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06-20   共 772 篇   访问量:780
文献之困 | 《论语》新解之四九
发布日期:2017-06-20 字数:1287字 阅读:780次

  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1)不足征(2)也。殷(3)礼吾能言之,宋(4)不足征也。文献(5)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


  注解:

  1.杞。杞国,夏之后。

  2.征,通“徵”,证明;验证。《书·洪范》:念用庶征。《左传·昭公元年》:征为五声。《左传·襄公二十六年》:用牲,加书征之。《后汉书·张衡传》:怪其无征。

  3.殷。殷是商朝迁都后的都城,所以商朝也称殷商。

  4.宋。宋国,殷之后。

  5.文献。献字的本义为用鼎锅熬煮高级猎物,用以敬神祭祀,这里作名词意为献祭品。文献,即记载古礼的文字。



  信而好古,克己复礼,是孔子对待古礼的态度。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我于老彭。” (述而第七)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述而第七)

  在孔子眼里,夏、商、周三代的的礼仪制度是完美的,只是自己处在一个世风日下、礼仪沦丧的时代,恢复古代礼仪,是他一生的梦想。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荡;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阳货第十七)

  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为政第二)

  颜渊问为邦。子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殆。”(卫灵公第十五)

  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述而第七)


      为了恢复古礼,孔子曾到杞、宋考察。《礼记·礼运》:“孔子曰:‘我欲观夏道,是故之杞,而不足征也,吾得夏时焉。我欲观殷道,是故之宋,而不足征也,吾得坤干焉。’”《礼记》中的这段话,可以作为本章的注解。

      这段话,孔子说:夏礼,我能说出一二,但即便是在夏后的杞国,也不能验证;殷商之礼,我也能说出一二,但即便是在殷商后代的宋国,也不能验证。这是因为记载古礼的文字太少的原因,如果这类记载文字充足的话,我是能够验证、充实已知的。


上一篇: 《绘事后素 | 《论语》新解之四八》     下一篇: 《禘祭之礼 | 《论语》新解之五零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780次 | 联系作者
对《文献之困 | 《论语》新解之四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