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06-19   共 772 篇   访问量:628
绘事后素 | 《论语》新解之四八
发布日期:2017-06-19 字数:3509字 阅读:628次

  子夏(1)问曰:“‘巧笑(2)倩(3)兮,美目盼(4)兮,素(5)以为绚(6)兮。’何谓也?”子曰:“绘事(7)后(8)素。”曰:“礼后乎?”子曰:“起(9)予(10)者商(11)也,始可以言诗已矣(12)。”


  注解:

  1.子夏

  子夏(前507-?):姓卜,名商,字子夏,后亦称“卜子夏”、“卜先生”,春秋末晋国温人(今河南温县)(另有魏人、卫人二说,近人钱穆考定,温为魏所灭,卫为魏之误,故生二说),孔子的著名弟子,“孔门十哲”之一。 子夏少孔子四十四岁,是孔子后期学生中之佼佼者,才思敏捷,以文学著称,被孔子许为其“文学”科的高才生。

  子夏为学时,因常有独到见解而得到孔子的赞许,如其问《诗经》中“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一句,孔子答以“绘事后素”,他立即得出“礼后乎”(即礼乐产生在仁义之后)的结论,孔子赞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以言《诗》已矣。” (《论语·八佾》)

  但孔子认为子夏在遵循仁和礼的方面有所“不及”,曾告诫子夏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论语·雍也》)

  子夏才气过人,《论语》中保留了他的许多著名的格言,如:

  “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百工居其肆以成其言,君子学以致其道”;

  “日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可谓好学也已矣”;

  “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等等。

  孔子去世后,子夏至魏国西河(济水、黄河间)讲学,“如田子方、段干木、吴起、禽滑厘之属,皆受业于子夏之伦” (《史记·儒林列传》),还做过崇尚儒学的魏文侯的老师。

  近人有以为子夏思想中具有“法家精神”,韩非子称“儒分为八”不及子夏之儒,是因为将之视为法家(见郭沫若《十批判书》子夏像)。子夏晚年,因丧子而哭之失明,离群索居。

  唐玄宗时,被追封为“魏侯”,宋代时又加封为“河东公”。

  2.巧笑。巧,副词,意为恰好地、灵活地。巧笑指恰到好处的笑。

  巧言令色,鲜矣仁。——《论语 ? 学而》

  3.倩(qiàn)。倩字左人右青。“青”字既是声旁也是形旁,本意为妆扮的丹青颜料。“倩”字本意表示女子用丹青妆扮后漂亮迷人。这里形容漂亮迷人。

  4.盼。本义:动词,意为睁大眼睛看。

  5.素。本义为未染色的丝绸。这里形容纯净的,无彩的,白色的。 《说文》:“素,白致缯也。”  《礼记 ? 檀弓》:素服哭于库门之外。

  6.绚。本义为五彩斑阑的丝帛。 《玉篇》:“绚,文貌。”这里形容色彩夺目的,光色耀眼的。

  7.绘事。绘,本义:动词,用多彩丝线刺绣图案。《小尔雅 ?  广训》:“杂彩曰绘。”《说文》 :“绘,会五采绣也。”绘事,刺绣之事。《周礼·冬官考工记第六》:“画缋之事,杂五色。东方谓之青,南方谓之赤,西方谓之白,北方谓之黑,天谓之玄,地谓之黄。青与白相次也,赤与黑相次也,玄与黄相次也。青与赤谓之文,赤与白谓之章,白与黑谓之黼,黑与青谓之黼,五采,备谓之绣。土以黄,其象方天时变。火以圜,山以章,水以龙,鸟兽蛇。杂四时五色之位以章之,谓之巧。凡画缋之事后素功。”

  8.后。意为“在……之后”。

  9.起。造字本义:婴儿学习站立、行走。《説文解字》:“起,能立也。”

