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书人文集》--读书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04-25   共 302 篇   访问量:1118
西岩山故事新编【五】
发布日期:2013-04-25 字数:3294字 阅读:1118次
  3.微服探山之补裙

  

  武皇完全没有想到见面会是这种场景,她又惊又喜,觉得很有情调。法明也想起了昨夜的梦,心中暗想,当年我们几个撰经无非是看到她雄才大略,巾帼不让须眉,难道还真与弥勒佛有关?想到这里,他又认真地看看媚娘,媚娘看到他痴痴地看着自己,以为法明分离有年思念过甚,也仰起脸来,像当年一样微微闭上眼睛,等待着法明。法明仔细地端详着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岁月风雨,尽管她保养得很好,但还是留下了明显的印痕,眼角的鱼尾纹长了、多了,当年满脸的青春气息,现在充满了成熟、还隐隐透着一丝霸气。

  法明的心动了一下,马上又沉下去了,他有点惊慌,今非昔比,这是当今天子啊。他很害怕,刚才真是太唐突了。急忙撤步跪下,五体投地,轻轻而又颤抖着说:万岁,贫僧罪该万死!武皇听到这样一声呼唤,立马惊呆了,睁开眼睛一看,法明匍匐在地,叩头就如捣蒜,心里一阵颤栗,一股愤气从丹田升起,充满胸腔,然后升至喉头,她不自觉地后退一步,两行眼泪如断线的珠子,倾盆而下。最后竟放大悲声,痛哭流涕。

  武皇一哭,法明吓坏了,急忙爬起来,左右看看,幸好山上没有行人,他手足无措,走上一步,欲拉又止,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此时的武皇完全回归平民的身份,像村妇一样哭一阵,数落一阵,法明恭恭敬敬站着,既心疼又感动,不断地搓着手,无所适从。好一阵,武皇止住哭声说,冤家,你,你就是铁打的心肠?这么多年不见还上演这出儿?你对得起我千里迢迢跋山涉水车马劳顿不顾颜面前来寻你吗?武皇激动了,一口气差点上不来,一下又蹲坐在石头上,手拂着胸膛,脸色都白了。法明看见武皇真的生气了,他不敢怠慢,上前一步,半倚半靠在石头沿上,一只手扶着武皇,一只手轻轻地在武皇的背上拍着,脸儿一会赤红,一会儿苍白,不知道说啥好。

  法明一接近,武皇的气消了大半,她抬眼看看法明,当年的青春气息退了许多,只是眉宇间那一股英气隐隐尚存,武皇一下子又抱紧了他,法明的身子僵持了一下,马上瘫了,汗也出来了。也抬起双手紧紧抱着武皇,俩人谁也没有多说甚么,只是紧紧地抱着、抱着……

  过了一阵,武皇松开了手,再次端详着法明,法明也端详着武皇,俩人相视一会儿,都笑了。法明不再紧张了,他知道自己在武皇眼里还是当年的法明,他轻轻地问道:就你自己?武皇点点头。别人呢?武皇伸手一指南边的岭头说,那里,当年的地方。

  两个人从当年分手说起,粗略的把几年来的情况相互说了一下,天已近午了。武皇有点干渴,发明也饿了,俩人站起身来,左右看看,山麓的几个小村子炊烟飘荡,偶尔还传过来一声犬吠。法明说,天不早了,你的裙子刚才挂破了,也一定饿了,咱回寺里去吧!武皇说,这样狼狈的样子,怎好面见众人?她沉吟了一下接着说,这样吧,咱到附近的村子里找个针线把裙子补补连连,再讨点饭吃吃不也很有意思吗?法明想了想说,好吧,只是太委屈你了。武皇笑了说,看看,又来了,我好久也没有吃过民间的饭菜了,也想得慌,走吧!

  武皇挽起了法明的胳膊,走了几步,法明说,媚娘,你看咱在人们眼里是僧俗同行,你还是个女施主,看起来不太好吧?武皇站住脚步,认真想了想,叹了口气说,唉,也真是的,谁定下的这种规矩?!

  法明指指山下的一个小村子说,你先走一步,我随后就到。武皇笑笑,没有说话迈步走了。法明望着她的背影,心里一阵酸楚,唉,真难为她了。

  村子处在山坳里,面对西岩,背靠一个小岭,僻风向阳,村头几株梨树,花开正盛,一片银白,村后一片桃园,粉红悦眼,微风中炊烟飘荡,几家茅舍杂然相处,偶尔一声鸡啼,武皇看了,不由赞叹,好一幅美丽的山居图啊!

