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06-27   共 772 篇   访问量:3644
(电影剧本)爱在嵩县(更新中……)
发布日期:2013-06-27 字数:29051字 阅读:3644次
  

  1.日,外,嵩县白云山玉皇顶

  一群学生站在云雾缭绕的玉皇顶,导游正在介绍景区。

  导游手持话筒介绍道:这里是海拔2216米的白云山玉皇顶,是中原地区第一高峰。晴天在玉皇顶,可以欣赏到壮观的云海日出景观……

  学生们陶醉地欣赏着周边的风光。

  叶雯雯爬上玉皇顶的大石,摆出各种姿势照相。这个开朗活泼又美丽的城市女孩,让站在远处的许晓松悠然神往,他默默地注视着她。

  叶雯雯嫌在低处照不过瘾,又试图爬上更高一层。

  给她照相的女同学狄莎莎忙喊:雯雯,小心!

  叶雯雯:没事,咱是属白蛇的,什么样的崖都能爬。

  话犹未了,哧溜一下跌落下来。

  几个同学忙围上去扶起她,问道:怎么样,雯雯。

  叶雯雯忍着疼慢慢站起来,笑道:没事,没事,脚崴了下,一点皮外伤。

  狄莎莎:真得不要紧吗,

  叶雯雯:不要紧,不要紧。你们玩吧,让我歇会儿。

  狄莎莎打趣道:这叫白蛇落难。许仙,许仙呢,快来搭救你家白娘子。

  许晓松走了过来,从背包里拿出一棵药草。

  许晓松:刚才我上山的时候采了一棵药草,是专治跌打损伤的,我小时候上山跌伤,我父亲给我用过,消肿很快。叶雯雯,要不要给你敷上?

  狄莎莎:晓松家就是这嵩县大山里的,他说的,应该没错。

  叶雯雯笑着点点头,然后把裤腿撩开,露出脚踝和玉腿。

  许晓松蹲下来,把药草用石头捣烂,然后给叶雯雯敷上。

  女同学:哎呀,受不了了,太浪漫了。许晓松,许仙,许相公,哎呀,许晓松,你还真姓许啊。

  许晓松:咋了?

  女同学:缘份,缘份,缘,妙不可言。

  叶雯雯:去去去,人家疼成这样,你不心疼吧还打趣。

  这时导游持话筒喊:郑州大学的同学们,欣赏完玉皇顶的风光,接下来我们将走小黄山,下午还要欣赏森林氧吧和九龙瀑布,所以大家时间请抓紧些。现在我们开始下山。

  带队的冯老师走过来关心的问:雯雯,你没事吧。

  叶雯雯:冯老师,我没事,一点皮外伤。

  冯老师:那就好,同学们,现在开始跟着导演下山。

  同学们开始跟着导游下山。

  叶雯雯起身要走,哎哟一声,脚疼得不行。两个女同学忙扶住。

  叶雯雯:没事,慢点我能走,要不你们先下山吧。来一次景区不容易,别耽误你们看风景。

  许晓松:要不这样。我陪叶雯雯下山,我家就嵩县的,对我们这儿的景区很熟悉,风景也早看厌倦了。

  两个女同学对视了一下,都看着叶雯雯。

  叶雯雯:许晓松是本地人,他陪着我你们放心吧。

  一女同学:那好吧。许晓松,雯雯就交给你了。

  许晓松:放心吧。

  两人起身前走,一女同学忽然回头笑道:许仙,照顾和你家白娘子。

  两人笑着快跑着跟上前面队伍。

  

  2.日,外,嵩县白云山玉皇顶

  许晓松扶着叶雯雯,一步一步沿阶梯往下挪。

  镜头拉开,高高的阶梯,宛如天梯。

  叶雯雯走得很慢,每走一步,都象要付出很大的疼痛。

  许晓松:叶雯雯,要不我背着你走吧。

  叶雯雯:没事,我还能坚持。

  又走了几步,叶雯雯实在疼得不行。就一屁股坐在阶旁的岩石上,揉着自己的脚踝。

  叶雯雯:许晓松,你家是嵩县哪的?

  许晓松:在很偏远的一个大山里。

  叶雯雯:比白云山还大的山吗?

  许晓松:没有白云山大,但是和白云山一样美丽。我们那儿的山上有好多野果,象驴驮布袋、山葡萄、薯瓜、杨桃、五味子、欧李、酸枣、李、杏、山核桃等很多很多。

  叶雯雯:葡萄、杨桃、酸枣、五味子我知道。这驴驮布袋、薯瓜还是第一次听说。

  许晓松:驴驮布袋是春天的野果,长得形状象“V”字形,红色的,吃起来象樱桃。槐花开的时候,我们那儿的山上漫山都是这红通通的东西,小时候,在山上能吃个饱。薯瓜,长得跟香蕉一样,但是比香蕉粗短,皮通常是紫红色的,吃起来也象香蕉的味道。到八月成熟时,它的皮会爆开来,所以,学名又叫八月炸。

  叶雯雯听得悠然神往:太神奇了。我这口水都要下来了,有机会一定要品尝一下这些野果。

  许晓松越说越兴起:你见过的都是些种植的葡萄,我们那儿的山葡萄你未必见过。山葡萄分夏季熟和秋季熟,夏天熟的葡萄要更甜一些。小时候吃山葡萄,我都爬上葡萄架,躺在架上吃的。

  叶雯雯:我真想和你置换一下童年。

  许晓松:小时候和父亲上山摘野果,每次都能摘一化肥袋……

  叶雯雯打断许晓松:算了,你别再引诱我了,再这么说下去,我就住你家不走了。

  许晓松:哦?

  叶雯雯自觉失语,脸一红站了起来,一抬脚唉哟了一声。坐这一会儿,竟比先前更疼了。

  许晓松站在叶雯霁前背对着她弯下身,拍拍自己健壮的背。

  叶雯雯笑道:我可是超重啊。俯了上去。

  许晓松:没事,12岁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家里背麦子了。

  说着,背着叶雯雯小心地沿着石阶往山下走去。

  

  3.日,外,玉皇顶下山道上

  雾越来越大。天竟然落起雨来。许晓松将叶雯雯放下,脱下自己外套,让叶雯雯顶在头上,自己只穿个汗衫。然后继续背着她走。走了几步,看到眼前出现一道岔路。

  叶雯雯:前面有两条路,该走哪条呢?

  许晓松:要不你打电话问他们一下吧。

  叶雯雯从包里掏出手机:我手机没电了。

  许晓松:我,我没手机。

  叶雯雯:许晓松,你不说对嵩县的景区很熟吗?

  许晓松: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刚才,是为了送你下山,才这么说的。

  叶雯雯:为什么呢?

  许晓松:我是嵩县人,应该给你们做好服务。

  叶雯雯:谢谢你,晓松。

  许晓松:嗨,客气什么,这是每一个嵩县人都应该做的,何况咱们是同学。

  叶雯雯笑了笑:我们该走哪条道呢?

  许晓松:只要是道,都肯定能走出去。

  说着,背着叶雯雯沿通往小黄山的路走起来。

  镜头特写对向一块倒地在上的路牌。

  

  4.日,外,小黄山道上

  雾越来越大,眼前的古树越来越多,雾中的古树有些阴森可怖。

  叶雯雯:许晓松,你还是放我下来和你一块走吧,我感到害怕。

  许晓松:你脚崴成这样,怎么走啊。

  叶雯雯:那你陪我说说话。要不,你给我唱个歌吧?

  许晓松:姑奶奶唉,我都累成这样了,这能唱歌吗!

