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歧路同归 上》--笔焕烟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10-13   共 0 篇   访问量:1072
歧路同归 上
发布日期:2016-10-13 字数:6177字 阅读:1072次

 


  穷秋时节的草原是干燥而又荒芜的, 放眼望去曾经那片苍苍翠欲滴的草海已被衰败的枯黄

所吞并 ,远处的群山也渐渐褪去她那五彩斑斓的外衣裸露出突兀起伏的山势彰显出北方山峦所

特有的那种挺拔峻峭的风骨, 也许永远不会改变的只有头顶上那片湛蓝无垠的天幕 也正是在

她的衬托下使得整个草原显得如此苍凉与粗犷, 令人看过之后心底平添了几分怆然与感伤。 

近处几株上了年头的杨树分散在公路两旁, 光秃秃的树干显现出雪白色的皮质, 只有在少数

的几个枝杈上稀稀落落的挂着一些卷曲的残叶他们在微风下摇曳着, 好似庙宇翘檐之下摆动的

风铃。 猛然间一片枯叶被风儿从枝头剥离而下 飘落在离树不远的那条公路上, 然而风儿并没

有就此作罢, 依然推动着这片可怜的叶子在公路上走走停停, 恰巧被一两疾速驶来的中型客

车碾成了碎片。


  客车继续向西行驶着, 车上的人慵懒着倚靠在各自的坐席上 正午的阳光普照着大地 ,并

试图将她的光芒赐予任何一处角落, 可乘客对与他的这点恩赐却是避之不及的 他们同这些无

孔不入的阳光躲起了猫猫, 一时间一张张飘散着灰尘的帘幕在开起的车窗前抖动着像是扬起的

风帆 在车尾部的一处座位倒是显得十分明亮, 这张双人靠椅上只坐着一位青年 他既没拉上帘

幕也没打开车窗 正倚着窗子在接电话 余下的空位也被他那条瘦长的双腿肆意占据着, 不堪重

负的扶手在他双脚的叠压下吱吱作响! 电话里传来一位女人苍老而略带沙哑的声音 你到底去

哪了?


  你是不是已经不在那干了?女人急切的问着。


  哎 呀!我都说了几遍了? 我就是去城里逛了逛这不正往回走呢 青年不耐烦的解释着。


  李建平 我可告诉你:你就是已经不在那干了你也得和我说一下! 我好和你爸咱们一起再

合计下一步该咋办 ,但你不能每天无所事事的瞎晃, 你听见了吗?母亲的一番训斥劈头盖脸

的向建平这边砸了过来。


  青年没做任何的反映 他掀了掀盖在脸上的手机 而后又静默不言的听着 略微发烫的屏幕在

他那苍瘦的脸颊上烙出了一片红晕


  一个实习在哪还不行, 你是去学东西又不是去看他们脸色, 要学着适应! 适应!你懂

吗? 母亲的声音越发艰涩 在外边没人会迁就你的 既然咱学这个专业了 就注定会不适合在城

里发展 现在后悔?当初想啥了!电话里传来一阵猛烈的咳嗽 听到母亲在咳青年急忙的问道 妈

你嗓子咋了 严重吗? 你说咋了 有你这样的儿子我可真是省心啊!母亲冷冷的回了一句


  恩 妈 我能听你的 你就别为我上火了你在那边干着急也帮不上什么忙 你的嗓子吃点药吧 秋天爱上火。


  唉! 你还是多想想你自己吧! 你不懂事我就是急死有啥用呢? 好了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


