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永远是亲人——谨以此文纪念外婆去世十周年》--万素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02-14   共 0 篇   访问量:1093
今生永远是亲人——谨以此文纪念外婆去世十周年
发布日期:2017-02-14 字数:2330字 阅读:1093次

  十年前的今天,92岁的外婆无疾而终。而当时的我,因为住院,并不知情,没有人告诉我这个消息,所有的家人都瞒着我。像有一种感应,那几天我天天打电话,问外婆怎样,电话总是父亲接的多,偶尔母亲接一下,说不上一句就挂掉了,总是那句“还那样”。几天后,可能母亲再不忍心继续瞒我,终于在我又一次问外婆怎样时,母亲极力克制了一下,然后说:“你外婆已经去世了!”那一刻,到现在我都想不出一个恰当的词语来形容我的心情。一个月后我回到老家,看到的已经是摆放在桌子正中间的外公外婆的遗像,对视外婆的那一瞬间,我的心撕裂开来,眼泪喷薄而出,我的心跪倒在外婆那慈祥而哀怨的眼神里,长跪不起……

  外婆一生命运多舛,坎坷悲苦。六岁时没了娘,虽然在我的记忆里外婆从来没说过后娘的一句不是,但我能从外婆的描述中感受到她凄苦的童年生活。我几岁大的时候,外婆喜欢揽着我讲狼外婆的故事,还常常带我走回她二里地外的娘家,去看她的后娘,以至于现在一想起狼外婆的故事,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她后娘的样子,狼外婆的形象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十八岁嫁给外公,生下的几个儿女皆因生活穷困,被饿死或者因浮肿病而不幸夭折,后来外公外婆还收养了一个男孩,在长到十几岁时也因病去世。最后外公外婆终于生下了最后的一个女儿——我的母亲,百般呵护,终于将我母亲养大成人,之后就有了我和我的弟弟妹妹我们这第三代人,外公外婆就和我们共同生活。我出生那年外婆已经58岁,对多次遭受失却儿女之痛的外婆来说,第三代的出生也许给了她莫大的安慰和心灵上的依靠,外婆对我万般疼爱,千般呵护,我也因此而拥有了一个温暖、快乐的童年。

  外婆一生勤劳,我几个月大时就由她带。那时候因为家里穷,冬天尿湿了棉裤没衣服换,外婆就只给我穿上上衣,放在她宽松的大裆棉裤里,用裤腰带连同我和她系在一起,白天系着我一起干活做家务,夜晚纺棉花、织布到深夜,我小小的身躯蜷曲在外婆温暖的肚皮上,伴随着嗡嗡的纺纱声和咔咔的织布机声酣酣入睡。常常地,我会把尿拉在外婆的棉裤里,外婆总是不声不响暖干了。现在想来,那种情景,是多么的温馨而难得,它再也不会回来。

  我出生于七十年代冬天,由于当时物资匮乏,奶粉很难买到,常常饿得嗷嗷叫,外婆就把馒头之类的东西嚼碎了吐在我嘴里再让我吃,那个特殊的年代,外婆用她特殊的方式喂大了我。多年以后的今天,我把这些讲给我的孩子听,孩子皱着眉头笑着,觉得不可思议:“好恶心,妈妈你竟然是这么长大的!”成长于丰实的今天的他们,体会不到特殊时期那浓浓的祖孙之情。之后我慢慢长大,离开家到外地上学,每次回家,甚至于我结婚后、有了自己的孩子后每次回家,还是喜欢坐在外婆的床头,把头埋在那两只硕大又松弛得乳房间,听外婆有规律的心跳,寻找那儿时的记忆。

  不知不觉的陪伴中,外婆和我,早已成了不可分割的一体,外婆还多次叮嘱我:“我老了,走的时候,你要给我买件棉袄穿上,再买副银耳环给我戴上,我扎有耳孔,人说有耳孔的人走的时候要戴银耳环。”我几次想给外婆买这些东西,让外婆在世时也高兴一番,可因为外婆的这些话,心里忌讳,总隐隐地自欺欺人,心想晚一天买这些东西,外婆就会多陪我一天,却不料外婆会突然离去,而且我竟然不能同她见上最后一面,更不能了却她唯一的心愿,亲手为她穿戴上那些东西,让我背负了一生的遗憾、愧疚和不安!

  我曾经在心里恨母亲为什么不告诉我外婆去世的消息,后来想可能母亲心疼我正住院,怕我太伤心。直到有一天母亲告诉我说,你外婆特意嘱咐我,她走的时候不要告诉你,因为你走时就不和她说。我一时愕然,我去哪里走时?每次回家,离开时我都要趴在外婆耳朵旁告诉她我要走了,即使在外婆弥留之际,说不出话时我也总是趴在她耳朵旁边说一声啊!后来,一瞬间我突然明白,突然顿悟,原来,原来外婆说的是我结婚那天!那天因为人多,当车队来时,我从家里楼上下来,在楼梯口和外婆打个照面,我竟然,竟然只是看了外婆一眼,我没告诉外婆我要走了,那个她亲手带了二十多年的女子,竟然没和外婆说一句话!是的,当时和所有结婚女子的心情一样,离家时我的眼睛满是泪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为什么不和外婆拥抱一下呢?为什么没让外婆也去送我呢?十年来,从我突然明白外婆的意思起,这个问题一直纠结于心,什么风俗习惯,不能让女的去送,如果外婆在世,这些陋习见鬼去吧!可是,外婆已经去了,已经去了!我们婚后不久,外婆不小心摔倒,股骨骨折,由于年龄太大,不能手术,从此就与床为伴,在床上躺了整整七年!我悄悄为外婆存下了买轮椅的钱,也多次一个人偷偷去挑选轮椅,期望出现奇迹,能让外婆站起来,到我家去住上一段时间,但是外婆一直没能坐起来,轮椅最终也就没买成,而外婆,我的家门,她一次都没去过!

  外婆在世的时候,我曾不止一次做梦外婆去世,哭醒之后,心里满是庆幸;外婆去世之后,也曾不止一次做梦外婆还和小时候一样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甚至在梦里我会不相信地问她:“婆呀,你不是去世了吗?原来不是真的,是我做梦了!”可是醒来之后却泪满枕巾!十年来,始终没有勇气到外婆长眠的地方去看一看,只是在外婆去世三周年时去过一次,那天我半倚在坟丘旁,将头轻轻地靠近,生怕惊动了长眠于地下的外公外婆,心里无比的踏实和宁静,犹如小时候被外婆揽入怀中。如今,十年过去了,外婆已经很少到我的梦里来了,是我背负十年的遗憾和愧疚让我把这份思念深深地埋在了心底,还是人说的人有三世轮回,你已经又回到了人世间?如果是这样,让我们还做亲人,让我们一定找到你!

  于二0一五年四月十七日凌晨


上一篇: 《观同学天鹅湖照》     下一篇: 《冬韵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093次 | 联系作者
对《今生永远是亲人——谨以此文纪念外婆去世十周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