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山野长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04-08   共 0 篇   访问量:825
小溪
发布日期:2013-04-08 字数:1555字 阅读:825次
  不知她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从没见过这么小的溪流,若不是一同进山的人告诉我说她是溪流,无论如何我也不会相信。

  她这么小,小的如我们埋藏在心底的那点念想,针尖那么大的念想。那么安静,安静的我们趴下身子才可以听到她微弱的声音。有时候,我们走过去了,听见她在背后,折回去又听不见了,害得我们围着她侧耳细听……

  她甚至几乎都不流动。她算什么溪流?只在跌下一块岩石,或冲过几片枯叶时才有流纹和方向。

  四围大山,数十里看不到人家,她是怎么来的?

  嘀咕里,我分明听见小溪喃喃的低语……

  她说,我记不清从哪来了,我应该是睡在一朵花里的,粉红的花瓣,金黄的蕊,我就睡在蕊粒的中间。每天夜里花瓣紧紧合起来,包成一顶玲珑的花帐,太阳出来的时候蜜蜂在那花瓣上吻了一下。当它正在吻的时候,花瓣嘭一下张开了。我就在上面玩耍,两根绿色的花梗做滑板,从这瓣跑到那瓣。忽然来了一阵风,卷起我就走,把我放在一片绿叶上,夜里好冷啊,我哭着哭着睡着了,梦里我睡在鸟羽做的摇床上,垫子是蒲公英花,被子是指甲草花……一觉醒来,阳光照在林子里,许多的鸟儿在唱歌,一只鸟落在我睡的树枝上,起飞时一蹬腿把我抖落了……

  从此,我便落在这片土地上,遇到和我有着类似遭遇的同类,我们聚在一起,想一起逃离这荒寒的山野。

  无路可走,我们手拉手从悬崖上往下跳。有的在石尖上摔碎了,有的被树枝挂破了,有的落在半空的石臼里上不来下不去。崖下有一大片杨树林,平展展的很开阔,我们太小,到那儿流不动了,水汪汪的很像一条河流的样子,上面长满绿色的河藻,当地人叫做水莴苣。杨树庞大的根系把我们带到地下,等我们再出来时不知过了几个季节了……我曾经央求过,来喝水的燕子、麻雀,甚至踩疼我们的山羊带我离开这里。慢慢地发现,我们走过的地方变的和以前不一样了,树木挺拔,鸟儿多了,那些开在草中的野花,黄的红的粉的紫的引来许多的蜜蜂和蝴蝶。附近开始有了村庄,孩子们来了,坐在我旁边摔泥巴,玩水车,放纸船,吹柳笛……深秋或冬季,别的地方一片枯黄时,杨林深处那一遛弯弯的莴苣比春天还青绿。还有一窝一窝的青草,一片一片的芦苇……

  可是我们毕竟还是太小了,只能在村子周围兜兜转转。

  下雪的季节,山里的少年和我们一样的寂寞。

  我们埋在雪野里,鸟儿很少光顾,只有那些恋旧的麻雀时常来看看。孩子们打雪仗只在自己的门前或场院。

  雪水融化的季节,这里来了一个少年。他每天天不亮从山上下来,走的满头大汗,头上冒着热气,快到沟口时洗把脸。黄昏时从外面回来,没有月亮的日子走的格外急,一步就想蹦到家里。有月的日子,他像变了个人似的,踏着洒满月色的小径慢慢走,每一步都有停顿,每一脚都能踏出点什么来……有一天午后,我在麦田那里,身上满是落叶,个别地方结着一层薄冰。他路过这里,蹲下来用手摸摸我的温度,扒开底部的淤泥,咕咚咕咚喝了个够…….

  那一刻,我决定——我再也不走了。

  少年一天天长大,一别数十载。不知那少年变了什么模样?

  小溪的故事讲完的时候,我发现我正对着麦田中的小溪发呆。我的家乡没有这么小的溪流,有澎湃的大河和叮咚的山涧,它们如何可以相提并论?就在我起身准备走时,我看见我们一行中有一个蹲下身来,一一捡出水中的落叶……

  “走吧,你捡不完的……”

  他好像没听见一样……

  那一刻,我很想是那溪流,虽然她很小很小,小到似有若无……

上一篇: 《小村春早》     下一篇: 《母亲的身影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825次 | 联系作者
对《小溪》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