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草庵石刻“惊艳”世界》--辽宁王忠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05-30   共 0 篇   访问量:377
晋江草庵石刻“惊艳”世界
发布日期:2017-05-30 字数:10834字 阅读:377次


 2V0A4270_副本.jpg

一个人的人生,大约都见过无数的佛像、神像、圣像等偶像,可有几人见过摩尼教教主的雕像?这是世界唯一留存的摩尼教主雕像,也是中国“国宝级”不可移动文物。如此这样一座雕像,你能抗拒它的吸引?

1.探索发现传奇,必要追本溯源。要了解摩尼教,自然应知摩尼教的诞生地,能倾听创教者童年的歌谣。

摩尼生于公元216年4月14日,4岁起被父亲带到犹太派基督徒派别厄勒克塞派中生活。24岁时(240年4月19日)感觉到神的启示,声称自己是神的先知,也是最后一位先知。遂与厄勒克塞派决裂,在父亲的保护下免遭杀害,逃到泰锡封,揉合古代波斯之祆教、基督教、佛教思想,创立了摩尼教。

摩尼教的核心说,世界有光明和黑暗两个王国并存,摩尼教崇拜光明,反对黑暗和压迫,波斯称光明王国的统治者为察宛(意永恒),东土称明父、大明尊。摩尼要建立一个超越一切的世界性宗教。

或许,真的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广。摩尼242年在巴比伦传教,最初只有两个追随者,但不长时间,摩尼教就发展成世界性宗教。摩尼在世时,摩尼教就已传播到叙利亚、巴勒斯坦、北非、西班牙、小亚细亚、希腊、亚德里亚海东岸、意大利和高卢。不仅在罗马帝国广泛传播,还成一些非洲国家和强大的回鹘汗国的国教。随后,汇聚到中亚乌浒水(今阿姆河)流域,并传向印度、中国,至十三世纪极为兴盛,一时间遍布亚欧大陆,敢跟基督、真主争高下!

2. 辨析历史轨迹,就要聚焦文明的冲突,摩尼教屡遭劫难,在波斯和西方遭到灭绝。

波斯萨珊王朝起初允许摩尼传教,但随摩尼教的迅猛扩张,同波斯本地的祆教和罗马的国教发生冲突,以后,也必然同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展开角逐,因精神领域的角逐,事关世俗权力斗争,这个角逐无疑染着血腥的霞光。

277年摩尼晋见瓦赫兰一世时,因与祆教矛盾,受到国王指责,摩尼进行抗辩,被投入监狱,钉死在十字架。迫使有些摩尼教徒抵达罗马帝国,而罗马皇帝戴克里先在296年,也下令烧死摩尼教出家修士与烧毁书籍,在家信徒也被斩首。

从萨珊王朝时期(224-651)摩尼教在波斯本土不断遭血腥迫害,到阿拔斯王朝在麦海迪(775-785)和穆格台迪尔(908-932)统治时期,无情地迫害摩尼教徒。大约在公元1000年左右,西方就看不到关于摩尼教徒的记载了。

u=731761322,3520744043&fm=214&gp=0.jpg

3. 把握文脉跳动,立体还原往昔,看摩尼教传入中国,那也是命运多舛。

摩尼教在遭到波斯与罗马帝国的杀戮中,将头转向东方。武后延载元年(694年)摩尼教同伊斯兰教脚前脚后传入中国,但唐玄宗认为摩尼教“本是邪见,妄称佛教诳惑黎元”,下令中国人严禁参与。摩尼教便设法假托佛教之名传道,故摩尼教在中国又称明教,信徒称呼明教的神为“明尊”。可摩尼教传入回纥被定为国教,回纥自恃助唐平“安史之乱”有功,摩尼教在大唐有了峰回路转,回纥摩尼教徒可在大唐传教。

唐朝大历三年(768年)于长安建有大云光明寺,又应回纥之请,于荆州、扬州、越州等州建寺。唐宪宗元和二年(807年),再于河南、太原建摩尼寺二所,并派专员保护,此后,摩尼教寺满布中国境内。到唐中期摩尼教在西北、华北地区流行,声势颇大,闽浙沿海地区,因与波斯等国有海路交往,摩尼教也势力贲张。摩尼教教士随伊斯兰教使者来华,能得到唐帝礼遇。摩尼教成外来宗教中,其规模声势仅次于佛教。