  武皇看得高兴,急走几步来到村头,一只小犬蹦跳而来,武皇并不心惊,口中啧啧几声,那小犬仿佛认识她似的,摇着尾巴,就地打了个滚儿,走上前来,在武皇的腿上脚上亲昵地蹭着,还仰头看看,满眼的温和。武皇心生欢喜,从篮子里拿出一支油食送给小犬,小犬嗅嗅便一口衔了过去,摇摇尾巴,一溜烟跑了。武皇直起身来,正要去村头人家询问,正巧门里走出一位老妈妈,粗布衣衫,干干净净,满头银丝在近午的阳光下,闪着光芒,武皇看了,心里充满了亲切感,仿佛回到老家,又见到自己母亲一样,她上前一步问道:老妈妈,万福!说着就要施礼,老妈妈微微一笑,双手托着她说:夫人,从哪里来,到谁家去?武皇说,妈妈,我是过路的,刚才走过山坡,不小心把裙子挂破了,想来寻个针线连连补补。老妈妈低头看看笑了,这山上的小路就是难走,枣刺荆棘多,难免有个事情。武皇顺口说,这枣刺就不会把刺往上长长,那就挂不住了。老妈妈高声笑了,孩子家,光说些玩笑话,那枣刺会嫩听话?走,回家我给你连连。

  武皇也笑了说,妈妈先请。老妈妈转身走进院子,武皇随后跟进来。随眼打量一下院子。院子干干净净,正屋三间茅房半新不旧,屋门里坐着一个老爷爷,仿佛眼睛不得劲,听见院里响动说,老婆子,来客了?老妈妈说,就你耳朵尖,呵呵,是的。老爷爷说,哪里的贵客?老妈妈说,老东西多嘴,知道你不是哑巴!呵呵!

  武皇看到俩老人,是如此的淳朴,如此的亲爱,心中暗暗赞叹不已。老妈妈搬过来一个小墩儿用口吹吹上面的灰尘说,夫人请坐!武皇谢了坐下。老爷爷说,不管是哪里的贵客,先吃饭!有事吃完饭再说!武皇说,谢谢大爷,我是过路的,打扰了。

  呵呵,这孩子,出门人谁会背着锅?瞎饭喝一碗不饥。老爷爷的话逗笑了武皇,她感到很是亲切说,谢谢大爷,真是遇到好人了。

  说话间老妈妈从灶房里端来两碗饭,先递给武皇一碗,又把另一碗递给老头儿,老爷爷摸索着接过去说,喝吧,孩子,正好饭做好了,别嫌瞎!武皇端着饭碗看看,不稀不稠的糁子汤,里边放着一些干野菜,还有几片面旗子,一股股香气直扑鼻子,武皇的肚子咕咕一响,凑近碗边儿品了一口,嗯——太好了。

  老妈妈又端来一个小竹筐子,里边放着几块烙馍,那手艺真是:

  

  厚薄匀实焦又黄,油旋盘盘赛云翔。

  清香一缕随风起,神仙看了馋来慌!

  

  武皇心中暗暗赞叹不已,接过老妈妈递过来的烙馍,轻轻咬了一口,那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饭后,老妈妈找来针线,对准太阳认了几下针,没有认上,武皇说,老妈妈我来吧?老妈妈笑笑说,老了,不中用了!武皇接过来认上说,我自己来吧。老妈妈说你自己不得劲,还是我来吧,不是夸口,老婆子我年轻时巧着来,呵呵,钉底纳棒儿,织布纺花……

  武皇也不勉强,她心里清楚自己的针线活小时候就做的不多,后来东奔西忙,也真荒废了。老妈妈拉起武皇的裙子,把该连的地方都连好了,只是还有一个地方少了一块,老妈妈看看颜色,又在针线筐儿里翻了半天,也没有同样的,只好拿起一块颜色接近地说,孩子,真没有一样的,就这一块还接近,就凑合补上吧?

  武皇看看,颜色确实不一样,但她深深被老人的热情朴实感动了说,老妈妈,好,这块真好看,我喜欢,就这一块!老妈妈心里清楚,不好意思的摇摇头,又点点头,再次拉动了针线。

  

  

  

  

  

  

  

  

  

  

  

  

  

  

  

  

  

  

  

  

  

  

  

  

  

上一篇: 《西岩山故事新编【四】》     下一篇: 《西岩山故事新编【六】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118次 | 联系作者
对《西岩山故事新编【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