  叶雯雯:要不我唱首歌吧。唱什么呢。

  叶雯雯清清嗓子,唱道:

  唱山歌来这边唱来那边合那边合

  山歌好比春江水也

  不怕滩险弯又多喽弯又多

  唱山歌来这边唱来那边合那边合

  山歌好比春江水也

  不怕滩险弯又多喽弯又多

  唱山歌来这边唱来那边合那边合

  山歌好比春江水也

  不怕滩险弯又多喽弯又多

  不怕滩险弯又多喽弯又多

  叶雯雯的嗓音十分清脆优美,在空空的山谷里回荡,唱到最后,许晓松不由自主地跟着合唱起来。许晓松的嗓音充满了磁性,一样优美。两人就这样笑着活泼泼地合唱着,走着。

  一曲末了,许晓松道:叶雯雯,想不到你的歌唱得这么好。

  叶雯雯:彼此彼此。可能是因为在这大山里唱这首歌更有感觉吧。我也想不到自己唱歌这么好听,我们的合唱,简直能称得上天籁之音,能响遏行云,绕梁三日而不绝……回去,咱们一定要灌张唱片,一定会大销……

  许晓松:你就吹吧。

  雨停了,空谷中传出阵阵清脆的鸟鸣。

  两人继续往深林中走。境头对准许晓松脚的特定,他们又走错路了。

  

  5.日,外,山林中

  叶雯雯靠着一棵大树站着。许晓松累得半伏着身忽哧忽哧喘着粗气。

  叶雯雯:许晓松,你说咱们走的路对吗?

  许晓松:这路似路非路,看来咱们是走错路了。

  叶雯雯:啊?那怎么办?

  许晓松看看天,天快黑了。

  许晓松:重折回走吧。

  叶雯雯:走这么远,你也累了。我的脚这会好像没那么疼了,让我自己走会吧。

  叶雯雯勉强走了几步,疼得蹲在地上揉脚。

  许晓松:还是我背你吧。没事,我在家背粮食都背习惯了。我们住得闭塞,有时候吃袋面,也要背着粮食翻一座山去磨。

  叶雯雯:你把我当粮食背啊?

  许晓松:粮食怎么啦,那是命。

  叶雯雯:那好吧,你就把我当命背吧。

  叶雯雯继续伏上许晓松的背。

  叶雯雯:许晓松,你能走出这大山,又考上全省最好的大学,真得挺不容易的。

  许晓松:考大学对我来说,比生活本身容易多了。

  叶雯雯:你家的生活很艰难吗?

  许晓松:我爹在我7岁那年去世了,抛下我妈和我相依为命。我妈为了供我们读书,给人家背矿石,滚坡下来,在家里躺了一个月……从12岁开始,我在家里就是个壮劳力了。我发誓一定要用功读书,走出大山,让妈妈过上好的生活。我后来一边上学,一边给人打工,给人搬砖头、送水、端盘子,反正什么都干。我妈在家里也不闲着,才支撑到现在。

  叶雯雯:我说怎么经常见你逃课……

  许晓松:唉,都过去了,不说这些困难了。还是说说我们嵩县吧,除了穷,可真是个好地方……

  天暗了下来,许晓松背着叶雯雯消失在林深处。

  

  6.日,外,山下森林氧吧内

  同学们在森林氧吧内玩。

  带队的冯老师着急地问一位女同学:叶雯雯、许晓松他们还没有联系上吗?

  女同学:一直关机。

  导游:可能是手机没电了吧。

  冯老师:那住的宾馆联系了吗,他们有没有回去?

  导游:我刚问过了,没有。我让他们人一回来就通知咱们。

  冯老师:早知道是这样,就少去一个景点,和叶雯雯一块下山了。那些许晓松,许晓松他不是本地人吗,难道能迷路?

  女同学:冯老师,别着急,雯雯脚崴住了走得慢,再等等吧。

  冯老师:早知道是这种天气,今天就不来这里玩了。

  导游:白云山上天气多变,忽晴忽雨,这没准,晚上外月亮就出来了。

  

  7.黄昏,外,密林内

  许晓松艰难地走着,累得不行。

  叶雯雯:许晓松,歇会吧。

  许晓松将叶雯雯放下来,大口地喘着粗气。

  叶雯雯:这都在这绕来绕去绕半天了,我看咱们这是出不去了。

  许晓松:对不起,都怪我,是我走错了路。

  叶雯雯:要怪也是怪我,不是我脚崴住,也不会连累你一直到现在。

  许晓松:走吧,天黑前,我一定要背你出去。

  叶雯雯:算了吧,我们都绕了半天了,也许会越绕越远。再说天已经快黑了,不如等天亮了,找着了方向再走。

  许晓松:这里都是原始林,跟我家山上的林子不一样,是我太大意了。

  叶雯雯把身上披得许晓松的衣服,又披在了许晓松身上。

  叶雯雯:天冷了,小心着凉。

  许晓松见叶雯雯抱着身子,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又脱下外套,给叶雯雯披上。

  许晓松:还是你披上吧,我不冷。我找些柴,找个空地生堆火。今天湿度高,森林不易燃烧,可以放心地生火了。

  

  8.黄昏,内,山下宾馆大厅

  冯老师坐立不安地在大厅内踱步。同学们坐了一圈,也都很焦急。

  景区经理、办公室主任等走过来。

  经理:你好,我是白云山景区的经理,刚听说你们两位同学走丢了?

  冯老师:是的。在玉皇顶因为一个女同学脚受了伤,有个男同学送他下山。到现在两个人还没下来。

  经理:那这样老师,你把两位同学的名字给我说一下。我这就组织人上山去找。

  

  9.夜,外,森林

  地上燃起了火。

  许晓松背对着火。

  叶雯雯正在脱身上湿漉漉衣服往火堆旁的架子上烤。

  叶雯雯:许晓松,你不许回头。

  许晓松:放心吧。我许晓松是正人君子,绝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

  叶雯雯扑哧一笑,边烤着衣服边对许晓松道:哎,许晓松,你说这里这么静,会不会有狼啊。

  许晓松:有狼。

  叶雯雯:啊?

  许晓松:有色狼,专门吃象你这样的美貌女子。

  叶雯雯:去去去——人家都害怕死了,你还耍贫嘴。

  森林里安静了一会儿,只有火在哔哔剥剥响。

  许晓松仰着头,痴痴地看着天上。

  叶雯雯:许晓松,你在看什么?

  许晓松:月亮。

  叶雯雯:月亮?

  叶雯雯抬头。果见天上一轮又大又明的月亮。

  叶雯雯:啊,好美的月亮啊!只顾着看火了,竟然没注意到它什么时候升起来。

  镜头拉开,两个人都举头痴痴地望着月亮,被月色的静謐庄严所笼罩。

  叶雯雯:太美了,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美的月亮。

  许晓松:我也是。记忆里从没有过象今夜这么好的月色。

  叶雯雯不由自主地唱了起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下宫阙,今夕是何年……

  许晓松也跟着合唱起来。

  

  10.夜,外,山道上

  山道上电灯、火把通明。

  穿着景区制服的保安人员和许晓松、叶雯雯的同学们正在搜寻两个人,有人还拿有喇叭。边走边喊:许晓松——,叶雯雯——,许晓松——,叶雯雯——

  

  11.夜,外,森林

  叶雯雯穿好了衣服。

  叶雯雯:许晓松,你自由了,现在你可以转身了。

  许晓松回过头来,看着叶雯雯,不由的呆了。

  篝火边,叶雯雯长发披散,眉目清秀,肤若美玉,衣袂飘飘,宛然一个仙女。

  叶雯雯被许晓松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叶雯雯:许晓松,你干什么呢?

  许晓松:叶雯雯,你这会儿看起来象个仙女。

  叶雯雯笑道:难道过去不象吗?

  许晓松:过去,过去也象。不过今晚看起来更象了。

  叶雯雯:是啊,夜,森林,月光,火光,这一切迷住了人的眼睛,所以看什么都是美好的。

  许晓松:那我也包括在美好之内吗?

  叶雯雯笑道:是,你也是美好的。

  

  12.夜,外,山道上

  寻找许晓松、叶雯雯的队伍仍在继续,黑黝黝的群山里回荡着:许晓松——,叶雯雯——

  

  13.夜,外,森林

  许晓松和叶雯雯坐在一块儿,翻出包里的零食吃着。烤着火,欣赏着月亮。

  许晓松转身看了看对着月亮发呆的叶雯雯,问道:叶雯雯,你在想什么?

