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井闲话》--在下无言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10-16   共 0 篇   访问量:414
花事
发布日期:2017-10-16 字数:3793字 阅读:414次

                                  

    我虽从未养过花,什么花迷,花痴,护花使者,采花大盗,也从来不与我相干,然而并不缺乏有关花的知识——我私下里以为。我毕竟忝为人师,是几十年来都一直被尊称为“老师”的人;我其实了解并熟悉有很多的花:譬如桃花、李花、杏花,又譬如茄子花、南瓜花、萝卜花、油菜花……对了,还有野坡里长的狗尾巴花!

    去年三月北来之时,大表姐对我老夫妻俩愣是万般的周到和殷情。临走时,还硬要送我们两盆是否也可称作为花的东西:一盆栀子花,其时并没有开花;一盆君子兰,其中有几株却是跟丝茅草一样的东西,我是叫不出名儿的,并且一点儿都看不见它有花的迹象。再瞧我们大姐那样子,像是生怕我们不肯接受似的,便再三喃喃道:“那盆栀子花你们拿去后,一定好好培养;养好了它会经常都开花的,一开花啊,满屋里都是香的!”

    我想也是,到时候一开花,满屋子里清香四溢不说,若是在春夏时节,没准儿还会招来满屋子的蜜蜂呢!然而就有些担心,倘若真那样,也许会遭蜜蜂蜇的!不过再一想,据说“能在花下死,做鬼都风流”,即便真的让蜜蜂给蛰了,那又算得什么?于是,我们便也欣然接受了亲爱之老姐的无私馈赠!

    先说那盆栀子花。圆形白底的青花陶瓷盆儿,底座小,口面大,中间鼓鼓的,从口面看去,但见圆润饱满,透出缕缕白而柔和的光亮,显得极其厚重与质朴。小盆中,赫然生长着三株栀子花的幼树,足有一尺多高。几根小树干,虽说有些孱弱,然而苍劲;黄褐的树皮间,又微微泛出淡青的颜色,颇显生命的活力。每根纤细的小枝桠上,都生着嫩绿的叶片,密密的,数都数不过来。它们俨然紧紧地偎依在一起,团团地簇成一气,成长得枝繁叶茂。它们为自己,也为我们,储蓄着美好的希望。

    我一直窃喜,仅如此之花盆就甚是精贵,如若是再过个三五百年,或是千把年,仅此一只小瓷盆儿,我之后世子孙们,也有可能会发笔横财矣!——哪承想,我那亲爱的老大姐向来可称做为“细磨石”的,今儿个却是大彻大悟矣,杳无一点自私之心,俨然产生了“共产主义风格”,竟然出手大方,不送则罢,一送则两盆儿啊!

    再说那盆君子兰。一株君子兰和另两株俨然草状的东西混栽一块儿。据说那两株也为兰草,它们算是同类,待在一起,会相安无事,还能和睦相处。那君子兰约莫五寸来高,凡叶子七片;每一叶片悉数宽大厚实,呈现出深绿的颜色,且片片向上斜伸着。那神态很端庄,极显矜持而又蕴藉、高洁而又沉稳。也难怪有诗赞曰:“芳名誉四海,落户到万家。叶立含正气,花妍不浮华。常绿斗严寒,含笑度盛夏。花中真君子,风姿寄高雅。”

    我们得到此两盆花后,真可谓满心欢喜,辄将我们的愉悦和希望一起,一路小心翼翼地一直带到了北京的女儿家。

    现在想来,我这人也真的还有些能耐:在栽花养花护花这件事上,那简直就有与生俱来的秉赋,乃无师自通也!记得往年有首红歌唱道:“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雨露滋润禾苗壮,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而我以为,咱家养花靠勤劳,花草生长靠阳光,松土灌水苗儿壮,老夫养花则靠天资与想象。于是乎,我为养好这两盆儿花,早已在内心拟定了好几种计划,也想好了近十种方案:譬如说,自两盆花儿到我家之日起,就一定要将他们搬到客厅前面的大阳台里放着,而且一定要将阳台上的窗户打开,不仅要阳光好,还得要通风透气——譬如说,自两盆花儿到我家之日起,就一定勤于动手动脑,时刻都应让它们保持足够的水分,每日里一定多浇它几次水;譬如说,自两盆花儿到我家之日起,就赶紧去买一个能够用来松土的小工具,得每天都去松土一次。……

