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若水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07-10   共 0 篇   访问量:2507
县令喋血宋家岭
发布日期:2013-07-10 字数:2473字 阅读:2507次

  翻阅嵩史,览历朝历代县令,任职时间最短的是清代的王万令;为保卫嵩邑而喋血沙场的,唯有王君!

  


    王万令,字嵩山,直隶天津人。清咸丰年间进士,被分配到河南候补。1857年,一纸公文,被委任为嵩县知县。从汴梁到洛阳,经龙门,涉伊水,过九皋,王万令的思绪徜徉在历史的长河中。“山断泄伊流,滩声朝暮急”,这便是大禹“凿龙门,破陆浑,断三涂”而驯服的伊水吗?“青松来风吹古道,绿萝飞花覆烟草”,当年“诗仙”李白来嵩游历也是走在这条青松古道上吗?“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这便是《诗经·小雅》诵唱的九皋山吗?哇——哇——,一群乌鸦粗劣而嘶哑的叫声把王万令从“梦”中拉回到现实,山还是那座山,河还是那条河,但眼前的嵩邑大地上却写满了贫穷和破败:山脚下的茅舍低矮而散乱,大片的土地荒芜着,“草盛豆苗稀”,路上的行人大多衣衬褴褛,面黄饥瘦,时时可以看到蓬头垢面的乞丐。满腹经纶、千里做官的王万令心中非常清楚,此情此景的嵩县,正是内忧外患、“大厦将倾”的大清国的一个缩影。内忧来讲,太平军、捻军起义的浪潮此起彼伏,洪秀全定都金陵,建立了与清王朝对峙的太平天国;外患来讲,英法联军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攻陷广州,张开了要地、要钱的魔爪。“路漫漫其修远兮”,王万令一方面感叹着生不逢时,一方面加快了赴任嵩县的步伐。


   接风应酬、打理县衙、清点库粮、遍问县情,刚上任的王万令踌躇满志,紧张而有序的忙碌着。然而十天后的一则战报,迅速打破了这种局面。号称“淮西王”的捻军首领陈太安,从汝州与登封交界的白沙沟出发,带领上千人兵压嵩境,一路剽掠村落。恐慌象瘟疫一样在县城内外传播,大家纷纷把希翼的目光投向新任知县王万令。经历过太平军攻打天津老家的王万令,此时显得处乱不惊,从容应对。他下令全城戒严,在前沿要隘设哨提防;整饬地方武装团练,加强戒备,严防以待;亲书檄文,加急送往郡省,禀报军情。时局比想像的发展更快,不几日,陈太安的先头部队已经抵达饭坡,对县城虎视眈眈。时值孟秋,“七月流火”,王万令心中更是火冒三丈。他披上盔甲,骑上战马,带领二百余名衙兵及乡勇出东门,过伊水,到曲里,截击贼寇于温泉。捻军不知官兵虚实,便聚零为整,乘着夜色,北渡陆浑,攻占闫庄,在那里安营扎寨。而王万令也带领部队紧追不放,迂回至宋家岭,与敌人形成对峙局面。

  


    请求驰援的羽檄发出五天后,终于有探子来报,郡兵已过鸣皋,距敌近十里。此时群情激昂,军心大震,王万令派人与郡兵约定,两军成犄角之势,东西夹击,共破敌营。头戴岑牟的鼓角吏擂响战鼓之后,嵩邑士兵个个如狼似虎,杀向敌营。这时候,最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三声擂鼓之后,两军尚未交接,怯懦的郡兵竞象鬣鼠一样纷纷逃窜,退避五十里后方才安营。这可喜坏了陈太安,他迅速召集主力,气势汹汹扑向嵩邑官兵。援军已逃,敌众我寡,士兵们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开始向后溃退。王公大声说道:我王万令在此,大家休要惧怕!然后,他慷慨陈词:“七峰苍苍,伊水汤汤。流寇进犯,剽掠村庄。杀我父老,抢我钱粮。大敌当前,男儿当强。保家卫国,死又何妨。贪生怕死,何异蚊虻!”说罢,王万令纵身跃马,拔出宝剑,带领人马冲向敌阵,手起刀落,剑剑血红。战鼓声声,旌旗猎猎,嵩邑将士同仇敌忾,气锐力齐,捻军不得不向后退却。这时候敌营中有认出王万令的,便使出阴招,集中弓箭一齐射向王万令的战马,“马倒公仆地”,官军惊溃,王万令被当场杀死,而同死的兵勇也多达七十余人,烈士的鲜血染红了宋家岭。此时,距王万令上任仅仅只有四十天。

  


    一介书生,十年寒窗,千里做官,喋血沙场,斯人已去,精神无疆。为报国忧民而死的人,人民没有忘记。邑人闻听噩耗之后,“满城剪彩报公魂,沿路焚香祭公亲”,并且在他死去的地方宋岭建王公祠,年年崇祀。当时著名诗人、伊南衙里人陈裕如耳闻目睹,悲痛不已,“此事一一皆亲目,作为短歌当实录”,诗名为《宋岭行》。

  


    诗中写战事之急:“我公初下车,宛襄有贼惊。”“未几东州烽火起,巨猾豕哭压吾境”。

  


    诗中记王公之勇:“时维孟秋月之吉,出城督战诛逆根。”“众溃回奔公曰止,请勿惧怖吾在此。激以大义众响从,公乃披坚跃战马。身先士卒即拔刃,飞决虏首剑血红”。

  


    诗中痛郡兵之劣:“岂知郡兵馁且怯,闻风瑟缩三失伍,鼓声三过刀枪鸣,抱头急窜似鬣鼠。初去我军十里遥,退避五十乃安营。”“贼去三日郡兵来,从此邑人再蹂躏”。

  


    诗中录战争之惨:“烟昏日惨暮之秋,阴霾四塞天地愁。狐狸衔骨抛陇畔,乌鸢啄肠罥枝头。贼唱凯歌饱飏去,家家泣觅血骷髅”。

  


    诗中歌王公之烈:“卓哉贞烈士,独能名不朽。岂惟名不朽,天长复地久。君不见邑侯王公摄篆吾嵩,忠义耿耿古人风。”“忠臣报国须致身,死到沙场即正命。”“七尺碑铭高似塔,千秋祠庙重于山。”“始知天意重奇英,特厚公死靳公生。公生不过百年寿,公死方垂万古名”。“歔欷感叹为公祝,我公大节何磊落,我公浩气何磅礴。”

  


    一百年后的今天,静静的在灯下读史,读诗,读王公,马嘶枪鸣余音在,耳畔响起王公声:七峰苍苍,伊水汤汤,保家卫国,死又何妨……

上一篇: 《三百年前一位嵩县籍官员的奏折》     下一篇: 《我的爷爷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507次 | 联系作者
对《县令喋血宋家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