  叶雯雯:想我妈妈。

  许晓松:她现在一定在家里想你。

  叶雯雯:不,她在天上。

  许晓松:……

  叶雯雯:我五岁那年,妈妈离开了我们。那时候我家日子很艰难,妈妈总是忙到很晚才下班。记得那晚也是这么圆的月亮,我爬在窗台前,等妈妈下班。我等啊等啊,等了好久,妈妈一直没回来。然后我就睡着了。第二天我才知道,妈妈在下班的路上遇到了车祸,永远离开我们了。后来我爸就拼命赚钱,他说,不能让女儿再过那种艰难生活了……

  许晓松:我们都有着不幸的童年。那年要过年了,天下着大雪,我爹下山到城里办年货。却再也没有回来……

  叶雯雯打断许晓松:我们还是都不再说这些难过的事情吧。记得路上你说你们这儿山上有很多好吃的野果。

  许晓松:对,我们嵩县是块宝地,山上不但野果多,金子也多,是全国第六大产金县。民间好多传说,都与黄金有关。还有我们这儿山青水秀,不但有白云山,还有天池山、木札岭、陆浑湖。天池山上那个天池,传说就是七仙女的洗澡潭,当年牛郎在那里偷看仙女洗澡,偷走了七仙女的衣服。

  叶雯雯大笑:这么看来,你们嵩县的男人们可真够好色的!

  许晓松:嗨,挺浪漫一个爱情故事,被你这么一解读,完了——

  叶雯雯:本来就是这样嘛,偷看女孩子洗澡,还偷人家衣服,照现在法律就该判个流氓罪。你们还说这是爱情?

  许晓松:好吧,我说不过你,我投降了。要说爱情,你知道中国第一首情歌是哪儿的人先唱出的吗?

  叶雯雯:知道。你们嵩县。

  许晓松:厉害!佩服!我问了咱所有的同学都不知道,你竟然知道。

  叶雯雯:我当然知道了。我还知道你身上有强烈的嵩县自豪感,你今晚说的每一句都将与嵩县有关。

  许晓松:在我们嵩县离县城很近的地方,有个三涂山。当年,大禹治水路过三涂山,遇到一位名叫女娇的女子,两人一见钟情,然后深深相爱并结婚。家的温存,并没有留住大禹治水的雄心,没多久他还是毅然决然地离家了。女娇送别大禹时,唱了一首经典的《候人兮猗》,这首伤感的情歌,成为了中国,乃至世界情诗的鼻祖。

  叶雯雯:你会唱吗?

  许晓松唱道:候人兮猗——

  叶雯雯:下一句呢?

  许晓松:就这一句。

  叶雯雯:就这一句?

  许晓松:书上就记了这一句。

  叶雯雯幽幽地唱道:候人兮猗——

  许晓松对唱:候——人——兮——猗——

  叶雯雯接着唱:候人兮猗,你在哪里?

  许晓松:候人兮猗,我在这里。

  叶雯雯深情地:你在哪里?

  许晓松同样深情地:我在这里。

  叶雯雯:许晓松,我累了,肩膀借给我靠一会儿吧。

  许晓松把肩膀举过来。

  叶雯雯慢慢将头靠了上去。

  叶雯雯闭上眼,火光中,她一脸的幸福。

  镜头拉开,一堆火,一个月亮,一片森森,一座山,一对人……

  

  14.夜,外,山道上

  寻山的人皆疲倦。连喊许晓松和叶雯雯的声音也无力了。

  一个领头的说:这样吧,已经很晚了,这么大的山,我们也找不到头。等天亮了再找吧。

  众人疲倦地下山。

  

  15.晨,外,林中

  早晨有阳光透过树林的枝叶打在一对年轻人身上。

  许晓松正端坐抱着叶雯雯的肩膀打盹,叶雯雯躺在许晓东的怀抱里好梦正酣。

  叶雯雯一脸甜甜的笑。

  叶雯雯醒了,睁开眼,正看到许晓松的脸因为打盹压下来。

  叶雯雯吓得一骨碌挣脱许晓松的怀抱。许晓松一激灵,醒了。

  许晓松看看天,道:啊,天亮了!

  许晓松就要坐起来。直了一下,却坐不起来。

  许晓松:哎呀,腿麻了!

  叶雯雯跑上前,说道:来来,我给你揉揉。

  叶雯雯跪在地上,给许晓松揉起了腿。揉了一会,又双手锤他的两只腿。

  叶雯雯:好些了吗?

  许晓松笑道:不好,多锤一会儿。哎唷——麻死我了——

  叶雯雯又给许晓松捶、揉一阵,再问:这下好些了吗?

  许晓松坏笑:还是不好,你要多捶一会儿。哎唷,哎唷——

  叶雯雯一抬头,看到了许晓松那一脸坏笑。

  叶雯雯:好啊你许晓松——

  猛地朝许晓松腿上捶上两拳。

  许晓松哎呀一声跳了几下跳了起来。

  许晓松:叶雯雯,你太狠了!

  叶雯雯扮个鬼脸:报应,这叫报应。这回好了吧,这是我家的祖传秘方,专治腿麻,今天传给了你,你应该感谢我才是。

  许晓松:你家这秘方是不是传男不传女,只准传女婿。

  叶雯雯愣了下。忽然明白了,笑着一瘸一拐地追打许晓松。

  叶雯雯:好啊许晓松,你变着法儿占人家便宜。

  许晓松蹦蹦跳跳地躲,象猴子一样哧溜爬上一棵大树。

  叶雯雯正待笑着要发作,忽然瞅见许晓松紧挨头顶的位置,有一个大马蜂窝。

  叶雯雯吓得面如土色,低头不敢看,沉身喊道:许——晓——松

  手连往顶上指。

  许晓松:叶雯雯,你在装什么啊,骗不到我。

  叶雯雯:有——蜂——窝——

  许晓松:有什么,有大灰狼?最好是一群女色狼。

  许晓松忽然觉得头顶嗡嗡的响,有什么在眼前乱飞。

  许晓松吓得翻了个白眼,啊的一声跳下大树。

  许晓松:叶雯雯,快跑!

  许晓松拉起叶雯雯就跑了起来。

  那些马蜂紧追着二人。

  许晓松脱下外套,飞快地缠在叶雯雯头上,只露出两眼,然后拉着叶雯雯沿小路飞奔起来。

  

  16.晨,外,林中

  也不知跑了多久。两人停下来。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

  叶雯雯看着许晓蜂,脸上、身上鼓了几个包,那张脸因肿涨越来越可爱了。不由看着许晓松哈哈地起来。

  许晓松:我都快被叮成马蜂窝了,你不心疼,还笑。

  叶雯雯:谁说我不心疼啊。刚才你那一幕英雄救美,真得让我挺感动的。

  许晓松:那美人要怎么感谢呢?要不也来这儿叮一口?

  许晓东指指自己红肿的脸颊。

  叶雯雯真的大大方方走上去,“叭”地一声在许晓松肿脸上吻了一下。

  这下倒让许晓松有些不好意思了。

  许晓松:我们还是赶紧下山吧,一夜未归,冯老师们该着急了。有太阳指方向,路应该不难找。

  许晓松走到叶雯雯前附下身,道:来,我背你。

  叶雯雯:不用。我已经好了。没见我刚才跑得飞快。你拉着我就成。

  说着,叶雯雯将手递了过来。

  许晓松的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抓住了叶雯雯的手。

  

  17.晨,外,山下路口

  冯老师、景区经理和几个女同学,焦急地守候在下山的路口。

  从山下走下来几个景区的保安和男同学。

  冯老师和几个同学忙围上前问:怎么样,找到了没。

  几个人都摇摇头。

  冯老师一脸的失望,问景区经理:白经理,这白云山到底有多大?

