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矛》--朱新卯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05-02   共 87 篇   访问量:976
青青豌豆角
发布日期:2013-05-02 字数:945字 阅读:976次
  到了谷雨前后,田野就像绿色的海洋,波浪起伏,在布谷鸟的声声啼叫中,小麦穗儿齐刷刷地举在头顶,豌豆秧也被串串豆角渐渐压得直不起腰。满目的青翠使庄稼人看到了希望,心情一下子舒张开来。这时节,串串晶莹剔透的青豌豆角成了这个初夏的第一鲜食,也是人们年年向往的美味。青豌豆角既可生吃,又能煮熟吃,生吃清脆甘甜;煮熟甜面清香,总觉得让人百吃不厌。

  童年常常使人终生难忘,每每忆起,感觉总有一种纯真的美好。有天中午,太阳火辣辣的,姐姐摘回一些青豌豆角,顺手给我抓了一把,我开始剥着吃,姐姐笑着说:“来来,我教你咋吃。半饱的要带皮吃;饱的才能剥着吃,这皮也可以吃。”她说着用灵巧的拇指和食指把一个豆角皮一捻,肉质和角质就分了家,肉质的皮又脆又甜;角质的皮扔掉。我试了几次,怎么都学不会,她说:“捻时不能快,要有耐心。”我照着她说的又试了几次,果然成功了。恰好,父亲从井上担水回来,姐姐急忙从灶房拿出一个碗,舀了半碗水,把剥好的肉制皮放进碗里,说:“你尝尝这水是啥味道?”我喝了一口,又凉又甜。说:“真好喝!”

  又过了几年,人民公社成立,土地归集体所有,我上了小学,谁知大食堂的饭却越来越稀。有天中午放学,我同几个小伙伴跑到一块豌豆地摘了两口袋青豌豆角,边走边吃。谁知被队长发现,队长在饭场开会没指名地训了一通。

  饭后回到家,父亲板着脸问我:“摘豌豆角有没有你?”

  我摇摇头。

  父亲走到我跟前一抹我口袋,拿出几个豌豆角,厉声说:“这是啥,还嘴硬!”

  我只得低下了头。

  母亲含着泪说:“算啦,算啦,孩子还小,这年月……”

  父亲说:“要说摘一把豌豆角是不算啥,教他学好可是大事呀!”

  母亲拉过我,语重心长地说:“你以后可要记住:一是不能为占小便宜,去损害大家利益;二是以后不能说谎话,做个诚实人。”

  我心知理亏,只得点了点头,这事就算过去了。

  母亲的这两句话深深铭刻在我脑海里,让我受用了几十年。如今,父母虽然都已过世,每当见到青青的豌豆角就自然而然地想起那谆谆的教诲。

上一篇: 《瞧舅有感》     下一篇: 《太深的情谊 太久的期待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976次 | 联系作者
对《青青豌豆角》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