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06-12   共 772 篇   访问量:478
张松见
发布日期:2017-06-12 字数:3170字 阅读:478次


张松见,1926年生,世居嵩县老城南街村,1962年迁三人场定居。少诙谐,好说快板书,出口成章。15岁被孙殿英部强拉壮丁入伍,参加过中条山战役。1947年春,在解放军围攻河南汤阴孙殿英据点时被俘,在俘虏营里编出了《孙殿英怎样叫新四军打跨的》长达100多句的快板书,内容生动有趣,将解放军的英勇、国民党军队的腐败、孙殿英的两面三刀形象刻画的淋漓尽致。引起解放军领导的注意,将其调入部队宣传队作俘虏思想工作。宣传队有二女兵,爱松见之才,皆有接近之意。松见闻知其中一女兵为连长喜欢对象,想起在孙殿英部一士兵因此被活埋,甚惧,乃逃回家乡,以说快板书为生。

1947年9月6日,嵩县解放,嵩县民主县政府成立,松见连夜编成了《打嵩县》快板书,在财神庙演出,说的是:”毛主席坐延安,知道河南有灾难,派来大军解救咱……一炮崩掉门一扇,两炮一个黑窟窿,四路纵队往里拧……”诙谐生动,琅琅上口,全场喝采。几场说下来,轰动全城,引起县长梁仰云的注意,召其为座上宾,凡有政策推出即让松见编成快板书宣传;凡有群众大会,也都先让松见快板书开场。梁县长还专门批示分给张松见三亩水浇地,以为生活之需。后梁县长调离嵩县,要带上松见,松见之父对共产党不了解,对形势心存顾虑,未让松见随行。

1955年,王安定任嵩县县长,对松见亦甚器重。围绕政治运动、党的政策,松见又创作了许多脍炙人口的顺口溜。1959年后,全国性的粮食短缺和饥荒出现,松见家也揭不开了锅,松见满脸愁云,就停止了说快板。

一天,王安定县长见了他,问:“松见,你咋不编快板了呢?”

张松见张口就是顺口溜:“我编不成——我量着吃、买着烧,大人害病娃子孬,坐不下来快板编不好!”

时正搞反浪费运动,王县长就打趣说:“你这不是浪费了吗?”

张松见:“下雨天跳泥赤巴脚,洗衣裳我都这一布衫,吃粮饭顿顿称(zi)着下,再不着我浪费哪一点……”

王县长听了哈哈大笑,就想办法给张松见弄了30斤粮票。

1959年12月,陆浑水库建设工程破土动工,洛阳地委抽调嵩县和周边县10万民工投入施工现场,张松见也是其中一员。劳动之余,工友们最爱围着张松见听他说快板,很快被抽调到水库建设指挥部的宣传部搞宣传。时施工队采取军事化管理,嵩县、伊川民工合为一个“伊川兵团”,张松见就在自己的快板上刻下两句:“竹板一打响连环,党的政策来宣传”“伊川宣传部,南口里头张松见”。

一日,全省28个县快板书艺人在陆浑水库施工工地艺演,其中最有名的艺人是临汝县的李长发。李长发说的是《孙悟空大闹天宫》,说得妙趣横生,让观众捧腹。后轮到张松见,松见说的是《歌唱新河南》,只听他竹板一打,口中就像竹筒倒豆子一般,哗哗啦啦赞起了解放后河南的新建设、新变化和陆浑水库的大建设:

“同志们稳坐听我言,听我歌唱新河南。开口先说全国景,然后再把河南谈。说的是太平洋西岸亚洲东南,万里锦绣大河河山……”

松见快板书讲完后,台下掌声雷动,喝采不已,热烈气氛压过了李长发。李长发恼了,走上台,快板一打,说:“我再给大家说一个……”

李长发说完,台下坐的洛阳军分区司令员、水库建设工地任指挥长李平山点评道:“李长发老艺人的快板书说得很好,但,张松见说得更好。特别是说的陆浑水库大坝建设工程,很符合实际。”松见的快板遂被评为该场汇演第一。

解放后至改革开放前,张松见编的快板和顺口溜主要用来宣传党的路线政策,影响较大的有:《解放嵩县城》《打洛阳城》《参军光荣》《春耕大生产》《计划生育好》等。但这些,不但没有给他带来多少回报,反因他的“不务正业”,造成家庭异常贫困。他共有五个子女,1957年因养活不起,将老三送人。1962年,因生活不下去,张松见举家迁往偏僻的三人场村定居。1968年冬,他的一个女儿因衣着单薄被冻死。自此,儿女们坚决不让张松见再说快板书了。

改革开放后,社会经济复苏,人民群众生活条件改善。张松见也迎来了自己说快板的春天。他见啥说啥,见啥编啥,总是脱口成章:

——上坡砍了一棵小栎树,被大队支书郭天祥逮住了:“国家分来统销量,布袋(口袋)没有一分洋,这想那想没有法儿,坡上砍来一根竿。东走西走没处藏,样门儿碰见郭天祥。”

  ——看见人家玉米长得好自家玉米长得瞎:“看人家那玉米——暴拉拉、黑嘟嘟,一棵都是长多粗。看看咱那——看着苗垄歇有劲,各棵都是长细穗儿。黄巴巴、细拧拧,井细焦黄一细细儿,一尺恁高晒红樱。”

       ——赞妻子:“这(儿)这(儿)这(儿),那(儿)那(儿)那(儿),谁都不胜(不如)俺角他妈(儿)。白天给我烧汤喝,航黑(夜里)给我暖被窝。”

…………

张松见于1993年去世,终年68岁。

松见儿子张角,也是三人场村一个传奇人物。1993年腊月张角打猎,被野猪啃住了手,就下抽子抽野猪,结果抽死了一只重达83公斤的豹子。1955年,同村的郭章旺,也曾用枪打死一只祸害村里的豹子,得到政府的奖励。张角就扒了豹子皮,招摇过市,到政府讨奖。结果被告知违法,被林业部门查处,不但要交罚款,还被拘留了19天。

张角性风趣,今年已60多岁,近几年迷上了玩根艺,偶尔也喜欢像父亲那样来几句顺口溜,他给自己的大半辈子生活也编了首快板书(顺口溜):

“张角我今年六十多,半辈子苦来半辈子乐。

苦得就像黄连苦,乐得像把蜂蜜喝。

五八年吃的是大锅饭,吃得我腿疼腰酸把背驮。

八五后政策有转变,张角才有吃和喝。

全家共有人四口,两个孩子老婆我。

至如今孩子老婆去打工,我在家看门干农活。

空闲时学做树疙瘩……”


上一篇: 《陆浑百草园怀古之一:陆浑药草千年香》     下一篇: 《泰山林放 | 《论语》新解之四六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478次 | 联系作者
对《张松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