  10.予。造字本义:带着纬线的梭子在经线中来回穿行,不断地给出丝线。《説文解字》:“予,推予也。象相予之形。凡予之屬皆从予。”

  11. 商。子夏之名。子夏姓卜,名商,字子夏。

  12.已矣(yǐ yǐ)。语气词连用,加强语,表示事物的发展变化,可译成“啦”。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是《诗经》里未收的上古逸诗,其中“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八字在《诗经·卫风·硕人》里也有出现。这句话的意思是,恰到好处的笑,恰到好处的美,即便素面朝天,也让人觉得其顾盼生辉、神采飞扬,美到极致。

  子夏之问,当是有所思后有备而问,以与老师求证,否则一句“礼后乎”不会瞬然而出。孔子一句“绘事后素”,其观点正与“礼后乎”契合,子夏才攸然说出心中之想,以进一步求证于老师。对这样能够用心思考,学而知思,举一反三的“得道”学生,孔子是达心眼里感到高兴的,赞子夏能够“起”(站立起来,独立思考)“予”(举一反三,推予物理,格物致知),已掌握了学诗的精神、精髓,掌握了道,以后读诗就只会有进益,不会出偏差,以后就可以谈诗啦!

  这里的素,可理解为质;礼,可理解为文。在《论语》中,孔子不止一次表达过,礼只是一种辅助形式,最要紧的是质,这质,就是内心的仁、义。 如:

  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八佾第三)

  子曰:“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卫灵公第十五)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雍也第六)

  林放问礼之本。子曰:“大哉问!礼,与其奢也,宁俭,与其易也,宁戚。”(八佾第三)

  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八佾第三)

    


  内心有忠信,礼或不足,如那种洋溢在骨子里的天然之美,举手投足间仍会让人感到”素以为绚兮“;而内心无忠信,礼做得再合规矩,如东施之效颦,仍会让人感到难受,且背道而驰,离道越来越远。

    《礼记·礼器》里一段话可作为本章节的阐释:“君子曰:甘受和,白受采,忠信之人可以学礼。苟无忠信之人,则礼不虚道。是以得其人之为贵也。”文中还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子路为季氏宰,季氏祭,逮闇而祭,日不足,继之以烛,虽有强力之容、肃敬之心,皆倦怠矣!有司跛倚以临祭,其为不敬大矣!他日祭,子路与,室事交乎户,堂事交乎阶,质明而始行事,晏朝而退。孔子闻之,曰:‘谁谓由也而不知礼乎?’”

说的是季氏祭,为显忠诚,白天祭完,晚上点着烛祭,彻夜祭个不停,参祭的人“虽有强力之容、肃敬之心,皆倦怠矣”,主祭者快累趴下了,只能摇晃着身子、跛着腿、倚门靠柱的临祭。后来时为季氏宰的子路接祭,一改前任主主祭者的方法,把祭堂内的事交给堂内的主事人来做,把祭堂外的事交给堂外的主事者来做,天亮开始,天黑结束。孔子听说后,对于子路对于祭礼的省俭,反而赞道:”谁说子路不知礼呢?这做得多好!“

常人以为儒家精神是个“礼”字,尊卑有序、长幼有别、言行有规、进退有序;实不知儒家的精神的实质,恰是个“理”字,天地之理,人伦之理,处世之理,为人之理,莫不在其中,“礼”不过是“理”之敷彩。“礼”易通,“理”难懂,世人往往把“礼”当“理”,故孔子感叹:“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阳货第十七)

孔子又说:“诵诗三百,不足以一献。”(《礼记·礼器》)献礼是最低级的祭礼。孔子的意思,不知礼的实质,读尽诗书也枉然,所以,当看到子夏读诗能读出“礼后乎”之认识,夫子才会那么高兴。


上一篇: 《君子之争 | 《论语》新解之四七》     下一篇: 《文献之困 | 《论语》新解之四九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628次 | 联系作者
对《绘事后素 | 《论语》新解之四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