  景区经理:有20多平方公里吧。

  冯老师:20多平方公里!这走出去怕要几天。

  景区经理:里面好多原始林海,最迷人,要转晕了,怕一个月也出不来。

  冯老师:一个月?

  景区经理:不过放心冯老师。我们已派了20多个人,在全力搜寻,一定会找到他们的。

  这时一个同学忽然尖叫起来:冯老师、冯老师,那不是叶雯雯和许晓松吗?!

  只见山道上,许晓松扶着叶雯雯慢慢走了下来。

  另一同学尖叫:就是他们。

  狄莎莎已尖叫着扑上去拉住叶雯雯的手:雯雯!可算是找到你了!

  狄莎莎竟喜极而泣。

  叶雯雯:莎莎,对不起,让你们为我们挡心了。

  老师同学们都围上去。

  叶雯雯深深向大家鞠了个躬: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

  许晓松:都怪我,没有看好路。

  景区经理:也不能怪你们。我们查看了下,发现你们迷路是因为有游客把标识牌推倒了,加上昨天雾太大。这个我们景区也有责任,向您道歉。

  冯老师:什么也别说了,人回来了就好。饿了这么长时间,赶紧去吃饭。

  众人簇拥着叶雯雯和许晓松去吃饭。

  

  18.日,内,城市的一家餐馆

  一家小型的中餐馆内,环境净雅。胖胖的老板娘正坐在柜台后迅速地摁着计算器计算着什么。

  饭店内有两三个服务生在忙碌着。其中一个是许晓松。

  许晓松一边端着盘子给客人的桌上放菜,一边留意着门口有无进来客人。

  饭店里走进来了一位女客,坐在一角,正好背对着许晓松的方向。

  许晓松见到后,迅速上完饭菜,对客人说了声:你们慢用。忙走到这位女客旁边。

  许晓松:女士,请问你需要点什么?

  忽然发现来的人竟是叶雯雯。

  叶雯雯冲许晓松妩媚一笑:waiter,可以坐下来和我共饮一杯吗?

  许晓松:叶雯雯,你怎么来了?

  叶雯雯:我来这吃饭啊。当然,也是顺便来看看你。

  许晓松回头冲吧台喊:老板娘,我能请一会儿假吗?

  老板娘头也没抬:搞什么,这会正忙!

  一抬头看见许晓松旁边的叶雯雯,一愣,立马眉开眼笑。

  老板娘:好好,你有事先忙你的。(转头朝另一个服务员喊)那谁,小明,你顶会晓松的班。

  小明:好哩!

  许晓松在叶雯雯对面坐下来。

  小明走过来:二位,需要点些什么?

  许晓松:给这位女士来碗咱店里最拿手的打卤面吧。

  小明:好哩。一碗打卤面,外加奉送饮料两瓶!请二位稍等。

  小明离开的时候,冲许晓松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小明走过老板娘身边的时候,老板娘起身哎哎哎示意小明停下。

  老板娘:这女孩是晓松的女朋友?

  小明很认真地点点头:嗯——。

  老板娘:我说你知不知道就嗯。以前怎么从来没见来过?

  小明:你看两人那陶醉的表情就知道了。

  小明转身取了两杯饮料给二人送去。

  老板娘站着,认真地瞅着两人,口中念念有词:嗯,象,象。这许晓松啥时候有了女朋友呢。

  

  19.日,内,餐馆

  许晓松和叶雯雯静静的坐着。

  叶雯雯双手托腮手臂支撑在桌上,边吸着饮料边目不转晴地盯着许晓松。

  许晓松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许晓松:你有脚伤全好了吧。

  叶雯雯:全好了,刚才还在舞蹈室跳舞来着。我是在看你脸上的蜂包好了没。

  许晓松指指眼角:这儿还肿呢。

  叶雯雯直起身笑道:我觉得你一脸马蜂包的时候,是最最帅的时候。

  许晓松:嗯,也就是现在脸上没有马蜂包,是一般的帅。总之在许晓松身上最能体现的的一个字就是——帅。

  叶雯雯笑道:自恋狂!

  叶雯雯低头吸了口饮料。

  叶雯雯:不过说实话,那天蜂群下来的时候,你奋不顾身保护我,确实让我挺感动的。

  许晓松:本能,本能。不过现在我有些后悔了,我很想看看叶雯雯这张洁白俊俏的脸,要被盯出几个马蜂包,会变成什么样。

  叶雯雯:讨厌啊你,人家正经跟你说话呢。

  许晓松:嗯,要正经,正经。

  猛地吸了一大口饮料。

  叶雯雯:许晓松,做我男朋友吧。

  许晓松猛地被呛到了,大声咳嗽起来。

  小明:打卤面来啦——

  小明端着面走过来,把面上了桌。

  

  20.日,外,大学校园

  郑州大学美丽的金水河畔,走来了一对情侣。正是许晓松和叶雯雯。叶雯雯挽着许晓松的胳膊。

  叶雯雯:晓松,马上就要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

  许晓松:我想回家,就近找份工作,好照顾我妈。她现在身体越来越差了,我必须回家照顾她。

  叶雯雯:那你也可以在城里工作,把你妈接出来住啊。

  许晓松:我妈住惯了大山,到城里,她肯定会住不惯的,反而对身体没好处。

  叶雯雯:那你,有没有考虑过我,我们,将来?

  许晓松:雯雯,你能到我们那儿去吗?

  叶雯雯:我可以跟你到任何地方。关键是我爸,我爸身体也不好,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留下他一个人呆在城里。我又于心何忍。再说,我爸他肯定也不会同意我到大山里去的。

  许晓松:那可以让你爸也到我们嵩县去啊。我们那儿山青水秀,空气又好,是个颐养天年的好去处。

  叶雯雯:你让我爸去颐养天年?他才不会去呢,他整天都钻在钱眼里,哪里会甘心去休养生息啊。

  许晓松:到我们那儿也可以做生意啊,你爸可以在街上开个门市,卖山货。对,就卖山货,我们那儿的木耳、猴头、银杏等等山珍游客都争抢着要……

  叶雯雯打断许晓松的的话,道:晓松,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在这省城里有一份高薪的工作,比如一个公司的总经理啊、副总啊什么的职位让你来做,你会留下来吗?

  许晓松想了一会儿,摇摇头道:不会,我不会留下来。我还是要回家,我必须回家照料我妈。

  叶雯雯:你在城里赚了钱,把钱给你妈,让你妈过上好生活,这不一样是在养活你妈吗?

  许晓松:那肯定不一样。妈吃了太多的苦,我不想她晚年这么孤孤单单的度过。

  叶雯雯:好吧好吧,你是伟大的。我忽然想问你那个流传很广的问题。如果我和你妈同时掉进水里,你会先救哪一个?

  许晓松:我水性可好了,把你们两个一起救上来。

  叶雯雯:要是只能先救一个呢?

  许晓松:当然是我妈——,还有你了。

  叶雯雯:你别耍赖。

  许晓松:你们两个,在我心里都是比我自己的生命还要贵重的人。要失去你们,比失去我自己的生命还要我难受。

  叶雯雯:真的吗?

  许晓松抓住叶雯雯的手按在自己心脏位置。

  许晓松:心在这里,你可摸摸它。

  叶雯雯:嗯,摸到了。它在说“叶雯雯,我爱你”!

  许晓松对着天空大声喊:叶雯雯,我爱你!

  天空在回响。

  

  21.日,外,学校门口

  叶雯雯拿着手机匆匆走出学校大门。看到一辆豪华轿车停在学校门口的一角,就走过去。

  司机看到了,忙下车,恭恭敬敬地打开车门,让小姐上车。

  叶雯雯坐上车,待司机落座后,说道:王师傅,不是说了吗,不要搞这一套,让我同学看见了,多不好。

  王师傅:小姐。

  叶雯雯:又来了,不要叫我小姐,多难听。

  王师傅:是,小姐。我主要习惯了。

  叶雯雯:王师傅,我爸怎么忽然想起来找我了,有什么急事吗?

