集市上,我在一个菜摊前蹲下来买菜,忽然听见有人叫了我一声“江山林”。我抬头一看,发现卖菜的老汉正盯着我看。只见他头发灰白蓬乱,满脸皱纹,胡茬老长,背驼得历害,一看就是饱经风霜的样子。我盯着他仔细看了一会儿,忽然也喊出了声“刘志文”,接着我俩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 ?刘志文家住的村子和我家住的村子离得不远,相距也就十来里路。他是一九三0年生人,小我四岁。他家原是村里的首富,有良田几百亩和车马门店。由于他家富裕,他在家又是独子,听以他很小时父母就请老师到家教他琴棋书画,到了上学年龄就到学校上学。由于我上学晚,所以虽年龄不同我们也是一个班。志文很聪明,门门功课都是优良,他的文艺素质也很高,每当学校联欢,他都用胡琴给大家演奏“二泉映月”,悠扬动听,令同学们羡慕不已。

? ?小学毕业后,由于家里需要劳力,我就辍学回家劳动了。后来听说志文上了初中,初中毕业后又到省城上了高中,如果不是当时动乱,志文还要上大学呢。

? ?高中毕业不能继续升学的志文带着他在省城学校的恋人回到了家里。他的恋人叫于金仙,长得眉清目秀,像出水的芙蓉,是少见的美人。她知书达理,并且很懂事。所以虽然她和志文是自由恋爱的,这在当时还不太流行,但由于金仙是难得的好媳妇,志文的父母也很满意,在家给他们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婚后他俩的生活更是甜蜜。

? 五二年开展扫盲运动,由于当时有文化的人少,高中毕业的志文和金仙夫妇俩,以及只有小学毕业的我,都被新政府动员出来当了扫盲教师,后来又全都转正成了国办教师。志文和金仙文化程度高,都被分在乡中心学校任教,我被分到下面村子里任教。我们都属同一个乡校,每次开会学习都聚在一起。

? 乡中心校后来来了个校长叫张贵。张贵实际上是破落地主出身。他家原来良田百顷,骡马成群。但到他父亲这一辈就败落了,因他父亲吃喝嫖赌抽大烟,把家产都折腾光了。不过正好,土改赶上定了个好成份“贫农”,所以在重成份的当时张贵得以当了校长。但张贵骨子里也像他爹一样缺德,也好吃喝嫖赌,对女人有着色狼之心。他对金仙老师的漂亮像狗对肉骨头一样垂涎。刚开始他碍于志文还不敢有过分之举。后来看志文人老实,就千方百计打金仙老师的主意。在一次趁无人想对金仙非礼,遭到金仙严厉拒绝,张贵便怀恨在心。从此志文和金仙在学校的日子就没好受过。不久赶上六二年精简下放人员,张贵就趁机用成份高的罪名把志文与金仙辞退了。

? 志文和金仙从小上学,在家又没干过活,手无缚鸡之力。当时正值天灾之年,二人被辞退回家后连饭也没得吃。不久就听说他俩从村里消失了,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

? “这么多年你们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握着志文的手说。志文抽回手,叹了一口气,简要告诉了我他们的经历。当时他和金仙被辞退回家没有饭吃,没奈何,俩人一狠心,谁也没告诉,就外出讨饭去了。

? “我们外出后一路讨要为生,每逢人多的地方,我拉胡琴,音乐教师出身的金仙唱戏、唱歌,有好心人给点零钱、吃的,在穷困的地方有时什么也要不着。白天讨要,晚上就睡破庙、牲口棚、屋檐下,桥洞里,只要能活命就行。就这样,我们走遍了内蒙、东北三省,走遍了城乡。不知不觉十几年过去了。″

? ?“金仙呢?”我问。

? ?“别提了。”志文满脸风霜的脸更显悽惨。“那是前年冬天,东北的冬天格外冷,又加上我们没有合适的住处,金仙得了肺病就始终没好,时间不长就去世了。她临死前要我把她的骨灰带回家。我把金仙带回来埋在老家的土地上,就守在她身旁,我哪也不去了,再也不走了。”说着眼泪就顺着他满是皱纹的脸淌下来。

? 我怕他太伤心,就一再安慰他,并和他约定改天我去找他一块去祭奠金仙。

? 在回家的路上,我脑中一会儿浮现出年轻时英俊潇洒的志文和漂亮的金仙的影像,一会儿又是凄风苦雨中互相搀扶着的一对弯腰驼背的乞丐形象。他俩这十几年的乞讨生活是遭受了多大的磨难呀。唉!真正苦难的人生啊!

上一篇: 《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八)——薛宝钗与宝玉都是石头》     下一篇: 《第五章 画虎·泥鳅和女巫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824次 | 联系作者
对《苦难人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