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矛》--朱新卯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11-24   共 87 篇   访问量:4115
母亲
发布日期:2012-11-24 字数:2344字 阅读:4115次
时间:20世纪70年代

地点:豫西某山村

人物:母亲——农村妇女,30多岁

货郎——40多岁

军———6岁男孩

敏———3岁男孩



1、 农家堂屋。日。

春暖花开,阳光明媚,一个普通的山村,一座普通的院落。军和敏在院子里玩踢格游戏。母亲坐在桌前,照着镜子正在梳理着又黑又亮的长发,还不时地望望两个儿子,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军:妈,我爸啥时能回来?

母亲:你爸每月只有4天假,有时工作忙还回不来,谁知道这个月啥时能回来?

母亲站起身,编着辫子从屋里走出来,微笑着问:你想他了,还是有啥事?

军:嗯,上个月他回来说,麦后叫我上学,我叫他给我买个文具盒,昨天我见虎娃哥的文具盒都买回来了,不知道这一回他会不会买?

母亲:我只和他商量过你上学的事,可不知道买文具盒的事。

军:那一天他答应我的,有虎娃哥作证,不信你去问问!

母亲:既然他说过,就会给你买。不过,你不要逼他,你知道咱家你爷奶年纪大,身体又不好,花钱的地方太多。

军:我不管那么多,说过买,就得买!

母亲笑笑说:好好好,买买买!

忽然,一阵拨浪鼓响,军和敏喜形于色。

军说:妈,你听村里来货郎啦!

敏说:走,看货郎去啊——

2、 村头大树下。日。

一棵古老的大树岿然屹立在村头,浓荫遮天蔽日,树下摆放着几个当凳子的大石头,一群男女老幼围着一副货郎担,村道上还有人向货郎担走来,货郎手持拨浪鼓摇一阵,喊一阵。

货郎:好钢针,头发换,

照脸镜子对面看,

木梳篦子塑料碗,

糖豆米团好香甜……

谁要啥都快来买吧——过了这村就没这个点啦!

军和敏拉着母亲从村道上向货郎走来,货郎担被乡亲们围着,有的在买小商品,还有的在挑拣。军和敏挤到货郎担前,看了一遍,最后把目光集中在花米团上。

敏仰起头,看着母亲说:妈,我要吃花米团。

母亲:花米团咋卖?

货郎:大的5分一个,小的3分一个,要几个?

母亲一脸难色,能用旧东西换么?

货郎:能,旧塑料,头发都行。

军:妈你在这等着,别让货郎走,俺俩回家拿东西。

军和敏向村里飞跑。

3、 家中。日。

军和敏在家翻箱倒柜,找能卖的旧东西。

4、 村头,大树下。日。

货郎一边卖东西,一边问:这俩都是你的孩子?

母亲点点头。

货郎:真好啊,喜欢人!

母亲:好是好,唉……就是日子有点难啊!要说孩他爸还有工作,每月40多块工资,就是上有老下有小,季季欠工分,不够花啊!

货郎:这年月不难的人少,就说我这点小生意,还是起五更打黄昏偷着做,这回是请假看病才出来的,都难,都难啊!

5、 村中。日。

军和敏手拿几只旧塑料鞋,在村路上飞跑。

6、 村头,大树下。日。

军和敏向货郎担跑过来,将旧鞋放在地上,气喘吁吁。母亲捡起一双拿在手里。

母亲:这一双叫你爸粘粘还能穿两天,先不卖。剩下的能值多少钱?

货郎:就这几只嘛……值5分钱。

母亲:那——就给两个小花米团吧。占你一分便宜。

货郎:看你也是明白人,给你!

眼疾手快的敏抓起一个大花米团向村里跑去。

母亲:哎,哎----你看看这孩子,多不懂事!

母亲低头看看军,军眼里闪着泪花。

母亲拉起军,欲走:乖,妈再回家找找,看还有啥卖没有?

货郎把目光停在母亲的两条长辫子上。

货郎:哎,我说大嫂,你这两条长辫子还值俩钱,可不知道你舍不舍得剪?

母亲一惊,双手拉起辫子,心爱地抚摸着。

母亲:能值多少钱?

货郎思索片刻:一块多吧。

母亲:那——就剪了吧!

货郎:好,我这里有剪刀。

母亲接过剪刀,犹豫着。

军眼含泪:妈,别剪了,我不吃了……

货郎:舍不得了吧,留了几年了?

母亲弯下腰,给军擦泪,然后一咬牙,毅然剪掉了心爱的长辫子。围观的乡亲们纷纷议论,有的点头,有的翘起大拇指。

母亲将双辫子交给货郎,货郎伸展看了看。

货郎:看看这,一切为了孩子,这样的母亲我还从没见过,不简单啊!给你一块七毛钱,要啥尽管挑!

母亲先拿过一个大花米团交给军,又从货郎担上挑了些日用品,货郎算了一下,从钱匣子取出一些零钱交给母亲。

母亲接过钱。

母亲:这八毛钱留着给你买文具盒,你爸回来不许再要啦,啊!

军吃着花米团,点了点头。

一首《母亲》音乐响起,母亲剪发画面定格。

上一篇: 《【随手写嵩县】伟人毛泽东卧像随想》     下一篇: 《七夕会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4115次 | 联系作者
对《母亲》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