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小说》--林雨荷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07-20   共 0 篇   访问量:738
东北女人
发布日期:2013-07-20 字数:2775字 阅读:738次
  提起东北女人,一种豪爽、勤劳、朴实、忠厚的印象油然而生。

  我今天所要说的东北女人,那是自己的母亲。

  母亲老家是在较大城市铁岭县的腰堡镇。母亲八岁的时候,双亲就相继去世。是母亲的哥哥也就是我的舅舅(已过世),把母亲带大。长兄如父,在母亲眼里,哥哥既是这个家的顶梁柱,又是这个家一轮朝阳。

  母亲从小很聪明,性格也很开朗,还有一副自然甜美的嗓音。在家里不和妹妹争宠,但却得到舅舅的疼惜。舅舅用家仅有的一点儿积蓄,供母亲读完各个阶段的学习,母亲还挺争气。

  那一年,母亲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沈阳师范学院,在那里结识了父亲。父亲当时是学校的助教。两人在相互学习与交流中,收获了一份爱情。师生之恋,无论是在过去还是当今也不足为奇。就这样,母亲以东北女人特有的气质和性格赢得了父亲的好感。同是东北那旮旯的人,自然而然便缺少了彼此的陌生,增进了彼此的熟悉。父亲的性格如女人情感细腻,对母亲照顾得无微不至,疼爱有加。母亲为何就一心跟定父亲,因为在母亲的眼里,父亲不仅外表俊朗而且才华横溢。最突出的一点是父亲善良,有个好脾气。既然父亲母亲情投意合,那就要相互守候,不离不弃。

  然而,事情总不是一帆风顺的。那年,父亲因工作的需要调入铁岭的某中学任教导主任。母亲也正好毕业分配在那里。因为都很年轻,也没有谈到结婚的大事,但两人彼此的情感都很好。特别是母亲虽然比父亲小很多,但对父亲都是以爱人的身份出现,既有“大家规范”的风度,又不失东北女人爽快和热情。

  正当父亲和母亲准备步入结婚的时候。父亲这边出事了,不知为什么被打成现行反革命。舅舅知道后,强迫母亲离开父亲,必须和父亲划清界限。母亲哭着喊着就是不同意。她说父亲是好人,是被冤枉的。早晚有平反昭雪的那天。舅舅还是穷追不舍,派家里所有的亲属,绑起母亲拖回家。母亲往死里反抗。终究小胳膊拧不过大腿。母亲被舅舅“囚禁”的时候,度日如年,想着父亲,惦记着父亲的起居。那天趁舅舅不在家的时候,母亲在妹妹的帮助下,逃离了家里,又回到了父亲身边。临走的时候,母亲给舅舅留了一封信:“亲爱的哥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你要知道,妹妹我选定的人不会错,他是被人陷害的,他是个好人,将来一定会有前途的,请求哥哥成全我们。妹妹在此感谢了!”当舅舅得知母亲“潜逃”又留下言语,也就没有再阻止。路是自己选择的,那就听天由命吧!

  母亲的选择没有错。父亲的确是被陷害的。在母亲离开的日子,父亲也很痛苦,连续写上告信,一级一级写,后来又反映到中央。

  在还没有昭雪的日子里,母亲和父亲说,我们结婚吧!父亲说,你哥那面同意吗?母亲坚定地说,同意不同意我都要和你结婚,这辈子就是跟定你了!父亲被母亲这东北女人这性格的倔强和执着也感动着,答应了母亲的请求。一个柳条包的家当,便是父亲母亲结婚的全部财产。就这样父亲和母亲幸福地结合在一起。因为父亲的问题还得需要一段时间调查审核。所以母亲也无怨无悔,那年同父亲一起从城里来到东北老家的一个小山村。在这里生活了15年。父亲和母亲都在当地小学教书,后来父亲的事儿平反后,便在当地一所中学任主要领导,主抓学校的全面工作。我们的小家也添人进口。除我和妹妹外,还有两个小弟。

