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缘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06-29   共 0 篇   访问量:705
你不知道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7-06-29 字数:5088字 阅读:705次

她那么苍老,午后的阳光那么好,真是一个聊天的好光景。我喜欢和老人聊天,像偎在老电影的胶片里,可以讲许多过去的不为人知的往事。

我望着远处缓缓开口:

50年前我和白婶住邻居。白婶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老三招娣是我的同学,招娣的弟弟叫天赐。天赐是白婶的心肝,脑后留一撮胎毛,用红绳编成小辫;六岁时小辫还留着,还说不说扎到白婶怀里叼奶头。我不喜欢白婶,我觉得她太偏心,招娣比天赐才大两岁,天赐吃冰棍,招娣看着;天赐吃馒头夹肉松,招娣吃窝头啃咸菜。

怎么会哪?不会的!老人举着手掌对着阳光晃动,声音穿过指缝飘荡在光线里。

我知道老人在听我讲述。我继续说,那年夏天的一个上午,我去找招娣玩,招娣正在厨房烙饼,白婶在大屋踩缝纫机。厨房和大屋连着,中间有一个门,门半掩着,我倚在门旁和招娣聊天。我看着招娣把擀好的饼坯放到饼铛里,馋得冒口水,就说你家中午吃烙饼啊!招娣撇撇嘴说饼是给天赐吃的,我们吃窝头。我往前凑凑,低声说你妈真偏心!我家细粮留给我爸吃,我爸上班累。正当我们聊得欢时,白婶突然冲出来,喊着饼糊了!冲向灶台。她掀开锅盖,一股浓烟腾空而起。瞬间,烟和焦糊味弥漫了整个房间。死丫头!白婶转身给了招娣一巴掌,骂道:该死的,让你看着锅,看着锅,你干嘛呢?这么好的白面让你给糟蹋了!白婶越骂越气,揪过招娣就往屋外推。玩,玩去呀,别吃饭了! 我趁势贴着门边,随招娣挤到屋外。白婶“咣当”一脚把门撞上。

怎么会呢?老人不再看暖阳,转头看着我。

我说,后来我理解了白婶。那时候难啊!买什么都要票,每月只给那么点细粮,一张烙饼金贵。

老人没接话。我接着讲,那天我回家吃的中饭,吃完饭揣块玉米饼找招娣去运河游泳。运河离我家不远,河宽五十多米,岸边种着柳树。我俩把鞋和外衣扔在柳树下,就往河里跳。狗刨,扎猛子,玩的很开心。后来我俩比赛扎猛子,我一猛子扎下去,再从水里钻出来,游到对岸,突然发现招娣没出来。我慌了,跺脚,哭着向旁边的人呼救......哭喊着往家跑。

死了?那孩子淹死了?老人瞪着混沌的眼睛问我。

是啊,傍晚,招娣才被打捞上来。尸体就停放在河岸的柳树下,用一张草席盖着。我赶去时,围观的人已经散尽。昏暗中,河水缓缓的流淌,柳树下的草席显得那么破旧凄凉。那一刻我恨白婶,恨得浑身哆嗦。

哎,可怜,命啊!哀痛笼罩了老人。

招娣死后的一个星期,我被白婶截在路上,她问:招娣怎么死的?我没吱声。她又问:招娣怨我?我没吱声。她拉了我一下说,你说啊,她是不是特委屈,不想活了?我盯着她说,招娣恨你,她觉得你不是亲妈!

你不该那么说,当妈的,怎么受得了!老人埋怨起我。

是啊,白婶眼里滚出泪来,嘟囔着我害了她,她死了,临死都没吃饭,死了,还是个恶死鬼……往远处走去。那一刻我知道我错了,但我仍旧站着,看着白婶走远。后来白婶疯了,白家很快搬走了。接着我又听说招娣走的那天晚上,白婶哭晕过去好几次,一家人光顾抢救白婶了,都没顾得上停在河边的尸体。我后悔死了,甚至有一种罪恶感,那种罪恶感越来越重,像山一样压在我心头。最近白婶那悔恨凄苦的面容时常闯进我的梦里,把我惊醒。

劫数,都是劫数。老人的声音变大,手在颤抖。

后来我找到了白婶,她的病好了,但失去了记忆。她就像一个全新的人,过往的一切都和她再无关系,她不记得曾经发生过什么,也不记得曾经认识的人。其实这样也挺好,对于她来说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隔离了悲伤,这样她才能平静的活下去。

……娣,老人眼里涌出泪水,念叨,招…..娣……死……了,死了,恶死鬼

我扑通跪到老人面前,摇着她的手说:招娣吃饭了,吃了我给她的贴饼子。

老人脸上浮现光亮:吃饭了?吃饭了!

我有些恍惚了,难道老人想起了她就是白婶?那刻骨的痛是她深深的藏在心底的唯一记忆?

其实文中的女人是不是我,我身边的这位老人是不是白婶,都不重要。我不想说了,事情已经结束,也该结束了。


上一篇: 《脸上有刀疤的男人》     下一篇: 《一切皆有可能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705次 | 联系作者
对《你不知道的故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