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进杰文集》--张进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10-13   共 107 篇   访问量:610
迎接新老师
发布日期:2016-10-13 字数:1807字 阅读:610次

  开学的第一天,梅芳校长让我随他去黄庄南河接一位新来叫陶晓蕊的老师。因为修路去黄庄的一段公路不通,我们只好绕古垛西沟小道走洛沟一线。走到洛沟一个小桥时,旁边小山沟有一条粗糙的岔路,我们犯愁了,是不是这条道呀?因为我们对这里的路都不太熟悉,只是大概知道绕洛沟能够通往黄庄,但犹豫片刻还是踏上了这条不像样的石子路。我们拐弯抹角走了一段之后,发现了一片竹毛,梅芳说也许没有走错,听人说路上得走过一片竹毛。

  但是越往前走道路越窄,越不像路,一眼望去窄窄的河床上显出模模糊糊三轮车走过的痕迹。梅芳开的车是刚提出来的新车,我说走这么差的路可惜了,他说没什么可惜的。这时路边有几个放牛的,一问这个地方叫同门里,我们问通往黄庄的路怎么走,他们说走沙沟路窄不能到达黄庄,必须从蛮子营岔路饭坡分水岭才行。望着前面蜿蜒曲折,狭窄的河道——路,随时都可能磕磕碰碰,随时都可能遇到羁绊停止不前……梅芳和我都有掉头回去的意思,但不知怎么我们只是嘴上说说,絮叨了几遍始终没有真正地回头,也许我们骨子里都有“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意思吧。

  大概又走了三四公里的路程吧,坡跟出现了几户人家,小路一拐通向了那里。唉!这哪里是走汽车的路?简直太窄太弯太不像样了。这时我们的确后悔当初了。下车一问,要想往前,还必须拐弯抹角这样走。梅芳索性说掉头吧,我说让我下车到前面看看。我前面走,车又向前又走了一段,正好路前面出现了四棵杨树,两旁各有两棵,横向两棵对称,纵向两对杨树的距离正好一辆车那么长。两对杨树纵向看又不对照,但车必须从中间夹道通过,别无选择。这时梅芳又说了,退回去吧。我说试试看。他说你在前面指挥,我说行。

  我从地上拾了一根黄蒿杆,大概量了一下,车两边轮胎距离杨树几乎一寸左右,车上部还可以,但车灯必须握回去。接着,我用一小截蒿杆在车头两边来回的走动,随时比量车轮与树间的距离,并向梅芳比划。他在车里很拘谨悄悄地捏了一把汗,走一步退一步,走走退退,车像极了一头不愿耕地的牛似的。梅芳说怕就怕车好不容易开进去了,突然被树夹住了,即使前两棵杨树通过了,也许下两棵被卡着,那时想后退也就难了,果真那样,还真是进退两难呢。我也担心这个,但我还是不甘心,嘴里说应该没事。他在车里也不停地琢磨,耐心地操纵方向,试探性地踩着油门,这是一个老司机独有的沉静和稳定,决非一个新司机能做到的。同样也说明他和我一样不甘心。

  一会儿过后,我们的心情沉稳了许多,不约而同似乎下定了决心,谁也不提后退的事了。但车一直试探性的,蜗牛一样,走一步,琢磨一番,再走一步,再琢磨一番,再往前走一步……渐渐地我们越来越有信心了,这时候车前轮正好走到了两树树的最窄处,轮胎挨着树了,一攒劲,“过了,过了,车轮走过第一个夹道了!”我不由高兴地喊。但是车尾还是没有过来。马上第二个夹道难题出现了,要想过去第二个夹道,必须打好方向,不管多一点点或者少一点点车身都会斜着,出不了夹道。我们正铆劲呢,不知什么时候,前面多了一名村民看客,不由自主帮起忙来,嘴里喊着,“能过来,能过来,左左,右右……过来啦,过来啦!”嘿,大家心往一处使,就这么一鼓劲,一加油,车很快开过去了。

  这时候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梅芳说,呵呵,这比驾校真实限宽门还不容易呢。接着,我们沿着村民指引的窄路继续前行,路突然拐到了一条旱渠里,根本不像过车的路,但往别处瞅瞅又实在没有路。我只好下车往前面看去,原来路线拐到了左边的坡根。弯道处一条村组水泥路出现了,此时我们十分高兴。啊!终于摆脱了困境。

  接下来坡路翻山越岭,蜿蜒曲折。走着走着,又一条岔道出现了,到路边一家问没人,正好一个生意人路过,指示了方向。又走了一会儿,拐到了一个小村庄,只有几户人家,问门前的老婆婆,她指着左边的山沟,说是往里走,从左边的路上坡。走了一会儿,遇到了三岔路口,弄不清楚,又问了路边一个中年妇女,说是往左边一路上坡,山顶有两条路都能通往公路。

  快到山顶的时候,碰到了一辆三轮车,两个人拉花生秧的,很和气。因为路窄,两车三下两下一挪动就过去了。翻过山岭,终于来到了饭坡分水岭公路。

  这件事情与其说我们经历了坎坷,困难,艰辛……不如说是一种历练,一种享受,一种不经历风雨不能见彩虹的满足。


上一篇: 《游山之乐》     下一篇: 《秋意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610次 | 联系作者
对《迎接新老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