可唐武宗会昌元年(841年),唐廷对回纥和摩尼教的态度突改前态,下令禁江淮诸镇的摩尼寺。会昌元年(841年)灭法时,摩尼教亦难逃其劫,《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会昌三年四月中旬,敕天下杀摩尼师,剃发令着袈裟,作沙门形而杀之。”致令长安女摩尼死者,达七十二人。

4.遥想风云迭起,明教野火难烧,竟成对抗朝廷一种秘密宗教,还是召唤造反的一面旗帜。

说起摩尼教,似乎很多人觉得陌生,其实中国近1000多年连绵不断的农民起义,都和这个宗教有关,人们应该早有耳闻,也离你不远。

经会昌一劫,摩尼教不能公开传教,就在民间秘密流传,并渐与其它宗教结合,历五代、两宋仍不衰。可以说,自会昌一劫,明教在中国传播的1000多年,都是以秘密宗教的形式,成下层人民和江湖人士对抗朝廷的一种组织和斗争形式。摩尼教徒服色尚白,倡素食、戒酒、裸葬;讲团结互助为一家,认为世上光明终必战胜黑暗。从五代十国到宋、元、明的农民起义,常用为组织工具。

五代梁贞明六年(920)母乙、董乙先以“末尼”为旗帜,在陈州(今河南淮阳)造反。两宋时利用摩尼教组织群众,于淮南、两浙、江东、江西、福建等地的农民起义不断,最著名的方腊起义、王念经起义,震动东南半壁河山。南宋以后,明教和白莲教相联结,在元末农民大起义中充当重要角色,红巾军多白莲教徒,首领韩林儿又称“小明王”,此“明”与明教有关。明太祖朱元璋也是白莲教和明教中人,朱元璋借助明教建立了明朝,此“明”可关乎彼“明”?

只不过朱元璋夺得大位,深知明教厉害,便采纳李善长建议,下诏严禁白莲社、明教,并把取缔“左道邪术”写进《明律》的《礼律》,用法律形式固定下来,“遂摈其徒,毁其宫”,摩尼教从此一蹶不振。其后,白莲教虽以各种支派形式变换名目发展,如永乐年间有唐赛儿起义,清朝中后期有白莲教起义等,但在清廷的打击下,逐渐式微,在东方逐步融入道教,以至不复独立存在。

5.庙不在大,有佛则显,一座结草为庵的茅屋,作为摩尼教仅存的珍贵史迹,竟成了世界的聚焦。

人说:熟悉的心灵,愿意天天相见;熟悉的风景,却没有发现。可就在福建晋江罗山镇华表山麓,一座人们极为熟悉的简陋草庵内,却于公元20世纪末有了重大发现。

2V0A4282.jpg

这座肇建宋代,命名元代的“草庵”,依崖而建,四架椽,面阔三开间,屋檐下用横粱单排华拱承托屋盖。通俗点说,就是依山崖石壁,建个简朴、简陋、简单的,半斜檐,石构,单檐歇山顶小庙。

说起这个历经风雨的简陋小庙,人们的记忆中早和摩尼教了无瓜葛,到有“文佛现影”的佳话流传。明代嘉靖年间,在此读书的十八硕儒中,较著名的有大丞相杨景辰、左丞相陈翱翔、壮元庄际昌、探花张瑞图、进士王慎中等。“尔时十八硕儒,读书其间,后悉进登,位跻贵显。”

弘一法师曾三次住到这里,并就此题词:石壁光明,相传为文佛现影;史乘载记,于此有名贤读书。并手书木刻出一副对联,悬挂于现摩尼光佛坐像两侧。

可就在摩尼教已消散在历史的风烟,似乎消散的了无痕迹,公元20世纪末,这座结草为庵的茅屋,却突然进入人们的视野。在草庵遗址前方20米处,曾出土过一个元代的完整黑釉碗,碗内底部可清楚地看见阴刻的“明教会”3字。被收藏在晋江博物馆,成“镇馆之宝”。

