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书卿文集》--闫书卿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10-20   共 0 篇   访问量:553
天上掉下个傻哥哥
发布日期:2016-10-20 字数:2357字 阅读:553次

  赶紧,添客了————

  随着邻居的招呼声,妻支撒着和面的双手赶紧从灶火(厨房)跑出来,“我的傻哥哥呀————”

  门前站着一个衣着不整,头发蓬松,俨然一副流浪汉样子的男子,‘’咚‘’地一声把一捆柴禾扔在地上,面对这样一个五黄六月送柴禾的傻哥哥,妻不知说啥好。只好招呼他坐下。

  提起这个傻哥哥,真叫人啼笑皆非。前年八月十五中秋节,门前来了一对赶集的母子,女的八十多,男的五十多岁。今年八十七岁的母亲看他母子可怜,就送给他母子两个月饼。熟料,那汉子吃了月饼以后隔三差五就来一次,信奉基督教的母亲总是送给他吃的,穿的,说是行好就当是打发要饭的。尽管我们不乐意母亲招惹他,劝说几句,但不愿违背母亲的意愿,惹她生气,再说家里不欠吃的,穿的,随她吧。 母亲看他蓬头污面,就给他倒水让他洗脸;看他头发太长,没有理发工具,就一剪子一剪子把他长头发剪了,丝毫不嫌他脏。他说我母亲就是他亲妈,不喊妈不说话,喊得可勤了。

  他成了俺家的常客,来的次数多了,从他说话囔囔嘟嘟不是恁清的言语中得知,他叫文娃,养育沟上路玶人,今年五十三,单身,随年迈的父母过日子。镇上隔五天一集,逢集日他总背一些药材或土特产赶集。或许是身有残疾,他走路一步三晃,两腿扭秧歌似的左晃右摆,似乎失去平衡,几乎要绊跌,尽管如此,他集集必到,脚踏地跑将近二十里路到镇上,每次都让母亲陪他去卖,唯恐别人骗他。期初他会从口袋里掏出三五个核桃给母亲,后来他也会拿着山货换来的钱非让母亲花,母亲怎会花他的钱呢!每次赶集,他总要见到母亲,母亲不在家,他从街上头找到街下头,逢人便问,见妈没;礼拜天母亲去礼拜,他跑到教会去找妈,并且让母亲为他祷告,说他也要信道。时间不长,好多人都知道了,以为母亲认了个傻干儿。唉,看这事弄得,平素精能的人咱还不拉扯干亲戚的,怎会认他这干亲戚?

  一次,天下着小雨,文娃背着一捆带杆子的野菊花来了,母亲去姐家小住,他见不着人,不着听谁说母亲去住闺女家了,他背着野菊花冒雨又跑十五里,硬是找到姐家,见到母亲。真不知道他是咋找到的,熟悉的人都知道,姐家的村庄大,村这头到那头三四里,他又不知道姐的名字,他是咋找到的?真怀疑他是真傻还是假傻。

  冬天到了,家里烤柴火取暖,文娃隔三差五会背一捆柴禾送来,让他去卖,他说啥也不肯,说是让妈烤火呢,无奈只好按市场价给他付钱。冬天过去了,天气一天比一天热,文娃仍然会一瘸一拐脚踏地背着柴火送来。唉,真是傻啊!

  文娃有一个心愿,想认母亲为干妈,俺一家人说啥也不同意。文娃对左邻右舍说,认了干妈,准备把户口迁到干妈家,干妈说了,把老家的房子盖成楼房让他住呢!他家人说他,他竟然又吵又闹,大打出手。事已至此,感到文娃真是傻子啊。办户口,盖房都是非同小可的事,谁说过?真会扑风捉影,无中生有啊!母亲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劝他孝敬父母,甭惹父母生气,让他在家帮家人干活。同时,决定以后尽量不见他。母亲开始躲着不想见他。文娃见不着母亲的面,跑到屋里找,见屋里没有,就问妈是不是在楼上,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确认母亲不在家,他就满街找,一次在饭店找见母亲,竟然呜呜大哭,泪流满面,他说他亲妈死了,没有人管他,谁谁打他了,非要母亲收下他,母亲只好好言劝说,又给他买了包子,稀饭让他吃。几次三番,惹得人烦,撵他他不走,打又打不得,无奈只好打110求助,110指派辖区的派出所处理,文娃歪着头理直气壮地说:公安局人来了也不怕!很快派出所所长的电话打了过来,向他简要说明了情况,所长说:怨你家对他太好了,俺去也没办法呀!

  文娃认准的事轻易不肯改变,去年冬天,母亲有病在县城住院,文娃冒雨跑到县城找,他找来找去淋了浑身湿也没找到,晚上露宿街头,第二天只好返回。后来听着他带着哭腔的诉说,真不知说什么好,唉,傻哥哥呀————

  对于文娃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了,顺其自然吧,只要问心无愧!

  今年夏天,母亲有病再次到县医院住院。一天雨后初晴,外面的日头贼毒贼毒,病房的人都吃过午饭躲在屋里不愿出去,我和姐正喂母亲吃药,病房里忽然进来一人,回头一看,竟然是文娃站在那里,傻呵呵的笑着,说是来看母亲的,真是出人预料,谁也不会想到他会跑几十里到医院看母亲。

  文娃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烂羽绒袄,里边还套两件衬衣,脚穿一双黄球鞋,一身很不合时令的打扮。他歪着头,咧着嘴,憨笑着,一副憨傻相,若是拍电视演戏,文娃不用化妆打扮,准行。同病房的人都问:这是你啥?亲戚?

  问他咋来的?他说:坐公交车。

  掏钱买票没?他说:我木一分钱—-——

  那你咋找到这?文娃手一伸,见他手里捏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母亲的病房病床号。

  谁写的?他说:护士。

  同病房的人问他:恁远来看妈,拿点啥?

  文娃抖抖一只手里掂着的编织袋,接过解开一看,轰的一下飞出一群小娥子,一股酸味四散弥漫,原来他上山摘了一兜山桃,一路颠簸,竟然坏完了,没一个好的,让人哭笑不得,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啊,勉强挑出三个坏的轻的洗了洗分给同病房的人,一同分享。啥话不说赶紧让他吃饭,然后掏钱让他买票回家。

  前不久,有两个人手机丢了,怀疑文娃偷走了,果真在他家找到,已被他捣鼓坏了,拿他也没办法。没多久文娃又来找母亲,母亲对他说:你咋干些傻事!恁瞎来!公安局来人找你好几次了,赶紧回家吧,再来街上就把你抓走!文娃一听,落荒而逃,从那以后再也没见他露面。




上一篇: 《思远山》     下一篇: 《秀竹美女的邀请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553次 | 联系作者
对《天上掉下个傻哥哥》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