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青春期的女儿,更年期的妻 (剧本)_微电影剧本_扫花网
《伏牛文集》--大矛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9-16   共 0 篇   访问量:6463
青春期的女儿,更年期的妻 (剧本)
发布日期:2012-09-16 字数:7588字 阅读:6463次


XX中学 校园 日



放学的铃声响起来,同学们象蜂一样从各班的教室里涌了出来。校院里顿时热闹了起来。



涛涛和兰兰跑着欢呼着跳下台阶。



校院中间兰兰突然停住了脚步:哎,丽丽怎么还没出来呢?



初二一班的教室里,梁丽最后一个走了出来



兰兰高兴的向丽丽挥手呼喊:丽丽,快点啊!



丽丽突然被紧跟出来的张老师喊住了



高二一班门口,张老师对丽丽交代着什么



涛涛不耐烦地咕哝:咋回事啊。下课拉堂。放学了也不让人走个利量。我最讨厌这种老师。







校门外 日



涛涛 兰兰 丽丽三个人一起走着。



兰兰:丽丽张老师又说你什么啦,你这么心?



丽丽:她要我的家长到学校来一躺,我就最烦这种动不动就喊家长来说事



兰兰:是不是因为你上次顶撞老实那回事?



丽丽:也许是,也许还有别的,谁知道呢。烦死了



兰兰:丽丽你们这个新来的张老师整天端着张严肃脸。我一见就犯怵



涛涛:丽丽别怕,她能把你怎么样



兰兰:你当然不怕,你怕过谁呀



涛涛:我就是不怕嘛,考好不好我妈懒的管,我爸也不太在意。我爸说:儿子别怕,老子有钱,你考不上清华 北大 将来咱上美国。加拿大的比他们都高…….



兰兰:丽丽,你是不是也特怕你们张老师啊?



丽丽:我不是怕她,是我妈最近心情特糟糕。不知是咋回事,老发邪火。看啥都不顺眼。常常摔碟子砸碗的,我爸都怵她,家里的烦心事够多啦



兰兰:要是让张老师这么火上浇油。还不炸了锅?



涛涛:要不干脆不理她



兰兰:说的轻巧,你不理,她会找到你家里去。那不更糟



沉默了片刻,丽丽突然坚决的说:走!



兰兰不解地:哎,到底怎么办啊?



涛涛:兰兰你别多问啦!







城市,劳务介绍所。白天



劳介所里,招工的,应聘的,男的,女的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大门口,;两个小姑娘和一个小男孩往里看了看,低声商量着什么。他们是丽丽 兰兰 涛涛三人。



三人走进劳介所,象寻找什么人似的,仔细打量着过往的人。



涛涛:哎 丽丽,你看,那个女的…….



丽丽:不行,有点瘦



兰兰:那个怎么样?



丽丽:一看就是个打工的,不行 不行…...



三个人在人群中左顾右盼寻觅着,审视着。







突然丽丽被刚从身边走过去的中年女人吸引了



丽丽:你们看,这个女人……



兰兰 涛涛:恩 有点象……



丽丽:我去问问



丽丽向女人走去



丽丽:师傅,请您等一等!



女人回身看了看丽丽:哦,小姑娘,你是来找工作的吗?



丽丽:我……



女人对丽丽十分苛刻的审视了一下



女人:对不起,你太小了,不合适,我是想找一个伺候老人的女工……



丽丽一脸尴尬的说:哦,对不起……







三个孩子向一个坐在连椅上的女人走去。







三个孩子分别坐在女人两边的坐位上



丽丽不再贸然,小心翼翼地试问女人:阿姨,你是来招工的,还是来应聘的?



女人:我是来找工作的



三个孩子欣喜地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



丽丽:是本市的吗?



女人:是,俺叫宋兰英,棉纺厂下岗的。



丽丽顿时来了热情:我们有一件事,想请你帮个忙。



女人狐疑地看看三个孩子。



丽丽:我们付你报酬。



女人:什么事,我能干的了吗?



涛涛:能,能。这事你一定能干得了。



兰兰:也就是一会儿的功夫。



丽丽想了想:大概两个小时。两小时,付你20元报酬。



女人笑了:犯法的事俺可不干。



三个孩子也笑了起来:怎么会让你犯法呢,你看俺都是学生。



涛涛还特意挺了挺胸,让校徽亮了出来







市XX中学大门口 白天



丽丽对女人面授机宜:……俺这个班主任是新来的,可严厉了。她不管说什么,你只是答应,服从就是了,千万别多说话。



丽丽和女人走进了校门。



丽丽仍不放心地叮咛着:千万记着,我叫梁丽,从现在起你就当是我妈妈。恩 两个小时临时的……







教师办公室。白天



室门大开着。梁丽向里面看了看,里面只有张老师一个人,她在低着头批改作业。



梁丽回头对女人招了招手



梁丽:报告!



张老师头也没抬地:进来







教师办公室。白天



梁丽:张老师,我妈妈来了



张老师这才放下手中的工作,礼貌地:哦,你是梁丽的家长。请坐,请坐



女人有些拘谨的仍然站着。



梁丽对女人示了个眼色:你坐呀。张老师让你坐呢



女人不自然地坐在了椅子上



张老师:梁丽,我和你妈妈谈谈,你先回教室吧



梁丽又对女人示了个眼色:好







教师办公室外的走廊上。白天



梁丽不安的站着。兰兰和涛涛轻手轻脚的溜过来



涛涛:怎么样



梁丽摇摇头



涛涛踮着脚走到门外



梁丽厉声地:回来,干什么呀,你?



涛涛:听听老师怎么批你呀?