  母亲随即挂断了电话 青年本想再多问点关于家里的情况 可传来的却是阵阵冰冷的忙音


  他先是对着电话长吁了一口气。 并用袖子擦了擦粘在手机屏幕上的汗渍。 然后便转过头

神情漠然的望着窗外此时的他脑子真是一片混乱。 这两年多的一些人和事不断的在脑海浮现。

 望着窗外时而闪过的村舍院落又使他想起了自己的家 . 最终思绪还是停留在了母亲那张日渐

苍老的脸庞。


  想到这些建平的内心是如此的迷茫 可是下一步不管怎样打算 此时在车上能做的也只有等

待了。 人这一生又有多少时间是用等待来填补的呢 他仰靠在座位上呆呆的望着车顶的玄窗 慢

慢他的心绪逐渐平稳下来 眼皮子却开始上下打起了架, 这几天他一有时间就和场领导找借口

去城里 他多么渴望能在城里找份像样的工作 可几天下来却一无所获 他真的累了 这时车突然

停下了 东坎儿到了! 有下的吗 ?东坎儿到啦! 一个穿着蓝色制服上衣的妇女不停的喊着她

边喊边将一沓零钱塞进腰间一个磨得发亮的皮包 票子太多了 她折腾了好一会才拉上拉链 听见

东坎儿建平知道自己也快到了 可是他却困得实在睁不开眼了这会儿就是让他打上一分钟的盹儿

也是一种美好的享受 ……


 

        建平是被一阵阵车笛声惊醒的, 客车正夹杂在羊群中间 在羊群簇拥下他们的车只能一点点的向前挪动 就连乘客也都好像在为它使劲 司机猛拍着喇叭驱赶着羊群 睡眼迷离的建平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的念头 

        呀是不过站了?他急忙冲着前面喊了句 :巧家屯快到了吧?

       听到喊声前面正和司机闲聊的妇女转过头她先是一愣 巧家屯儿?不是在东坎儿上边吗? 你怎么才想下啊?都快西坎儿了 

       建平的头嗡的一下! 他惊讶的问? 路过巧家屯时怎么没喊下车啊!

巧家屯?车也不路过巧家屯啊?她边说边翻了个白眼 

这下建平坐不住了他边望着窗外边向前走去 不走?

怎么会呢这车票上明明写着到巧家屯的呀!

        建平说着从兜里掏出了那张褶褶巴巴的车票 正要递给她看 

        那女人这时正端着个杯子 她一边的拧开盖子一边撇了眼车票然后她轻轻的啜上几口水

好一会她才说到: 这也不是我们的票啊! 你是上错车了吧?我们只路过东坎儿, 不上坡的。

这时司机也回头瞅了瞅 

         他对那个女人喊到 :他说的是那趟从东坎儿往岭上跑的车 每次比咱晚一会发车的 

女人放下杯子朝司机喊道" 啥时候有的我怎么不知道呀!"

 司机又说:十一以后开通的你应该见过和咱车一样的皮子 

是吗!开车的是哪个大队的啊? ……


  看到这儿建平觉得她们根本没有吧自己的问题当回事儿他是又急又气 

不走?不走那儿你让我上来个屁啊!他朝那女人骂道 

那女人脸上顿时耷拉下一脸横肉来她猛地起身骂道有病啊我知道你去哪啊?

你自愿上的你赖谁?她盘起胳膊继续喊道 你下站下吗? 不下就得补钱! 

车内突然安静了许多 这场争吵倒是为那些百无聊赖的乘客加了点内容 都看戏似的张望着 

这时建平无形中感到所有焦点又都转向了自己他想既然事都挑到这份上了就算再理屈也绝不能服软 

        他忿然骂道! 我加你个头钱啊 你们耽误我多少事!还想要钱 要你妈啊 —— 你骂谁?你他妈的和谁说话呢——只见那女人一步跨过来 他边喊边用拳头推搡建平的肩膀 

这下建平彻底被激怒了他猛地扯住她的胳膊向前一推也许是粗胖的体型占了优势她只向后趔趄了一下 而由于惯性建平却差点栽了出去。 

        见她并无大碍他更加愤怒 当他正要再扑上去的时候觉得腰部像是被什么死死勒住了 原来有两

个乘客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们硬是把建平拽了回来 

周围不时传来劝解的声音 他俩虽然被拉开了 但还是相互对骂着。 

        这时 司机一个急刹车把车子停在了路边大家还以为出了情况都惊恐的向前望去 只见司机摘下手套团成一团扔到了风挡玻璃前。 

        接着他侧过身子对后面的人正色说道 叫他过来!

他又朝着建平厉声喝道 来! 你过来 球也的!给我过来!

建平听到呵斥反而不骂了 他像是刚刚醒了酒一样的神情沮丧 刚才的那几分神勇似乎早已随着后背渗出的冷汗而不复存在了 他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下 强托着那条发软的双腿 走上前来, 建平十分的恐惧! 