此时人们才发现,却原来草庵是我国仅存一座完整的摩尼教遗址,也是世所罕见的摩尼教遗迹,还是研究世界宗教史及中外海通史之重要实物依据,更是一处天下称奇的古迹。

6.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草庵内的石崖,竟刻有摩尼的雕像,这真真给了世界一个大大的惊叹。

2V0A4268.jpg

草庵最为珍贵的,当是1339年于庵内依崖石雕的一尊摩尼光佛,这是目前世界唯一保存的摩尼佛石雕像。这尊摩尼光佛石雕跌坐神像,作圆圈浅龛,直径1.68米,坐像身长1.52米。身端坐莲坛,像背后雕毫光四射纹饰,世称“摩尼光佛”。身穿宽袖僧衣,襟打无扣结带,襟结下垂扣上圈饰,再套带在脚部蝴蝶结上,向两侧下垂于脚部。双手相叠平放,手心向上置于膝上,神态庄严慈善。衣饰简朴,衣褶流畅,用对称的纹饰,表现出时代特有风格。

相比一个比一个高大的佛像,这尊佛像似乎不值得一提。可长久的对视“摩尼光佛”雕像,则会看到有“五彩”卓尔不凡。

不凡之一:这是一尊中国化的“摩尼光佛”。如同无论甭管啥宗教,只要想在生根中国,都必须要本土化一样,摩尼教在中国的发展,也要混合有道教、佛教、白莲教、伊斯兰教等成分。对此,在这尊佛相中体现明显,其散发披肩、身穿长袍,体现的是道教风格;端坐莲花坛,又体现佛教风格;那清秀的长相,也定会有大中华的基因;长袍上明显对称的两个中字,则用文字符号彰显中国摩尼的地理标志。

不凡之二:这是一尊自然呈现三色的雕像。特别令人称奇之处,则是佛像面部呈现淡青色,手显粉红色,服饰为灰白色,都是利用岩石中天然不同的三色石精巧构设,浑然一体,也让佛像于简朴中,显现出风格迥异的奇特。

不凡之三:这是一尊男相女美的佛像。这尊佛像的薄嘴唇,稍突的眉弯,柳叶眼,圆润的面相,柳肩的身形,又朱唇若丹,呈现出了男相女美。从大乘佛法来说,男女本来平等。从修学来看,男生显得更理性,女生更感性。学大乘法,修菩萨行,要有大丈夫精神。而善根极深,厌离心切,加精进修行,现生便可转女成男。这脚注不知能否为“摩尼光佛”男相女美,做出解释。

不凡之四:这是一尊线条强烈的佛像。绘画时勾勒轮廓的线,有曲线、直线、折线,有粗线、细线,由实线、虚线,统称“线条”。从美学上讲,线条最好是跟物体的走向排列,物体才显得的突出、强烈。这尊佛像的醒目之处,也在于线条突出,是以线条为主。无论背的毫光散射,还是服饰线条的走向,都是佛像雕塑中利用线条的,不可复制的“唯此为大”。简略几笔,则能气象万千。

不凡之五:这是一尊很人性化的佛像。长方形面孔,简单的纹饰,朴素的颜色,散发披肩,面相圆润,眉毛隆起,颚下二条长须,嘴唇薄,嘴角线深显,形成下额圆突,显得安详自如,也显得很人性化,这在古代佛像中更显得与众不同。

2V0A4265.jpg    1987年8月在瑞典召开的国际研究摩尼教的会议,此像被选为会徽。1991年2月16日,到泉州考察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路”考察团,先后考察了15个国家,当他们看到草庵遗址和摩尼光佛,一致认定是此次考察的最大发现和最大成果,具有世界性和历史性的意义。为见证这一极其重要的发现,这些专家、学者纷纷庄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1996年11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将“草庵石刻”列为国宝级文物。

探寻摩尼教穿越的1800来年风烟,注视摩尼教世界舞台风云际会的翻滚,对视摩尼光佛引领的一条文脉,晋江罗山镇这座简陋的草庵,就将世界的目光钮连。

(谨以此文感谢泉州理工学院臧校长,亲自陪同参观和讲解,令人受益匪浅,有感而发。)

 


上一篇: 《不轻易放手》     下一篇: 《“五行”里的剑川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77次 | 联系作者
对《晋江草庵石刻“惊艳”世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