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渡口》--阿戈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07-25   共 0 篇   访问量:673
遥远的渡口
发布日期:2017-07-25 字数:1523字 阅读:673次

  QQ图片20170727193357.png

    长江江心中的沙坝在清晨柔柔阳光中洒满一地浅黄,沙坝两边的江水泛着柔嫩的光波,沙坝横卧江心,连绵十余里,宽阔的沙坝足足要走上十分钟才能横跨。那个时候,每周一的早上我都要无奈地踩着这些黄沙和碣色的鹅卵石,滑滑的,让人心底涌出一股轻颤。

  沙坝旷野轻空,除了经年江水陪伴和风儿轻拂,就是我们这些乘船的过客经过。长江主干道江水奔腾,呼啸着向东冲锋。次水道宽于那段江水的主道,就是我们必须经过的渡口。

  铁壳船体,铁锈红的外表,架着陈旧的帆布顶蓬,踩着晃悠悠的跳板,心随之晃动,若步伐较快力较大,跳板反弹得更闪更晃动,那种感觉像是高台跳水。走上船来,七八米长的船舱挤满了过渡的人,两旁铁架栏杆下的铁架木条板橙更是人挨着人,转身都难。我喜欢站在船头,空气清新而不污浊,极目四眺而无遮挡。

  江水几乎清澈见底,碧绿如春,平静而安详,与长江主干道的江水似是两母而生,无一点相似之处,主干道的江水是长江的儿子,次水道的江水是长江的女儿。

  老船夫黑胖的脸上有些皱巴巴的纹路,年青船夫的脸上充满阳光的微笑,像长江的两道江水,各具特色。渡船划动了,是老和少的两个船夫撑着五六米长的铁船篙在船的两边背着船头用力走向船的中段,然后回位再反复,阳光洒在船夫裸露的黑色臂膀上,闪着透亮的汗珠,渡船在两枝铁船篙的动力驱使下驶向对岸。

  除了夏季涨水的时节可以在江边直接乘上江上的客轮,其余的季节都必须静静地站在船头,任那两枝铁船篙在碧绿的江水中似两条江之蛟龙划过,上下踏着浪花灵动地翻飞。

  两年,不算长的时间,无数次穿梭于渡口的两岸。

  闲时,在江心的沙坝行走,是件趣事,因为四下空寂无人,可以自由自在的吹着江风,听着江水的欢笑,或者坐在江岸成片的青灰色岩石,数过往的轮船。江水主干道对岸,清晨中有缕缕的炊烟冉冉飘上薄雾的天空,薄雾下的田野时见农夫晃动的身影,江边,一大片成林的荔枝树腰粗叶茂地守望着东去的江水。传说,“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源于此地。

  渡口江边是个依山而建的小镇,吊脚楼的木房沿着江边延伸,木墙黑瓦青石阶,镇的主街就是从江边延伸到山腰的巷道,虽不宽阔,块块青石铺就,让人回到古朴的年代。街的两旁有些小的店铺,一排长柜隔断店员和乡民,多是些日常的蓝黑灰三色衣物和糖果杂货。

  赶场时,巷街人满为患,四面八方的乡民如潮水般的涌来,挎着自家的鸡蛋,自家的母鸡,自家的咸菜等等坐在石梯叫卖。那个时候,我也喜欢挤在这人流里逛逛闹热,但最喜欢看那打铁铺的火红紫烟铁炉,看着裸露半身,浑汗如雨的打铁人挟着烧得通火的毛铁,挥舞着铁锤,几下就将毛铁变成铁锄和镰刀。

  渡口,连着长江,连着小镇,连着城市,连着我们几个漂泊的年少人儿。

  那时过渡,从不匆忙,一切都井然有序而平静,船夫会算好时间让你乘上应乘的轮船,即使偶尔耽误了时间,江上的客轮也会等候渡船的人儿。

  高中毕业,离开了那个小镇,离开了那个常过的渡口。


上一篇: 《贾大成》     下一篇: 《夏的思念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673次 | 联系作者
对《遥远的渡口》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