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12-27   共 772 篇   访问量:1100
海鸥飞处水云间
发布日期:2017-12-27 字数:31374字 阅读:1100次

陆浑湖里有海鸥?没错。记得前几年还有人发片子,跟发现外星飞碟似的惊叫着说在陆浑湖里发现海鸥了。这几年随着伊河上游矿山的治理,伊河水环境的改善,飞来陆浑湖越冬的海鸥越来越多,今年更是多达数千只。这些黄喙、黄爪,白羽的长像喜人的精灵,成群停驻或飞舞在陆浑湖面上,鸣叫嬉戏,让平日冬日里单调冷清的陆浑湖,忽然就灵动热闹起来。



海鸥聚集最多的地方,是湖中一处名叫水云间的人工“岛”——其实是停泊的一个比较大的鱼宴船。船与湖岸之间,铺设有长长的浮桥。上千只海鸥,每天就聚集在鱼宴船和浮桥的四周,偶尔还会在浮桥的护栏上站立成整齐的几排。蓝天、阳光、碧湖、楼船、浮桥、白鸥,你说世上还有多少比这更美的风景?



海鸥成群聚在水云间是有原因的。水云间的老板姓申,50多岁了,就称他老申吧。据说老申很有钱,当年开矿发家,现在开着嵩县最大的汽车城、最大的摩托车店,还有这个最大的名为水云间的鱼宴船。当然,老申多有钱和本文关系不大,我这里要写的,是在我眼里一个可爱的老申,和他与海鸥的故事。


老申



从哪写起呢?就从老申独特而欢乐的唤鸥声写起吧,想来我就是循着这声音,认识了老申。通常本地人呼唤鸡,都是“咕咕咕”;呼唤鸟,都是打几声呼哨,或“啧啧啧”地叫。可是老申呼唤海鸥不一样,是冲着鸥群扯着嗓子大喊“飞哦”“飞哦”(其中“飞”字还是普通话发音,非本地方言音fi),喊时还伴随有双臂往上伸展的肢体动作,喊得频率有多快,这肢体动作做得就有多快。你还别说,鸥群还真听他的,让飞就飞,密集地叫着在他的四周翩跹作舞,有的忽然掠过头顶,有的翅爪轻点湖面,喜得游客一个个手机相机快门咔嚓咔嚓的闪,老申这时则在旁边看鸟也看人,一脸的傲骄与开心。


老申招唤海鸥是有秘诀的。这秘决就是一边喊一边往湖里扔烙馍块——就是街上卖的一块钱一个的火烧馍。自打去年无意中发现海鸥喜欢吃火烧馍,老申就天天买火烧馍喂食海鸥。现在海鸥越聚越多,渐至于每天要投食六七十个火烧馍。自从冬天海鸥来以后,老申撂下其它生意,整天住在自己的鱼宴船上与海鸥相伴。你可以想象一个半老头儿,从早到晚在干冷的湖面上,不时伸着双臂对着一群海鸥高喊“飞哦——飞哦——”的场景该有多欢乐——有没有些《神雕侠侣》里周伯通玩蜜蜂的感觉?


老申聘请的鱼宴船经理老范,是外地人,曾经是老申当年在煤矿工作时的领导。老范呼唤海鸥的方式,与老申一模一样。老范说:海鸥都被他(老申)喂熟了,试过别的喊法,都不中,只好也学着他这样喊。“这样喊了两冬,把肩周炎治好了。”老范自嘲道。



老范的呼喊


其实不独老范跟着这样喊,鱼宴船上的员工也都这样呼叫海鸥——当然员工都是矜持的,一般不会有那俩老头那种魔性的夸张的动作——尤其是发点酒兴的时候。来的游客受到这种欢乐的感染,也都学着“飞哦——”“飞哦——”地呼唤海鸥。这“飞哦——飞哦——”声渐渐传播开来,与鸥叫声混在了一起(还别说,与鸥叫声还真有点像),渐成为一道独特的呼叫文化风景。