梁丽:批什么也无关紧要。她就是说我是堆臭狗屎,也不过是对牛弹琴。



兰兰和涛涛捂着嘴笑了起来。







教师办公室里。白天



张老师:……女孩子,特别是她这个年龄段,正处在青春期,家长要配合学校教育……



女人:是



张老师:这是梁丽同学的学习,思想情况表,请你看一下。



女人拿起表格看了看



张老师:请你把家长的意见和建议,以及您的名字签在表的右下方。



女人下意识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宋兰英。



张老师和女人告别:谢谢,希望今后多加联系……







教师办公室。白天



张老师送走女人,回到桌前,她拿起桌上的表格看起来。



张老师突然惊愕地:不对呀?



她急忙从抽屉里抽出学生基本情况名册,仔细的对照着。



张老师自言自语地:梁丽的妈妈不叫宋兰英啊!







某公司办公室。白天



梁丽的妈妈胡燕在电脑前忙碌着。



女办事员走过来:胡姐,好了吗?



胡燕一边忙碌一边回答:马上就得,请稍等。



胡燕紧张的工作着。







学校,教师办公室。白天



张老师拿起电话对着表册上的号码拨电话。



张老师边拨边念叨:1,3,9,3,7,9,XXXXX……







某公司办公室。白天



胡燕的手机响起来。



胡燕拿起手机,看了看,急急的走出办公室







学校,教师办公室。白天



张老师:您是梁丽的家长胡燕同志吗?







某公司办公室外的走廊里。白天



胡燕:……对我是梁丽的妈妈,啊,你是张老师……







学校,教师办公室。白天



张老师:……你能不能到学校来一下。







某公司办公室外,白天



胡燕顿时有些紧张:……怎么?是不是梁丽她,又出什么事啦……







学校,办公室。白天



张老师缓和气氛地笑了笑:没有,没有。有点事我想和你谈一谈,……如果你有空的话,想请你现在来。







某公司办公室外。白天



胡燕看了下时间,有些为难地:请稍等一会,让我把手头的工作处理一下……







学校,教师办公室。白天



张老师:……那好,我等你!







某公司办公室。白天



胡燕收拾好东西,挎起包正准备下班。



女办事员匆匆的拿着一张表走过来。



女办事员:这份产品规格表老总急着用,客户就在公司里等着要呢。



女办事员又对胡燕详细交代着具体要求。



胡燕有些气恼,但又无可奈何的打开了电脑



胡燕想了想,拿起手机拨号



手机语音:你拨的号码,已关机。



胡燕气恼地把手机推到一边,生闷气,有倾,她想了想又拿起手机拨了另一个号码,







某单位办公室。白天



桌上的电话铃响起来,一办事员接电话。



办事员:喂,哪位?哦,是要梁总啊,对不起他正在开会。



办事员刚放下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响的坚决而顽强。



办事员皱着眉头拿起电话。







某公司办公室。白天



胡燕蛮横的:怎么他是接待外宾,还是怎么的?连接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啦?…….







某单位会议室 白天



会议正在进行着



梁南:同志们,这是最后的冲刺,成败在此一局。大家要同心协力,任是瘦掉几斤肉,再脱一层皮,也要把这个科技进步奖给拿下来……



办事员走过来在梁南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梁南摆摆手,办事员只得退下。



梁南:大家有什么意见和建议谈一谈吧……



办事员又一次匆匆走进来,迟疑了一会儿,有些为难的对梁南耳语。



梁南皱了皱眉头,迟疑了一下,对身边的人交代了几句,走出了会议室。







某公司办公室。白天



胡燕正在打文件,她的手机响了



胡燕对着手机大发雷霆:……你为什么关机?为什么不接电话……







某单位办公室。白天



梁南:真的是很重要的会议,在会上是不允许任何人开手机的……你听我说……你别生气,我真的是没一点时间……哦,哦……这次算我求你啦,你就在辛苦一躺吧,……哦……女儿的事我当然要管啊,只是我这会真脱不开身……别说气话嘛!我保证这边会议一结束。就往回赶。



电话里胡燕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好了,好了,我胡燕嫁给你这辈子算倒了血霉啦!



梁南放下电话,擦了擦额头紧张的汗水颓废的坐在沙发上。



办事员走过来轻声说:梁总,李主任说,如果家里有急事。就请你先回去!



梁南苦笑着摇了摇头。







XX中学教师办公室门口。

白天



张老师送胡燕走出来,胡燕脸色阴沉。



张老师:你慢走啊!



胡燕勉强一笑:谢谢您为孩子多操心了。请留步。



张老师:回去后,请你千万别再为难她,毕竟她还是个孩子啊!







XX中学,校门口。黄昏



胡燕满脸怒容而又疲惫不堪地从学校大门走出来。



在学校的大门外,她茫然四顾,而后又颓废地坐在路边的石凳上……



胡燕的手机响了。



胡燕:喂,哪位?……对。我是胡燕。



电话声:……胡姐,你怎么把产品的规格给打错了客户退了单,连饭也没吃就走了,老总正在发脾气呢。要你马上回公司……



胡燕无力的垂下手,任手机滑落在地上,喋喋不休。







城市的街道。傍晚



闪烁的霓红逐渐亮起来。



商店里灯火灿烂……







胡燕家客厅。夜



客厅里一片昏暗,只有窗外的霓虹闪烁着,照的厅里光怪陆离。



门被打开了,胡燕走进来,她身后的门随即关上了。



她没有开灯,象一捆稻草一样,栽倒在沙发上,挎包和一只鞋也被甩的老远。



闪烁的霓虹灯光,有些狰狞可怖



上一篇: 《啰嗦》     下一篇: 《向日葵凡高及形而上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6463次 | 联系作者
对《青春期的女儿,更年期的妻 (剧本)》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