  在那个东北老家,所有人都很羡慕我们家。我知道,是羡慕父母的工作、为人和懂事的儿女。其实在我心里,我所羡慕和钦佩是母亲的勤劳和吃苦。

  喝着家乡的水长大的我们,在母亲眼里都是宝贝。一家人的活,都有母亲一个人承担,而且还不影响她的工作。当时是每家都有一小块儿自留地。我记得在学校最高的地段,面积不算太大。那便是母亲劳作的地方。母亲用这块儿地专门侍弄马铃薯。在母亲精心侍弄下,我家的马铃薯个大皮薄,口感好。还有山下边那块儿荒芜的地也是母亲锹一把镐一砸,硬是开垦出来。母亲用这块地儿侍弄玉米。我家玉米粒大,颜色纯正,味道香。家里的前后院,那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青菜种类繁多,应有尽有。母亲就像一头老黄牛,吃得是草,挤出的是奶。为我们这个家尽显母亲无私与奉献。母亲除了侍弄园子是把好手,养家禽也是得心应手。一头猪,一窝鸡,一群鸭,在我家小院里演奏一场交响乐。每逢年节,它们又变成了美味佳肴,下酒好菜。这样的生活,在我们老家不是每家都能拥有。勤劳创作财富,勤劳赐予幸福。母亲就是这样一位东北女人典型的代表。我们家的日子也因为母亲的辛苦而红红火火,蒸蒸日上。

  母亲不仅持家有方,工作中也是任劳任怨,是学校的业务骨干。年年被评委学校的优秀班主任。对待学生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爱生如子,爱校如家。

  记得,在那个学校允许创收的年代,学校也做起了饲养蚕的工作。当时我还小,陪着母亲来学校值班。看着那些躺在绿茵茵桑叶上的茧,涌动的样子,听着咔嚓咔嚓吃桑叶的声音,真的很美妙。那晚,天色已晚,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母亲说,得赶紧到学校的后山上菜桑叶。我说,外面都下大雨了,就别去了。路上滑摔倒怎么办。母亲说,没事儿,不能让蚕饿着。再说桑叶采回来不能直接给蚕吃,得把雨水控干。母亲让我在蚕室好好守着。看见母亲的身影消失在雨夜中,幼小的我涌起对母亲的钦佩和心疼。

  母亲就是这样一个人,里里外外都是一个闲不住的和有爱心的人。随着父亲工作的调动,父亲的职位也步步高升。市招办主任,技师学院校长等,我们也进城了!城里的生活当然比农村的生活少了很多劳作,最起码母亲不用起早贪黑侍弄园子了!但为了儿女可以说是尽职尽责。把我们几个兄弟姐妹的孩子相继都带大了!在母亲呵护下,我们早已离开母亲的羽翼,各自做好自家的事情,尽量不让母亲操心。而母亲天生就是操心的命。

  那年,母亲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提前办病退,让我大弟接班。大弟刚大专毕业。所以工作还没有着落。母亲这一决定是正确的,从此改变了大弟的命运。而母亲在没人的时候却偷偷了哭了一大场。因为母亲当时才四十多岁,事业正当年。但为了子女只能忍痛割爱。这一退,工资就会受到很大影响。但母亲心里就有一个信念,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机遇错过了,就不能再来了!所以我们全家都非常感谢母亲的大度和大爱。特别是大弟想起来这事儿就泪水染衣。

  ......

  如今,母亲老了,身体因手术失败,落下了残疾,每天只能坐在轮椅上,透过窗棂看外面的世界。面对痛苦,面对不幸,母亲依然是那样坚强。因为在母亲的骨血里,依然存有着东北女人那种刚毅和不屈。

  

  母亲,我心中的女神,母亲,我永远爱你。

上一篇: 《想起东北,俺就亲》     下一篇: 《离婚的女人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738次 | 联系作者
对《东北女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