  王师傅:他好像要让您见一个重要的人,现在在酒店等着呢。

  叶雯雯:什么重要的人呢,我这一会儿还有课呢。

  车离开。

  

  22.日,内,酒店

  金壁辉煌的酒店。

  王师傅一路将叶雯雯引到一个包厢内。

  叶雯雯的父亲叶振江正在跟两个陌生人说话。这两个人一个有五十多岁,一个二十多岁,年轻人戴幅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见到叶雯雯进来,忙站起来,笑着对叶雯雯点点头。

  叶振江笑道:看看,说曹操,曹操就到。雯雯,我给你介绍下啊,这是你康伯伯,我的战友,现在是明华集团的董事长。这是你康伯伯的儿子……

  年轻人忙站起来,双手给叶雯雯递上一张名片,道:在下康嘉诚。

  叶雯雯:这名字好熟悉,啊,我想起来了!

  康嘉诚:噢?

  康佳成高兴地等待着叶雯雯说出曾经巧遇之类的话。

  叶雯雯:李嘉诚,你和他重名,我说你这名字我怎么这么熟悉呢。

  康嘉诚:是是,李嘉诚是我们商界学习的榜样,我爸爸也是慕他的名,为我起得这个名字。

  叶雯雯看康嘉诚的名片,念道:毕业于哈佛大学……哇,哈佛大学,你和比尔•盖茨是校友啊。

  康嘉诚:比尔学的是法律专业,在下学得是企业管理。

  叶雯雯:不过比尔•盖茨好像19岁就退学了,并没有在哈佛毕业。

  叶雯雯端起桌上的茶猛喝一口,接着道:他要上完了哈佛,也不一定就能成为比尔盖茨。

  康嘉诚:是是。

  康明华对叶振江笑道:振江,我这侄女头脑灵敏,性格鲜明,很有你的风格啊。

  叶振江:让康兄见笑了。我就这么一个孩子,从小被我娇惯坏了,嘴巴不绕人。来来,雯雯,嘉诚,你们都坐。

  康明华好象忽然想起什么:哎,振江,我们不是还有一些商业上的事情要私下谈吗,要不咱们……?

  康明华指了指隔壁。

  叶振江:啊,对对。(转头对叶雯雯)雯雯啊,我和你康伯伯还有一些重要的商务事情要到隔壁私下里谈,你们先坐,你们先坐。

  叶振江随着康明华一起走了出去。康嘉诚起身礼貌地送了下。

  叶雯雯把玩着桌上的酒杯。

  康嘉诚:叶小姐学得是什么专业?

  叶雯雯:跟你一样。

  康嘉诚:啊,那咱们应该有许多共同语言了。

  叶雯雯:我们就要毕业考试了,我现在听见“企业管理”四个字头都大了。咱们要不要不谈这个话题。

  康嘉诚:好的,好的。那说说你们学校吧,郑州大学,也算是国内比较有名的大学了。

  叶雯雯:比起你们哈佛,差远了。

  康嘉诚:叶叔叔希望我们两家的企业,能够更深入地合作。

  叶雯雯:那是他们的事。

  康嘉诚盯着叶雯雯,大胆地说:那也早晚是我们的事。

  叶雯雯:康先生,我还在上学。

  康嘉诚:你爸的企业暂时遇到一些困难。或许我们两家合作一下,就能把这些困难化解掉。

  叶雯雯:康先生,这话你跟我爸说就行了。我再说一次,我还是学生,还在上学。

  康嘉诚:叶小姐,我觉得你好像从一见面就不大能接纳我,这是为什么呢?

  叶雯雯:是吗?我倒没觉得。

  康嘉诚:不过从情感学上来讲,如果对于异性刻意表现出无好感的话,往往证明一件事情……

  叶雯雯:她爱上他了。

  康嘉诚:噢,叶小姐也选修过情感学吗?

  叶雯雯:看过一些这方面的书,感觉全是胡话,就把书扔了。

  

  23.日,内,酒店的另一间包厢内

  康明华和叶振江坐在一块儿。

  康明华:振江,年华如水啊,咱们转眼都老了。

  叶振江:是啊,明天是属于他们年轻人的。

  康明华:我送嘉诚到美国学习,就是想让他继承我这份家业,我也该到退居享清福的时候了。

  叶振江:你培养了一个好儿子啊,一个好接班人。

  康明华:我看你家雯雯也不错嘛。

  叶振江:他毕竟是个女孩子家。

  康明华:这倒也是,她需要一个帮手。如果她能看得上我们嘉诚,我们那些家当,可以给他们年轻人去折腾。咱俩一块去钓钓鱼,到海边吹吹风,多好。

  叶振江:不瞒老兄,这些年我一直身体不好,也实在累了,你的这种想法,我也早就有了。但愿这对年轻人投缘吧。

  

  24.日,内,车上

  王师傅开着车在街上走着。身后坐着叶振江、叶雯雯。

  叶振江:雯雯,你觉得嘉诚这孩子怎么样?

  叶雯雯:一般吧。

  叶振江:我看这孩子挺优秀的。学历好,家庭背景也好,性格不温不火的,女孩子啊,就应该找一个这样的老公。

  叶雯雯:爸,您不会是想把您女儿也嫁给他吧?

  叶振江:呵呵,我还真有这打算。你说我跟你康伯伯吧,以前是战友,又是多年生意的伙伴,两家知根知底的。我们两家要是联姻,那是门当户对、强强联手啊。

  叶雯雯:爸,我还是直接跟您说吧。康嘉诚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叶振江:感情嘛,可以慢慢培养。当年我追你妈,你妈也是死活不答应,后来不还是死心塌地爱上你爸了。

  叶雯雯:我一直想问您一个问题。妈妈去世后,您为什么一直没有再娶。

  叶振江叹了口气,想了想,道:雯雯啊,有的爱,是不能忘记,也无法代替的。

  叶雯雯:爸,我跟康嘉诚是不可能的。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正如您说的:有的爱是不能忘记,也无法代替的。

  叶振江:哦,有男朋友了?我这当爸的,能了解一点他的情况吗?

  叶雯雯:保密。

  叶振江:这孩子。不过有一点啊雯雯,这人选你一定要给我选好。他不但关系到你的终身,也关系的我们企业的未来,明白吧。

  叶雯雯撒娇道:知道了,老爸,我使命重大,任务艰巨。

  叶振江:所以,我觉得你还是考虑一下嘉诚这孩子。

  车飞驶。

  

  25.日,内,大学男宿舍楼

  叶雯雯急急地走在宿舍过道上。到一个房间门口站住,边敲门边喊:许晓松,许晓松!

  里面有男生回复:他不在。

  叶雯雯:他去哪儿了?怎么两天不去上课。

  男生:他回家了。

  叶雯雯:回家了?你知道他为什么回家吗?

  男生:急急匆匆的,问他也没说。

  叶雯雯:噢,那谢谢啊。

  失望地回身,走了一会儿。背后忽然传来刚才那男同学的喊叫。

  男生:哎,叶雯雯,你等下。

  叶雯雯回头,看那男生揉着惺忪睡眼,打着哈欠。

  男生:晓松给你留有一张字条。

  叶雯雯走过去接过字条,对那男生说了声“谢谢”。男生又打了个哈欠,回去睡觉了。

  叶雯雯急忙展开字条看。

  

  26.日,内,客车上

  许晓松坐着客车,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许晓松的画外音:雯雯,我妈病重,我回家一趟。你照顾好自己。

  许晓松反复倒车的镜头。最后座上拖拉机上突突地往家走。

  

  27.日,外,村口

  咩咩的羊叫声。一个牧羊人赶着一群羊迎面走过来。

  许晓松急急地往家里赶。

  牧羊人:是晓松啊,你回来啦?

  许晓松:福庆叔,你放羊呢。知道我妈现在怎么样了吗?

  牧羊人:你妈,你妈不是好好的吗。刚才我还见你妈和媒人在你家门口有说有笑的。

  许晓松:啊,我妈好好的?