其实受大气候影响,鱼宴船上生意不是多好,来这里的人,大多观完鸟即走的游客和摄影爱好者。而且小气候也是沉闷而严酷的,经营一个鱼宴船要办二十多个证,而且要不断面临各项检查甚至处罚。但这些似乎并不影响老申面对海鸥时的那种欢乐。



你还别说,老申呼唤鸟这一手对于自己的生意还是有些用的。某次,上员来本地视查,下员设宴在水云间。上员表情不悦,饭局气忿沉闷而尴尬。老申知道后,骨子里生意人的精明就显露出来了,在上员用餐的房间外投了些馍块,“飞哦——飞哦——”的一叫,窗外漫天的鸥鸟就舞个缤纷,上员的脸再也板不住了,屁股也坐不住了,频频出来观鸟。本来僵硬的饭局因了这些可爱的鸥鸟,变成了一曲欢乐颂。



因为爱鸟,老申也爱上了摄影,并且经常把手机拍的海鸥照片发在拍鸟群里。因为近水楼台的原因,老申拍到了不少好照片。又因与海鸥朝夕相处,老申渐识鸥性。他说,水云间四周的海鸥,其实是分群的,大约有三四群,有时候各群之间,会为争领地而发生群殴。还有几只大海鸥,栖息在水云间左近的鱼网网箱那儿,似乎是群鸥之王。老申、老范开着船,带我们去看“鸥王”,确实有几只好大翅膀的海鸥,泊在那儿。我们的机动船轰鸣着驶近,网箱那儿群鸥飞起,却有一只大鸥,沉静地单腿立在一个渔网中的一个网箱上,孤傲地看着我们的镜头,看着我们的船一点点逼近。直到船快到跟前时,才攸然展开大大的翅翼,一个矫键的飞旋飞入空中。


夕阳下,漫天飞舞的海鸥是一道曼妙的风景。老申说,这么美的鸟,就是有人不爱护,甚至忍心伤害它。老申说,去年几个小青年来玩,他一个没注意,一小青年拿出弹弓冲鸥群就打,一只海鸥被打中了翅膀,差点掉下来。他眼看着众鸥哀鸣着环成一圈,护着这只受伤的鸟向远处飞去,“气得我‘祖奶奶八辈子’地噘(骂)那几个人,以后有三四天海鸥不往这边来”,老申至今说起这事还是很生气。老申总是对这些海鸥不放心,这也是他老要呆在水云间伴鸟的原因之一吧。




把夕阳海鸥拍完要走,老申执意要设宴请我们,并说经常看我写的文章。我品味着从商人嘴里说出的“经常”二字,因为我好像一共也没写过几篇文章。

晚餐很特色,鱼味是我很长时间以来吃得最鲜美的一回,以致老申说话的时候我也住不了口。酒是瓮装的,老申说是船上自己调配的,味道也很醇美。席间老申说了不少话,也喝了不少酒,那些话让你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实在的人。


餐毕夜已深,水云间的楼船和浮桥上,灯光闪烁,一轮上弦月挂于湖上。老申摇摇晃晃地非要踏上浮桥送我们过河,不让他送,走了一会,发现他还是跟过来了。就这样一直送到岸上。我们要送他回去,他不,非要看我们车走才离开。我们终是不放心,又踅回来。我踏上浮桥,目送他身影踉跄的扶着护栏向湖中灯火点点的水云间走去,湖风冷冷的,灯影之外是暗蓝的空旷与静谧。老申是孤独的,我想。又想起前些天听果豪法师讲佛说起的现世报来,是不是因为老申前半生开矿污染了水,老天就罚他后半世痴爱水鸟保护生态?呵呵。


写完此文已是天亮。想着在红日半明、氤氲笼罩的清冷的陆浑湖面上,是不是一群群的白鸟已经在纷纭地飞翔,是不是还有个半老的老头已经早早站在水云间渔宴船的甲板上,边投着馍块喂鸟,边乐呵呵地振臂呼喊:“飞哦——飞哦——”


上一篇: 《嵩县那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女人》     下一篇: 《救赎(微电影剧本)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100次 | 联系作者
对《海鸥飞处水云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