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枫别处是落尘》--清枫落尘 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01-08   共 0 篇   访问量:1170
走过淡忘
发布日期:2013-01-08 字数:1235字 阅读:1170次
  日子过得平淡无奇。生活波澜不惊。

  天空浮泛着丝丝阴幽,阳光没有了方向。

  开始逃亡。开始流离。开始迷失。

  开始放逐。开始叛逆。开始索然。

  

  好像很多尘事如此瞬间轮转,都渴欲崭新的开始。纵使曾经熟知的,也早已让岁月消磨得烂透。

  昔日的光阴如我胸腔里的文字,一页一页,风一吹一拂,都成了过往。

  所有浮华,所有梦魇,所有一切沉湎不变的事物,一如烟云,飘来,又飘去。

  

  谁能遏制有限的生命的流失,就像阻绝河水的东流。那里面浸润的每一粒沙石,都饱含着一颗湿润的心情,一瓣温存的泪花,一束熙攮的往事,一脉婉约的时空。

  或许恬淡,抑或含蓄,亦或高深,甚或绵亘。短暂的生命滋长出太多的太多的无止境的欲念,就好似一只透明玻璃杯,贪图盛放太多,一不经意就装入了支离破碎。

  一生的支离破碎可以很突然地开放,也可以很突然地消失。消失在这个世界的末角,悄无声息地散去。

  有些东西,注定要被忘却,亦要被记忆。

  

  有很多个时候,我轻扶着一册书页,斜倚窗棂,把心伤掩隐在青春的扉后,不忍敲启,就那么地任曼妙的文字和优美的画面因思想狂澜而野蛮的飞驰。

  光景如流,寂夜深锁,看天宇之上寥寥星光,会不会,遥想蔚蓝的年代?

  银河里光波潋滟的涟漪,是谁轻微的垂泣?隔了那么多年,依然一样传说。

  而我,千年以后,是哪滩被行色匆匆穿梭而过的荒漠,不再被记起,不再被忆及。

  多少回望,远隔了天际。

  

  朔对我说,你可以忘记,忘记一个名字,忘记一个人,却忘不了一种感情。

  也许,他说得很对很对。虽然,我多么地害怕岁月的隔绝。

  我站在阳光里,在所有人面前,转身,背着画夹离去。

  高考,就这么和我分道扬镖,拉开了我穷极一生也无法用心去窥视的距离。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当时的离开,那是很潇洒,却很落寞的样子。

  孤伤的门,让我轻轻一拉就掩蔽了一切真实。

  我的笑,丢失在那个阳光炎热无比的午后,尖锐的光刺,残暴印记了无可抹没的烙痕。

  没有人看见我隐忍的痛,一路奔波,一路磕绊,摔了一地,伤了一心。

  

  无数飞尘,被我用力踢起,又狠狠地砸了下来。

  只是,换了孤独无依的去处。

  只是,那一份眷恋,因此无从摒弃。

  

  但我深深地学会了把我走过的路,用一生来淡忘。

上一篇: 《我手写我心》     下一篇: 《一朵花的心情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170次 | 联系作者
对《走过淡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