  成群结队的羊咩咩叫着走过去了。

  

  28.日,外,许晓松家的院子内

  许晓松家的院子没有院墙。一走进就看到许妈正和一个女人坐在一起说话。

  许妈的腿上放着簸萁,簸萁里是麦子。许妈边说边挑拣着里面的石头。

  那女人和许妈占点亲,许晓松称为二姨,

  许晓松喊了声“妈”、“二姨”,走过来。

  

  许妈看见晓松,惊讶地站来起来。

  许妈:啊,晓松,你咋现在回来了?

  许晓松:我接到电话说您病重。

  许妈:病重?没有啊,这谁给你打的电话?

  二姨:我打的。

  二姨笑咪咪地看着许晓松:晓松,你可回来啦。我就是怕你不回来,才打那样一个电话。

  许妈:您这么着急着让他回来是……

  二姨:姐呀,你忘了那天我跟你说的好事了。

  许妈:啥呀?

  二姨:镇上白西有家那姑娘,楠楠。

  许妈:啊,白西有,就你说的在煤矿做活,塌方和他儿子一起被拍死那个?

  二姨:是啊,来来,坐下说。姐啊,你知道白西有和他儿子这一死,矿上赔了他们多少钱吗?80万啊!你说这么多钱让楠楠和她妈花,能花到啥时候。楠楠今年21了,这姑娘原本在外边打工。现在家里有了钱,也不出去打工了,整天窝在家里,穿戴打扮得象个城里人,很是招人的眼。楠楠高中那年考上大学了,因为家里穷,他爸没让去上,现在谈对象提出个条件——必须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必须是家在方圆百里内,必须年龄合适。我瞅来瞅去,这方圆百里的名牌大学生,又是这年年龄的,就属咱晓松了。姐啊,你说这不天下掉下件美事嘛,咱晓松要愿意了,他白家那些钱,还不都是咱晓松的。

  许妈:唉,这家人也挺不幸的。咱也不图她家那些钱,晓松该毕业了,也确实该考虑下找对象的事了。只是楠楠这姑娘人怎么样?

  二姨:那是要模样有模样,要品行有品行,要手巧有手巧,那要知识也有知识,家里现在又那么有钱。我做媒这么多年,可以这样说——在这方圆百里,找不到比楠楠更好的闺女了。现在到楠楠家提亲的人呐,都要踩破了门槛,所以我才着急上火,生怕这么好的闺女被人家抢走了,赶紧打电话让俺侄儿回来。

  许晓松:二姨,那也不能说我妈病重啊。你让我担心死了。

  许妈:你二姨她这也是为咱娘俩好嘛。

  二姨接着许妈的话对晓松道:你那倔脾气我会不知道,我要直接说让你回来相亲,打二十个电话你也不回这么快回来。

  许晓松有些羞涩地说:妈,二姨,我的事你们不用操心。

  二姨:晓松,说实话,你是不是有对象了?

  许晓松:有吧。

  二姨:什么叫有吧。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许晓松:有。

  二姨:唉呀那这趟我白来了。

  二姨还是有些不甘心。

  二姨:晓松啊,你谈的对象家是哪的啊?

  许晓松:省城的。

  许妈:大城市的闺女?

  二姨:他爸妈是做什么的,家里有几个子女,家里有钱吗?

  许晓松:她妈很早就去世了,家里就她一个女儿,他爸在家做点生意。

  二姨:生意?什么生意,大生意还是小生意?

  许晓松:我没问过。二姨,这个重要吗?

  二姨:那你将来是打算留在城里工作了?

  许晓松:不,我要回来工作,我不想呆在城里。

  二姨:那城里的闺女,她愿意跟你来咱们这里?

  许晓松低下头。

  二姨:那她爸呢?她爸是啥意见?人家家里就这一个女儿,愿意让她嫁这么远,嫁到咱农村来?

  许晓松:他爸还不知道我们的事。

  二姨冷笑了一下。

  二姨:晓松,我看你还是现实点吧。(起身对许妈)姐,我要回了。你娘俩再好好考虑下吧,随后跟我个信。那白家的这好事,可真是过这村没这店了,要错过了,咱将来谁都别后悔。

  许妈:是是。他二姨,你吃了饭再走?

  二姨:不了,我这家里还有别的事。晓松,好好考虑下啊。

  许晓松:嗯,二姨再见!

  娘俩起身送二姨下。

  

  29.日,内,院里

  许妈正在灶伙烧火做饭。

  许晓松担着一担水走进来,将水缸加满。

  许晓松放下勾担和桶,拿起斧子开始劈柴禾,把劈好的柴禾整整齐齐垛在院角。

  许妈做好了饭,端上院里的桌子喊晓松吃饭。

  许晓松抹了把汗,舀水洗了下,坐下吃饭。

  

  30.日,内,院里

  饭是油烙馍,炒土豆丝,秫糁汤。是许晓松最爱吃的。

  许晓松:妈,最近身体怎么样,还时常胸闷吗?二姨说你病重,可把我吓死了。

  许妈按了按心脏的位置,道:最近这儿疼过几次,疼得时候,吃点医生开的药,就好了。最近疼的时间好像长了。

  许晓松:啊,怎么没听您说。妈,明天咱们就到医院检查一下。

  许妈:晓松,我觉着我这病怕是治不好了。我最担心的,还是你的婚事。现在咱农村的闺女,要么出去打工,要么在家早早订婚、结婚,和你一般大或者再小两岁的闺女,差不多都结婚了。象你二姨说的楠楠,这么大还没对象的,是很少见的。所以,要是你在城里找对象不牢靠的话,要趁早让你二姨在家里给你找个。

  许晓松:妈,你就别操心这个了。你儿子这么优秀,也不至于连个媳妇也说不下吧。

  许妈:就怕你高不成,低不就。要耽误几年,那更难找了。总之你的婚事是妈的一块心病,妈想趁着身体还可以,瞅着你早日结婚给我生个孙子。

  许晓松:妈,您放一百个心好了,保证给您娶个好媳妇,生个胖孙子。来来,我给您再盛点饭。

  许晓松拿过许妈的碗又给她盛了些饭。

  

  31.日,外,乡村路上

  三轮车突突地往城里走。许晓松和许妈坐在车上。

  

  32.日,内,医院检查室

  许妈躺在医院检查室,在做心电图。

  许妈在拍胸片。

  许妈在CT室做CT。

  许妈在在血液室抽血检查。

  

  33.日,内,心内科

  镜头掠过门诊的“心内科”牌子,照到门诊室内。室内医生正在看许妈的检查结果。

  旁边站着几个实习医生。

  医生指着手中的心电图单给学生们看:T波倒置,ST段压低,你们看,这是典型的冠心病心电图。

  医生用指头点着许妈胸前说:发作的时候你是不是这儿疼痛(胸骨后),然后这儿(下颌)、这儿(左上肢)、这儿(左肩)都感到疼痛?

  许妈连连点头:是,是。

  医生:然后疼的时候这里是那种压榨样、烧烤样的疼,每次疼起来1-5分钟。

  许妈:是,是。

  医生:每次犯病通常是在劳累、受寒,或者吃得过饱的情况下发生,是不是?

  许妈:是,是。

  医生:你吃没吃过一个药片,在舌下含化的,不是直接吞咽的那种,药片在嘴里化一会儿,1-3分钟就好。

  许妈:是,是。

  许妈激动地扭头对晓松说:孩子,妈有福气,今天遇到神医了。

  医生也激动地站起来,指着许妈对几个实习生道:大家看到了吧,这就是典型的冠心病人。我就说,你们在课堂上听得再多,不如幸运遇到一个典型病人。这一下,你们就知道冠心病了吧。

  众实习医生都笑起来。

  许晓松:医生,那我妈这病治起来应该没问题吧。

  医生:没问题,治起来很简单,只需做一个小手术。

  许晓松长舒一口气,和许母对视了一下,心都放下了。

  许晓松:那医生,你看什么时候手术?