        正在这时司机猛地一起身吓的建平急忙后退了一下 原来他只是侧过身子将胳膊搭在了后面的靠椅上 那黝黑浑圆的胳膊像是焙烤出炉的面包 上面分布着一些小碎疙瘩像是一颗颗的白芝麻粒儿 建平不敢再挪步了像是被钉在了原地 看到他走过来司机说到 

        你是闹甚了? 想咋呀的?

         我没想怎么的 只想讨个说法建平低声说道 

行 还他娘想讨说法是吧? 爷陪你去公安找个说法吧!

说完司机他便回身去拧车钥匙 公安?建平从未想过这件事会闹到去派出所的程度 

别 大哥 吓得建平慌忙上前去拉他的胳膊 干甚了 给我滚开咯!

司机向他抡起了拳头 建平赶紧抽回了手 车又启动了 无论建平怎样哀求!司机就是不听 

后来他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哭起来。也有些前排的乘客替他向司机求情 可是司机并没有理

睬! 

         几分钟后西坎终于到了建平面色惨白像是一个在等待着最后宣判的犯人, 这时车门咔嚓的

一声打开了却不偏不正对准了西坎镇派出所大门看到这儿建平的心都要蹦出嗓子眼了 可接下来

司机并没有说话 售票员还是在车门口维持着秩序 一切就像没这回事儿一样平静 随后走下几名

乘客 这时司机突然让建平和他下车 建平很清楚这将意味着什么 他几乎趴在了地上求饶 看他

不起来司机向后迈过椅子 一把抓住建平的胳膊就往起提 可建平一只手却死死勾住了椅子下面

的钢筋 也许是怕扯坏建平的胳膊 他松开了手望着惊魂未定的建平突然轻蔑的笑着 

我说你这后生又是哪一出啊? 

       他俯下身子对着建平大喊道 你说你是不是贱 是不是?

建平羞辱的不敢抬头滚烫的泪水涌出了眼眶 

接着他说 有话好好说话不行是吗?欺负女人 你个怂个蛋 建平拼命的摇着头他哽咽着说道 

不---- 敢了----- 大哥你让我走吧 他又向着售票女人恳求着 那女人根本没搭理建平 

她盘着胳膊靠在椅子上一副高傲的神态 作为这场纷争的胜利者 自然要摆出胜利者的姿态来迎接失败者的乞降! 

        这时后面有几个乘客催促着开车 司机向后瞅了一眼 然后他指着建平狠狠的说道 

马上给我滚下车去 别让我再撞见你听见了吗?

        建平一边答应着一边飞快的跑到自己座位上拾起挎包就往车门冲去!

        可这时女售票员突然对着司机大喊起来 她责怪司机怎能这么轻易放过这样一个扰乱公共秩

序的人 说着她扯住建平的袖子就要去公安局 早已心力憔悴的建平不明白为什么她还要这样对

自己不依不饶!看着那女人一副怨肿样的脸子像是别人欠了她几辈子债似的,他越想越气突然

他猛地一下挣开了胳膊然后迅速跳下车门 拼命的往相反方向跑去 不知跑了多会儿他才停下来 

他急忙爬上一个土堆向后望去 他很庆幸没人追上来 可当看到那量绿皮客车依然停在公安局门

口时建平又一次陷入了极度的恐慌 难道是去报警了?这可咋办啊!建平急的直跺脚 正在这时

 只见那辆车缓缓的动了起来 直到彻底消失 他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建平瘫软的坐在土堆上

 目不转睛的望着天边那些丝絮状的浮云 身体也似乎跟着轻飘了起来 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事

急忙从裤兜里摸出了手机 可当他将电话放到耳边等待接通时他又挂断了 原来他是害怕今天赶

不回去想和厂长说明下情况 可话到嘴边了他却怎么也不敢说了 前天下午他好说歹说才从那里

求了半天的假 这下可好全都让他当成大礼拜过了 所以当他拿起电话时耳畔仿佛已经传来了场

长严厉的质问声 他想现在打电话是被骂回去见了厂长还是得被骂 就别让他费二遍事了 不行 

今天怎么也得回去 于是他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黄土 他决定先按原路返回西坎镇看看那里也许

有能回去的车辆。


上一篇: 《飘落》     下一篇: 《歧路同归 下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072次 | 联系作者
对《 歧路同归 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笔焕烟霞
  已有0人关注
Ta的文集列表
作者其它文章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