    记得岳父健在时,常给我们讲起一个甚是幽默的故事:说有一个年轻的懒汉,整天只晓得睡懒觉,愣是从早睡到晚,又从黑睡到亮。别人种的包谷都出天花了,都挂胡子了,都结坨了;可他自从播下种子以后是再也懒得管了,是既不去锄草,亦不去施肥。所以一直都只有尺把高,二、三皮叶子,要死不活的。有一天他来到他的田边竟大发感慨,一幅忧心忡忡的样子,且弯腰下去,并用手指着他无精打采的包谷苗说道:“你们哟——你们哟,别人家的包谷都要扳得了,你们至今还才长这么高!我看你们二天(以后)怎么撑得起那么大的一个坨哟!

    此故事雄辩地说明,种植农作物,关键在于勤劳。所以养花也是同理,勤快乃是养花之第一要务。要把花养好,得从故事中吸取那懒人的教训,得勤快,绝不能偷懒辞辛劳!为此,我便真的“勤快”了起来,我老妻也“勤快”了起来。我们老两口轮番上阵,她今天给它们浇了一次水,我明天也准灌它们一次水;她今天给它们松过一次土,我明天也准掐它们一片叶、剪它们一次枝;她今天给它们施过一次肥,那我明天得一定为它们喷一次药!原计划是每日里要浇它们三次水的,可后来,到底还是打了许多折扣,每天只浇了一次水;不过这近一年多里是从没间断过,也算是尽职尽责了!

    然而不知何故,结果事与愿违了:都近一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们茹苦劬劳,千里迢迢弄来的两盆儿花,就是不见有丝毫的长进,总是那么没精打采的,一幅将死欲活的样子!

    那盆栀子花原本是精神奕奕的,每片叶子都有深绿的颜色,显得茂盛而茁壮;可现在已变得单薄和枯黄。前不久,好容易才开过一次花,然却只孤零零地开了一朵,而且甚是憔悴,也不再觉有香气横溢。

    尤其那盆兰花就更是不忍一提了:几株草状的东西是早已相继死去;那死状却是惨不忍睹,先是烂根,再是变黄,最后枯萎,死去!然而那株君子兰,究竟不失有君子的品格,总算还能独立支撑,苟活于世;只是全无了昔日之风采。颜色虽说仍是绿的,然却甚是灰黯,只见颜神枯涩,再也不见有往日的光亮与润泽。原先所有的叶片都是向上斜伸着的,后来却全都葳蕤不振;最下的一片叶子,已然霉烂、枯萎了!

    就在前不久,我突然意识到,莫不是我们培养的方法有问题吧?老子曰:“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或许是我们“甚爱”或“多藏”了吧?我试着再也不那么勤便地给它们浇水了,再也不去给它们松土了,一切顺应自然;我还给那盆君子兰换了泥土。在换土时,我怃然发现了问题的根本所在:那分明就不是泥土,像是一种灰状的东西,或是锯木面,它根本附着不了植物的根系!再加上长期积水的浸泡,它的全部根系都已腐烂。我经过了仔细查找,竟连一根头发丝般粗细的根须都没发现!

    唉,罪过啊!我终于幡然醒悟,这全都是我无知和自以为是的结果!也是我们过度的关爱和溺爱无意地戕害了它们,直至危及到了它们那脆弱的生命!最终我们悟出了一个道理:其实做任何一件事情,都该有一个度;一旦过了度,必将得到相反的结果!

    幸甚至哉,我们的两盆儿花,现在算是完全活过来了,正已逐渐变得茁壮!

        ——散文集《市井闲话》


上一篇: 《痴人说梦》     下一篇: 《看地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414次 | 联系作者
对《花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