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12-02   共 772 篇   访问量:743
忆会真先生
发布日期:2016-12-02 字数:1961字 阅读:743次

1480613843423074337.jpg  

  丙申年的秋叶未落完,而张会真先生却已永远的去了。


  相识十年,视为忘年,常相聚谈。然他不知我住,我不知他家。他不知我之往,我亦不知他之史。君子之交淡若水,相见唯有摄影、诗书,而不知有其它。好像十多天前,他还在微信朋友圈里点赞。上周,忽然就得到了他病重的消息。我才第一次知他住瑶沟,第一次到他家见他宽阔的院子和二层小楼,第一次知他有一个比我年龄还大的儿子,也第一次见他虚弱不堪昏迷的样子。触景生情,我想起我父亲临终前的时候,同样是癌症晚期,同样的昏迷,知其大限将至,无人能回天,不由凄然。果然,一周后,就得到了他去世的消息。


  十年前,我二十来岁,“嵩县文学网”(扫花网前身)办起没多久,书店“菊香书屋”也正开着。通过书店这媒介,我结识了不少本地的读书人,会真先生是我较早认识的人之一,一见如故,引为忘年,我以“张老师”称之。那时他年约五十多岁,身材微胖,大背头,方脸,大黑框的眼镜,给人第一印象是庄重整洁(嵩县话叫“绮素”)——衣服永远干净整齐,大背头永远紊丝不乱,颈上也似总是系着一条簇新的领带——总是显得那么的精神奕奕,即便在他瘦骨羸弱,病重近昏迷之时,见到我们,也还要强打精神让儿子扶他起来,勉力正坐面对大家。


  热情,这是我对会真先生的又一大印象。他像《红楼梦》里的贾宝玉,是嵩县文艺大观园里一个热情的“无事忙”。他长期担任县摄影家协会主席,对摄影技术十分精通,见到摄影后学,往往主动悉心指教。作为一个非上班族的老摄影人,我不知他是不是以摄影为生,但更多看到是他拿着相机为书画圈的朋友们拍作品义务服务,并且视若己事,不厌其烦。嵩县文学网上曾添加过一些嵩县书画界人士的作品集,其照片都是由会真先生拍了拿过来的。还有像胡建立的书法集、任红霞的画集等全部作品照片,都是会真先生帮助翻拍的。他嗜买书,但又似不大读书,更多时候是为朋友们发现并引荐好书,甚至多买赠送朋友。他先是在我的书店里发现一本王力的《诗词格律》,连声称赞,又拉来胡建立、郭兴刚等性味相投的朋友一起来看,大家都道好,一时一人买了一本。后又在我那见到一本《诗词格律辞典》,又觉其好,惜此书只有单本,他甚以为憾,便又专程跑到洛阳去,又多买了几本送给朋友们才算放下。


  严谨,这是我对会真先生的又一印象。他不善于上台说话,在公众场合发言,每次开座谈会,轮到他发言,总是推辞。但和朋友们自由谈话时,却又能打开话闸、侃侃而谈。说话或聆听时,他厚厚的镜片后那双有神的眼睛,会总是注视着对方,闪烁着认真和真诚。同行外出采风摄影时,他的相机,除了上架、放包,总是将系带挂在脖子上,拍完了,规规矩矩放包放好。不光自己这样,看到别人对设备大大咧咧,他也总会进行善意的提醒,——这一点性格上,我俩正好大相反,走路提溜着相机,吃饭时相机胡乱放,为此他不止提醒过我一次,并且有几次帮我把相机包放好。后来每和他同行外拍,一看到他我便想起相机安全,要再让提醒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会真先生严谨的性格,也表现在他的古诗词创作上。近年在扫花网的带动下,他迷上了古体诗词创作。今人作古体诗词,往往随口吟就,多不注重平仄格律,但会真先生是严格按照古人要求创作的,且务求中规中矩,因之他的诗词,于格律的严谨方面,在嵩县文坛上无人能及,但因过于注重形式,加之亦算初学,于境意之美上便略显不足——但即便如此,会真先生亦足可谓嵩州古体诗词坛之翘楚。从2012年在扫花网上发表第一首诗开始,会真先生在扫花网上的文集已有诗词86首,翻其诗词,其晚期之作,于境意语言上已大有跃进,假使先生不死,或者早些进入此道,当有更大成就,惜哉惜哉!


  还有磊落。相交十年,未见会真先生和人作过颜色,未闻会真先生攻诋他人,一贯一团和气,一贯热情精神。先生得无忧乎?而我又真识先生乎?


  人生白驹过隙,皆不仁天地之刍狗,活如会真先生能在身后能让朋友们有不得不有的怀念、不能不写的文字,亦可谓不苟活也。为斯记。


上一篇: 《古代廉政名典》     下一篇: 《嵩县方言辞典(第三辑)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743次 | 联系作者
对《忆会真先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