  医生:手术,那当然越快越好。手术费也就几万块钱吧。市三院做这手术是那是我同学,我可以帮你们联系下。

  许晓松和许妈同时惊道:要到市里做?

  医生:啊,咱贫困县没这条件啊。

  

  34.日,外,乡村公路

  车辆从身边飞驶而过。

  三轮车又突突突地拉着许妈和许晓松回家。

  许妈和许晓松的表情,有些凝重。

  

  35.日,外,村口

  一辆出租车在村口停下。

  从车上下来一个身姿窈窕的青年女子,手里提着精装的礼品。

  村里人归者忘其归,锄者忘其锄,吃饭的忘了吃。

  就连村头蹦跳着嬉戏的小朋友们,也停止了嬉戏。

  都呆呆地瞅着这个漂亮的城里女子。

  来者正是叶雯雯。

  叶雯雯看着这炊烟笼罩的村庄,深吸一口新鲜空气,笑盈盈地问道于旁边的小朋友。

  叶雯雯:小朋友,你们知道许晓松家是住这个村吗?

  小朋友们齐声:是。

  叶雯雯:那你们知道他家住哪儿吗?

  小朋友们:知道。

  叶雯雯:姐姐这儿有些糖给你们吃(叶雯雯从包里拿出一包糖分给孩子们),你们谁带姐姐去许晓松家好吗?

  小朋友们:好。

  小朋友们或蹦蹦跳跳地在前带路,或簇拥着叶雯雯,在农人们的注视中,一起向许晓松家走去。

  

  36.日,外,许晓松家院里

  许晓松正在院里劈柴。看一帮小朋友闹嚷嚷地簇拥着一个女人走过来了。一些乡亲也好奇地跟在旁边看。

  他做梦都没想到,来的人竟是叶雯雯。

  而此时,叶雯雯正笑盈盈地向他走来。

  握着斧子,他呆呆的傻笑着站在那儿,竟然愣住了。

  叶雯雯:许晓松,你想不到我会从天而降吧。

  许晓松:雯雯,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叶雯雯:你还不赶紧过来接接我,累死我了。

  许晓松忙跑过去,接过叶雯雯手中的东西。

  叶雯雯回头笑道:小朋友们,姐姐谢谢你们啊。

  小朋友:不客气。

  人们散去了。

  两人一块往屋里走。

  叶雯雯:伯母的病好些了吗?

  许晓松:好些了。怎么说呢,一言难尽。(许晓松搬过一个凳子)你这长途跋涉的,赶紧坐下歇会儿。

  许妈从闻声从屋里走出来,看到叶雯雯愣住了。

  许妈笑道:晓松,这是……?

  许晓松:啊,妈,她叫叶雯雯,我的大学同学。

  叶雯雯:伯母好。您身体好些了吗,这是给您带的一些补品。

  许妈:哎,好,好啦。哎呀,带这么贵重的东西。

  许妈一下子手忙脚乱起来。

  她忙接过礼品,放到屋里。忙弹了弹衣服上的灰,又抓起一条毛由,走出去把叶雯雯身边的凳子抹了抹。

  许妈:闺女,坐坐。

  叶雯雯坐下来。

  许妈有些目不转睛地端详着叶雯雯,瞅得叶雯雯有些不好意思。

  许晓松见状忙道:妈,咱家里那核桃花生什么的在哪放着。

  许妈:我知道,我去拿,你们坐,你们坐。

  笑着转身回了屋。

  

  37.日,内,屋内

  许妈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又用布把身上的灰仔细拍打着。

  

  38.日,外,院子内

  叶雯雯站在院里,亲切地端详着这个简陋的农家院落。

  又深情地笑着看着许晓松。

  许晓松:家里很简陋。

  叶雯雯:但是很亲切,因为这是我们晓松长大的地方。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有我们晓松童年的影子。

  叶雯雯注意着墙上刻有一排歪歪扭扭的字,走近了看。

  叶雯雯:啊,你小时候的字比我写的差远了。

  

  39.日,外,院子内

  许妈把花生、核桃、板栗等农家这时候能吃上的食品几乎全拿出来了,摆了一大片。

  然后又忙着到厨房打鸡蛋茶。

  叶雯雯看着有些不好意思:伯母,不要再忙了,您坐下休息吧。

  许晓松也说:妈,你歇着吧。

  叶雯雯:晓松,我们到你的村子里走走吧,看看你的村庄,你常走的地方。

  

  40.傍晚,外,村庄前的公路上。

  乡间小路,有着暮归老牛和羊群。山风阵阵,百鸟啁啾。

  许晓松和叶雯雯沐着夕阳和山野的清风肩并肩地走着。

  许晓松向叶雯雯介绍着自己家乡的一切:那座山上野果最多,那里住的是什么人家,、那里是我们的小学学校,那块地是自己耕耘过的,那段河里自己曾经常光屁股在那里洗澡。

  乡间的静谧生活让叶雯雯的神情十分的陶醉。

  

  41.傍晚,外,村前小河

  清澈的河水哗哗地流淌着。

  叶雯雯脱掉鞋子,试着跳进河里,拉着许晓松的手,慢慢地走。

  许晓松:小时候这条河里有很多鱼和螃蟹的,到河里一会儿就能逮一脸盆,水也比现在大。这几年水小了,鱼和螃蟹也少多了。

  叶雯雯在水中的一块平净的巨石上坐下来,两手撑地,仰头看天。天上正在上演火烧云。

  许晓松在叶雯雯旁边坐了下来。

  叶雯雯:晓松,咱们放下一切,在这里建个茅屋,隐居吧。

  许晓松:这好像是个最简单又最难实现的梦。

  叶雯雯微闭上眼,在静静地听着水声。

  

  42.晚,内,许晓松家屋内

  许晓松家土屋内,灯泡将屋内照得亮堂堂的。

  许晓松一家在吃饭。

  菜有猴头、木耳、石芥菜、豆角、倭瓜等,摆了满满一桌子。

  许妈不停地往叶雯雯碗里挟菜。

  叶雯雯:伯母,菜做得太丰盛了。

  许妈:不丰盛,这些都是咱这山上、菜地里长的东西。

  许晓松:都是纯天然绿色食品。

  43.夜,内,许晓松的小屋里

  叶雯雯和许晓松走进一间小屋。

  许晓松:雯雯,这是以前我住的屋,你今晚住这里。

  叶雯雯:那你住哪里?

  许晓松:我打地铺,睡正间,和你隔堵墙。

  叶雯雯欣赏着屋内的一切,对墙上的相框尤其感兴趣。

  站在那儿看墙上许晓松小时候的照片。

  叶雯雯:这张是几岁时候照的?

  许晓松:两岁。

  叶雯雯:这张是你爸吧?

  许晓松:是。

  叶雯雯再看看许晓松:是挺象。

  叶雯雯又看到一张许晓松年少时年相片,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张是多大的时候照的,看着傻乎乎的,象个小叫化子。

  许晓松:十一二岁时照的吧,那时候家里日子正艰难。

  许妈抱着一床新被褥进来,闻言笑道:晓松小时候穿的衣服都是补丁撂补丁的。

  许妈开始铺床。

  叶雯雯:和你合影的这女孩是谁?看着挺漂亮的。

  许晓松:那是我表姐,我大姨家的。妈,我表姐现在还好吧,这都几年没见她了。

  许妈:她呀,去年嫁给城里一个有钱人了。去年回来过一次,穿戴挺洋气的,还问起了你,说让你再回来找她玩。你们俩小时候啊,那是天天腻在一块,这一会儿都分不开,一天不见就哭着闹着要寻……

  叶雯雯:许晓松,不错啊,还有和你青梅竹马的。

  许妈自觉失言,忙铺好了被,对叶雯雯道:闺女,山里条件差,委屈你啦。

  叶雯雯笑道:伯母,我觉得挺好的,我还是第一次住咱们这样的房子呢,感觉挺新鲜的。

  许妈:我去睡了。晓松,让雯雯也早点睡,累了一天了。

  叶雯雯:没事,伯母您先睡,我们再说会儿话。

  许妈退了出来。

  

  44.夜,内,许晓松的小屋内

  叶雯雯忽然紧紧抱住了许晓松,头伏在许晓松肩上。许晓松的手机械地张着,似乎付出了很大的勇气,也慢慢抱住了叶雯雯。

  叶雯雯:晓松,这几天你想我吗?

