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山野长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04-08   共 0 篇   访问量:1074
母亲的身影
发布日期:2013-04-08 字数:1739字 阅读:1074次
  三月二十九凌晨,母亲走了。人间四月芳菲尽,母亲随了芳菲去……

  生离死别,是人生的一大哀伤。我有哀伤,但无别离。母亲何曾离开过我?大河结冰,我顺着河沿走,弯柳驼雪,是母亲佝偻的身姿吗?

  母亲到老年时,膝关节疼,横着下楼、下台阶,上台阶也很吃力。但她从来不在家闲坐,几乎天天都带着旧报纸或广告纸去河堤上转悠。河堤离家不近,我快走也得半小时之久,母亲得横穿六条大街和一条快速通道,走一趟差不多就走半天了。所以,母亲总是走走歇歇,到哪走不动了,就近找个台阶,铺上纸坐一会。她从来不随便丢垃圾,一张纸拿好几天,用不成了叠起来装口袋里,带回家扔掉。有时,她走着走着,碰见街上闲坐的老太太们,一打招呼,就坐下唠开了。很多时候,我们能在街上碰到母亲。有时老远看见她背影,有时看见她和老太太们坐在店铺门前的台阶上聊天,坐一遛,我在边上看她半天,她也不知道,我悄悄看一会,不打扰她们,继续走我的路。当然也有时,我不留意她,她看见我了,她腿脚慢,怕错过我,就在街边坐着,大喊我的名字。若是我还没听见,她身边的老太太也帮她喊我。我往她跟前走着,就听见她说,我四个闺女呢,这个是老二,在啥啥地方上班。等我到跟前,她又指着她们对我说,这是你张娘、王娘.....往往是,母亲的话还没落地,她们就把我两只手攥住了。回家看不到母亲的时候,我们就到街上她常坐的地方找她。

  母亲住院时,我在街上看到那些老人,她们话还没说出口,泪就流出来了。

  母亲去世后,她们在街上看到我,拉拉我手,拍拍我背,一句话不说,匆忙离开。彼此害怕看见眼泪,彼此忍不住又回头看……

  母亲去世快三年了。母亲生前,喜欢穿藕红和卡其色的衣服。现在,我在街上走着,我前面的人群里,冷不丁一个老人,穿着和母亲同样颜色的衣服,我会以为那是母亲。挤着跑着追,到跟前一看,不是,才猛然醒悟过来。有时正走着,看见街角,一个走累了,独自歇脚的老人,也穿一件红衣服,也会下意识慌着过去,前脚跨出去,后脚尖还没抬起来,忽然想起,我母亲已经走了。转身,已是心境如海……回头看看,又看看,心里喃喃:“她怎么会,这么像我母亲呢!”忍不住,又回头看……

  春天,我陪父亲到洛阳住院近三个月。母亲节前一天回县城,在我等车的站牌边,有一家老北京布鞋店,顺便给婆婆和大姐各买了一双。母亲不在了,长姐如母,更何况大姐最随母亲——隐忍,任劳任怨,满心里装的都是别人。去婆婆那打母亲门前过,看看母亲的阳台,母亲在世时,阳台上摆满盆盆罐罐,花草不断。而今,父亲躺在医院里,家门紧锁,阳台上只有一盆藿香,在阳台角,长的又高大又青绿,绿的我眼泪不停地往下掉。母亲活着时,每次我们回家,不知母亲哪来那么多话,在家不停说半天,走时还没走出楼梯口,就听见母亲撵在阳台上喊。有时走过去了,听见她喊,还得拐回来,站在下面仰着脸听她说话。不外乎,忘了交待我们一句什么话,或是忘了让我们带走她做得吃的东西,也或是她养的什么花让我们带回去。也有时候,我们拐回来了,她却笑着说,没啥事,只是喊喊。久而久之,我们都习惯了,回家时老远就看阳台,看见母亲在侍弄花草,在做针线、晾衣服,心里安宁,不由加快了步子。习惯了看着阳台走,怕母亲出来喊,等母亲喊,看母亲站着送我,回头时看见她还站着,也是加快了步子走。

  回县城那天,我一步一回头,走几步,停停,很慢很慢,多想在阳台上看到母亲啊!

  如今,我上网、看电视、看照片,忽而想起母亲,泪眼也模糊不了我母亲的模样。我坐着、走着,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明明没有想母亲,忽而一下就会看见她。

  夜里,想母亲想得睡不着,所有存在记忆里的母亲的身影、笑貌、声音都在眼前晃,远远近近,清清糊糊,我和她说话,看她笑,跟她走……我想着母亲从门前的大路上人行道回家,上台阶时,一只脚艰难的踩上去,双手按住踩上去那条腿,再艰难得抬另一只脚的样子,想母亲在大街上摔倒被人扶起的样子,我到街上、车上,遇到行动不便的老人,也去扶她们。有人夸我善良。其实,是母亲善良,我扶他们时眼前总是有母亲的身影……

上一篇: 《小溪》     下一篇: 《野生的春天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074次 | 联系作者
对《母亲的身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