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枫别处是落尘》--清枫落尘 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12-07   共 0 篇   访问量:951
花开,花落,花满天地
发布日期:2012-12-07 字数:1686字 阅读:951次
  我只是想,轻轻地告诉你,花开也无声,却是情满襟;花落似无情,却是爱盈怀。若待繁花满天满地,笑靥如锦,心过流年。

  

  冬褪了,春归。惆怅旧欢如梦,吹散在风里,又似碎了的杨花,开了又谢,谢了还开。撒向清晨的雾,缥缈如烟,染绿了山峦,铺平了湖泊,独有一番清透而淡薄的迷离。

  轻推轩窗,几分清新的空气,席卷而入。一下子,四处的暧昧流景,拥紧魑魅般的心情。外边的世界,叶翠,花红,枝桠初生。起早的鸟雀,各自梳理羽翼,抖动着万种风情。芳菲如幕,繁华满眼,就连缓缓荡过的风,更是饱含了麝香的味道。

  淡淡衣衫,薄薄凉。一袭白衣,莫名衬出深深浅浅的光景。

  抬脚,踽踽而行。千千步,万万步,轻巧如燕,凌厉生风。路遇的枝枝蔓蔓,花儿朵朵,残红;馨香瓣瓣,凝脂。

  蓦然,回首。

  一清秀女子径自路过。浅妆敷面,眉目含情,笑靥生春,端的是百般美好。着了一袭淡红色的衣裙,裙摆翩翩,盈盈摇成人间天色。

  只见她三步并作两步,与披肩的鬓发从风中掠过,施施然,有如柳絮的恬静逸美。忽而,伫立在一棵开满粉红色花朵的树荫下,伸展出纤纤的手掌,恰,接住一朵默默往人间风尘里跌落的小花。

  暖暖的阳光,融融洒下,凝聚成她的眉心,一束浓得化不开的仰望。好一抹似水柔情,在心间,点点滴滴地洇散。如歌,如诉,如慕。

  只是,这般辗转的心思,锦瑟年华,谁与共度呢?

  

  灯残了,梦尽。风雨初歇,却有萧瑟的绮念,暗自辗压过来。檐梁,帷窗,院落里,那弥留的雨水,轻描淡写般,滴出优雅的涟漪。于是,昨宿怅惘过的梦,在浅浅的朝晖里,若隐若现。

  正是乍暖还寒的时候,偏偏遇上了疏风细雨。这次第,枯陨的叶子,悴落的花朵,宛若一曲支离破碎的笙歌,颤颤地缀满人世。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曾几何时,也在这般蓊郁的岁月中,迎上飒飒凉风,面对满地狼籍的翠减红哀,眼瞳投射出一道悲凉。无数行人擦肩而过,又有谁,记起一颗蒙尘的心?

  暮云过了,雁不见。寂寥,生生落了下来。

  难得旁边有个古式小亭,斑驳却精致,硬是淡出尘世,以超然物外的方式遗世独立,全然忽略了诸般琐碎。我便抽动身形,从喧嚣中移至宁静,无声地,看尽春日里恼人的残红。一遍遍,温习心里匀出的念想,只不知,我是执着,还是辜负了如许春光。

  直到,平和的视野里,闪出微微的动荡。

  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攒了菊花头,白净的脸蛋浮动干净的笑,穿了崭新的花格子衣裳,蹦着跳进湿润的春色里。突然之间,在一棵花树跟前顿住,及而回顾,望了望尾随而上的妈妈。蹲下,似乎寻着什么。未几,稚嫩的小手擎起一些从满地落蕊中挑选的完好无陨的小花,转身唤妈妈矮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在她秀丽的发间插上一两朵。

  那一刻,我看见了,年轻妈妈雍容的脸上,细细密密地,刻满了,妩媚绵延的幸福。

  然后。

  年轻的妈妈自小女孩手中取过剩下的红花,亦是小心翼翼地,扎在那好看的菊花头。我看得忍禁不住,扑哧一笑。许是惊醒了母女俩,她们循声而望,始发觉亭中有人在窥视。小女孩嘴角瞬间弯出一泓羞涩,低了头,牵妈妈的手急急离去。

  一路上,带动千树万树繁花,馨香摇坠。恍若,天上人间。

  

  后来。

  无论日子阴晴,也不管昼夜更迭,我总习惯着,习惯着把自己想像成一棵花树,若是花开满天,便要沸沸扬扬,再给红尘女子般美好的心思;若是花落满地,便要洋洋洒洒,再还俗世母女般幸福的心情。

  春去了,心不消逝;夏远了,情不稀疏;秋尽了,歌不迷离;冬至了,梦不碎裂。

  那爱,于是,也就不知不觉,归为永恒了。

上一篇: 《无》     下一篇: 《仰望的天空飞过鸟的叫唤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951次 | 联系作者
对《花开,花落,花满天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