  许晓松:想。

  叶雯:有多想。

  许晓松:很想很想。

  叶雯雯:以后不要这么突然离开我好吗?你让我担心死了。

  许晓松:这次都怪我那二姨。打电话给我说我妈病重,让我赶紧回来。结果回来才知道,她这是赶着为我介绍对象。

  叶雯雯:啊,你那对象,漂亮吗?

  许晓松:面都还没见着呢。

  叶雯雯一把推开许晓松:那见啊,赶紧见。安排啥时候见面,要不也让我去帮你参谋参谋?

  许晓松:今天已经见着了。

  叶雯雯:满意吗?

  许晓松:很满意。今天见了她,我感到自己深深爱上她了。

  许晓松说着,张开手去抱叶雯雯。

  叶雯雯一把将他推开。

  叶雯雯:许晓松,你说的要是真的,我现在就走。

  许晓松:我许晓松对天发誓,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我爱她,我的爱如果有假,天打五雷轰顶。

  叶雯雯拎起包就要出门。

  许晓松笑着堵在门口,看着叶雯雯。

  许晓松:雯雯,你还信不过我吗?

  叶雯雯:信,我太信你了。

  许晓松:我说的那个她,难道你听不出是谁吗?

  叶雯雯:还有谁,你相亲那个呗。

  许晓松: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叶雯雯嗔怪地把包往许晓松身上一甩:许晓松,你这大坏蛋。

  许晓松走上前,抱着叶雯雯。

  叶雯雯将头幸福地埋在许晓松的怀里。

  许晓松:雯雯,既然来了,明天我带你好好游览下嵩县的美景。

  

  45.日,外,天池山天池

  字幕:天池山风景区

  许晓松和叶雯雯走在天池山水衫林中。

  叶雯雯活动着身体,贪婪地呼吸着林中的新鲜空气。

  许晓松指着前面的天池说:雯雯,那就是我以前给你说的七仙女洗澡的天池了。

  叶雯雯:好美啊。我也想跳下去洗澡。

  许晓松:好,你去洗澡,我学牛郎等着偷你的衣服。

  远景,叶雯雯和许晓松坐在湖边光着脚踩水。

  

  46.日,外,天池山飞来石

  叶雯雯和许晓松站在飞来石下玩,一直上到飞来石根处。

  叶雯雯:哇,好大的一个飞来石啊,大自然太神奇了。

  许晓松:换个角度看,更神奇呢。走,带你看看去。

  拉着叶雯雯向伟人卧像走去。

  

  47.日,外,天池山伟人卧像观赏点

  许晓松:雯雯,你看那儿山顶的石头群像什么?

  叶雯雯:象一个躺着的巨人。

  许晓松:对,这个景观被称为“伟人仰卧”,你看那巨人象不象我们的开国伟人?

  叶雯雯:象,太象了,大自然真是鬼斧神弓啊。

  许晓松:还有一处更神奇的呢?就在这伟人卧像旁。不过我们在这个位置看不到,走,我们到那边看去。

  

  48.日,外,天池山公心字观赏台

  许晓松:雯雯,你看对面的山上有什么?

  叶雯雯:有石,有树。

  许晓松:还有呢?你再仔细看,看看有没有什么字。

  叶雯雯:啊,看到了,有个“公”字。啊,那儿,那儿还有一个“心”字。

  许晓松:对,一个公,一个心。合起来就是“公心”二字,妙在这天然形成的“公心”二字,正出现在伟人卧像旁。

  叶雯雯:你们嵩县可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许晓松:我们嵩县的好地方还多着呢,明天我带你去感受一下我的这儿的陆浑湖。我一初中的同学现在在湖上捕鱼的,明天让他带我们感受下水上捕鱼。

  

  49.日,晨,陆浑水库湖面上

  美丽的陆浑之晨。

  湖面上渔船往来。

  叶雯雯、许晓松乘着一艘马达船向湖中心走去。

  沐着金色的阳光,吹着舒爽的湖风,他们精神焕发,满脸幸福。

  前面有一艘大渔船,渔人们正在捕鱼,他们跳上了那艘船的甲板。

  渔人们在收网,鱼在网中蹦蹦跳跳。

  渔人将捕上来的鱼入进船中的水仓里。

  不时有鱼从鱼仓中跃出。

  一条鱼正跳在叶雯雯旁边,将叶雯雯吓了一跳。

  

  50.日,外,白云山

  叶雯雯和许晓松在白云山的白云湖上荡舟。

  叶雯雯和许晓松在九龙瀑布下嬉戏。

  叶雯雯和许晓松在森林氧吧内走着。

  叶雯雯:上次来白云山,只顾着迷路了,没有细看。想不到白云山这样美。

  许晓松:那是,白云山是国家5A级景区,世界地质公园,曾被评为“中国最美的地方”。不光白云山,这两年嵩县创建“5A嵩县”,把嵩县全域都按5A级景区的标准来打造。若干年后,我们这儿到处是景区,到处是花海,到处都是桃花源,到处都是乡土文明的气息,会让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不想走。

  叶雯雯笑道:我现在就不想走了。

  许晓松:那就不要走了。留下来做我们嵩县的上门媳妇吧。

  叶雯雯:我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恋家了,急着回你们嵩县,因为家太美了。

  许晓松:雯雯,你爱嵩县吗?

  叶雯雯:爱,不但爱嵩县,还爱嵩县的人。

  许晓松:我们明天回学校吧,已经离开这么几天了。

  叶雯雯:嗯,真有点不想走了。

  

  51.日,外,车上

  回学校的中巴上。

  叶雯雯靠着许晓松的肩甜蜜地睡着。

  

  52.日,外,城市

  一组城市镜头。

  拥挤的城市,红灯、绿灯,车,等待红绿灯的行人。

  

  53.日,外,大学校门口

  郑州大学校门。

  周末放学后,同学们走出校门,校门口一辆辆等待接人的车。

  叶雯雯走出校门,瞅了瞅,却没找着老王。

  许晓松也走出了校门,远远看见了叶雯雯,正要走过去。

  忽见一辆豪车在叶雯雯身边停下,车门开了,从车上走下来一个手捧鲜花年轻帅气的男人。

  那人正是康嘉诚。

  康嘉诚:叶小姐,王师傅有事,来不了。叶叔叔让我来接你回家。

  康嘉诚把花捧给叶雯雯:路过鲜花店,看这花挺好,就买了一束送你。

  叶雯雯看了下左右,觉得有无数眼情盯着自己。连忙接过了花,说了声:谢谢。

  康嘉诚绅士的拉开车门,让叶雯雯上车。

  叶雯雯坐了上去。

  车启动,走。

  留许晓松呆呆地站在那儿。

  

  54.日,内,车内

  叶雯雯坐在车上,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康嘉诚:在送你回家之前,可否充许我请你吃一顿饭。

  叶雯雯:好吧。这也在我爸计划之内吧。

  

  55.日,内,许晓松课余打工的小餐厅

  许晓松有些心不在焉。

  老板娘坐在那里奇怪地注视着他。

  他把在碗面端到客人桌上。

  客人:这不是我们要的吧。

  老板娘:晓松,那是7号客人要的。

  许晓松如梦方醒,忙向客人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上错了。

  

  56.日,外,一家豪华的餐厅内

  康嘉诚和叶雯雯正面对面在用餐。

  康嘉诚:

上一篇: 《爱在嵩县(电影剧本)》     下一篇: 《关于嵩县宣传禁止儿童河滩洗澡,俺想说两句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644次 | 联系作者
对《(电影剧本)爱在嵩县(更新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